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AY:諾曼第的巔峰時刻》:納粹德軍的「大西洋長城」是軍事史上最重大錯誤之一

《D-DAY:諾曼第的巔峰時刻》:納粹德軍的「大西洋長城」是軍事史上最重大錯誤之一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盟軍的錯誤與德軍的相比,顯得微不足道。後者意圖防守每一個地方,結果無法防守任何地方。他們的指揮結構非但沒發揮作用,反而是在礙事。

文:史蒂芬・安布羅斯(Stephen E. Ambrose)

自由戰士不為征服任何土地,不為任何野心——D日結束

晚上十點,諾曼第夜幕低垂,各個海灘的卸載工作停了下來。通過海空運輸,有將近一七五萬名美、加、英軍官兵在諾曼第登陸,傷亡人數約四九○○人。從右翼的美軍空降部隊到左翼的英軍空降部隊,諾曼第戰場寬九十多公里。在猶他灘頭的左翼與奧馬哈灘頭的右翼之間,有一個十八公里的缺口(拉德的突擊兵在兩翼間的霍角奪取了一小片地盤),在奧馬哈灘頭與黃金灘頭之間,有一個十一公里缺口,在天后灘頭與寶劍灘頭之間,缺口有五公里寬。這些缺口無足輕重,因為德軍沒有可以利用這些機會的部隊。

對德軍來說,戰場是孤立的。關於這一點,隆美爾完全正確,盟軍的制空權使德軍很難將兵力、戰車和大砲急速調遣到戰場。對盟軍來說,無數的兵力、戰車、大砲和補給就在不遠的海面上,天亮就能卸載,在這後面,有更多的兵力、戰車、大砲和補給正在英國準備橫渡海峽。

包括天后在內,幾乎沒有什麼縱深的突破,沒有任何地方超過十公里,而在奧馬哈,甚至不足兩公里。然而在所有地方,盟軍都已突破了「大西洋長城」。德軍仍然擁有打防禦戰的優勢,特別是在柯騰丁,灌木叢為他們提供了現成的陣地。但是在反攻的最前線,他們的防禦工事、他們的機槍掩體和地堡、他們的戰壕體系、他們的交通、他們的重型大砲陣地卻全面崩潰,僅有為數很少的例外。

德國人構築大西洋長城耗費了四年時間,他們傾注了幾千萬噸混凝土,又用幾百萬噸鋼筋加強,他們挖掘了數百公里的戰壕,佈設了數百萬顆地雷,鋪設了數千公里的鐵絲網,他們設置了數萬個海灘障礙物。這是一項巨大的建築工程,耗費了德國在西歐相當大比例的物資、人力和構築能力。

在猶他灘頭,大西洋長城阻擋美軍第四師不到一個小時;在奧馬哈灘頭,美軍第二十九師和第一師耽擱了不足一天;在黃金、天后和寶劍灘頭,對英軍第五十師、加軍第三師和英軍第三師造成大約一小時的延誤。由於大西洋長城完全沒有任何後備力量,所以一旦被突破,即使只是一公里,就會立刻變得毫無用處。更糟糕的是,因為有了大西洋長城,德軍在反攻區東面和西面的部隊喪失了機動性,無法火速調往槍聲響起的戰場。

因此,「大西洋長城」必定會被認為是軍事史上最重大的錯誤之一。


盟軍也有錯誤。午夜空投美軍第八十二和第一○一空降師就是其中之一。可以肯定地說,要是在天亮執行會好得多。盟軍轟炸機和艦隊是巨大的資源,但時間太短命中率太差,在反攻前的轟炸未能充分發揮效果。一心一意集結兵力搶灘登岸並粉碎大西洋長城或許是必然的,但那些固定防禦工事是如此難以對付,完全等待步兵將它突破,代價十分慘重。這還使官兵產生一種錯覺,認為一旦越過大西洋長城,任務就已完成。他們本該趁德軍暈頭轉向時狂飆突進,深入內陸,但他們卻停下腳步為自己慶賀,沏上一杯茶,挖壕隱蔽。

盟軍未能使人員和裝備做好對付在灌木叢後面德軍的準備。這是一個極大的錯誤。盟軍的情報單位查明了德軍工事的位置,這件事做得非常出色,他們還摸清了德軍駐防諾曼第部隊的位置,這即使不算完美,也是瑕不掩瑜。然而,情報單位完全沒有理解在灌木叢作戰的困難。


盟軍的錯誤與德軍的相比,顯得微不足道。後者意圖防守每一個地方,結果無法防守任何地方。他們的指揮結構非但沒發揮作用,反而是在礙事。隆美爾的構想是把反攻擋在灘頭,倫德斯特的想法是在內陸組織反擊,而希特勒介於兩者之間,這使他們無法有效地利用資源。用波蘭人、俄羅斯人和其他戰俘修築工事還合乎情理,而給他們穿上德軍制服,將他們部署在戰壕之中,希望他們頑強抵抗,則是愚蠢的行為。

德軍固然有許多錯誤,但德國空軍犯的錯誤更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們根本就沒有出兵。戈林要求德國空軍在D日全力以赴。可實際上,他一架飛機也沒有得到。盟軍最擔心戈林將每一架能飛的飛機都投入作戰,對大量的艦船和擁擠的海灘實施大規模轟炸。而戈林正在貝希特斯加登,附和希特勒基於私利的荒謬斷言。希特勒說盟軍已在他預料的準確地點反攻,而此間德國空軍不是在德國,就是在重新部署,或是由於管理與燃料問題停飛。曾經在世界上令人懼怕的德國空軍,在一九四四年六月六日,成了一個歷史上的笑柄。

德軍海軍也如出一轍。他們的潛艇和巡洋艦或是龜縮在地下船塢,或是遠在北大西洋狩獵船團。除了幾艘摩托化魚雷艇做了一次小規模的行動外,德軍海軍未對有史以來最龐大的艦隊發動過一次攻擊。

希特勒寄予厚望並傾注了大量德國技術和建造能力的V-1火箭,尚未準備就緒,它們是在D日一星期後才準備好的,希特勒又將V-1發射到了錯誤的目標。

德軍在戰術上和戰略上的錯誤都非常嚴重,但是他們最大的錯誤是政治錯誤。雖然每一個人都仇恨共產主義,但他們在波蘭和俄羅斯的佔領政策,使東方營不可能對他們的目標懷有絲毫的熱情。儘管德軍在法國的行為比他們在波蘭和俄羅斯的要好得多,但也沒有激起法國人對他們目標的熱情。因此,德軍無法從被佔領的法國的巨大潛能中獲利。本該成為德軍資源的法國青年,成了盟軍的資源,他們不是在工廠搞破壞,就是當了反抗組織的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