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說司馬懿》:「扮病」是司馬懿絕學,連曹操都被騙

《重說司馬懿》:「扮病」是司馬懿絕學,連曹操都被騙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司馬懿穿越到現在,最適合的職業也許不是政治家,而是演員。

裝病,司馬懿的絕學

司馬懿裝病不久,曹操派來的使者就趕到了。

在當地官員的陪同下,使者敲開司馬懿家的大門。

司馬懿的宅子在一段長長的胡同裡,大門開在院落的一側,院落不大,往裡走,有一處過廳,過廳左側是會見外客的地方,右側則是司馬懿的書房。穿過過廳,兩側廂房,一側前不久還住著下人,另一側放著一架布機,是張春華紡線織布的地方。正衝著過廳的,就是主屋了,當地人叫作上房。房屋是土坯壘成,牆體很厚,配上小小的格子木窗,院子裡陽光朗照,主屋顯得陰涼而黑暗。

司馬懿躺在裡間,光線更暗。適應一會兒以後,使者始看清司馬懿躺在床上,臉色蒼白,除了脖子扭動,四肢和軀幹像一截木頭。一條腿上還綁著塊粗布,隱隱有血汙的痕跡。張春華使盡吃奶的力氣把他上半身扶起,把被子墊在背後,使他能夠坐著和使者說話。這時,使者聞到一股腥臭味道,是那種長期臥床產生的汗臭、屎尿腥臊,以及在潮濕房間裡霉變、發酵的味道。使者想用手掩鼻,想了想還是放棄了這種不禮貌的舉動,心裡哀嘆:好好的一位准名士,就這樣廢了。然後強制自己聽完關於司馬懿小時候曾經患過風痹的情形,以及前一段時間從馬上掉下來的經過,敷衍幾句,匆匆回去覆命。

剛剛取得官渡之戰大捷的曹操,正憧憬著天下歸一的願景,並沒有特別在意這個小自己二十四歲的年輕文人。此時曹操正處於鼎盛時期,手下謀臣武將濟濟一堂,像司馬懿這樣的小角色,在曹操心目中,最多也只是錦上添花罷了。

但是,卓越的政治人物,具有天生的敏銳性,第六感提醒他,這裡面極可能有貓膩(意指隱蔽之事)。略一思忖,就明白了個大概。

從來沒有聽說過司馬懿小時候患過風痹症。河內離洛陽不遠,司馬防又長期在洛陽工作,司馬懿要是有個稀奇古怪的病症,同僚間應該有個傳聞才對。現在辟召司馬懿,他剛好就得病了,這也太巧合了。

世上的偶然都事出有因,曹操相信天命,相信因果。曹操得出一個自己也不相信的結論:難道是裝病?

那麼裝病的目的是什麼呢? 曹操一時想不通。官渡戰役之後,曹操眾望所歸,他信心滿滿,根本沒有懷疑過自己能夠統一天下。所以,他不相信有人故意躲著他。

曹操一向以周公自喻,渴望天下歸心,如果人才從自己的眼皮底下藏匿或者溜走,豈不成為天下笑柄? 曹操決定再次派人試探司馬懿。

曹操親授權謀,當如此如此。「哼,跟我鬥!」曹操心想,你還太嫩!這是司馬懿同曹家第一次過招。

使臣這次沒有驚動地方官吏,他直接來到司馬懿家宅周圍,像個特務似的蹲守一天,為的是從出入人員中發現蛛絲馬跡。如果能夠親眼看見司馬懿,那是再好不過了,一切將真相大白。可惜,一整天,除了張春華出入一次,再未見司馬懿門口有人晃動。一直等到晚上,使臣無奈,只好用上最後一招。

那時即使豪紳大院,比起現在普通人家也簡陋許多。使臣輕而易舉進入司馬懿家中,聽聽張春華在廂房織布,布機吱扭吱扭地響著,間雜著刷刷的穿梭聲,好像故意掩蓋黑夜裡的陰謀。使臣沒有多想,繞過廂房,直接進了上房主屋。

