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的感嘆:不租給貧窮老人的房東,並不是壞房東

社工的感嘆:不租給貧窮老人的房東,並不是壞房東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去理解無家者的議題,從來都不是因為做愛心或很天使,而是因為我們未來都有可能碰到他們面臨的問題。就像你不會因為想要讓身體健康,把跑步練心肺稱為做善事一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李利嘎

某個深夜跟弟弟聊創業,他常看我Po個案找不到租屋的文章,問我那他當二房東,專門租給窮人跟遊民好不好。

「千萬不要,你會賠死。」我相當慎重的打槍弟弟。

咱家的前輩前幾年搞了一個實驗,他租了一個三房一廳一衛一廚房的家庭式給個案,由裡面個性比較丁晶(台語)的案主當收租暨管理人,他負擔的租金少一點,負責每月向其他兩房收租、繳水電、招攬房客。結果另外兩位房客,一個整天在家吹冷氣搞到電費七千元,另一個總遲繳租金還避不見面,搞到負責催收房租的案主蒼老了十歲。就我所知,咱家前輩這實驗賠了不少錢,還不敢跟老婆講。(請大家知道的話不要說出前輩名字,也不要告訴他老婆啊)

如果你租給貧窮人,首當其衝的就是你每個月不一定收得到租金。而房東能租給學生上班族穩定收租,幹嘛要租給七老八十隨時可能死在你家的房客?當然是因爲房東自己也沒錢重新裝潢,屋況差,所以只能租給窮人啊。

社工今天打給房東詢問個案繳租金的情形,才得知案主雖然有社工申請的每月租屋補助,但錢剛匯到戶頭就被領出去花光了。要繳房租還要跟親人借錢,該繳2000元但只給1200元,搞得負責匯租金的室友A壓力很大,房東氣他們不準時繳租金拖欠,案主還覺得幫忙催租金的室友A雞巴。七老八十的房東用懇切無比彷彿下一秒就要死掉的真摯語氣跟我說:「社工你去叫他們準時匯房租到郵局那個戶頭好不好?我膝蓋不好不能走,五月要到了要繳房屋稅地價稅,我慢慢撐拐杖,走一點休息一點,好不容易走到郵局去刷本子領錢要付稅金,結果郵局沒有錢⋯⋯。」

我聽了都要哭了,這就是弱弱相殘啊。我們介紹案主給這個蒼老又窮的房東當房客,是不是害了他?但我們身為社工,能做的也都做了,幫忙申請租屋補助、介紹工作,但他愛喝酒又上班兩天就不去,當初他的法律問題也是我們在幫忙,掛上電話之後,我無力沮喪又憤怒的轉頭問同事,我覺得案主爛泥扶不上牆,是不是政治很不正確?

租給貧窮人,除了欠繳租金的風險以外,另一個就是屋況的維持與折舊的問題。許多街頭生活久的個案,因為內心的匱乏感而有囤積症,家裡東西堆的到處都是(不用講窮人啦,相信許多人的父母長輩也有這個症頭),而撿回收也因為要搜集大量物資才能拿去賣,東西塞滿狹小不通風又木造隔間的雅房,發霉、壁癌、蚊蟲、老鼠蟑螂、易燃物,萬一房客還為了省錢在房間自炊,完全就是火燒屋的前奏曲。租給貧窮者,屋況的折舊與失火的風險是肉眼看不到,但巨大的隱藏成本。就算內政部補助老屋修繕更新,房客這些習慣沒改,多高級的裝修也立刻變未爆彈。

而年紀大的人死在家裡也是很有機會發生的事。

陪個案看屋的時候,案主發現房東就是之前租給她朋友B的阿嬤,阿嬤也認出來案主就是害她花三千清潔費清除堆積垃圾的元兇。不會看臉色的案主追問朋友B是怎麼死在屋內的,等我把她帶回艋舺公園,她還在碎念房東太無良,死過人的房子怎麼可以租出去。我很認真的看著她:「每個地方,都死過人喔。」她還在氣憤:「不是啊,死過人的地方沒有超渡,住的人運勢就會很壞,我還寧願住公園,這裡人多,氣比較旺!」

艋舺公園
Photo Credit:李季霖@Flickr CC BY SA 2.0

我繼續問她:「你知道艋舺公園死過幾十個人嗎?而且這裡是全台灣街友最密集的地方,會變成街友的人,運勢更差喔,這裡是全台灣聚集最多運氣差的人了,你去住雅房,至少還只死過一個,睡公園死好幾倍喔。」案主愣了一下,意識到我說的對之後,退了一步:「那至少不要讓我知道有死過人嘛。」這個退一步對我來說是很大的進步。

很多個案租屋的條件根本是空集合,要租金五千元內、要離捷運近、要低樓層、要可以放戶籍申請福利、要老人身障可以住,社工千萬不能扛下所有壓力,把自己當超人努力去找,你只會養出一個只出一張嘴開條件還嫌社工爛的案主。你要叫案主自己也要找,帶著她去被房東打槍、去經歷失敗,這樣才能長點現實感,珍惜得來不易的機會。

講偏了,不自覺又吐起苦水來。

租給弱勢的房東,要承擔案主為了申請福利而資料被提供給政府所的增加稅金,持有好幾間的房東被報上去的累進稅率不是一個房客多收幾百塊一兩千能抵掉的。還要承擔欠租、屋況加速折舊,甚至幫忙處理後事或房子被貼上凶宅的後果。有理智的房東稍微計算成本就會知道,挑個穩定繳租不吵不鬧最好自己處理水電維持好屋況的好房客才是正確的選擇。

不是房東自私,而是整個體制逼他們這麼做。

但誰不會老呢?如果你沒有買屋,四十年以後,你要住在哪裡?現在騎機車通勤的你,有可能出個車禍變成肢體障礙,而無法租沒有電梯的房子。現在體脂過高的你,有可能四十年以後中風腳沒力,爬不到三樓。你想「我生養小孩他們會養我」,如果你個性習慣控制一切,你老了變雞巴老人,子孫可能不想鳥你。如果你人太好,老了不想麻煩子女,你很有可能自己就默默去睡公園。(不要覺得太扯,我在艋舺公園遇到三個以上這樣的老人了)

homeless 街友
Photo Credit: Tom Brandt @ Flickr CC By 2.0

去理解無家者的議題,從來都不是因為做愛心或很天使,而是因為我們未來都有可能碰到他們面臨的問題。就像你不會因為想要讓身體健康,把跑步練心肺稱為做善事一樣。

如果我們有個制度可以讓房東沒有這些後顧之憂,房客死了有專門的清潔社一通電話處理到好、有保險制度讓房東不用承擔欠繳租金的風險、有個好制度讓租給窮人有市場、會賺錢,那我們四十年以後可以更放心,不會讓大家只想要身上沒錢但還沒死的時候,就去安樂死。

明天早上還要早起陪案主看醫生,先寫這樣,相信朋友中有更多懂居住議題的大大,歡迎大家補充與討論(不要鞭太大力啊,最近找屋找到充滿挫折的社工心臟很脆弱嗚嗚)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李利嘎臉書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