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維新:日本如何從封閉島國,變成東亞最先進國家?

明治維新:日本如何從封閉島國,變成東亞最先進國家?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明治維新成功的將日本轉為一個飛速進步的近代社會,奠基於幕府時代的基礎:對天皇的忠誠鼓舞了愛國及改革的熱情,天皇虛位統治的傳統又催生了立憲主義,原始工業化也使沒了限制的產業飛快發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19世紀的內憂外患中,長州、薩摩的愛國志士打著「尊王攘夷」的口號推翻了僵化的幕府。在天皇的精神領導下,這些低階武士出身的政治家完成了一場全面而根本的偉大變革,使日本擠身世界強國之列,史稱「明治維新

內憂外患:「改世」的期盼

19世紀的下層武士仍很悲慘。他們固定的俸祿遭不斷上漲的物價侵蝕,甚至不時遭自身也因勞師動眾的「參勤交代」制度而陷於財政泥淖的大名削減。相比,商人階層雖屬於社會的「下層」,卻享受著武士無法負擔的奢侈品。因此,許多武士將典雅的花園改種蔬果、或改從事手工業;而那些恪守職責不願從商的低階武士,只能看著貴族武士享受著私相授受的特權,過著拆東牆,補西牆的生活。

農民的生活也不好過。1833年,連年歉收與人為疏失,導致了慘絕人寰的「天保大饑饉」,至少數十萬人死於飢餓與疾病。憤怒的民眾將矛頭指向了政府,指控米商囤積居奇、政府放任壟斷,因此在各地爆發了民亂。幕府雖試圖以「天保改革」回應,卻成效不彰,反進一步使民眾對幕府失去信心。

1
圖片來源:Brooklyn Museum
黑船圖

歐洲人恃著船堅炮利,已在1840年的鴉片戰爭敲開了中國的國門。1853年,美國海軍准將培里率艦隊入江戶灣,一年後與德川幕府簽訂「神奈川條約」,打破了日本維持200多年的鎖國政策。後幕府又在列強壓力下簽訂了一系列的不平等條約。這些妥協被知識分子視為侵害日本「國體」的重大恥辱,重挫了幕府的威望,也使廣大國民感到日本淪為半殖民地的迫切危險。

幕府建立後200多年,過時的德川政權無法處理內部的社會問題,也無法對抗外來的西方強權。面對著國家的內憂外患,日本人強烈冀望著一次徹底的改革,一次天翻地覆的「改世」。

尊王攘夷:西南雄藩的愛國志士

在帝國主義的威脅中,首當其衝的就是位處西南的長州、薩摩藩。此處的低階武士,對幕府統治與外國侵略造成的社會混亂十分不滿,因此抱持著絕對的愛國主義,喊出了「尊王攘夷」的口號。這群「志士」主張推翻挾天皇擁權的幕府,將權力交還給天皇、並驅除外國勢力,維持國家主權。他們狂熱地展開了反對西方人的恐怖活動,四處破壞外國人的財產,還在1864年策畫了一次失敗的政變。此舉雖引來外國的報復與幕府的討伐,江戶政權此時已無力控制因自力改革成功日益強大、被稱作「雄藩」的各地諸侯。

在幕府試圖通過法國協助,建立現代化的軍隊以控制政權時,西南二藩也簽訂了祕密的「薩長同盟」約定共同對抗幕府。同時,隨著帝國主義的入侵,日本的民生經濟不斷惡化,使各地都爆發了動亂。社會的混亂在1867年名古屋「可好了!」之亂中達到高峰,數月中,男男女女穿著奇裝異服在大街狂舞縱酒,四處搜括酒食。因對社會徹底絕望而狂亂的人們唱著這麼一首歌:

從西方,長州蝴蝶飛進來;
從橫濱港,金錢湧出去。
有什麼不可以呢?
好啊!這樣不好嗎?
這樣可好了!

