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荷蘭少女「合法安樂死」震驚全球,稍後證實死因仍待調查

(更新)荷蘭少女「合法安樂死」震驚全球,稍後證實死因仍待調查
Photo Credit: winnenofleren I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名來自荷蘭的17歲女孩,在經歷了性侵與長達數年和精神疾病奮鬥後,病逝家中,媒體稍早報導她接受安樂死的消息,後來遭到糾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9/6/6 10:21 更新)

荷蘭少女波托芬(Noa Pothoven)苦於性侵後的心理創傷,於上周日(6月2日)過世。稍早的報導指出她接受了安樂死,引發全球媒體大幅報導。不過根據最新資訊證實,沒有證據表明波托芬接受安樂死或協助自殺,儘管這兩種情況在荷蘭都合法。

波托芬於2017年曾聯繫過的「臨終關懷」診所(Levenseind)5日發表聲明,表示基於隱私,他們無法評論波托芬的死,但為了平息不正確的資訊,它引述波托芬朋友發表的聲明,指出「波托芬並不是死於安樂死。為了結束痛苦,她停止吃喝。」

《華盛頓郵報》昨日也更新了報導。該報引述荷蘭衛生部說法,據波托芬的家人聲稱並沒有進行安樂死,而波托芬的死因仍在調查中。

波托芬的父母也在昨日稍晚透過荷蘭媒體《De Gelderlander》發表聲明

我們,諾娜.波托芬的父母,對我們女兒的死感到非常難過。諾亞選擇不再吃喝了。我們想強調,這是她死亡的原因。她上週日在我們面前死了。我們懇請大家尊重我們的隱私,以便我們作為一個家庭可以好好悼念她。

最早報導波托芬接受安樂死的來源出自英國《每日郵報》《Euronews》,2個新聞網站也已對內容做出修正。《每日郵報》原本的標題為〈17歲的荷蘭少女,11歲時歷經性虐待、14歲時遭到性侵,合法的在家中接受安樂死〉(Dutch girl, 17, who was sexually abused at 11 and raped as a 14-year-old is legally euthanized at her home by 'end-of-life' clinic)。

《Politico Europe》詢問曾報導波托芬故事的荷蘭記者,指出波托芬過世之前拒絕進食與喝水,她的父母和醫生同意不強行餵食,也不強制治療,但這並不是安樂死。

(以下文章原刊於2019/6/5)

原標題:「不要說服我這樣做不好」:遭性侵、強制醫治,荷蘭少女決定安樂死

荷蘭一名17歲少女,曾在年幼時有多次遭性騷或性侵的經驗。她上週在IG上留下最後一則動態,表示自己的痛苦已經到了「無法承受」的地步,並在日前正式接受安樂死,離開人世。

英國《每日郵報》報導,17歲的波索芬(Noa Pothoven)在11歲的時候遭到性騷擾,14歲時遭到2名男子強暴,但出於恐懼和羞恥,她保持安靜。

「我每天都會重溫恐懼,那種痛苦。」去年的時候她如此表示。「我總是害怕,總是保持警覺。直到今天我仍然感覺自己很髒。不只我的房子被闖入,我的身體也是,而這永遠無法復原。」

波索芬本月2日接受安樂死,並於自家中過世。在最近的一則Instagram貼文中,波索芬寫道:

「對於是否該分享這個,我已經考慮了一段時間,但我還是決定要這麼做。」

「可能有些人會對這個決定感到驚訝,特別是看過我住院接受治療的貼文後,但我計畫這麼做已經很久了,這並不是一個衝動的決定。」

「最多10天之內我會死。經過多年的戰鬥和抵抗,我已筋疲力盡。我已經停止進食一段時間了。經過多次討論和評估後,我們做出讓我離開的決定,因為我的痛苦是無法承受的。」

波索芬補充說,她從未覺得自己「活著」,而是倖存,她說自己「在呼吸,但不再活著。」最後她在Instagram上對她的朋友和粉絲說,「不要說服我這麼做不好,這是我的決定,而且大勢已定。」

「在這種情況下,愛是放手。」她補充道。

波索芬以書寫自己的精神疾病聞名,她罹患嚴重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憂鬱症與厭食症,在去年出版一本名為《獲勝或學習》(Winning or Learning)的自傳,詳細描述自己與精神方面疾病的抗爭。

