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BTQ驕傲月:在耶路撒冷這樣保守的城市,辦同志遊行適當嗎?

LGBTQ驕傲月:在耶路撒冷這樣保守的城市,辦同志遊行適當嗎?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耶路撒冷這個備受許多政治、宗教爭議的城市,驕傲遊行是否合宜?換句話說,在這個議題上的所謂保守派,是否也有權利要求LGBT維權人士「尊重」他們的立場,不要來保守派居多的城市進行遊行?

適逢6月的LGBTQ驕傲月,以色列從北到南許多城市都將舉行遊行等慶祝活動。除了最聲名遠播的特拉維夫驕傲遊行(Tel Aviv Pride),今(2019)年有12座城市將首度舉行遊行或慶典。以色列第一大城耶路撒冷也不例外 :。

  • 影片說明:找來不少影視名人在音樂錄影帶中助陣的2019驕傲遊行主題曲

約22萬的哈雷迪(Haredi)猶太教徒(註1)居住在人口90萬的耶路撒冷,這讓耶路撒冷成了以色列哈雷迪猶太教徒最多的城市。因此,驕傲遊行、這個以接納異己為主要號召的活動,在耶路撒冷這個具有不少牽涉宗教與政治等紛爭的城市舉辦,有其特殊的意義。

為了6月6日的這場遊行,耶路撒冷政府與警方都不敢掉以輕心,為了維護總長約2.5公里的遊行安全,防止反LGBT的團體或個人鬧場、甚至攻擊參與遊行的民眾,當局出動了約2500名警力。這是耶路撒冷第18年舉辦驕傲遊行,也是第一次,基於安全考量,參加遊行者在入場前,必須出示證件。遊行當天,有超過一萬人次現身共襄盛舉。許多參與遊行的民眾手拿彩虹旗,或在衣著、髮飾等配件上搭配有彩虹圖樣的巧思,整個活動以華麗的色彩與音樂,企圖呼籲人們對性向異己者能更加包容。

今年初,一個以色列的LGBT組織發起一項由名人走進母校,與學生們針對相關議題,進行座談的教育活動。

今年44歲的歐爾法利(Liron Orfali)是參與這項活動的名人之一,他因為一個實境秀而出名,目前擔任司機的工作。他回到高中母校,向學弟妹講述自己從小到大,對同志族群由反感轉為接納的心路歷程。

等到發問時間,一位學生問歐爾法利:「你覺得在耶路撒冷這樣,還是有些保守的城市,舉辦驕傲遊行,適當嗎?」

歐爾法利回答:「沒必要吧。」

不少學生開始討論,在耶路撒冷這樣的城市舉行,是否適當。

宗教與以色列的驕傲遊行

2005年,一名哈雷迪猶太教徒史力塞爾(Yishal Schlissel),他在耶路撒冷驕傲遊行中,持刀刺傷三名參與遊行者。他因此遭判刑入獄,但在2015年6月出獄後不久,很快故技重施,在2015年的耶路撒冷驕傲遊行中,持刀刺傷十幾位參與遊行的民眾,甚至導致年僅16歲、前來參與遊行的少女希拉・班奇(Shira Banki)最後傷重不治身亡。

RTSJ2ZU
以色列民眾發起對希拉・班奇的追悼活動|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在今年的耶路撒冷驕傲遊行前夕,不少反LGBT的團體或個人,也聲稱會阻撓遊行的進行;在6月6日的活動中,警方逮補了49位涉嫌擾亂活動的人士。

上週,在位於東特拉維夫的拉馬干(Ramat Gan),為該市首場驕傲遊行、而安插在市內街道的一些旗幟,遭到焚毀;支持LGBT的市長立即宣布,每一枝被燒毀的旗幟,將被十枝旗幟取代。

也有些反LGBT人士或團體,以比較和平的方式,表達他們的訴求。比如,耶路撒冷首席拉比史坦(Aryeh Stern)在此次遊行前夕,就試圖私下呼籲耶路撒冷市長,不要在遊行前張貼活動的標誌。同時,有反LGBT的團體在市內設置廣告看板呼籲:「爸爸與媽媽 = 家庭;正常的勇氣」。一名篤信猶太教的12歲小男孩,也在同一天發起一項「支持家庭價值」、反LGBT遊行的活動。

隨著時代的變遷,加上猶太教中濃厚的思辨傳統,在不同猶太教分支中,也漸漸出現許多重新詮釋LGBT族群與信仰的觀點。除了向來被視為比較開放的改革派(Reform)與保守派(Conservative),有支持LGBT的言論,就連在正統派(Orthodox)中,也開始有一些聲音用不同的觀點探討LGBT的議題。

去(2018)年驕傲遊行前夕,60位正統派猶太教拉比對這項活動與以色列的LGBT族群,公開表達支持。今年5月,一位葉史瓦大學(Yeshiva University)畢業生,在耶路撒冷接受按立,成了首位公開出櫃的正統派拉比。近年,在以色列的驕傲遊行中,也會看到戴著猶太小帽的參加者。

以色列社會的LGBT族群

2018年7月,為了抗議同志父母,被國會新通過的代理孕母法案排除在外,超過10萬人走上特拉維夫街頭示威;全國各地不少民眾,也以罷工一日的方式表達支持;許多國際企業的以色列分部,包括微軟、蘋果,以及以色列本地的公司,都大動作響應這一波活動。

以色列媒體對這個議題的深入探討,可以回溯到2015年的尼泊爾大地震,在地震後的一片廢墟中,幾位以色列男同志父親,抱著尼泊爾籍或印度籍代理孕母才剛生下不久的嬰兒,對著電視鏡頭求救。當這些畫面透過媒體傳到以色列時,不少觀眾都被深深打動。

  • 影片說明:2015年尼泊爾強震後,帶著新生兒返國的以色列同志父親們

由於同性伴侶無法在以色列國內,透過代理孕母獲得子嗣,因此,許多男同性伴侶往往透過仲介公司,到東南亞、北美或東歐,跨國尋求代理孕母的協助。

不少評論家認為,以色列許多人響應同性伴侶尋求代理孕母的權利,與該國促進生育率(pr-natalism)的社會文化風氣息息相關。以色列在所有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國家中,擁有最高的生育率,平均每位女性會有3.1個孩子。

從以色列建國初期,領導者就在這個小國,積極鼓勵生育。但這不限於「增產報國」的概念,而是有鑒於猶太人經歷的大屠殺後,想要把大屠殺中罹難的600萬人「生回來」的企圖。以色列首任總理本・古里昂(David Ben-Gurion)便曾宣稱,生少於四個孩子的女人,形同叛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