昏暗的煤油燈下,司馬懿蓬頭垢面,睡得死氣沉沉。使者拿出一根銀針,故意在司馬懿眼前晃了晃,像是示威:坦白從寬,抗拒——我可要下狠手了。當然,這一切都是徒勞,熟睡中的司馬懿什麼也不知道。於是,使臣口中默默念叨:不要怪我心狠,你要是真得了風痹,渾身麻木,我這一針扎下去,你也不知疼痛。要是裝病,那是你自作自受,我也幫不了你了。念叨完畢,一針就扎進了司馬懿的腳底。

腳底是人身上最敏感的部位之一,正常的人連瘙癢都經受不起,若是受到針扎,一定奇痛無比。使者用這一招試探司馬懿,也是對症下藥。

然而,司馬懿依然在夢中酣睡,連個寒顫都沒打。

這就是司馬懿的過人之處:堅韌如山,能忍難忍之痛。這種素質,正是做大事者所必需的。

使者帶著確鑿無疑的信息回去向曹操覆命。辟召司馬懿的事情,就像歷史長河裡漂過的一滴小小水珠,沒有激起一朵浪花。

曹操陰鬱的臉色釋然的時候,張春華正在家裡為司馬懿處理著傷口。

如果司馬懿穿越到現在,最適合他的職業也許不是政治家,而是演員。憑他卓越的裝病表演,足以問鼎奧斯卡大獎。

這一次,只是牛刀小試。四十七年之後,他將再一次以床為舞台,演一場病情戲,並一舉走向權力巔峰。

奧斯卡大獎,比起江山易主,實在不值一提。

小人物是怎樣死掉的

得到使者的報告,曹操把辟召司馬懿這一頁輕輕地翻將過去。他不能把太多精力放到一個未出茅廬的毛頭小伙子身上,他有更重要的使命要去完成,他要統一天下!

雖然經歷了官渡之戰,袁紹實力大損,但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袁紹地盤沒有減少,依然據有北方,隨時有死灰復燃的可能。

宜將剩勇追窮寇。曹操決定斬草除根,徹底消滅袁紹勢力。

天遂人願。不久,袁紹死了,他的三個兒子袁譚、袁熙、袁尚不合,自相殘殺,軍隊戰鬥力大為削弱。曹操趁機對「 三袁」趕盡殺絕,佔領了袁紹的老巢鄴城(今河北臨漳縣),吞並了冀、幽、青、並四州,還捎帶著深入遼西,打敗了割據北方三郡的烏桓勢力。到建安十三年,曹操基本統一了北方。

這七年時間,司馬懿卻閒得要命。曹操在北方打仗,遠在天邊,司馬懿也不用整天裝病了,除了在家看一些經史子集,就是研究兵法。看書累了,到清風嶺小坐,感受天地靈氣,思考人生時運。或者乾脆和胡昭一起,飲茶下棋,吟詠風月,好不快活。

如果不是那件小事,這七年,無文可述。

洛陽是東漢都城,中原是群雄逐鹿的中心,受踐踏最深。很多百姓食不果腹,奔走他鄉,成為流民。一些年輕力壯的流民,乾脆渾水摸魚,做起了流寇。流寇針對豪紳富人打家劫舍,輕則挾要錢財,重則害人性命。

河內富裕,是流寇流竄作案的首選之地。

這天,司馬懿在清風嶺閒逛,把嶺上茂密的樹木藤灌當作軍隊,在腦子中演繹著兵法陣型,這樣想著走著,不知不覺走到了離家稍微遠點的地方。忽然,幾個流寇從草叢中竄出,不由分說將司馬懿五花大綁,一路向南,劫持到黃河岸邊。

是時,黃河岸邊荒草叢生,茂密深長,三五個人在草叢中行走,幾丈開外看不見人影。《詩經》中「蒹葭蒼蒼,白露為霜」,後世《敕勒歌》「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描寫的雖然不是這裡,卻很契合黃河岸邊此時的景致。

現在流寇和司馬懿,都沒有心情品味這般詩情畫意。

流寇把司馬懿放置在一座廢棄的草棚裡。黃河邊經常可以看到這種草棚,是和平年代人們放牧牛羊歇腳的地方,戰爭爆發後人丁稀少,耕地尚且荒蕪,牛羊更難覓蹤影。這些簡陋的草棚,成為流寇們的棲身之所。

