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從未如此接近統一,也從未如此接近獨立

我們從未如此接近統一,也從未如此接近獨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監督執政黨還要手下留情,在公民意識抬頭的時代,感覺有夠彆扭,但畢竟難以否認,我們還沒完成國家正常化的任務,台灣的政治處境,根本堪稱畸形。

彼時國民黨、親民黨的泛藍立委,在立院有高達70席次,民進黨與台聯的泛綠陣營,僅有43席,即便動用議事規則、佔領主席台杯葛,還是讓張慶忠以半分鐘宣讀通過,最後歷經318學運,才終於勉強擋下。

太陽花 反服貿 立法院
Photo Credit: Eddy Huang @ Flickr CC BY SA 2.0

儘管服貿飛了,國民黨依然不屈不撓,太陽花學運4月退場,藍委5月就試圖讓自經區闖關,也繼續跟中國展開貨貿協議,當時趁著馬習會的勢頭,眼看隨時就要完成協商,直到蔡英文上任後,才暫時緩下。

提心吊膽的那8年,就是長這模樣。在國民黨8年處心積慮的運作下,台灣產業對中國的依賴,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大半資金、技術甚至人才,都遭到掌握,加上陸客對觀光業的「養套殺」,我們的經濟命脈,泰半被掐在北京政府手上,發不發財,都要看習主席臉色。

另一方面,紅色媒體與統戰系統的滲透,也深入街坊裡的每一台電視,加上統戰組織的落地招待,許多里長、宮廟人員旅遊一趟後,有意無意間,成為讓統戰耳語流竄的幫凶,「向中國靠攏,錢景一片看好」的假象,日漸植入人心。

有人說現在是台灣九局下,其實那8年來,每一回都是十二碼PK賽。

你罵過他們「騙票」,但只有他們能擋下國民黨

大概是覺得明年贏定了,國民黨如今再度張牙舞爪而來,黃昭順提案,放寬中國人納入健保和長照,曾銘宗提「自經區特別條例」闖關,就連祁家威熬了30年的同性婚姻,賴士葆都放話,選上後會直接收回。

假若明年國民黨勝選、奪下立院多數席次,不但上述「預告」都會成真,馬英九時期的8年惡夢,也會以更兇狠的姿態全部重演。

看到這裡,大概所有人都能認同,對嚮往自由民主,想驕傲說出「我是台灣人」的島嶼子民,國民黨是不折不扣的敵人,在剩下半年時間內,唯一能阻止藍營勝選的,就只有民進黨。

是啊,那個你可能罵過騙票、資進黨的民進黨。

在進步派、本土派眼裡,過去4年的民進黨,是個微妙的角色,太多議題失分,太多派系勾結,當然維護者也不少,有的很直白,「不然你要讓國民黨回來嗎?」有的則勸大家,忍一下,等國家邁入正常的工作水到渠成,就真的可以放膽罵、去投別人了。

這聽起來實在很弔詭,監督執政黨還要手下留情,在公民意識抬頭的時代,感覺有夠彆扭,但畢竟難以否認,我們還沒完成國家正常化的任務,台灣的政治處境,根本堪稱畸形。

最大在野黨主張統一的社會 沒有談政黨政治的本錢

正常的兩黨政治,彼此監督、相互制衡,但絕對不會出現最大在野黨,主張和另一個國家統一的情況,無論是政治的統一,或者經濟、文化上的統一,綜觀世界政壇,都是絕無僅有,也算是一種中華民國的民主奇蹟。

不用多說,台灣需要正常的政治,需要有政黨來監督民進黨,但顯然絕非國民黨,在此之前,我們需要先創造正常的環境,才能讓時代力量,或其他政治勢力茁壯,在國民黨死絕後,成為能與民進黨對壘的監督者,甚至有機會取而代之。

如今隨著轉型正義、討取不當黨產的進展,國民黨一度受到重創,而民進黨政府另一面,也在實質外交有所突破:美國通過《台灣旅行法》,開啟高階官員互訪的契機,而在《台灣保證法》通過後,今年包含美、德、英、日等8國與15友邦,都以前所未有的力道,力挺台灣參加WHA,礙於歷史因素的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也正名為「台灣美國事務委員會」,不僅於此,往後美國對台軍售將常態化,配合潛艦國造計畫初有斬獲,國防自主的遠景,已不再遙遠。

同時,包含台美自由貿易協定等協議,也在《台灣保證法》的框架下開拓契機,配合民進黨政府過去3年來,努力讓產業脫離中國掌握,建置完善的投資條件,更讓台灣有望在美中貿易戰間,吃到台商回流的巨大紅利,台資也藉由新南向管道,得以轉往其他國家,於是整體經濟,開始不再倚賴中國,對內對外,都實質穩定地,轉型為一個正常國家。

儘管腳步緩慢,但透過民進黨,國家正常化的任務,仍踏實穩健地前進,進步派能提供的最大協助,就是給予實際支持。

我們不幸又幸運地,生在不幸的年代

或許我們都生在一個不幸的時代,生在一個不夠完美的環境,但仍有機會,讓後代擁有更美好的社會、不再恐懼的家園,而或許,掌握這樣機會的我們,其實是幸運的。

從異議者會被失蹤的白色恐怖時代,台灣人咬著牙,一步一腳印撐過來,如今到了歷史的岔路口,往前有可能是夢魘般的黑暗,但假若挺過去,接下來的4年,有上一個4年的經驗與教訓,本土政黨這次,必定能讓國民黨再起不能,自由國度的夢想,還會遠嗎?

敵人誠然強大,有攻勢鋪天蓋地的紅色勢力,還有應外合的藍色政權,然而,腳下的福爾摩沙,在大海環繞、群山疊巒的反面,是地震與風颱,還有洪水伴著牆倒樓塌,一復一年,我們繼承先祖的意志,終於走到如今,眼前的路依然風雨飄搖,但對在島嶼生活的人來說,早就不是第一次面對。

如果累了,喘口氣,彼此扶著肩膀慢慢來,挺過這關,20年後,我們終將能在自由的島國上,跟子女回憶:「當年台灣差點就沒了,還好後來喔,我們一起……」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