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詞典最新「去性別」代名詞曝光,稱呼別人不再只有he或she

牛津詞典最新「去性別」代名詞曝光,稱呼別人不再只有he或she
Photo Credit: DenisenFamily@Flickr CC BY-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數十年來,性別中立成為英語世界的時代思潮,語言使用也開始「去性別化」,「以陽性代表全體」的語法概念受到挑戰。

文:曾泰元(東吳大學英文系副教授、前系主任)

2019年3月上旬,驚蟄剛過春分尚遠,我給東吳大學英文系的大二學生上課,在「英語語言學概論」的課堂上探討英文代名詞的性別問題。

課前查閱資料時赫然發現,OED剛剛增收了兩個中性的「他」,自己蟄伏一整個冬天的心境也因而受驚而醒。

OED是《牛津英語詞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的簡稱,是當今世上規模最大、權威性最高的英語詞典。OED目前以「季度更新」的方式線上修訂,固定於每年的3、6、9、12月下旬逐批公佈增修後的新詞新義。時間未到,新詞表還沒揭曉,而我卻在檢索時意外地先睹為快,提前發現了隱藏於詞典正文的新成員,覺得格外驚喜。

最新「去性別」代名詞:zir和hir

2019年第一季OED新收錄的中性「他」有兩個,一個是zir(讀如zeer,韻同beer「啤酒」,意為「受格『他』」或「『他』的」),另一個是hir(讀如here「這裡」),意思與用法同zir。

以zir為例,這個中性「他」橫跨代名詞與形容詞兩個詞類,OED的定義可綜合如下:

Used as a gender-neutral third person singular objective pronoun/ possessive adjective (determiner), corresponding to the subjective pronoun 'ze'
(用來作為中性的第三人稱單數受格代名詞/所有格形容詞(限定詞),對應的是主格代名詞ze)

傳統上英文的第三人稱單數代名詞有三個,即he(他,變化從略)、she(她,變化從略)、it(它,變化從略)。

近數十年來,性別中立(gender neutrality)成為英語世界的時代思潮,去性別化(degendering)成為語言使用的指導準則,「以陽性代表全體」的語法概念受到挑戰,「泛指he」被批評為性別歧視。

在這樣的思潮底下,英語嘗試著各種方法自我調整,避免反映在代名詞上的性別有所偏頗。

在性別不明、不想明示性別、男女皆可、或男女兼有的情況下,第三人稱單數代名詞出現了「he or she」(他或她)、「s/he」(他/她)、「單數they」(複數they不論性別作單數用)、「泛指she」(陰性she作男女皆可的泛指)等策略,林林總總,不一而足。

除了在既有的框架下變通、挪用之外,英語在此也不乏另造新詞的種種努力,各式的點子百花齊放,zir和hir就是OED最新認可、在2019年3月正式收錄的兩個。

中性詞怎麼被創造的?

OED指出,zir是由ze(讀如zee,韻同bee「蜜蜂」)和hir各取一部分縮和而成,ze則是2018年6月OED新增的「他」,是個中性第三人稱單數主格代名詞。ze的首字母z未見於其它代名詞,可巧妙地避開不必要的聯想,ze的末字母e同he和she,有著第三人稱單數代名詞的共同特徵。此外,ze這個新詞也受到德文sie (讀如zee,意為「她」、「他們」)的影響,第三人稱代名詞的色彩鮮明。

至於hir (「受格『他』」或「他」的」),這是由him(受格「他」)和her(受格「她」)掐頭去尾縮合而成,意思與用法同zir,不過文獻表明,hir出現得比zir早。

中性詞真的有人用嗎?

OED收錄的ze、hir、zir真的有人用嗎?答案當然是肯定的,就是有了充足的語料證據,OED才會基於描述語言現狀的職責,決定將其收錄納編。OED對於這幾個新詞還精選了幾條代表性的書證(quotation),附上書證的詳細日期和來源出處,以此作為佐證。

關於zir,OED引用了2018年7月25日社交網站推特(Twitter)的一條推文(tweet),推客(tweeter)的昵稱是@TopHat8855:

"My kid forgot a water bottle for camp today so I had to go buy one. When I handed it to zir, I said, 'You owe me $1.25.'"
(我孩子今天忘了帶水壺去營隊,所以我只好去買一個。我把水壺遞給「他」的時候,我說「你欠我一塊二毛五」)。

社交網站的文字成了OED書證的來源?是的,媒體的型態日益多元,語言的載體也在改變,OED對於語料的採擷也必須與時俱進,跨出傳統的書報雜誌,才能夠掌握語言的最新脈動。

