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不是只有選舉那一天:成熟國家的民主素養,是從娃娃開始訓練的

民主不是只有選舉那一天:成熟國家的民主素養,是從娃娃開始訓練的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東方文化一直以來都信奉封建家長制,迷信和崇尚權威。自古以來成王敗寇,贏者全拿,輸者一文不名。台灣深受中華文化影響,今天經過民主選舉獲勝的政黨依然難以克服這樣的心態。

2017年2月,美國第45任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上任不久,《華盛頓郵報》採用了新的口號「民主死於黑暗之中」(Democracy Dies in Darkness),似乎在暗示著川普治下的美國,「黑暗」已經到來。

2016年,蔡英文順利榮登大位,民進黨在國會也贏得了壓倒性勝利。蔡英文在演講時特別提醒自己和執政黨「謙卑,謙卑,再謙卑」,可是這樣的謙卑似乎沒有維持多久。

一些國家的選民因為厭惡典型政治人物,把選票投給第三勢力或政治素人,結果反而更失望。2019年,烏克蘭的喜劇演員佛拉迪米爾・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成功當選總統,沒有從政經驗的他任命大量電視台製作人等沒任何政治經驗的娛樂圈人士出任政府要職,引發部分人士不滿,就任一週不到就有7萬人請願要其下台。

今天民主的種種亂象,讓人不禁感慨:如今的民主難道只有選舉那一天?民主真的會被權力慢慢吞噬嗎?

民主不單是結果,更應該是過程

在民主制度下,少數人服從多數人沒錯,但是多數人也應該尊重少數人,有些情況下,還需要保護少數人,讓每個人都應該可以在法律保障下行使自己的權利。

但是在不少國家的國會,卻一次次上演著多數的暴力。一些法案在沒有經過充分協商、討論的情況下強行通過,最後朝野兩黨在國會殿堂上演全武行。最近一次,台灣執政黨提名的中選會主委,被在野黨國民黨批評為政黨色彩濃厚,違反行政中立原則,最後執政黨強行通過,引發雙方激烈的衝突。

其實,不單單在台灣有這樣的多數暴力,在實行民主制度時間不長的國家也有這樣的現象,我們也許可以將其歸結為民主制度還不成熟的緣故,但是我們也不能忽視一些更深層次的原因。在經濟學中,很多經濟行為是建立在經濟人的假設之上,假定作為經濟決策的主體都是充滿理性的。同樣,民主活動的正常開展,也需要一個民主素養假設,參與民主活動的人需要有一定經濟基礎和文化水平,同時秉持理性、平權、容忍與妥協的價值。

西方社會在經歷過文藝復興和啓蒙運動後,宗教的權威被打破,人們的思想不斷得到解放,自由、民主、人權的價值漸漸深入人心。今天世界上那些經曆過數百年民主實踐的成熟民主國家,基本上都符合上述的民主素養假設。

筆者在澳洲的求學經歷發現:成熟民主國家的民主素養是從娃娃開始訓練的。

在澳洲的課堂上,老師經常讓學生進行分組討論和作業,最後給出一個統一答案。這其實就是要求學生互相分享自己的觀點,然後進行討論,最後相互妥協得出答案。當然,小組發言完畢後,老師也會讓那些依然有不同意見的人發表自己的看法。

而我們的東方文化,一直以來都信奉封建家長制,迷信和崇尚權威。自古以來成王敗寇,贏者全拿,輸者一文不名。台灣深受中華文化影響,今天經過民主選舉獲勝的政黨依然難以克服這樣的心態。

民主社會沒有誰的話,難道也不能活?

北韓曾經有一首歌頌金正恩的洗腦神曲《沒有他,我們無法活》,在外人看來有點不可思議,其實這不過是專制國家「形塑新人」的慣用手法。當年被中國人視為「紅太陽」的毛澤東,不僅能拯救全中國,還能拯救全人類,毛去世的時候,很多中國人以為天要塌下來了,哭天搶地,沒有他,好像就不能活。

沒想到,今天台灣也出現了類似的呼喚。自從去(2018)年韓國瑜在高雄打了場翻身仗,成了國民黨的「超級英雄」,如今上任剛滿半年,就被「韓流」裹挾要選總統,甚至有「韓粉」喊出了「非韓不投」。

韓國瑜有非同尋常的人格魅力和感召力是事實,受到一些人的大力支持也無可厚非。但是,民主社會真的可以讓超級英雄施展拳腳嗎?根據英國劍橋大學教授大衛・朗西曼(David Runciman)的觀察,放眼整個二十世紀,除非在制憲時刻或外敵侵略必須進入國家緊急狀態的時候,政治人物在民主制度底下難以成就偉大事業,且再偉大也比不上革命先烈或國父。

