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對決》:在西班牙選手必去的餐館,納達爾跟老闆和廚子成為摯友

《王者對決》:在西班牙選手必去的餐館,納達爾跟老闆和廚子成為摯友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九九五年開始,不同世代的西班牙網球選手都上過盧薩的館子用餐,其中許多人拿下重要的勝利後,也選擇在這裡慶功。展開美食冒險那年,盧薩早就是網球迷,有幸近距離觀看西班牙選手贏得成就,納達爾當然也是其中之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安東尼歐・亞瑞納斯(Antonio Arenas)、拉斐爾・普拉薩(Rafael Plaza)

草地是瑞士人的地盤:倫敦 London

四年來頭一遭,納達爾感覺準備充足,溫網冠軍非自己莫屬。

網壇存在兩種選手,有些不在意承認自己是奪冠呼聲最高的選手,另一些選手儘管身上非常明顯貼著「熱門」兩個字,也避免替自己冠上這個名號。納達爾屬於後者,他純粹出於禮貌,從來不會自稱奪冠大熱門。

但感覺準備充足,就是另一回事了。

納達爾滿常把「我感覺自己有本事爭奪一切」這句話掛在嘴上,他這麼說的時候,意謂有大事即將發生。

舉例來說,二○○五年的法網處女秀前,納達爾還只是新人,但他依舊感覺自己準備好高舉火槍手盃,最後確實也辦到了。

進軍溫網後,納達爾有五年闖進決賽(二○○六年、二○○七年、二○○八年、二○一○年和二○一一年,二○○九年因傷未參賽),兩度摘下桂冠(二○○八年和二○一○年)。他的感覺非常好,思維正向,夢想有一天能重新征服溫網。

納達爾決定來到聖龐沙,利用馬約卡公開賽的草地球場作為替代地點,好好調整狀態。他計畫著一段既沒有把握又野心勃勃的旅程,就近有草地球場可以訓練,大大激勵了他。

眾所周知,納達爾在紅土球場百戰百勝,相對令他過去適應草地球場的強大能力相形失色。他被全世界貼上「紅土之王」的標籤,實至名歸,但他也是西班牙史上最強的草地選手,而草地球場對他的網壇前輩一直都是無法掌握的場地類型。

除了桑塔納和瑪汀妮茲(Conchita Martínez),沒有其他西班牙選手蓋過溫網冠軍的戳章。桑塔納從前還特地跑去愛爾蘭,學習如何在草地作戰。對西班牙選手而言,在草地球場比賽是一項挑戰,草地球場要求的打法,與西班牙學派的網球教條南轅北轍。不容置疑,西班牙選手天生擅長紅土作戰,在法網令全世界聞之喪膽,登陸溫網卻被打得俯首稱臣。許多選手轉而參加較小賽事,尋求庇護,省得在全英網球俱樂部敗得一塌糊塗,顏面掃地。

年輕時,納達爾的想法有著這年紀該有的天真。有年巴塞隆納公開賽的某天,納達爾在皇家網球俱樂部遇見莫亞。他求知若渴,多虧了兩人相互信任,他詢問莫亞接下來幾個月的賽程。

「你不參加溫網嗎?」納達爾困惑地問。

「不去。」

「你不是想成為世界第一嗎?我不懂。」

當年的莫亞已征服法網,曾闖進澳網決賽和美網準決賽,並沒有多花時間和納達爾說明他不參加溫網的原因。他六次參加溫網,成績都不盡理想,六年來只贏過四場比賽,從來沒有打進第三輪。莫亞擠出諷刺中帶著傲慢的笑容,決定交由未來給這位大膽放肆的年輕人一個教訓。

「我沒有適當的武器,也沒有對症下藥做好準備,跑去溫網這個戰場,根本是活受罪。向拉法解釋這些,又有什麼意義呢?等他開始在草地比賽,就會懂我的意思了。」莫亞心想,但沒有特別將這段話告訴納達爾。

五年後,納達爾打進他生涯第一場溫網決賽。

這場比賽不僅不是他一生最後一次挺進溫網決賽,更令他與溫網的關係最終成為網球史上最經典的一頁篇章。

媒體問到費德勒對於自己身為溫網奪冠熱門的看法,勾起他的回憶,往日的餘音在他心中縈繞不去。他在全英網球俱樂部的草地球場屢次封王,說明他是當之無愧的大會第三種子。溫網有一套替各路好手排序的特別計算方式。