報紙預測:中性詞ze,將取代he和she

比zir略早的ze和hir,OED引用了加拿大《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2016年7月14日的一則報導,文中提到了跨性別(transgender)人士波代斯基(Podesky)不願定於一的想法:

"Mx. Podesky, who passes as male, talked about hir decision to keep hir feminine name, Emma, because ze felt that it would force others to think about what an Emma could look like."
(被視為男性的波代斯基君說道,「他」之所以決定保留「他」的女性名字Emma,是因為「他」覺得這樣會迫使其他人去想想Emma這個名字可能是什麼樣的長相)。

至於這幾個中性「他」的前景,OED引述了美國《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2016年1月10日的一篇報導,加以總結預測:

"It seems entirely possible that in my daughter's lifetime, gender-specific pronouns will sound as archaic as 'thee' and 'thou', supplanted by 'ze' or 'zir' or some neologism of the future."
(在我女兒的有生之年,性別特指的代名詞聽起來將會像thee「爾」和thou「汝」一樣古老過時,ze、zir、或未來的某個新詞將會取而代之,此發展看來似乎大有可能。)

語言「去性別」,ze和「單數they」哪個比較好用?

對於這幾個中性「他」的新詞,我對它們的未來持保留態度。人稱代名詞是使用頻率最高的詞語之一,ze、zir、hir或其它類似的發明看似合理,不過它們的異質性太強,違和感過重,恐怕難以讓廣大的母語人士普遍接受。

另外,常用的「he or she」和「s/he」累贅拗口,為人詬病已久。「泛指she」原本是女性主義對「泛指he」的回敬,模仿舊時「陽性he指稱兩性」的作法,雖有一定程度的流通,卻複製了he曾有的問題,而且讓人分心、誤解,也不理想。

我倒是看好自古即有的「單數they」(其它變化從略),這是個舊單詞,舊用法,雖然仍有批評它「不合語法」的雜音,不過與其它選擇相較,這個的阻力明顯小了許多。OED的書證表明,「單數they」的用法首見於1375年,使用歷史迄今已有600餘年,期間未曾中斷,因著性別中立的思潮現在更顯活力,在英語世界日益普遍,就連中小型的英語詞典也都予以收錄認可。

語言的發展難以預測,關於英文的中性「他」,最後究竟誰能勝出?《華郵》的預測還是我的判斷?我們姑且拭目以待。

本文經英語島雜誌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黃筱歡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當個人化服務成為剛性需求 品牌如何利用CRM優化後疫情時代的商業模式

當個人化服務成為剛性需求 品牌如何利用CRM優化後疫情時代的商業模式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數位時代演變,個人化服務漸受各方企業重視,本文以數位CRM系統所衍生之各項服務為例,說明PChome如何將「MarTech」運用在個人化服務中,以及其所扮演的各種關鍵性角色。

隨著iOS14的社群隱私權政策改變,以往透過數位廣告帶來的流量紅利已隨之消退,追蹤用戶使用習慣與興趣所帶來的轉換率更是逐漸降低,加上疫情影響,線上消費數量暴增,消費者比以往更重視個人化服務,因此「再」數位化浪潮襲來,「MarTech」(科技行銷)儼然已成為品牌數位轉型的重要工具,如何利用數位CRM(Customer Relationship Management)系統洞察消費者需求、立定行銷策略正是品牌所要面臨的一大挑戰。

以人為出發點:CRM成為科技化行銷的主要策略

過去大眾傳播式的集體宣傳在現在市場中已經逐漸無法滿足消費者需求,消費者越來越注重個人化的體驗。個人化體驗首先要獲得個人化的喜好,因此眾多品牌開始利用數位廣告、商務對話的方式獲取用戶的購物慾望清單,以及點數經濟刺激舊客回購,透過追蹤會員在網站上瀏覽、產生購買行為的行動軌跡,再搭配大數據分析,針對不同族群設計推播內容再加以溝通,以此提升服務品質並深度經營顧客關係。而數位CRM系統則扮演著科技化行銷的主要策略,不僅能協助整合會員數據,更善加運用客戶標籤,傳遞精準的資訊,與消費者互動,提升「獲客」與「活客」的能力,建立忠誠度立足數位市場。

建立會員分級制度 打造精準個人化服務

數位CRM是打造顧客回流最佳的工具,不過要讓用戶長期買單,客製化的溝通模式與打造會員分級制度才能有效提升用戶黏著度。例如誠品以書店起家,目前也朝向複合式商場邁進,旗下事業版圖橫跨書店、文具店、電影院、旅館,甚至連生鮮超商、酒窖都有經營,也開始新增許多小規模的社區店;在電商方面,除了自有的誠品線上網站,也在其他電商開設主題館增加接觸點。誠品正在打造自己的生態圈,並努力運用數位足跡進行CRM策略應用,如將會員分卡分級,並給予高等級的會員不一樣的特級制度,但同時也為有特定偏好的會員設立不同的制度,像是針對購書會員推出「讀書人徽章」分級制度,有藝文活動也會優先讓高等級的讀書人先報名。