熟讀兵書的司馬懿不會武功,此時只能任人宰割。流寇的頭目名叫周生,見司馬懿順從的樣子,也就放下心來,安排手下人到孝敬里通風報信,讓司馬家拿錢贖人,如若報官,立刻撕票。

流寇的邏輯是,司馬氏這樣的大家族,一定積蓄不少,這一筆買賣,定能大賺。

第二天,來贖人的是胡昭。胡昭剛好從隱居的陸渾山趕過來,碰到了這樁事,作為莫逆之交,他不能不管。

這是一番唇槍舌劍。胡昭先是把司馬家族的家底透露出來,剛從黎陽避亂回來,家產散盡,要錢沒有,要命有一條,消除流寇幻想。接著曉之以理:你們都是義士,要除暴安良,不應劫殺良善。然後對流寇動之以情,司馬懿是好人,從不欺壓百姓,經常周濟窮人,今後各位飢了渴了,把司馬家當成自己家,儘管隨意吃喝。最後,胡昭向流寇指以明路:各位義士都身手矯健,打家劫舍不是長久之計,不如到軍中效力,定能建功立業,拜將封侯也未可知。

胡昭口吐蓮花,三寸不爛之舌說得天花亂墜,流寇們還真的動了心,不過又將信將疑,周生問:我們這些人劣跡斑斑,軍中怎麼會信任我們? 我們前去投軍,不是剛好自投羅網嗎? 胡昭告訴周生,當朝首席高參(意指級別或才能高的參謀人員)叫荀彧,是潁川人,跟自己是老鄉,頗有交情,可以幫助引薦。攀上了荀彧這樣的大人物,加官晉級只在朝夕之間。

周生又問,空口無憑,荀彧大人能相信我們嗎? 胡昭當即扯下衣服一角,修書一封,向荀彧推薦周生為校尉。他交代周生一定要報上胡昭的名字,把信親手交與荀彧。

胡昭憑一張利嘴救了司馬懿,雙方皆大歡喜。

當周生帶著胡昭的親筆信見到荀彧時,荀彧囑咐左右將周生拿下,當即斬首。

小人物的悲劇在於,能力總是無法匹配自己的夢想。

後來很熟之後,司馬懿問荀彧,為什麼要殺周生。荀彧說:我平生最痛恨沒有道義、胡作非為之徒,胡昭瞭解我,故意把周生交給我,就是為了讓我殺掉他。

荀彧站在道德高地解釋為什麼要殺死周生,其實更重要的原因在於,荀家是潁川知名的世家望族,他們的規則就是不跟下等人一起玩,根本不可能與流民小混混為伍,否則,會被認為是人生的一個汙點,從而在這個圈子裡抬不起頭。

荀彧不是曹操,他的門閥觀念根深蒂固。

當時,社會階層界限清晰,世家大族被稱為士族,他們相互結盟,締結成利益集團,掌握和壟斷社會資源,是影響政治生態的主要政治力量。

荀彧是曹操麾下首席謀士,又是曹操陣營最大的文人集團——潁川士族的首領。經過這次被劫持綁架事件,又通過胡昭的引薦,司馬懿結識了荀彧,從此和潁川士族走在一起,成為潁川集團拉攏和支持的後起之秀。

總有一些小事件,游離於人生的主旋律之外,看似無關緊要,卻又隱隱牽扯出重要線索,如草蛇灰線,伏延千里,最終指向人生的目的地。

相關書摘 ▶《重說司馬懿》:「路人皆知」的司馬昭外,還有「大魏純臣」司馬孚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重說司馬懿:忍出個路人皆知》,楓樹林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郭瑞祥

這個世界,堪稱人物的人畢竟不多。歷史上的司馬懿,是一位備受關注而又飽受爭議的人物。

千百年來,有人想要他遺臭萬年,有人想為他翻案正名。所以,司馬懿是一個有背景、有故事、有個性的人,是一個值得後代閱讀的人。

本書試圖通過對司馬懿人生經歷的描述,揭示影響他成功的社會環境和神祕的家族力量, 為讀者理清歷史發展脈絡,透析人生榮辱規則,真實地再現魏晉時代波瀾而詭祕的社會風雲。

這是一頁歷史,也是一段故事。我們走近他,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重說司馬懿
Photo Credit: 楓樹林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