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使用你的眼睛》:看指紋的時候,首先要做的是找出兩條線

《如何使用你的眼睛》:看指紋的時候,首先要做的是找出兩條線
Photo Credit:好讀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看指紋的時候,首先要做的是找出兩條線,這兩條線一開始彼此平行流動,然後分開,接下來便會繞著模式區走。這兩條線稱為紋型線,而它們分岔的地方稱為三角。三角是最接近紋型線分岔處的點。如果指紋有一組紋型線和一個三角,它可能就是箕形紋。

文:詹姆斯.艾爾金斯

如何看指紋

指紋有點太小了,肉眼看不清。在恰到好處的光線下,你可以看出彎曲的線條,但仍然無法完全分辨出不同手指之間的差異。把指紋印出來會有幫助,但想印出清晰到能顯示每一條線的印件並不容易,即使你做到了,也還需要一支放大鏡才能真正研究它,好像指紋是刻意設計成剛好超出人類正常視覺範圍似的。也許這就是指紋直到17世紀(望遠鏡和顯微鏡的時代)才被注意到,到20世紀才被分類的原因。但如果你知道怎麼做,在手指上塗墨水(還有腳趾——它們也是有指紋的)並分析結果,其實是很簡單的事。

美國聯邦調查局的官方出版品《指紋科學》(The Science of Fingerprints)並不是一本很容易讀的書,而且書裡還有些駭人的片段,像是示範如何把屍體的雙手剪下來,以及如何把防腐劑打進死人手指裡的照片。但基本內容可以濃縮成幾頁。

指紋有三類:弧形類、箕形類,和斗形類(圖20.1,1、2、3號)。後兩種可以精確測量,所以每個指頭都會有編號。在測量之前,我們先想像一根理想的指頭,上面所有紋路都是水平的,從一側推進到另一側。模式區是指頭的中心部分,指紋流在這裡被擾亂,就像繞著岩石或捲入漩渦的水流。弧形指紋(1)沒有任何嚴重影響流向的東西,幾乎每條紋路都從一側進入,由另一側出來。(紋路是不是斷了或裂開無關緊要:流向才是重點。)箕形指紋和斗形指紋則會有一些沒能從一邊流到另一邊的紋路;它們被卡住了,繞著圈子打轉,要不就是轉身回到原來的那一邊。在2號和3號圖中可以輕易看出漩渦的動向,模式區就是由這些紋路構成的。

p_145圖
Photo Credit:好讀出版
圖20.1:1.平弧紋。2.箕形紋。3.斗形紋。4.指紋的模式區。5.定位中心點的幾個例子。

看指紋的時候,首先要做的是找出兩條線,這兩條線一開始彼此平行流動,然後分開,接下來便會繞著模式區走,就像圖20.1編號4的A和B。這兩條線稱為紋型線,而它們分岔的地方稱為三角。(你可以把模式區看成一個溪流形成的湖泊。)三角是最接近紋型線分岔處的點。在圖解中,示意線D與三角相切,也就是那個小V形指脊的尖端。如果指紋有一組紋型線和一個三角,它可能就是箕形紋,如2號圖所示。(這張圖的紋型線從列印區域的最左下角進入。)如果指紋有兩個三角,一邊一個,那麼它就是斗形紋,就像3號圖一樣。

接下來要做的是觀察模式區內部,找出中心點,也就是模式區內最深的部分──或者,用指紋分析的專業語言來說,就是「位於最內層的充分反曲線之上面或內面」。由於這是在自然賦予我們的東西上強加人為規則,所以成了件複雜的事──指紋的自然演化並不是按照模式區、三角和中心點而來。FBI的分析師提出一些輔助規則,解決了這些模糊不清的案例。看一下編號5的圖示,你就可以理解,當中心點不太明顯的時候是如何定位的。

這些圖示只有模式區,不包含其他部分。第一個是最簡單的:中心點就在最深處那條反曲線的端點上。要是最深處那條線的指脊沒有自行往回彎折,那麼中心點就會位在這條線的末端(如第二張圖所示)。如果中間的線有偶數條,中心點就是位於中間那一對線中,較深入的那一條。如果有一條指脊落在最內層的反曲線頂點上,那麼這條反曲線就「視為被破壞」,必須在這條最內層的反曲線之外尋找中心點(如最後一張圖所示)。

