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宏歐洲議會選舉敗給極右派,為何仍是歐盟政壇的最大贏家?

馬克宏歐洲議會選舉敗給極右派,為何仍是歐盟政壇的最大贏家?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歐洲議會選舉的結果看似綠黨和極右派民粹政黨大有斬獲,但若仔細檢視各別會員國情況會發現其實這並非泛歐洲的現象,最大的贏家其實是加入法國執政黨後的歐洲自由民主聯盟黨團。選舉過後,各國領袖爭奪歐盟重要官職的角力也隨之開始。

分析這次歐洲議會選舉結果的文章雖然已經不少,但主要還是圍繞在各黨團席次的增減(閱讀本文前可以先參考〈歐洲議會選舉結束:傳統中間政團不再過半,綠黨和民粹主義崛起〉〈綠黨與民粹崛起的歐洲議會,將如何重洗歐盟勢力?〉兩篇文章),總體而言選前民調的預測都還算正確,偏保守右派的歐洲人民黨團(European People’s Party,EPP)雖然席次減少,但仍維持議會內第一大黨團的地位;極右派民粹政黨的勝利、中間自由派政黨席次的增加也都在預料之中,唯一的意外,是綠黨黨團在選舉中出色的表現,一躍成為議會內的第四大黨團。

這篇文章分成三大部分,首先細看綠黨和極右派民粹政黨的勝利,再討論法國和義大利兩個國家的選後情形,最後進入歐盟政治的下一個重頭戲:執委會主席的爭奪戰。

綠色浪潮到東歐撞壁、極右民粹政黨幾家歡樂幾家愁

綠黨黨團(Greens/European Free Alliance)這次共獲得了69個席次,跟上屆2014年相比增加了19個席次,成為歐洲議會內的第四大黨團,可以想見未來綠黨在議會內的聲量會更加突出,執委會總書記塞勒邁爾(Martin Selmayr)就表示他預期綠黨黨團所關心的環境保育、氣候變遷等議題會對未來歐盟的政治議程造成很大的影響。

但若仔細探究綠黨的竄起,會發現其席次的增加其實主要是來自西歐、中歐和北歐國家,也是響應學生倡議氣候變遷運動「Friday for Future」最熱絡的國家,例如英國、法國、比利時、德國、荷蘭、愛爾蘭、芬蘭和瑞典等。特別在總席次數高的德國和法國,綠黨更是雙雙告捷,分別取代德國社民黨和法國社會黨成為左派第一大黨;然而除了波羅的海三國,綠黨在柏林以東的國家全軍覆沒,沒有獲得任何一個席次。

和綠黨的情況類似,雖然乍看之下歐洲極右派民粹政黨的席次有所成長,但其實並非每個會員國的極右派政黨都搭上這股民粹浪潮,議會內三大疑歐黨團的總得票率也只從21%微幅增加到23%而已,遠低於原先民調預測的三分之一。除了英國的脫歐黨(Brexit Party)和義大利的聯盟黨(Lega)是明顯的贏家之外,奧地利的自由黨(Freedom Party)和法國的國民聯盟(Rassemblement national)席次都退步,荷蘭的自由黨(Freedom Party)更慘,4席全失,丹麥人民黨(Danish People’s party)則是4席丟掉3席,尤比克爭取更好的匈牙利運動(Jobbik)也表現不佳,3席只剩下1席。

許多親歐人士擔心極右派民粹勢力和傳統疑歐政黨結合會從內部瓦解歐盟,但其實民粹政黨在看到英國脫歐的狀況後,已經發現「脫歐」的宣傳口號不得人民,因此紛紛化身變成「歐盟改革的推手」,不再提出要退出歐盟或是歐元區,法國的國民聯盟和義大利的聯盟黨是最好的例子。另外,其實極右派民粹勢力和傳統疑歐政黨,彼此之間也不是每一項議題都持同樣立場,對俄國態度、移民議題會是他們最大的分歧點。

馬克宏輸了法國贏了歐盟、義大利被邊緣化

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的共和國前進!(La République En Marche!,LaREM)雖然在國內選舉並未獲得第一名,敗給了極右派的國民聯盟,但兩者差距其實不到1%,而且如果考慮到選舉前才發生長達四個月的黃背心抗爭運動,執政黨能有這樣表現已經算是很好了,若比較2017年法國總統選舉第一輪的得票率,馬克宏也算是有守住自己的基本盤。

回到歐洲議會內部,馬克宏更是扮演決定議會多數最關鍵的角色。從選舉結果來看,就算兩大傳統黨團的席次加起來也無法過半數掌控議會,這代表至少要有三個以上的黨團合作才能形成穩定多數,這使得加入馬克宏執政黨後的歐洲自由民主聯盟黨團(Alliance of Liberals and Democrats for Europe Group,ALDE)成為議會內的king maker,而LaREM身為ALDE裡面席次數最多的政黨,等於讓馬克宏變成king maker裡面話語權最大的決策者。

對比法國站在歐盟政治的核心,義大利卻面臨即將被邊緣化的危機。首先,義大利獲得第一和第三多席次的聯盟黨和五星運動黨(Movimento Cinque Stelle)都不屬於歐洲議會內主要的黨團,因此未來很難爭取到議會裡面的重要職位,例如委員會主席、秘書長等。另外,接連到下一個主題:執委會主席的推選,由於義大利目前已經佔據了歐洲議會主席、歐洲央行總裁還有高級外交代表等三個歐盟機構內最重要的職務,很難想像其他會員國會再同意由義大利人擔任執委會主席,換句話說,義大利在過去五年就已經把自己在歐盟的政治籌碼都用完了,已經沒有辦法再推舉自己的人馬。

AP_19146515282628
義大利副總理、聯盟黨黨魁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誰會坐上歐盟最有權勢的寶座?

歐洲議會大選結束後,歐盟政治領袖下一個戰場就是決定如何分配歐盟最重要的五個職位,包含執委會主席、歐洲議會主席、高峰會主席、歐洲央行總裁以及高級外交代表。除了專業能力外,人選會依照會員國地理位置、加入歐盟先後順序、會員國人數多寡、政黨傾向以及性別等因素做考量(可以參考我在2014歐洲議會大選結束後寫的文章〈「歐盟外交部長」爭奪戰,性別、黨派、國籍…誰最「正確」?〉)。而五個位置當中最受到重視的非執委會主席莫屬,畢竟執委會代表歐盟的行政機關,擁有最多資源,不但負責歐盟整體政策的規劃跟實施,還是唯一有立法提案權的單位。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