溫網的種子排序系統很複雜,以賽前選手的年度ATP即時積分作為基礎,加上過去一年的所有草地賽事的積分,另外再加上在此之前十二個月中最佳草地成績的百分之七十五。

費德勒幻想再次溫網封王,但也很清楚新的一年,縱使自己從前七度奪冠,帶給他許多美好回憶,此時也沒有太大幫助。他的身體狀態好得無可挑剔,然而今年(二○一七年)斯圖加特公開賽首戰惜敗哈斯,加深他的疑慮。不過,僅僅幾天後,他在哈雷網賽戰勝小茲維列夫,九度摘下桂冠,心中的疑惑也隨之煙消雲散。

費德勒已年過三十六,但他的體能狀態依舊完美。過去一個半月,他在電視上看著納達爾在蒙地卡羅、巴塞隆納、馬德里和法網屢屢告捷,再次確定自己這段時期避戰是個適當的決定。在紅土對戰納達爾是天大的難題,費德勒光是想像頭就痛。他在媒體上讀到說自己從年初便有意缺席紅土賽季,但他再清楚不過,自己是後來拿下印地安泉、發現也能贏下邁阿密時才下定決心的。巡迴美國途中,他真正意識到在接下來的紅土賽季耗費沒必要的力氣,一點意義也沒有,應該保存精力,追求更有希望達成的目標:再次征服溫網,他最愛的賽事。

費德勒這步棋下得很大膽,大幅縮減比賽行程,有其風險存在。他隨心所欲地遊走網壇,打亂巡迴賽的自然順序,但有條不紊且精確地選擇參加哪些賽事,哪些賽事不參加。這個決定對他是新的挑戰,引發網壇的高度期待。

這個決定可能會造成什麼結果,就連納達爾也抱持懷疑。

為什麼?「因為不是每天都在過年」。法網奪冠隔天,納達爾偕同一小群記者乘船遊塞納河,如此告訴他們。這個句子完美陳述了許多現役選手和網壇名宿心中的想法。費德勒暫別網壇六個月,然後二○一七年在澳網封王,這種事可能會發生個一次,但再走這步棋,缺席四月、五月和六月份的賽事,然後七月時還想成為最強的選手……這種事只有費德勒辦得到,但他也得背負許多風險。

溫網開打前一週,納達爾有三天可以利用下午空閑的時段,在倫敦練習高爾夫,比賽一旦開打,他的生活、呼吸和作夢都是網球和全英網球俱樂部的草地。

選手征戰世界各地,每週都會下榻不同飯店,每年來到溫網都有截然不同的體驗。通常各賽事主辦單位都會與比賽場館附近的飯店達成協議,請他們接待選手入住,但溫網的住宿安排方式非常不同。溫布頓隸屬默頓自治市,市區地處倫敦郊區,以綠地、高爾夫球場和占地遼闊的公園聞名,像是溫布頓公地和理查森・艾文斯紀念球場。

溫布頓距離倫敦市中心很遠,溫網比賽場館周遭缺乏高級飯店,主辦單位不得不採取與其他賽事不同的住宿安排方針。好幾十年前起,溫網就不提供參賽選手飯店住宿,而是每日支付一筆金額,讓選手自由選擇住宿地點。

溫布頓當地居民熱情好客,又熱愛網球,選手可向場館周遭的屋主承租房間,至今儼然形成一項傳統。有些選手在同一戶人家一住就是好幾年,與屋主發展出深厚的友誼,屋主最後也到比賽現場替他們加油打氣,宛若家人。

納達爾的住宿需求比較大,因為他的團隊人數眾多,需要租一間所有團員和家人能夠住在一起的屋子。他最後租下的地方很迷人,位於溫莎大道上(步行到溫網比賽會場只需二十分鐘),一樓的玄關、美式廚房和客廳都很寬敞,二樓則是納達爾、托尼和他的妻子及三個小孩、哥士達、帕列茲-巴巴迪羅、羅伊格及莫亞等人的臥房。

大夥一天下來多在全英網球俱樂部度過,晚上還是習慣一同在家吃晚餐,納達爾也總是大展廚藝天分,端出許多拿手好菜。有一天,比賽已如火如荼地展開,納達爾必須出門到附近的超市買些飲料。在馬納科的家中時,納達爾習慣出門採買,因此這行為並沒什麼好奇怪的,這幕球王上超市的畫面,被溫布頓親愛的鄰居撞見總是很吃驚。

納達爾走進當地一間小小的特易購超市購買六罐健怡可口可樂。特易購是英國最大的連鎖超商之一,與西班牙的超市不同,特易購快捷店(TESCO Express)實施自助結帳,取代傳統的收銀櫃檯。第一次嘗試這項服務時,納達爾掃描產品,但機器沒有回應。有位球迷注意到他,主動上前幫忙。納達爾馬上同意,心懷感激,笑著接受對方伸出的援手。