強制治療像對待罪犯,她稱自己「連糖果都沒偷過」

根據荷蘭《De Gelderlander》,直到最近波索芬才向警方報案。她的母親說,必須詳細告訴警方那些男人對她做了什麼,對她來說太難了,她還沒有從嘴裡說出「強暴」這個詞。

報導指出,波索芬近年來不斷進出醫院、醫療機構。在進行強制精神治療時,她必須穿著特製的堅固連身服,以防止她撕裂並結束自己的生命,強制措施令她感到羞辱。她在自傳中寫道:「我幾乎覺得自己像個罪犯,而我一生都沒有從商店偷過糖果。」

去年波索芬的情況危急,體重嚴重不足,接近器官衰竭。她陷入了昏迷狀態,必須被人工餵食。

波索芬列了一張人生清單,她幾乎完成了這項清單 – 15個願望中有14個已經實現,包括第一次騎滑板車、抽菸、喝酒和刺青。不過,波索芬對於死亡的欲望比生存來得強烈。

去年,波索芬在沒有告訴父母的情況下,走進海牙的安樂死診所(Levenseind),但診所告訴她,她的年紀太小了,沒有資格獲得安樂死或自殺協助。「他們認為我太小了。他們認為,我應該完成創傷治療,我的大腦必須發育完全,而這持續到21歲。我被擊垮了,因為我不能再等那麼久了。」

在醫學倫理學家的指導下,波索芬與她的醫生、精神科醫生和創傷治療師,以及她的父母一起討論,接下來該怎麼做? 波索芬認為,治療不再有意義,希望能停止治療,她想以人道的方式死去。而她已經有幾次自殺未遂。

荷蘭一年有6585個安樂死案例

《報導者》2017年的報導指出,目前全球合法的安樂死型態主要有兩種,一種是「自願安樂死」(Voluntary Euthanasia),也就是意識清醒的病人在要求醫療人員協助他服用或是施打藥物死去,這僅限於比利時、盧森堡、荷蘭以及加拿大。

另一種是「協助/陪伴自殺」(Assisted/Accompanied Suicide),這跟「自願安樂死」的差別在於,醫療人員僅幫當事人開處方、準備好藥物,最後由神智清醒的當事人喝下或是按下藥物注射的按鈕。這在瑞士、荷比盧、加拿大以及美國奧瑞岡州、華盛頓州等州合法。

根據《BBC中文網》2017年的報導,目前只有荷蘭及比利時,允許18歲以下、意識清醒病患尋求安樂死,而《華盛頓郵報》指出,比利時在2014年成為第一個將兒童安樂死合法化的國家。

根據荷蘭法律,年僅12歲的兒童可以尋求安樂死,但12至16歲的兒童必須獲得父母的同意,16-18歲病患的家長沒有否決權,但需要被諮詢。

在荷蘭,痛苦難以承受,而且沒有改善希望的病人,能夠進行安樂死。這份痛苦不一定要源自絶症,也不限於身體上的痛楚,其他符合資格的情況包括失去個人尊嚴、個人心智持續退化,以及畏懼窒息等。

比利時的法律與荷蘭相似,申請者的痛苦必須因無法治癒的疾病,有持續、無法承受的痛苦,但不必然是致命的絶症,非絶症者須經額外審查。在荷蘭及比利時,法律要求至少兩名醫生,斷定申請者是否合乎資格、其痛苦是否無法承受。該兩國為此特別培訓了一群醫生,進行此類診斷。

2017年,荷蘭共有6585個安樂死的案例,占當年荷蘭死亡人數的4.4%,接受安樂死手術的病患,仍是以無法治癒的絕症為主(超過89.4%)。

《明報》報導,荷蘭於2001年通過安樂死合法化,並在2002年訂立相關法例,保障要求安樂死或接受適切護理的權利,並期望大眾公開討論有關議題。荷蘭眾議員韋斯特費爾德(Lisa Westerveld)在波索芬離世前數天曾往探望她,並形容她「極其堅強且非常開放」,「我永不會忘記她。我們將延續下去她的奮鬥」。

**關鍵評論網關心您,世界上還有很多美好的事情。或許你已經做到一次,明天,也可以再辦到一次。**

  •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 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