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對決》:當令人聞風喪膽的費德勒,遇上不知恐懼為何物的納達爾

《王者對決》:當令人聞風喪膽的費德勒,遇上不知恐懼為何物的納達爾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那天,年僅十七歲的納達爾這麼定義自己,也成為他往後人生的選手介紹:「比賽打得好時,我的攻擊性很強,正手威力驚人,在場上鬥志高昂。」「攻擊性」和「鬥志」可以總結納達爾的球風和應戰方式。網球,就蘊含在納達爾的DNA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安東尼歐・亞瑞納斯(Antonio Arenas)、拉斐爾・普拉薩(Rafael Plaza)

一切開始之地:邁阿密 Miami

這時的納達爾沒有明星光環,練球或比賽時不會被鎂光燈閃得備感壓力。他看著《邁阿密先驅報》、環球電視網和世界電視台等媒體的焦點,全落在費德勒、羅迪克、科里亞、阿格西和莫亞身上。這些選手當年還活躍於邁阿密大師賽上。

納達爾不必參加第一輪比賽,但首戰碰上伊凡尼塞維奇(Goran Ivanišević)。伊凡尼塞維奇是這十年間最出名的選手之一,因為肩膀開刀暫別球場兩年,這年術後復出,正走在職業生涯的最後幾個月。他曾摘下一九九二年巴塞隆納奧運會男單和男雙的銅牌。二○○一年,若不是溫網以外卡形式邀請伊凡尼塞維奇,否則他根本沒資格出賽,但他一路過關斬將勇奪冠軍,震撼全世界。前三次打進溫網決賽都鎩羽而歸的他,和拉夫特(Pat Rafter)交手的決賽大大感動世人,成為運動家精神和互敬互愛的典範。

然而,一九九四年與山普拉斯爭奪世界第一的那個伊凡尼塞維奇,和在邁阿密與納達爾較量的伊凡尼塞維奇,已經不可同日而語。第一輪對上艾斯庫德的比賽(六比四、五比七、七比六)耗損了他許多精力,害他與納達爾交手時已是油盡燈枯。因此,納達爾以六比四搶下第一盤時,伊凡尼塞維奇走向球網,告訴他自己撐不下去了,決定棄賽。納達爾晉級下一輪。四個月後,伊凡尼塞維奇在溫網第三輪的比賽不敵休伊特,隨後正式退役。

二○○四年邁阿密大師賽,前三十二名種子選手可以直接晉級第二輪。因此納達爾只打了一盤比賽,在場上只花了三十六分鐘,就準備角逐晉級十六強的門票。

就這樣,納達爾的職業生涯才剛起步,就準備與費德勒第一次一較高下。當時費德勒世界排名第一,最近一屆的溫網、ATP年終總決賽和澳網等三項賽事皆封王,上星期才在印第安泉接連擊敗帕維爾(Andrei Pavel,六比一和六比一)、岡薩雷斯(六比三和六比二)、費許(Mardy Fish,六比四和六比一)、切拉(Juan Ignacio Chela,六比二和六比一),並於決賽戰勝韓曼(Tim Henman,六比三和六比三),一路過關斬將輕鬆寫意,幾近羞辱對手的地步,替他的網球霸業再添佳績,唯有準決賽對上阿格西時幾度陷入困境,最終逆轉獲勝(四比六、六比四和六比四)。

費德勒無疑是最被看好有機會在比斯坎島岸邊封王的選手,但他在邁阿密首戰對上達維登科(Nikolay Davydenko)的那場比賽雖然獲勝(六比二、三比六和七比五),但過程苦不堪言,差點就提早淘汰。

ATP球王即將面對的下一個挑戰,是個身穿無袖球衣的左撇子年輕小夥子。費德勒還記得那個年輕有衝勁的納達爾的什麼?他眼中的納達爾是位靦腆,但畢恭畢敬、和藹可親的選手,無論他提出什麼想法或提議,納達爾都一概同意。納達爾身上見不到一絲漫不經心或高傲的姿態,總是專心聆聽,默默學習,知道自己是剛踏入網壇的菜鳥,該吸收資深選手的知識和經驗。費德勒就是欣賞他這點。有些年輕選手(也許費德勒自己過去可能有時候也是)年紀輕輕贏下珍貴勝利,便會擺出傲慢自負的態度。但納達爾不會。