一旦你確定了三角和中心點的位置,就必須在兩點之間畫一條直線,計算當中的指脊數。「箕形,指脊數5」就可說是一種典型的指紋分類。圖20.2提供了一些不同指紋的計數,你可以對照著算算自己的。第一張圖片裡畫了一條線,示範了計算方法。要分析你自己的指紋,需要非常清晰的拓印。把你的手指頭沾上墨水,然後在紙上滾一次。重點是要用滾的,而不只是壓,因為你需要從左到右的所有細節。多滾幾次,等到墨水稍微淡一點,可能其中就有一張能用的了。不要用力按,不要回頭重印,盡量別弄糊了。如果得到了一張夠清晰的拓印,就拿去複製幾份,放大到看得清楚的程度,比如說一張普通紙的一半大小。接下來你可以用彩色麥克筆把三角和中心點找出來,再用尺在兩點間畫一條線。

p_147圖
Photo Credit:好讀出版
圖20.2:指脊數的幾個例子。

有兩件事讓指紋變得很棘手:一是找出三角和中心點,另一個就是定出箕形和弧形的差異。技術上來說,一枚指紋如果是箕形紋,必須具備以下3個特徵:(1)一條充分反曲線,意思是紋型線內的指脊沒有任何線段與紋型線相連;(2)一個三角;以及(3)數得出指脊。圖20.3的1號圖是個非常小的箕形紋,但依然符合這些條件。如果你觀察右邊的邊界,可以看見兩條紋型線平行進入,接著分開,把模式區圍了起來。(再說一次,只要你能找出一個連續的方向,紋路是不是斷裂並不重要。)三角D就是紋型線分離的地方。有個指脊從左邊進來,又翻轉回原路,內部還有一條小小的脊紋。這個指脊的末端就是中心點,標示為C。這是個嚴格意義上的箕形紋,因為它擁有全部的三個特徵,而它的指脊數應該是四。

弧形、箕形和斗形紋都可以細分成更多類型。弧形紋其實有兩種:平弧紋中的每條線都從一側進入,從另一側出來;以及帳形紋,其中心處有幾條孤立的線。而帳形紋又分為三種:一種是中心線條形成明確角度,像是圖20.3的2號;一種是中心指脊呈上衝狀,如3號圖;還有一種幾乎像是箕形紋,卻缺少了箕形紋三要件的其中之一。最後這類的例子是4號圖。這枚指紋具備了箕形紋的第一項特徵:一條充分反曲線;這是條從右邊進來,也從右邊出去的反曲線。它的中心點應該在最深的反曲線上,但因為這枚指紋只有一個反曲,所以中心點就在它轉向的地方。這枚指紋也有紋型線(它們從左邊進來,繞著反曲線流動),也有個三角,而且剛好就是反曲線的轉向點。問題在於,它的中心點就是三角,隨之而來的問題是,這枚指紋也就數不出指脊。它因此缺乏了箕形紋的第三個條件,所以是帳形紋。

p_148圖
Photo Credit:好讀出版
圖20.3:1.小型箕形紋。2.有角度的帳形紋。3.有上衝的帳形紋。4.缺乏箕形紋三要件其中一項的弧形紋。

斗形紋也有不同的類型。囊形紋是個螺旋,當中有些指脊形成完美的封閉圓形。圖20.4的1號就是這種斗形紋。要是你在兩個三角之間畫一條直線,這條線是不會穿過任何一條構成圓形的線的,這是囊形紋的技術性必要條件。斗形紋的計算方式和箕形紋不同。要計算斗形紋,必須找到兩個三角,然後從左邊那一個的下方開始追蹤指脊。跟著這個指脊走,直到你能夠抵達的、最接近另一個三角的地方。