1867年11月,長州、薩摩、土佐、佐賀四藩宣布「大政奉還」將政權交還給天皇,因此與幕府間正式進入了後稱「辰戊戰爭」的內戰狀態。不過,隨著「可好了」之亂擴散到全國各地,德川幕府早失去與西南雄藩一戰的實力。戰爭一面倒的進行,1868年1月3日天皇軍進入天皇所在的京都,4月幕府的根據地江戶投降,改名東京,1869年所有抵抗結束。265年的德川幕府統治正式終結,這些西南出身的低階武士,以西鄉隆盛伊藤博文木戶孝允為首的愛國志士成為了日本新的統治者。

破舊立新:新時代的開端

戊辰戰爭後,不滿時政者成了當權者。他們深感只有徹底改革才能使日本脫離困境。如伊藤博文於其回憶錄所說,他們的目標是「繁榮、力量、文化,並且此後在平等的基礎上被認可為世界上最強大、最文明的國家之一。」他們確實做到了。

明治政權雷厲風行的進行了一系列社會改革,破除舊時代的「陋習」。第一步是廢除過去基於儒學的士、農、工、商的四階層,重劃為稱為華族的貴族、稱為士族的高級武士、以及稱為平民的廣大民眾(占90%以上),後又陸續撤銷了關於職業與交往的限制。二是廢藩置縣,收回各地大名的權力,改為中央指派的縣官以加強中央對地方的控制,其成功連英國駐英公使哈里,都驚嘆如此快速且和平的中央集權過程「非人力所能及」。三是建立以徵兵制為基礎的新軍隊,並削減武士俸祿,甚至剝奪了武士帶刀的權力,結束了武士作為職業軍人骨幹的任務。

2
圖片來源:《末代武士》劇照
電影《末代武士》即是以薩摩之亂為背景

自然,如此大規模改革的反彈也不在少數。除了零星的民變,較嚴重的叛亂還是由不甘沒落的士族發起。其中最著名的就是1877年的「薩摩之亂」。西鄉隆盛雖同屬辰戊戰爭中的英雄,卻較堅持傳統。因此,在出於對韓政策的歧異辭官回鄉後,他隱然成了舊武士中的精神領袖。由於身旁圍繞著感覺被明治政府出賣的年輕武士,他最後不太情願的在鹿兒島揭竿而起,反抗自己一手打出來的政權。然而,他率領的武士卻不敵對抗由平民組成的現代化軍隊,最終戰敗自殺。西鄉隆盛的失敗是保守勢力最後的反抗,也象徵著武士時代的正式結束。

可以發現,明治維新不能理解為單純的「西化」。很多關鍵的改革比起模仿西方,更是去除僵化過時的舊制度,代之以符合社經環境的政策。即使是西方色彩較深的制憲與經濟改革,明治改革也不照搬西方制度,而是根據日本獨特的國情,塑造了仍深具日本色彩的現代社會。

文明開化:東亞第一個憲法

在明治政權逐漸穩定後,針對「長薩集團」瓜分權力,對新幕府的批評逐漸出現,民間也出現了探討憲法草案的民權運動。另一方面,為了廢除過去簽下的不平等條約,也有必要向西方國家證明日本真的成為一個「文明開化」的國家,也就是一個具有憲法的現代政府。在這些壓力之下,明治天皇在1875年頒布了《立憲政體詔書》,宣布要逐步建立憲政體制。

3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明治憲法,可見各自仍有「法律範圍內」、「不違背臣民義務」等限制

經過了10多年的國外考察、國內討論,明治天皇在1891年將《大日本帝國憲法》遞給了黑田首相,並入伊勢神宮向祖先報告今後日本國將有新的「基本大法」,正式使日本成為東亞首個具有近代憲法的國家。明治憲法主要參考與日本國情相近,偏向保守、專制主義的德國憲法,但仍大幅超前時代,並對日本政治具有重大影響,如民權家高田早苗所評「遠遠高於期望」。

