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成衣業新進人員的困境,竟和紅色供應鏈的襲擊有關

柬埔寨成衣業新進人員的困境,竟和紅色供應鏈的襲擊有關
Photo Credit:U.S. Embassy Phnom Penh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紅色供應鏈的襲擊之下,中國帶著人力成本便宜的優勢,和政府的補貼,橫掃了以成本相拚搏的成衣產業。台灣的成衣廠為了能搶到訂單,不斷砍低成本,壓縮人力,殊不知這樣的作法造成了惡性循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下個月離職回台,有空吃個飯。」我看著T哥傳來的訊息,驚訝不已。

T哥是我一來柬埔寨就認識的朋友,在一次的成衣工廠陌生拜訪中相識,因為趣味相投,所以也很常聚在一起。當這位有7年經驗的學長說要離職,一定有甚麼非常特殊的原因,因此當下馬上回覆,約好飯局的時間。

「好久不見,還是一樣瀟灑啊。」遠遠的從餐廳門口就看到了T哥,我打了聲招呼,坐在T哥對面。

T哥搖了搖手中的飲料,說道。「我知道你想問甚麼。」說完笑了笑。「為什麼我要提離職,對吧?」我點點頭。T哥嘆了口氣,說道。「你知道我們公司現在開給新鮮人的薪水,一個月不到4萬塊嗎?」

聽到這個訊息,我倒抽了一口氣。T哥工作的成衣廠規模算中等,整個工廠約有30個台幹,照理說薪資待遇應該還在業界平均。之前略有聽說台灣紡織外派的薪水不斷下調,沒有想到已經低到這個程度。

「準確來說,新人第一年的月薪會不滿4萬,然後第二年第三年逐年調高,如果能撐到第四年,會調到6萬左右,這個制度的設計其實是在獎勵能撐下來的人。但換句話說,是變相地在懲罰年資淺的新人。」我點點頭,這句話的確中肯。在2002年台灣紡織業開始往東南亞外派新鮮人的時候,薪水多在6 萬至7萬之間,就算是小廠也有5萬之譜。當時也有相關採訪,說夫妻兩人一起工作存錢,幾年後就可以付買房頭期款的報導,沒想到似乎每況愈下。

「而且這個制度的設計,透露出了一個很大的問題,這個也是我提離職的主要原因。」T哥頓了頓,說道:「我們公司的人才出現很大的斷層,經理層級的多在40歲左右,但新人都剛大學畢業,中間差了一截。也就是說,新人的陣亡率非常高。」

根據T哥的描述,新人的薪資太低,就算工廠提供食宿,在金邊高物價的情況下,真的能存下來的有限,加上工作常常嚴重超時,加班到9點處理出貨都算家常便飯。一開始T哥很認真的訓練新人,可說是傾囊相授,但是當新人一聽到要撐到第4年才能拿到好一點的薪資,讓許多人萌生退意,加上超時加班,平均下來的時薪比在便利商店打工還低,因此有的新人甚至還沒過試用期就離職了。

就這樣T哥不斷的訓練一批批的新人,大多數的時間都花在培訓上,導致沒有足夠的時間處理自己的業務,訂單頻頻出狀況,讓工廠蒙受了損失,被老闆責罵。慢慢的,T哥也累了,對於新人的培訓也不這麼用心了。

「當你知道這批新人沒有人能撐過第一年的時候,你就不會這麼認真訓練他們了,因為不用多久就會離職一批人,訓練了也都白費,還不如專注在自己的業務上,至少業績達標有獎金可拿,訓練新人卻不算在績效中」T哥點破原因。

的確,在紅色供應鏈的襲擊之下,中國帶著人力成本便宜的優勢,和政府的補貼,橫掃了以成本相拚搏的成衣產業。台灣的成衣廠為了能搶到訂單,不斷砍低成本,壓縮人力,殊不知這樣的作法造成了惡性循環。

T 哥喝了口茶,繼續說道。「其實我覺得,台灣的年輕人真的不是草莓,只是當年吃苦當吃補的教條已經不適用。如果公司能讓新人安心就業,在薪資福利上有競爭力,並且有完善的職涯規劃輔導,讓新進人員能清楚了解自己未來的走向,而不是迷茫地看不到方向,我相信很多人還是願意留下來為公司打拚的。畢竟台灣在成衣技術上累積了多年的優勢,短時間內是無法被其他國家取代的。如果我們能更認真的用心培育下一個世代,讓他們能安居樂業,他們也能成為值得期待的生力軍。」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Lan Ying Pi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