費德勒當時還不曉得的是,在球場外的納達爾個性親切謙遜,很明顯看得出來沒自信,並不代表他上了場發揮不出強大的球技、如電光般的速度和堅不可摧的意志力。

托尼叔叔這次沒有陪納達爾一起來邁阿密參賽,上場前還是打了通電話給他。叔叔的忠告、加油的簡訊和意見對納達爾是萬無一失的羅盤,無論在個人層面或是職業生涯都指引他成長茁壯。

納達爾只花了一小時又十分鐘,便以六比三和六比三擊敗費德勒,生涯首度戰勝世界第一的選手。費德勒第一盤一開始便破發,第二盤局數二比三時再度破發成功,本足以拿下這場對決,但納達爾頻頻打出強勁的發球和抽球,就是不肯乖乖認輸。參加邁阿密大師賽前,費德勒最近的二十九場比賽只輸過一場,但那天的表現可用黯然失色來形容。「我曉得重點在於不要放任他引導比賽走向。若讓他稱心如意,他會以六比一、六比一或六比一、六比二打敗你,今年他的比賽都是這樣,網球史上從未發生過這種事。所以我從第一局開始便知道自己必須在對抽時壓過他,阻止他引導局勢。」納達爾賽後馬上接受採訪,如此告訴在場瞠目結舌的記者群。

納達爾這場比賽打得無所畏懼,堅決果斷,發球無懈可擊。「我的表現幾近完美,因為比賽時我徹底投入在球場上,來回對抽時的節奏在我的掌控之中,對他施加壓力,讓他無法引導比賽走向。我今天發球發得好極了,也許這輩子從來沒發得這麼好過,這也是這場比賽真正的關鍵。」獲勝後,納達爾分析幾分鐘前的球賽。記者接二連三地發問,他以仍不甚完美的英語表達贏球的喜悅,以及對對手的無比謙恭與尊敬。

納達爾在這場穩固的勝利背後,悄悄在心裡模擬了一場充滿無限恐懼的會外賽。與費德勒比賽前夕,納達爾十分擔憂,覺得費德勒會以六比一和六比一或者六比一和六比二擊敗他。然而,他一心想擊倒世界第一球王,激昂的鬥志戰勝了他的憂慮,最終懷著正向的態度登場比賽。他從來沒抱著只嘗試贏個兩三局的心態面對這場對決。

然而,納達爾不只贏了兩三局比賽,而是十二局。一個選手沒兩把刷子想見報絕非易事,但十二局這個數字足以讓納達爾隔天獨占邁阿密各大體育媒體頭條新聞。納達爾感覺自己打了這輩子最棒的比賽之一,但同時他謙卑的個性也讓他意識到對手並沒有發揮出最佳水準。對上費德勒這種等級的頂尖選手,機會來了就要好好把握,而納達爾也確實把握住了。因此,他的喜悅難以言喻。

費德勒是當年網壇最令人聞風喪膽的選手,但那個三月二十八日,他遇上了一個不知恐懼為何物的小夥子。這個年輕人曉得只要拿出所有本事,沒有他打不贏的對手。在網球這項運動,能夠碰上可敬的對手,是最珍貴的事。費德勒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十二連勝紀錄中斷,不假遲疑立刻讚美這位年輕對手的球技。

「他的攻勢非常凌厲,我跟不上他的節奏。他不只會打力道強勁的平擊,也加入許多旋轉效果,讓球彈得很高,很難對付。我盡力了,但心有餘而力不足。他的擊球簡直不可思議。」

納達爾已經引起西班牙媒體的注意,但他個人的形象和球技在美國仍不太有名氣。因此,在邁阿密現場的記者請他介紹自己。那天,年僅十七歲的納達爾這麼定義自己,也成為他往後人生的選手介紹:「比賽打得好時,我的攻擊性很強,正手威力驚人,在場上鬥志高昂。」任何以納達爾的比賽作為主題的博士論文或賽後深度分析,都可以把這短短四句話的描述拿來當作摘要。納達爾的這段聲明以「比賽打得好時」這個假設起頭,而根據他無可辯駁的好成績得到的結論,可以回頭驗證這個假設。「攻擊性」和「鬥志」可以總結納達爾的球風和應戰方式。網球,就蘊含在納達爾的DNA裡。

時間一年一年過去,這段預告性的描述也越來越令人震驚。納達爾生涯早年被貼上「紅土型選手」的標籤,非要等到他在溫網、澳網和美網封王,才還他公道,他在速度較快的場地上的表現才受到認可。職業網球之路初期,納達爾便很清楚未來不論遇到哪種場地、哪個對手、傷勢和難關,都無法阻礙他追求目標。