明治憲法的起草者伊藤博文,在考察了國外各地的憲法後,在自由主義與傳統上以天皇為尊的「國體」間做了取捨。首先,言論、人身自由等人權雖被保障,卻是由天皇所賜予,而不是不可動搖的基本人權,因此人權的保障不是絕對,而有「在法律的規定內」這種條件存在。再者,憲法雖以三權分立為基礎,天皇以及代行其職責的內閣權力極大,例如帝國議會並不是「立法機關」,而僅是「天皇立法的輔助機關」,而且內閣僅對天皇,而不對人民或議會負責。

這些取捨反映了當時的日本國情,明治政治家雖感到變革的壓力,卻也不希望全盤照搬西方的制度,而是制定了在他們心目中符合「現代的日本」所需的憲法。明治憲法的性質有一定的模糊空間,使日本政治也不斷隨時代變遷,從明治時期的內閣元老政治、大正時期的民主政黨政治、到昭和時期的軍國主義政治,不同時間對天皇、內閣、議會的角色的闡釋使明治憲法的實行有截然不同的面貌。

殖產興業:走向工業社會

除了社會文化的「文明開化」外,明治維新的另一個口號就是「殖產興業」,也就是發展經濟,培植工業。政府首先推動的就是現代化的基礎建設。通訊部分,至1890年時,日本已在全國運營200多個電報局,也設置了50多個電話局,不過當時的主幹還是由「郵便之父」前島密所建設的郵政系統,自1871年以來已處理了2億多份郵件。同時,政府也改革幣制,將本來高達1600多種的紙幣,簡化成沿用至今的日圓,又設立大量國立銀行以支持產業的資金需求。

除建設之外,政府也直接經營一些重點產業,諸如東京-橫濱的鐵路公司、長崎與水護的軍事工業,及機械化的紡織模範工廠。然而,大量的建設支出與無效率的官營企業使政府債台高築。岩倉具視曾經說過「寧願將九州與四國賣給外國人,也不想再借更多的債。」可見當時財政情況多麼嚴峻。因此,後來政府逐漸縮減財政,將產業交由私人,專心於培育企業成長。

政府離手後,紡織業就興盛了起來。本來政府建設的模範工廠空買了昂貴的機器,卻沒有相應的技術與經營能力。但日本商人後來針對日本的情況進行了種種技術創新,用木頭取代貴重的鐵製機器,大幅降低了成本,使輕工業成為了經濟發展的火車頭。

0_LE0PetsAS-Mi1bEv
Photo by Clay Banks on Unsplash

政府培植產業時,日本經濟的特色──財閥也發展了起來。以四大財閥三井、三菱、住友、安田為首的大集團通過政府的保護發展了日本的重工業及金融業。例如上次提到的三井財閥就是在辰戊戰爭中支持天皇軍押對了寶,取得了大量的政府資金,後又因此取得了九州煤礦的開採權利,成為了「三井的金子」。三井集團後來又跨足銀行、紡織、製紙等等產業,並將本來以家族為主幹的決策模式轉化為現代的控股公司制度,形成日本財閥的典型。

隨著新政府上台後產業限制放寬,許多地方的小手工業者也發展了起來,甚至進入了世界市場。如金澤的金箔業本受限制只能有100多名工匠,但在解除限制後,從業人數急遽擴張到了1500多人,最後甚至取代了本由德國主導的金箔產業,最高占了世界市場的90%。另一方面,日本人也試圖模仿本由外國進口的商品。例如福原有信本在銀座經營西藥房,但後來決定自行研究開發高價的化妝品,最後變成了世界知名品牌資生堂。

明治維新成功的將日本轉為一個飛速進步的近代社會,這奠基於幕府時代的基礎。對天皇的忠誠鼓舞了愛國及改革的熱情,天皇虛位統治的傳統又催生了立憲主義,原始工業化也使沒有了限制的產業,如脫疆野馬般發展,使日本在數十年間發展為經濟強國之一。然而在進步的凱歌中,憲法的缺陷與發展的代價,也為日本的未來投上一道的陰影。

延伸閱讀

本文經蔡霖東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思考的蘆葦』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