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承恩一生懸命《西遊記》 ,別小看以玄奘大師為原型的唐三藏

吳承恩一生懸命《西遊記》 ,別小看以玄奘大師為原型的唐三藏
頤和園長廊上的西遊記師徒四人繪畫|Photo Credit: Unknown@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吳承恩可說是用盡了他一生的智力和精力,和羅貫中的《三國演義》一樣,也和施耐庵的《水滸傳》一般,《西遊記》的出現有時反而會偏引讀者進入神話的故事中,而忽略掉了真正書中的主角和精神所依——玄奘大師。

隱藏在心經背後的故事
羅貫中師承施耐庵 啟發吳承恩的因緣

一部《三國演義》捧紅了羅貫中,原本父親早逝,繼母沒多久也隨即嫁給別人,因為這樣子的際遇改變了他的一生,也讓他火紅了六百多年。這也需歸因於早年羅貫中偶然地和他的師父——施耐庵不期而遇地邂逅。由於羅貫中決定不回去他那已經失去了根、破落的家族,於是在江蘇的蘇州遇到了剛從錢塘擔任縣官的施耐庵,並拜之為師,深受點化薰陶,方才奠定了日後他在中國文壇上的地位。

施耐庵因為剛正不阿的個性,不能容納於當朝,所以他罷官而去,流落到上有天堂、下有蘇杭的姑蘇古城當一名私塾的夫子。這施耐庵初來乍到,每天之乎者也地傳道授業,有時也會窮極無聊地在附近的巷弄裡逛逛。一天,無意間在一家書坊找到了一本令他驚為奇書的《張叔夜擒賊》,這本小說令他廢寢忘食地重看了好幾回,書中人物豪氣干雲和義薄雲天的江湖豪邁之氣,深深地打動了他。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醞釀,他便把多年來對朝政的不滿化為文字,《水滸傳》一書不僅抒發了自己的鬱悶,也可以把他自小熟讀四書五經的內涵和文字底蘊施展無遺,否則怎可寫得出像宋江和公孫勝這般細緻的人性?又何以可以把何道士突發奇想地套上天罡地煞一百零八將?同時他在描述林沖的性格上,那種筆觸絕非一般舞文弄墨的士子可以與之比擬。

其中各路英雄好漢從裡面的名次排行花榮、柴進......魯智深的力大無窮和有勇無謀,讀來有時也會為他捏把冷汗之外,也會因他的直率與天真不覺莞爾。武松也是位膾炙人口、家喻戶曉的人物,大義滅親的事蹟更是大快人心,扈三娘和這群草莽人物混成堆;但卻又不讓鬚眉,也是故事中人物安排的一絕......。《水滸傳》之所以名列中國諸大奇書之一,應該要歸功於施耐庵個人的閱歷,以及在官場上多年的現象觀察,再加上個人在文學和國學的修養上過人的才情有關。

羅貫中自從碰到施耐庵之後,便被他的著作給深深吸引住,於是一段時間的往返後,便對施耐庵施予弟子之禮。在承侍施的期間,師生二人形影不離,所有的稿件施耐庵也都很放心地請羅貫中託寫,這對羅貫中日後的著作,給了很大的影響。而羅貫中也是一位性情中人,對於這位恩師的恩情始終深記,從施耐庵因著作《水滸傳》而被朝廷拘禁,羅貫中用了一年多的時間夜以繼日地奔走,終於令施耐庵重見天日;連最後施耐庵後半生染病沉痾,到最後的身後事,也都是由羅貫中一手料理。施耐庵一生中春風化雨,弟子無數,得羅貫中一人足矣。

羅貫中由於日夜受到施耐庵的點化與薰陶,使原本就俱足深厚文學根基的他,更加地豐潤。這也就是他為何可以寫下令千千萬萬的中國人癡迷的《三國演義》,也更證明了為什麼諸葛亮、關公、劉備、曹操等人至今還可以飄洋過海,紅遍異國,更是全部都要歸功於羅貫中。

中國的章回小說中,《西遊記》也是另一本伴隨著許許多多的中國人成長的一部書,書的作者吳承恩也是繼羅貫中之後,受到施耐庵等名家影響頗深的一人。吳承恩和元、明以來大部分的學者一樣,都是曾經從仕為官,但皆因仕途不暢,遭受排詆,或不滿當時典章制度而脫冠求去。但又對於社稷、國家仍有著莫名的使命感,又因為已是人微言輕,最後只能用文字反射和暗喻對當時的政治環境和現實的不滿。

吳承恩一生懸命《西遊記》

吳承恩的際遇就比施耐庵等人來得更浮湛連挫。雖然他自小在鄉里間有神童之稱,但是命運的撥弄,以及考運的不順,一直到了中年才得到一個貢生的補缺,讓他捉襟見肘地窮困了大半生。再加上時運不濟,看盡了官場上的厚黑,終究覺得這條路不是他適合的一條道路。但卻因為個性古怪,性情剛愎,人脈不彰,於是只能流落在南京街頭一處黑暗的巷弄裡,靠著烹煮文字療飢。