蔡英文當選總統之前,心心念念台灣獨立,可是當選之後,還是要遵循中華民國的體制,不敢去台獨。未來韓國瑜當選總統後在哪裡辦公,可能並不會像蔣介石那樣隨心所欲。

1q5ev2f6hlka0nny65a9rd97rg1vxn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不應該對民主絕望

民主制度雖然被人詬病為扯皮、效率低,但是它卻是目前全球大多數國家的共識,民主制度保障了自由、人權和法制,今天依然方興未艾。

中國作為一黨專制的國家,改革開放以來,經濟飛速發展,令世界側目,似乎印證了專制國家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而一些民主國家,因為朝野政黨在國家發展的重要問題上難以達成共識,一直停擺,延誤了時機。還有一些民主國家的強人上台後,肆意修改制度,踐踏民主……

今天人們對民主社會產生的亂象不斷失望,開始重新審視民主的意義和價值。美國政治學者傑森・布萊南(Jason Brennan)在其《反民主》一書中對現今的民主制度進行了批判,他認為讓那些很無知、漠不關心政治、政治狂熱分子投票會對利益和自由造成嚴重損害,唯一的出路是用某種「賢者統治」作為民主制的替代方案。

2018年3月,《經濟學人》雜誌用一整期來討論「西方如何誤解了中國」(How the West Got China Wrong)。《經濟學人》認為:中國非但沒有邁向民主化,國家主席習近平更將政治與經濟發展的方向轉向更多鎮壓、國家控制和對抗;中國非但沒有進一步成長為自由市場經濟體,還對商業的控制日趨嚴密,將其視為國家權力的一部分,認為很多產業是富有戰略意義的;中國非但沒有遵從西方主導的國際秩序,而且似乎在創造與之對立的、屬於自己的另一種國際新秩序,其中最明顯的就是「一帶一路」合作倡議。

但是美國密西根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洪源遠卻提出了不一樣的觀點,西方戰略家害怕中國的經濟成就會證明威權在促進經濟增長方面優于民主。她認為恰恰相反,中國改革開放證明了即使是威權體制也需要民主元素,尤其是官員問責丶競爭丶對權力的部分約束,從而有效治理並釋放市場的活力。一種廣泛傳播的意見認為,成就中國經濟發展的是其威權體制。可以確定的是,如果光靠獨裁統治和自上而下的計劃經濟就能帶來一國的經濟發展,那麽早在毛澤東統治下的中國就已經濟繁榮。

由此可見,今天民主社會產生的危機與失靈,並不代表民主有著不可調和的矛盾,未來走向消亡或被專制取代。相反,一些諸如中國這樣的威權國家也積極汲取民主的養分,實現經濟發展。

如今民主社會遇到的問題,正如朗西曼在《民主會怎麼結束》(How Democracy Ends)提出的與眾不同的觀點——民主政治正面臨一場嚴重的中年危機,死不了,但會出現各種鋌而走險或企圖抓住青春尾巴的中二行為。

盡管如今的民主有一些不盡如人意之處,還有著中國這樣的專制政權作為參照。但是,朗西曼強調,截至目前為止西方民主國家的公民尚未願意拿個人自由、尊嚴、人權、法治等價值,來換取威權主義的經濟成長與政策效率。

朗西曼還提到:「民主政治大部分的時候就是頗為幼稚的小打小罵,政客與選民不斷犯錯,且永遠學不到真正的教訓;但是,定期選舉與權力分散也總確保了國家不至於犯下威權體制或獨裁政權所能鑄成的大錯或政治悲劇。」

民主確實有很多局限,它就像裹了小腳的老太太,想走快也快不起來,也很難讓超級英雄或偉大領袖施展拳腳。今天民主政治出現的問題其實也是人的問題,如同中年大叔突然想買一部適合17歲小夥子的摩托車。中國人講「人到五十,知天命」,步入中年的民主政治如果也能知天命,可能會安全穩定許多。

30年前的今天,一群熱血青年學生為了爭取民主,可以不畏懼流血犧牲。而今天在溫水中煮泡的中國人,一時地舒適也許會讓他們輕蔑地覺得「民主不能當飯吃」。民主確實不是萬能的,但是沒有民主是萬萬不能的。不管何時,我們都不應該對民主絕望,當我們對民主有信心,民主將會給我們更大的希望。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