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建立「母語」這個神壇,不如把語言當作「工具」來推廣

與其建立「母語」這個神壇,不如把語言當作「工具」來推廣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學語言的「目的」是什麼?能帶來什麼「效益」?如果你需要到中南部經商,勢必要熟練你的閩南語能力,否則不如充實對自己有用的其它語言,而非只因為是「母語」,就硬要學它。

我們可以發現,有越來越多的外國人開始關心台灣的政治、社會動態,對於這個較不受到國際社會關注的小島國來說,實屬慶幸。近日,有位熱心的外國友人就在網上提到,說台灣是一個母語即將消失的地區,數十種原住民語言和閩南語都面臨岌岌可危的地步,並表示如果不重視母語的推廣,半世紀後台灣會只剩下國語。

當然,我們當然鼓勵許多熱愛台灣的外國青年,替台灣社會發聲。但他們口中所謂的「母語」是否真的有必要傾政府之力推廣,這些母語所依附的文化背景,是否還適用於現代的國際社會,以及新世代族群呢?或許,在我們決心推廣這些「傳統」的母語同時,也該想想這些東西是否還「適用」於現代社會,對廣大莘莘學子的未來是否有實際上的幫助。

何謂母語?它又該如何定義?

相信許多人都熟悉這個故事,在兩蔣時代的禁說方言政策,逐漸的讓閩南語、客家語甚至是原住民語言的使用者不斷的下降,造成台灣今日的「母語」們加速的消失,陷入絕境。

因此,就有諸多學者跳出來説母語教育不可以完全與社會脈絡脫鉤,且不可以把母語拒於學校的大門,因為台灣作為一個移民、海島型的國家,擁有眾多族群、文化和語言,這是理所當然的,如果不推行母語教學,會使得台灣的多元價值無法傳達給下一代的主人翁,再進一步延伸出各種如何增進學童學習母語的興趣的討論。

但是,真的有必要去鼓勵這些天真無辜的小朋友,跟著「大人」們設定的政策走,叫他們去認識那些我們所謂的「母語」嗎?

1951年,聯合國文教組織對母語做了如下的定義:「母語是指一個人自幼習得的語言,通常是其思維與交流的自然工具。[註]

可見,母語的最簡單定義,就是你從小習慣使用的語言,你很自然的用它去思考、去表達意見。

照這個邏輯來說,今天多數台灣人的習慣使用的語言,絕對不會是所謂的閩南語、客家語或是原住民各族的方言,而是國民政府強行推動的國語,它在今天主導了我們日常生活大大小小的事,從小嬰兒落地瓜瓜學語開始,一直到走入棺材的那一刻,國語都是你我生活中密不可分的語言,你的書寫模式、溝通技巧,都和它息息相關。

例如,當學到英文「Shame on you」這句話時,相信大部分的人都會先問它的中文意思,這就是因為這些人最習慣的語言就是中文,且已經習慣用它來思考事情,而不是法文、德文、閩南話、客家話甚至是原住民語。

簡單來說,我們不得不承認這個「大眾的語言」已經主宰了我們的生活,甚至成為我們最親密的語言,這已經是無可避免的歷史事實,但用「保存多元文化」這種歷史原罪,勉強去學習這些「母語」,其實也是種背道而馳的做法。

Quadrilingual_danger_sign_-_Singapore_(gabbe)
Photo Credit: Gabbe @Wikipedia Public Domain

與其將「大眾的語言」看作是母語的敵人,不如將母語當作是一種「工具」

何謂「大眾的語言」?這裡我想把它定義為多數人使用的語言,像是中文、英文還有西文等主流語言。除了是官方強力推行的語言之外,這些主流語言從談判桌到各大社群網站,也是多數用戶使用的語言,這也造就了它們的「重要」性。

今日,我們活在一個資訊化的時代,而語言的使用也必須符合這個趨勢。語言不單只是反應一個族群的思想、習俗,相對的,它也要對現代社會有所貢獻。當一個語言不被大多數人使用,自然的,它對現代社會的貢獻就會減少,而它的推廣,或是存在的必要,也必然會受到外界的質疑。

那麼,有了這些廣泛使用的語言就不需要學習「母語」了嗎?其實不然。在我看來,閩南、客家等語言在今日台灣逐漸式微,除了國語的推廣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許多人就只把它當作是「母語」看待。

從聯合國文教組織的定義就可以聯想,就算是一個閩南子弟,閩南話也不一定是他的方言。法國前總統薩科齊(Nicolas Sarkozy)就多次公開表示自己來自匈牙利家庭,但對他有點了解的人應該都知道,這位前總統的匈牙利語程度絕對不怎麼樣,因為他早就脫離了該語言的生活圈,匈牙利語早就不是薩科齊的「母語」了。但假設有一天,當他發現必須要使用這個語言來溝通時,就會展現身為優秀政治人物的生存、學習能力,把匈牙利語學好,這個時候,匈牙利語或許就會成為薩科齊的「工具」。

從薩科齊的案例推想,與其把閩南、客家和原住民語當作母語,不如就當他們是一種溝通的「工具」,降低它們的偶像包袱。

筆者出身單純的福建移民家庭,但我從來不認為閩南話是我的母語,不過筆者還是非常熱愛學習閩南話,和嘗試使用它,因為閩南話是長跑中南部的筆者,在商場上拉近與地方業主或屋主之間距離的絕佳「工具」。

原遊會藝文聯誼 蔡總統把玩布袋戲偶(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說到「工具」這個話題,不免又要再說說你學這項技能的「目的」及「效益」是什麼?在這個訊息萬變的商業社會,我們在職場做任何一項提案都必須要有個既定的目標,你想跟某某公司合作,因為這個項目能讓公司獲利成長,所以你這裡的終極「目的」,就是幫助公司「發大財」。

而對於語言學習來說也是,你學這個語言的「目的」是什麼?學好它能夠為你帶來什麼「效益」?學習閩南、客家對學童的升學,或是你的職場生涯會有什麼幫助呢?如果你是跟筆者一樣有需要到中南部去經營業務,那你勢必要熟練你的閩南語能力,反之則不需要,不如好好花時間在其他方面充實對自己有用的語言,而非只因為是「母語」,就硬要學它。

台灣是個多民族的移民島國,與其雇用一群非語言專業的師資和沒系統的教學方式,強硬要求台灣學子去學習這些對他們陌生,且增加負擔的課程,不如參考看看歐洲的拉丁文教學,雖然它現在已經不是大家平日生活所使用的工具,但歐洲人對拉丁文的教學已經建立起了一個有效的體系,讓想要學的人可以快速的掌握教材和資源,達到最佳的學習效果,讓這項「工具」可以不斷傳承下去。

註解

  • Fishman, J.A. (Ed.) Readings in the Sociology of Language. Hague: Mouton, 1968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