資金回流,台灣仍是受害者——為什麼中美貿易戰不會有贏家?

資金回流,台灣仍是受害者——為什麼中美貿易戰不會有贏家?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需要的是產業轉型,縱然製造業回流提供了工作機會,對台灣也不見得真的好。因為企業面對貿易戰利潤減少,能投資其他產業的資金也會變少。再加上因為中美貿易戰,全球的經濟將會大受影響,未來的經濟流通將不再像以前一樣。

美國總統川普宣布從5月10日開始,中國外銷美國的非高科技商品的懲罰性關稅稅率,將從10%調高至25%,貿易戰就此開打。而面對美中台三角關係,很多人宣稱貿易戰是台灣最好的機會,事實真的如此嗎?

貿易戰以前叫做「貿易保護主義」。在過去100年間,在美國總共發生4次,每次都是以經濟衰退作收。其中1930年代的關稅政策,結果是讓美國的GDP下跌30%,失業率達20%。

如今,貿易保護主義換了個名字,突然大家就覺得對台灣而言是大好機會了?

貿易的故事

要了解貿易戰,首先需要了解經濟發展。自古以來,人類的經濟發展一直都是分工合作,做自己最擅長的事,創造最大的價值。

舉例而言,餐廳裡有兩個同事,一個叫Wen、一個叫做Iwal。Iwal一小時可以煮100杯咖啡,或是做40份披薩;而Wen一小時可以煮60杯咖啡,或是30份披薩。在價格都一樣的假設之下,應該要怎麼安排工作崗位,才可以發揮兩人的最高價值?

答案很簡單:我讓Iwal去煮咖啡,Wen做披薩。如此一來,一小時之後,我可以得到100杯咖啡、30份披薩。但是,如果我讓Wen去煮咖啡,Iwal做披薩,那麼我一小時只能得到60杯咖啡、40份披薩。

如果我沒有按照最大效益去安排工作崗位,餐廳的收入就會減少,那Iwal、Wen的薪水勢必也要減少。

那如果世界不是以最有效率的方法運作,會發生什麼事?

因為我們收入減少,我們能買的東西就變得少。如果每間公司都不是以最有效率的運作進行,那麼我們所成生產的財物會變少。換句話說,每個人都會變窮,因為薪水減少、市場上的商品也會變少。

中美貿易戰

目前世界並不是以最有效率的方式運作,這也就是各國近年來一直在簽訂自由貿易協定的原因。然而,貿易戰只會加劇「沒有效率」的現象。

美國企業之所以會選擇在中國設立工廠,是因為中國的成本比較便宜,即便是加上運費、關稅,所獲得的利潤也會比在美國製造多得多。在中國設立工廠受益的不只是中國的勞工,或是美國企業自己,事實上是全世界的人都受益,因為他們可以用更便宜的價格買到商品。

除此之外,企業獲得的利潤越多,能夠挹注在其他地方的資金也就越多。創造工作機會之外,也能讓市場的的商品更多元;市場上的商品越多元,消費者就越能得利,

當然有些美國勞工會因此而失業。但是這些人力還有美國企業的資金會轉移到另外一個產業,投入他們「最大效益」的地方。而讓資金、人力往最有效的地方流動,正是經濟成長最關鍵的因素。

AP_19129369648010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現在美國將關稅調高,迫使企業回流,這代表一件事,就是現在兩國的經濟運作以更沒有效率的方式進行。

將工廠遷回至美國確實會讓美國的工作機會變多。但政府沒有告訴你的事情是,企業利潤減少,國家產值也跟著變少。

多出來的成本會轉嫁到消費者身上,買東西變貴了,而東西變貴將會使得大家消費趨於保守。再加上企業無法以最有效的方式運作,利潤減少,導致無法將資金挹注在其他投資上,使得經濟的發展變慢。

不僅如此,在美國提高關稅之後,中國也會將關稅提高。中國商務部在日前宣佈:將對已加徵關稅的600億美元美國商品,從6月1日開始再加徵最高25%關稅。

舉例而言,因為中國提高關稅,原本美國外銷到中國農產品的訂單大量減少,農民生計受損。而美國總統川普已經補貼了農民150億美元,然而農民並沒有因此過得比較好。

雖然川普宣稱這150億是從中國的懲罰性關稅撥出,但如果貿易戰一直持續下去,未來從中國收到的關稅將會減少。而農民的農產品依然賣不出去中國。

更甚者,150億美元是企業原來的部分利潤,原本應該挹注在更有效的投資,現在這些資金用來補貼農業,這就導致了資金無法分配到最有效益的地方。

事實上,在過去100年間,在美國總共發生4次類似的情形,每次都是以經濟衰退作收。其中1930年代的關稅政策,結果是讓美國的GDP下跌30%,失業率達20%。

台灣也是受害者

中美貿易戰是中國、美國雙雙經濟受損,而從出口構成比看來,中國佔台灣的整體出口今年(2019年)為38.3%,美國為14%。在兩國雙方經濟都會受損的同時,如何確定台灣會因此得利?或者該問,是台灣受益還是台灣「某些人」受益?

的確,某些產業可能會受益。中國對美國的出口約為37%,在關稅提高的前提之下,台灣確實可以收到一些本來是中國的訂單,而回流的製造業可以帶來工作機會。某些製造業回流,增加工作機會的另一面卻是企業的成本增加,生產效率變低。

中國商品占我國總進口比例約20%,美國商品約佔15%。然而在中國內需吃緊的情況之下,台灣出口至中國的訂單也會逐步趨緩。即使中國訂單數量不變,美國是不是希望台灣供應中國原料,也是另外一個未知數。

中美貿易戰的結果是雙方生產商品的成本變貴,這意味著我們有35%(中國的20%加上美國的15%)的商品變得更貴,而且我們的出口訂單會變得更少。

企業的成本變貴,最直接影響的就是一般人。我們都是貿易戰的受害者,因為中美貿易戰的關係,資金無法運用在最有效率的地方,我們的購買力將會大大減少。

這樣的情況下,你還覺得台灣會受益嗎?更甚者,這次貿易戰全世界都會影響,從其他國家進口的商品會不會變得更貴,或是其他國家的訂單會不會減少,都還很難說。

台灣需要的是產業轉型,縱然製造業回流提供了工作機會,對台灣也不見得真的好。因為企業面對貿易戰利潤減少,能投資其他產業的資金也會變少。再加上因為中美貿易戰,全球的經濟將會大受影響,未來的經濟流通將不再像以前一樣。新創產業的風險很高,企業對於投資高風險產業的意願是否會像現在這麼高,都還很難說。

在獲得某一樣東西的時候,也需要想想失去了什麼

經濟學很重要的概念之一是機會成本。雖然製造業回流,提供工作機會,多獲得了一些因為貿易戰轉移的訂單,但失去的卻是自由貿易帶來的經濟發展,每個人的生活成本變貴。

也許有一些人能獲得機會,看準趨勢,為接下來的10年、20年佈局,成為貿易戰的英雄;但更多的人卻因為貿易戰而受害。像這種犧牲大部分的利益,換來少數的英雄,這樣的局勢,我看不出來有什麼好高興的。

我們無法阻止貿易戰,但起碼可以認清自己未來的現實,那些鼓吹貿易戰有利的,實際上是因為自己能夠得利,我們不需要與之起舞。

本文經餐廳裡的經濟學家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