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澳門的「六四紀念方式」

屬於澳門的「六四紀念方式」
圖片由作者提供/六四紀念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似香港維園的一套,澳門六四晚會不斷邀請在場的市民發言,讓公眾能發表對六四,以及對社會上其他事件的感受。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六四事件三十周年,香港各界以不同方法去傳承記憶:媒體報導、藝文創作、策劃展覽、籌辦晚會或論壇,一海之隔的澳門,其實也有屬於自己的「六四紀念式」,謹以我所知的資訊,與澳門以外的朋友分享小城的情況。

.三十年前的澳門


三十年前,澳門人其實與香港人一樣的激動,甚至發起了不同的集會和遊行:如5月20日,超過一萬人冒著9號風球的風雨,在大三巴集會;其後亦有好幾次大遊行,人數都是數以萬計,最高峰一次有十萬人。

.六四集會

在悼念六四事件這事上,澳門人其實沒有缺席。成立於1989年6月21日的澳門民主發展聯委會,過去多年都會在六四夜舉行燭光集會,今年也不例外。

.地點


集會最初在大三巴舉行,隨後轉到議事亭前地,但有好一段時間,都因為議事亭前地被傳統社團用以舉行兒童節慶祝活動(澳門的兒童節為6月1日,是遲了三天的補祝啊),而改到玫瑰堂前地;2014年,開放澳門協會向民政總署申請為「回到噴水池.悼6.4英靈」集會提供電源而獲批,加上小城大亨馬萬祺離世,令兒童節慶祝活動停辦,而開放澳門協會最後因「回到噴水池」目的已成,宣佈不另辦活動,並鼓勵民眾前往議事亭前地(澳門人慣稱「噴水池」)參加中民主發展聯委會舉行之晚會活動,令晚會能夠重回議事亭,一直至今。

.出席人數

長期徘徊在幾百人,2014年,反離保一役後,人數突然飇升至3000人,惟翌年已無以為繼,回落至百位水平。

.流程

不似維園的一套,默哀、唱歌是有的,但獻花、點火炬、致悼辭等統統沒有,反而會不斷邀請在場的市民發言,讓公眾能發表對六四,以及對社會上其他事件的感受。所以,在我看來,六四燭光集會之於小城的意義,既是承繼民主先烈的精神,同時也在啟發澳門人的民主意識、公民質素,是悼念,也是教室。

.其他活動

除了六四當晚的集會,澳門民主發展聯委會更會舉行「八九民運圖片資料展覽」,在澳門不同地點,如大三巴牌坊、華士古公園、祐漢休憩區、玫瑰堂前地等放置展板,務求讓更多人了解當年的真相。

另外,吳國昌、區錦新、蘇嘉豪三位民主派議員早前向立法會提出六四30年表達心意動議,乃回歸後首次,動議中提到,「歷史真實本不在乎官方評價,但為了讓國人早日解開心結,使國家走上民主的正途,因此期望盡快平反八九民運,還死難者一個公道」,而有關動議已被立法會主席、即將公佈參選(但明明全世界已知道其參選的)賀一誠,以「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無權作出任何處理」為由拒絕接納動議。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題目為「澳門的「六四」」,原文見作者Medium

伸延閱讀: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蕭家怡』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