如果指脊消失了,就跳到下一個指脊去。如果最後你位於右邊的三角之內,那麼這個斗形紋就是內螺旋紋;如果最後你在右邊三角之外,它就是外螺旋紋。算一下從你結束的位置到右邊三角之間有多少條指脊,就能得到這個斗形紋的指脊數。根據這些標準,圖20.1編號3這枚指紋是個內螺旋紋,指脊數是二;而圖20.4編號1這枚指紋是個外螺旋紋,指脊數是4。計算這個外螺旋紋(編號1)要從左邊三角那個小點開始,接著跳到紋型線,繼續往右走,直到你不得不再次跳線。當你抵達右側三角的正下方,停下來數一數。這兩點之間有4個指脊(包括三角本身在內)。

p_149圖
Photo Credit:好讀出版
圖20.4:1.外囊形紋。2.雙箕形紋。3.包含一個斗紋和一個箕紋的「雜形紋」。

你看這些東西可以變得多複雜──這還只是入門而已。然而,有了這些資料,你就能分析自己的每一根手指和腳趾了。發現奇特指紋的情況並不少見──像是2號圖的雙箕形紋,或者3號圖的雜形紋,它在帳形紋上還有一個箕形紋。你也可以製作手掌紋和腳掌紋,它們有些地方也有箕形紋和斗形紋,但指紋分析師通常不會去分析這些。誰曉得呢,說不定哪天你就發現了一枚真的很罕見的指紋圖樣,就像我一個學生在他手指上找到的這枚(圖20.5)。不過,也許你會好奇,你的指紋看起來比較像圖20.6,還是像圖20.7呢?──這兩張圖,一張是無尾熊,另一張是黑猩猩。

p_150圖
Photo Credit:好讀出版
圖20.5:一枚「雜形紋」。
p_151圖
Photo Credit:好讀出版
上:圖20.6:一枚無尾熊的指紋(右手小指)。
下:圖20.7:一隻46歲母黑猩猩的指紋。

(無尾熊是個很有趣的例子,因為牠們長期以來一直位於和人類不同的演化樹上,並演化出和人類毫無關連的指紋。似乎指紋是抓握和攀爬的最佳構造,前提是你有一隻對生的大拇指。對一般的攀爬來說,擁有一種叫做疣的瘤狀紋理就足夠了。這種紋理在無尾熊指紋的底部很明顯。)

儘管仍然有受過視覺分類培訓的人存在,但現今的指紋分析都是電腦完成的。犯罪現場大多數的指紋都只是「部分指紋」,缺少像三角、中心點這類重要特徵。在這種情況下,分析師會觀察指紋上小小的偶發特徵:像是指脊會合或分開的地方,或者我們多數人都會有的小疤痕和瑕疵。(做過大量體力勞動的人,通常會有非常容易識別的,傷痕累累的指紋。)

對指紋的瞭解,讓我對律師聲稱能完全識別指紋的說法持懷疑態度。到目前為止,我已經採集了大約100人的指紋,而我發現,即使在最佳條件下,也很難得到清晰可辨的指紋。如果我因案受審,而案子又是因指紋而起,我一定要親自去看看證據。

書籍介紹

《如何使用你的眼睛》,好讀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詹姆斯.艾爾金斯
譯者:王聖棻、魏婉琪

有些東西,要是少了大量的專業知識,是沒有辦法真正看見的。我不能奢望自己看懂NASA指揮中心照片裡的監視螢幕,或者我醫生診療室裡的各種奇怪工具。我不會假裝知道我的電子錶內部長什麼樣子,也認不清在我家幾個街區外那個繼電站裡種種外觀嚇人的設備。有些書可以幫助你弄懂這些,但這本書並不是其中之一。這本書不會告訴你怎麼修理冰箱或看懂條碼。它也不是博物館導覽手冊——你不會學到怎麼弄懂藝術的。你也不會學到如何透過觀察雲朵預測天氣,如何為房屋拉電線,或者如何在雪地裡追蹤動物。

總之,這本書不是個參考工具。這是一本關於看東西的書,讓你學會比平常更協調一致、更有耐心地使用你的眼睛。這本書說的是停下來,花點時間,只是看,而且持續地看,直到這個世界的細節自己慢慢顯露出來。我特別喜歡一種奇怪的感覺:我看著某個東西,然後突然懂了——這個物體是有結構的,它在對我說話。地平線上曾經的一片微光成了一座獨特的海市蜃樓,告訴我剛走過的那片空氣是什麼狀態。蝴蝶翅膀上曾經毫無意義的圖案成了一個密碼,告訴我這隻蝴蝶在其他蝴蝶眼裡是什麼樣子。甚至連一張郵票都突然開始說起自己所在的時間地點,還有當初設計它的那個人在想些什麼。

如何使用你的眼睛_立體書
Photo Credit:好讀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