而PChome旗下的時尚選貨電商MiTCH攜手GoSky建立會員點數系統,利用Messenger Chatbot的功能打造數位會員卡,以簽到集點、兑禮、限時任務等誘因與用戶深度互動,創造每日簽到率81%的佳績。透過這樣的忠誠度計畫,企業更能區別用戶的使用頻率與黏著度,進而建立會員分級制度並精準溝通資訊。另外零售品牌全聯也攜手Appier運用AI技術整合線上線下的會員資料,並利用貼標技術辨別消費者輪廓,分析出會員曾搜尋、瀏覽的軌跡來量身打造客製化的專屬推薦商品。

MiTCH攜手GoSky建立會員點數系統,利用Messenger_Chatbot
photo credit:gosky官網
MiTCH攜手GoSky建立會員點數系統,利用Messenger Chatbot的功能打造數位會員卡深化會員互動。

消費型態轉變 透過生態圈落實CRM掌握會員輪廓

生態圈和全通路是許多零售商和電商目前都在深度經營的策略,為的都是收集更多的數據創造更個人化的體驗。例如誠品的會員制度不只是針對所有會員,還因應會員的消費習慣推出不同的方式和獎勵,讓消費者感到差異化,進而提升品牌黏著度。

電商品牌PChome 24h購物過去利用到貨服務以及不囉唆的退貨機制,作為培養客戶忠誠度的關鍵。他們也藉由完整化金流系統,建立了自己的P幣生態圈,透過完整的通路和支付系統了解消費者的消費習慣,現在藉由數位CRM操作觀察到,對比2019-2020年到今年台灣疫情爆發後,全站消費活躍用戶從本來的25-54歲年齡層,擴增到18-24歲以及65歲以上,另外是熟齡女性用戶比起2019上半年有20%以上的成長,顯示出受疫情影響,整體消費型態的改變更是橫跨各世代族群。

懂得根據數據策略布局才是關鍵心法

針對消費需求的變化,PChome 24h購物進一步將四大主題會場結合時事及需求規劃選品,不論是居家上班上課所需的3C產品、或是照顧到想要培養居家儀式感之族群的電玩、書店、健身等品項,還有提前佈局宅家防疫被悶壞的心,規劃一系列夏季穿搭、防曬彩妝、露營用品等夏季出遊必備產品。

運用數位CRM進行策略行銷,有利於品牌活絡舊客以及帶動業績成長,如PChome 24h購物在22周年慶「狂樂收貨節」利用大數據撈出會員最感興趣的人氣品牌及集品類,進行每日換檔,抑或是看準低接觸外送商機,與foodpanda攜手推出在APP、網站購物消費滿$1即可獲得foodpanda新客5折券,串聯兩大平台資源,建立更大的用戶資料庫,為後疫時代帶來嶄新的商業模式。

PChome_24h購物22周年生日慶「狂樂收貨節」,看準疫後需求調整四大主題會
photo credit:PCHome
PChome 24h購物22周年生日慶「狂樂收貨節」,看準疫後需求調整四大主題會場。

除了推品策略,CRM也能有新玩法,PChome 24h購物22周年慶還推出「拉長音折扣賽」,串聯自有平台資源並結合IG濾鏡功能,在社群上與粉絲大玩挑戰任務,完成任務後透過IG Chatbot的行銷技術發送相對應的優惠折扣,而這樣透過開發互動濾鏡的遊戲方式不僅優化用戶的社群體驗,更透過CRM系統將用戶分級,依據達成任務的級距發送獎勵,成功觸動年輕族群,導入站內達成轉換。

PChome_24h購物推出「拉長音折扣賽」,用IG濾鏡發起社群挑戰,吸引粉絲兌
photo credit:PCHome
PChome 24h購物推出「拉長音折扣賽」,用IG濾鏡發起社群挑戰,吸引粉絲兌換折扣。

Martech是許多企業、品牌在面對數位轉型時重要的行銷利器,其中CRM系統更是品牌與時俱進、端出更好的消費者服務所倚賴的重要工具,打造會員生態圈不僅能夠檢視會員服務的優劣並加以優化,建立會員忠誠度、使顧客不斷回購,更替平台帶入新契機的一大機會點。

本文章內容由「爆米花數位資訊」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