RTS1GIXU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的確,今年賽季我信心滿滿,知道自己能在這種水準的賽事比賽,知道自己是一流選手。去年我贏球贏得很辛苦,今年也一樣,但我也接連獲勝,因為我的球技提升了,也因為我確信自己是頂尖選手。」納達爾當時根本尚未在世界網壇的大舞台上磨練多久,便如此斷言。

「是啊,我只參加過溫網,而且只打進第三輪。還有美網,只晉級第二輪,還有之後的澳網,休伊特花了三盤就擊敗我了。我只差法網還沒參加過,就可以四大滿貫到此一遊了。那裡可就不一樣,因為是紅土球場。不過,就體能來說,我並不弱。」納達爾最後說。

納達爾最後這幾句話,今日任誰聽了都會垂頭喪氣。體能弱?納達爾?有誰指責他體能不夠強?他為什麼會假定自己體能弱,再說出那些話替自己辯護?二○○四年三月二十八日那天,他的那句話沒人當做一回事。接下來的十五年間,若誰指責納達爾體能不夠強,就等於批評塞萬提斯的《唐吉訶德》寫得不夠好,或批評麥可・喬丹在重要時刻不夠果斷,簡直就是不折不扣的褻瀆。不過,納達爾才剛打敗費德勒,重要的是他贏得的成就和展現出的堅韌意志,而不是需要改進的弱點。那天晚上,納達爾無疑是邁阿密大師賽的主角。

「這項成績會被全世界看見。你覺得今晚你的電話會被祝賀的來電和訊息打爆嗎?」一名記者問他。

「不會吧,西班牙現在才凌晨四點,大家都還在睡覺。明天報紙也還不會刊出這條新聞。不過也是有可能,也許這消息已經在網路和電傳文訊上傳開了⋯⋯這樣的話就會開始有人打給我。」

電傳文訊是可以透過電視查詢的免費訊息系統,八○年代末期成為觀眾第一手的資訊來源,家家戶戶都開始負擔得起網路後,才逐漸沒落。納達爾說得一點也沒錯,他贏球的消息的確出現在電傳文訊上,但延誤了非常久才刊登出來。電傳文訊和《世界報》網站等數位媒體一樣,非要拖到賽後近二十五小時後,才刊登各家通訊社發來的新聞。而在綜合報紙上,納達爾戰勝費德勒則成了當日最重大的新聞之一。「納達爾年僅十七歲,同年齡的朋友收集知名選手的球員卡和簽名,他則寧可擊敗自己的偶像,收集聲名遠播的勝利。」佩雷茲(Domingo Pérez)撰寫的報導開頭如此寫道,洋洋灑灑地占了《阿貝賽報》三欄版面。沒錯,他贏球的消息是上報了,刊登於三十日的報紙上,整整晚了一天半。

「戰勝費德勒那次?」時隔近十三年,納達爾回憶那個無比特別的日子,「那是我生涯的第一場大勝利,是一段美好的回憶。當時沒有人看好我會贏球,也沒有人料到我倆往後會共同譜寫如此精采的歷史。那場勝利是一段時代的開端,我想那時代會長存於網球史的回憶中,希望也對所有運動的歷史有所意義。」

當年費德勒才二十二歲,不到一個月前已爬上世界排名的頂端,但這會兒遇到他的剋星。這人將成為他生涯中最令他傷腦筋的對手,一生最重大的比賽都將與他相遇。二○○四年邁阿密大師賽就像是網球史上最重要且記載了最多大事的史書之一,費納兩人在不知情的狀況下,已在克蘭登公園網球中心寫下後記。

一年後,歷史重演。

邁阿密,二○○五年。同樣的舞台,同樣的敵手。

不同輪比賽。

相關書摘 ▶ 《王者對決》:在西班牙選手必去的餐館,納達爾跟老闆和廚子成為摯友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王者對決,Roger & Rafa:費德勒&納達爾,最強宿敵&最經典對手稱霸網壇全紀錄【紀念珍藏版】》,奇光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安東尼歐・亞瑞納斯(Antonio Arenas)、拉斐爾・普拉薩(Rafael Plaza)
譯者:劉家亨

費納:「我倆對決,永不嫌多。」
球迷:「GOATs!Legends!不敢想像未來網壇沒有他倆。」
費納對決15年,獻給鐵粉球迷的珍藏紀念專書!

Federer+Nadal=Fedal
是競爭對手,但友情深厚,
亦敵亦友,卻也惺惺相惜!
他倆的故事偉大動人,網球界卻從沒有人訴說過。
第一本完整記錄費德勒和納達爾對戰網壇稱霸史!

王者對決
Photo Credit:奇光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運動』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