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AY:諾曼第的巔峰時刻》:如果希特拉看到他們的大無畏精神,或許會三思而行

《D-DAY:諾曼第的巔峰時刻》:如果希特拉看到他們的大無畏精神,或許會三思而行
Photo Credit: U.S. Coast Guard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44年春,一個問題擺在人們的面前,那就是︰一個民主國家,能否培養出可以與納粹德國訓練出來的最優秀士兵進行有力抗爭的年輕戰士?希特拉確信不能。

文:史蒂芬・安布羅斯(Stephen E. Ambrose)

一九四四年六月六日○○一六時,霍沙式滑翔機(Horsa)在岡城運河邊著陸,離運河上的平轉橋大約有五十公尺。登.布拉澤里奇中尉(Den Brotheridge)從機內出來,率領英國第六空降師(6th Airborne Division)牛津——白金漢郡輕步兵團(Oxfordshire and Buckinghamshire Light Infantry Regiment)D連1排的二十八個人。他拉住帶隊班長傑克.貝利中士(Jack “Bill” Bailey),在他耳旁說:「讓你的人前進。」貝利帶著他的小隊出發,準備把手榴彈投進大橋旁邊的機槍掩體。布拉澤里奇中尉把剩下的人集中在一起,輕聲說:「小伙子們,跟上。」然後朝大橋飛奔而去。守衛大橋的德國兵有五十名左右,他們全然沒有意識到,這場等待已久的反攻已經開始。

布拉澤里奇率領士兵快步跑上河堤衝上大橋。橋上有兩名德軍衛兵,其中一個是十七歲的二等兵赫爾穆特.羅默(Helmut Romer),他看到這二十一名英國傘兵朝他撲來,卻不知這些人來自哪裡。只見他們腰際上的武器,隨時準備開火。羅默轉身往回跑,經過另一個衛兵時高喊「傘兵」!對方拔出槍只發射了一枚信號彈,布拉澤里奇卻從他的司登衝鋒槍射出了一整個彈匣的三十二發子彈。

這是十七萬五千名英國、美國、加拿大、自由法國、波蘭、挪威和其他國家的盟軍打響的第一槍,二十四小時後,諾曼第反攻開始。被擊斃的衛兵,成為第一個為保衛希特勒的歐洲堡壘而死去的德國人。


布拉澤里奇二十六歲,為了這一刻,兩年來他一直接受訓練,僅為奇襲奪取大橋,他就訓練了六個月之久。他由士兵逐級晉升,一九四二年,他的連長約翰.霍華德少校(John Howard)推薦他到OCTU(Officer Cadet Training Unit),後備軍官訓練隊。其他排長都是大學畢業生,很有優越感,他作為軍官回來的時候,他們有一點兒不自在,因為他們認為,「你要知道,他和我們不是同一伙的。」

布拉澤里奇踢足球,不打板球。他是一流的運動員,以至於有人預言,這場戰爭結束後他會成為職業足球選手。他與人相處很融洽,對英美士兵間的隔閡沒有絲毫感覺。

布拉澤里奇總是在夜裡走進營房,坐在他的傳令比利.格雷(Billy Gray)的床上,和小伙子們大談足球。他喜歡一邊談話一邊擦靴子,二等兵沃利.帕爾(Wally Parr)從沒見過英國中尉自己擦靴子而傳令卻仰靠在床上聊著曼聯和西漢姆以及其他足球隊。

布拉澤里奇又瘦又高,面帶笑容,很討人喜歡,他的軍官同事也對他很有好感。大家都很羨慕他,他辦事公平,盡職盡責,進取心強,學習東西很快,是連上各種武器的專家,既是稱職的教師又是聰敏的學生,還是一位天生的領袖。當霍華德少校選擇他擔任一排排長時,其他中尉一致認為他是率領第一批部隊在D日投入戰鬥的最佳人選。他同英國軍隊中其他初階軍官一樣出色,是國家培養在這場殊死搏鬥中為祖國自由而戰的優秀軍人。

在這場抗爭中,與其說他冒了最大的風險,不如說他冒了最多的風險,他是D連僅有的幾個已婚的人之一,妻子瑪格麗特正懷有八個月身孕。在飛越英倫海峽上空時,他還想到了那個未出生的孩子的前程。


羅默的高喊、信號彈和布拉澤里奇司登衝鋒槍聲交織在一起,大橋兩邊德軍機槍掩體和戰壕中的人員進入全面戒備狀態,他們的MG34機槍和步槍開始射擊。

布拉澤里奇衝在前面,他的士兵緊隨其後,用橫在腰間的衝鋒槍猛烈開火。幾乎就要越過大橋時,布拉澤里奇從彈藥袋中抽出一枚手榴彈,向右邊的機槍掩體投去。這時,一顆子彈射入他頸部,他向前撲倒下去。士兵們從他身邊跑過,後面緊跟著從另外兩架滑翔機下來的其他兩個排的官兵。D連的士兵瞬間肅清了機槍和戰壕。到零時二十一分,大橋守軍不是被擊斃,就是已逃跑。

帕爾去找布拉澤里奇,按預定計畫排長應該在大橋旁邊的咖啡館設立指揮所。帕爾問另一名二等兵:「丹尼在哪兒?」士兵們在背後喜歡用「丹尼」稱呼布拉澤里奇。

「丹尼在哪兒?」帕爾又問。這個二等兵不清楚。帕爾跑到咖啡館前面,發現布拉澤里奇躺在咖啡館對面的馬路上。他睜著雙眼,嘴唇微微地翕動。帕爾不知道他在說什麼。帕爾想,太不值得了!我們為完成這一任務訓練了那麼多年,僅僅幾秒鐘時間,他就躺了在那裡。

擔架兵抬著布拉澤里奇返回大橋邊的救護站,連上醫官約翰.沃恩(John Vaughan)看到受傷的中尉「仰面躺著,望著星星,表情極為驚訝,僅僅是驚訝」。沃恩給他注射了嗎啡,並包紮他頸部中間的槍傷。急救還未實施完畢,布拉澤里奇就死去了。他是第一個在D日被敵軍打死的盟軍士兵。

AP_4406060170
Photo Credit: British Navy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羅伯特.梅森.馬賽厄斯中尉(Robert Mason Mathias)是美軍八十二空降師五○八傘降步兵團E連二排排長。一九四四年六月五日午夜,他乘坐C—47達科塔運輸機在英倫海峽上空朝諾曼第的柯騰丁半島(Cotentin Peninsula)飛行。兩小時後,即六日凌晨,這架飛機抵達法國上空,德軍高射砲火向它猛烈射擊。二時二十七分,馬賽厄斯中尉看到敞開的艙門上方紅燈亮起來,這是準備跳傘的信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