納達爾和家人還有一項怎麼也改不掉的習慣。他們每次來溫布頓都會上當地最有名的西班牙餐館Cambio de Tercio用餐。

老闆盧薩(Abel Lusa)於一九九三年來到倫敦,在旅館業工作兩年,一九九五年轉換跑道自行創業,在切爾西區的老布朗普頓路一六三號開了這家小館。

餐館的迷人魅力從進門前便感受得到,成為熱愛美食的饕客的朝聖指標,吸引各界名人上門,比方勞勃・狄尼洛和休・葛蘭等演員,費南多・馬塔等足球明星,或凱莉・米洛和胡利歐等歌星都曾是座上賓,多次獲頒英國美食評論獎項。

納達爾必來Cambio de Tercio用餐,是多年老主顧,夏季參加溫網時來,十一月參加ATP年終總決賽時也來,大啖西班牙可樂餅、西班牙蛋餅、香辣炸馬鈴薯和碳烤章魚這些菜單上的招牌菜。在這裡,他彷彿回到自己家,還帶整個團隊來用餐,但有時也有名人陪伴他,比方西班牙前國王卡洛斯一世。

上門的顧客無論是網球史上最強的選手,還是名不見經傳的饕客,盧薩的招呼一律熱切友善。納達爾多次光顧,兩人很快便成交上朋友,盧薩甚至還成為溫網比賽期間納達爾看台上的一員,常常帶著家人一起去看球。

一九九五年開始,不同世代的西班牙網球選手都上過盧薩的館子用餐,其中許多人拿下重要的勝利後,也選擇在這裡慶功。展開美食冒險那年,盧薩早就是網球迷,有幸近距離觀看西班牙選手贏得成就,納達爾當然也是其中之一。

因此,納達爾十六歲初次現身餐館時的畫面,盧薩至今仍歷歷在目。

那年是二○○三年,費雷羅剛贏下法網冠軍,那陣子坊間已盛傳足球員米格爾・納達爾的姪子在網球場上的前途不可限量。

那晚餐廳滿是網球選手,但納達爾在露天座位與父母和托尼一起吃晚餐。

當年西班牙網球員曼蒂利亞(Félix Mantilla)的教練維拉洛(Jordi Vilaró),告訴盧薩坐在外頭的那位年輕小夥子以後會很不簡單,然後給了他幾張門票,請他隔天到現場觀賞曼蒂利亞在法網的首戰。

盧薩在主廚戈里亞多(Alberto Criado)的陪伴下,早早抵達溫網比賽會場。曼蒂利亞的比賽還沒開始,兩人想消磨時間,決定去十三號球場晃晃。當時納達爾正在那裡進行他的溫網處女秀,對手是安契奇(Mario Ančić)。

那場比賽不只是納達爾在溫網的第一場比賽,更是他在大滿貫的第一場比賽。他拿下這場比賽的勝利,跌破眾人眼鏡,許多人根本不曉得這小子未來會在溫網闖出什麼成績。這場比賽他打得從容不迫,一點壓力都沒有。

人群簇擁走回更衣室的路上,納達爾遇見兩個人想和他打招呼,恭喜他拿下勝利。這兩人正是先前在餐館招呼過他的盧薩和戈里亞多,前來恭喜他贏球。

這個舉動令納達爾很激動,三人就此締結為友,今日友誼有如鋼鐵般堅定。

相關書摘 ▶ 《王者對決》:當令人聞風喪膽的費德勒,遇上不知恐懼為何物的納達爾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王者對決,Roger & Rafa:費德勒&納達爾,最強宿敵&最經典對手稱霸網壇全紀錄【紀念珍藏版】》,奇光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安東尼歐・亞瑞納斯(Antonio Arenas)、拉斐爾・普拉薩(Rafael Plaza)
譯者:劉家亨

費納:「我倆對決,永不嫌多。」
球迷:「GOATs!Legends!不敢想像未來網壇沒有他倆。」
費納對決15年,獻給鐵粉球迷的珍藏紀念專書!

Federer+Nadal=Fedal
是競爭對手,但友情深厚, 亦敵亦友,卻也惺惺相惜!
他倆的故事偉大動人,網球界卻從沒有人訴說過。
第一本完整記錄費德勒和納達爾對戰網壇稱霸史!

王者對決
Photo Credit:奇光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運動』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