吳承恩從小就極富推理和幻想能力,加上家中的淵源庭訓,自小讀了許許多多的稗官野史、鄉野傳奇,最後他覺得不如書寫一部能夠傳世而又警世的章回小說。那時由於時運的千溝萬壑,種種的坎坷不偶,幾乎江浙一帶所有的寺廟及和尚都是他寄情和發洩的依附處所。他也熟讀了經典和佛偈,自然對於歷朝傑出名僧的生平也都仔細地品讀過。無意間他對鳩摩羅什以外的漢僧——唐代玄奘大師的生平產生了極大的興致,於是慈恩寺三藏法師的傳記便成了那段時間他精神上面的食糧。

雖然寺廟裡的暮鼓晨鐘、黃頁青燈暫時可以讓他得到短暫的寧靜,但是由於習氣和閱歷使然,盤旋在他下意識中地對世局和社會現實的種種埋怨,是他午夜夢迴時揮之不去的緊箍咒,為此經常讓他徹夜難眠、輾轉反側。於是在某日神智朗通的狀態下,他突發奇想,何不把他從經典上所能理解的一些名相,以他景仰的玄奘大師為主軸,編寫一部既可以警策人心,又可以抒發自己情緒,同時也能反映時弊的文章流傳於世,最起碼對他的人生以及信仰上也有個交代。

於是吳承恩經過了一段長時間的構思和思索,他就以玄奘大師當年要到印度那爛陀佛學院學習經典的整個心路歷程和所遭遇到的種種障礙,用八十一種的磨難,同時加上神變、人物和擬神化,以極為詼諧、逗趣,以及饒富地方色彩,把古中國不同的風土民情描寫得唯妙唯肖、淋漓盡致,文字之間既刻畫人性面又極其地生動。其實仔細去觀看這一部章回小說,吳承恩可說是用盡了他一生的智力和精力,和羅貫中的《三國演義》一樣,也和施耐庵的《水滸傳》一般,《西遊記》的出現有時反而會偏引讀者進入神話的故事中,而忽略掉了真正書中的主角和精神所依——玄奘大師。

佛家靈魂人物唐三藏

從明朝之後,無論任何時代都會將《西遊記》以不同的方式呈現這個膾炙人口、流傳民間的故事。明代以後,有一種在地方上流傳的戲曲,這戲曲可以說是以山西作為濫觴發源之地,世世代代、家家戶戶幾乎都是以演戲作為志業,民間傳說這個地方是一個無孝不成戲的王國。除了 演戲,還有當時很受老人喜愛的木偶和皮影,劇本的內容無非都是以忠孝節義為主。自從有了《西遊記》的問世之後,各式各樣以《西遊記》 為藍本的劇本充斥各個戲班,每個戲班莫不以《西遊記》的內容去演唱。 這一路相傳經歷了數百年,從康熙、乾隆直到光緒年間,仍然是鄉野民間所流傳的重大地方年節戲曲。

民國以來,研究《西遊記》的學者專家仍然沒有減少,無論是閩南一帶的野台戲,或廣東大戲以及京戲,也都經常可看到《西遊記》的戲碼。近幾年方興未艾地隨著科技產業的日新月異,第八藝術的電影利用科技立體環繞音響,運用聲光和CG(電腦動畫)效果,拍了許許多多過去年代所無法呈現《西遊記》不同的戲段。有些是以孫悟空為主軸,有些是以《西遊記》其中不同人物為主,但都能創造出奇蹟一般的票房,甚至每一部跟《西遊記》相關的都超過十億人民幣。

這當然和卡司有關,但更重要的是《西遊記》當中可以拍的材料、作為各種不同的元素實在太多。例如最近上映的一部著名女演員所拍攝的科幻《西遊記》,裡面 所運用到的CG效果,整個場面氣勢之磅礡,早就遠遠超過前陣子好萊塢的幾部科幻片。看來《西遊記》隨著年代不斷地演變,以及人們對其中假設性的人物仍然是充滿了種種的好奇與想像,看來不久的將來應該有更多的洋僧要跑來東方取經才是。

就像我前面所提到,吳承恩的這部書造就了許許多多的虛幻人物, 陪伴著不同朝代的人們成長,但始終比較少人去注意到其中最重要的靈魂人物——玄奘大師唐三藏他一生的偉大故事。常看《西遊記》相關的一些片子或內容,有時甚至於把唐三藏描述成一位息事寧人、膽小怯懦、人人都好的形象,不免會令人為之叫屈。作為一位佛教徒,只要有認真研究唯識學或般若系統相關的修行人,人人都知道中國儒家的代表可用孔子作為象徵,在道家的思想周圓上來說,老子是精神的依歸,如果要說佛家的靈魂樞紐人物,則唐代的玄奘大師是可以和這兩位大師並駕齊驅的。至少一千多年過去了,佛教史上再也沒看到如此輩出的菩薩出現過,可見玄奘大師影響漢傳佛學的重要性一斑。

  • 王薀老師書友會,熱烈舉辦中,詳請請點此參考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