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民國之死》:我們的「東突厥斯坦」,你們的「新疆」

《1927:民國之死》:我們的「東突厥斯坦」,你們的「新疆」
1933年,穆罕默德・伊敏(前排穿黑衣者)與和闐烏理瑪|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進入二十一世紀,中共對包括新疆在內的少數民族地區的治理日漸嚴酷,激發了東突獨立運動勃然興起。相對於西藏、內蒙等地,漢維衝突的暴力程度日漸加劇。

他們希望得到英國的幫助,特別是換取武器:「我們尋求並希望得到不列顛政府的幫助,把我們從共產主義的恐怖瘟疫中拯救出來。更準確地說我們希望能夠用我們國家的土特產品,如:絲、毛、皮,從您的政府換取武器裝備。不列顛政府可以成為我們的嚮導,我們可以要求您的政府將教育傳播到(東突厥斯坦)人民中來。」

然而,英國為了保住既得利益,防範蘇俄通過東突厥斯坦對英屬印度滲透,不僅拒絕幫助東突厥斯坦伊斯蘭共和國,反倒支持新疆的漢族統治者鎮壓「叛軍」。英屬印度政府給了金樹仁四千多條槍,卻拒絕了東突厥斯坦共和國購買槍支的要求。

在大國的夾縫中,維族未能擺脫被利用、被出賣的命運。一九四四年,重慶政府調走盛世才,維族等少數民族再度舉事,建立東突厥斯坦第二共和國。這一次的國名中沒有了「伊斯蘭」的定語,說明這是一個像土耳其的世俗共和國。就此而言,這是第二共和國比第一共和國進步的地方。然而,第二共和國的建國者們將實現獨立的願望寄託於蘇聯,卻無視蘇聯對其境內突厥民族的殘酷統治。蘇聯一開始支持東突厥共和國的建國運動,國際形勢變化後,為換取中國承認外蒙獨立,收回了對東突厥斯坦第二共和國的軍事和經濟支持,迫使其取消獨立,與中央政府簽署和談協議。

中共政權於一九五五年建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這是從蘇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複製而來。「民族自治區」的地位似乎比一般的省要高,擁有更多自治權,其實中央政府實行更嚴苛的民族隔離和控制方式,這是現代版的「藩部」制度。這種制度在蘇聯並未成功,蘇聯解體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民族矛盾的激化。這一制度在中國同樣無法成功。一九六〇年代,伊敏去世時,東突獨立運動尚未成為一個爆炸性的議題。進入二十一世紀,中共對包括新疆在內的少數民族地區的治理日漸嚴酷,激發了東突獨立運動勃然興起。相對於西藏、內蒙等地,漢維衝突的暴力程度日漸加劇。

近年來,各界對於緩和與解決新疆衝突的期望日益悲觀,維族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代表溫和派的聲音呼籲說:「在新疆面臨著民族矛盾激化危險、討論民族問題時觀點容易極端化的大環境下,用我們理性、健康的聲音與極端化的聲音爭奪觀念的市場,影響社會情緒向好的方向發展,是我認為最重要的任務和使命之一。」他卻被中共當局以「分裂國家罪」判處無期徒刑。中國政府的做法,等於將所有對於新疆統治有意見的溫和人士,推向伊斯蘭極端主義陣營。

近代以來,維族一直將土耳其當作突厥世界的榜様,土耳其由伊斯蘭化的奧斯曼帝國轉型為世俗民族國家的道路,或許是維族獨立建國的最佳模範。一九二二年十一月一日,土耳其國民大會宣佈廢除長達六個世紀的奧斯曼統治和蘇丹制度。次年,凱末爾當選土耳其共和國首任總統,展開暴風驟雨般的改革。在凱末爾執政的十五年,建立了堅強的土耳其共和國和現代意義上的土耳其民族。獨立和國家主權已成事實,對外關係有了良好基礎,西方化邁出大步,世俗化也有同樣的進步。

然而,自從主張政教合一的厄多安擔任土耳其總理及總統以來,土耳其又從西方轉向東方,從歐洲轉向亞洲,從世俗主義轉向伊斯蘭,從民主轉向獨裁。厄多安宣佈全面禁止社交媒體「推特」的使用,土耳其政府關押的作家、記者和律師的數量也超過中國位居世界第一。二〇〇九年七月中共鎮壓新疆維族的暴動,厄多安發表聲明,聲稱土耳其人與維族同胞站在一起,並公開呼籲「中國必須採取必要的措施,制止這一野蠻行徑」,由此他贏得了中國統治下的維族人以及流亡海外的維族人的尊重。但是,他在土耳其國內實施殘酷鎮壓,變得跟統治中國和俄羅斯的獨裁者越來越相似。

二〇一六年,土耳其發生了一次未遂的軍事政變,厄多安藉機大肆清洗國內的自由主義知識分子和中產階級,土耳其加入歐盟的談判擱淺,其未來也變得混沌不明——土耳其的變局,讓維族建立東突厥斯坦國家的路線圖,再度陷入困惑與迷惘之中。

相關書摘 ►《1927:民國之死》:蔣介石(而非毛澤東)才是中華民國真正的「顛覆者」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1927:民國之死(新版)》,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余杰

真正的「中華民國」早已被蔣介石埋葬!

民國十六年蔣介石率領的北伐與清黨,伐掉的不只是軍閥,還有國旗、國歌與國會。
清掉的不只是共產黨,還有國民黨的理念與良知。

1927年,蔣介石領導的國民政府完成了被國民黨史觀學者歌頌不已的「北伐」與「清黨」。然而,透過不同的史料分析,後世發現真相是「北伐」推翻了當時合法且廣受世界各國承認的北京政府,而「清黨」不僅以血腥屠殺殃及大量無辜,種下國共兩黨的血海深仇,隨後國民黨更效法了蘇聯的模式,建立黨、政、軍一把抓的權威體制。

若以1927年為分界線,這一年的前後可分為截然不同的「兩個民國」。1927年之後的南京政府,拋棄了北京中華民國政府之法統,國旗、國歌均被變更。在其冠冕堂皇的五院制當中,國會和最高法院都有名無實。此後二十二年,國民黨政權腐敗無能,坐視農村經濟凋敝,又與城市新興資產階級爲敵,雖然對日抗戰有功,最終仍丟掉中國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