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線電視系統台與頻道商「授權費」談不攏,NCC擬修法引進行政裁決機制

有線電視系統台與頻道商「授權費」談不攏,NCC擬修法引進行政裁決機制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產業界近期密切交換意見,討論Eleven Sports只是開頭,可能還有另一場大規模的頻道斷訊風暴正醞釀中。NCC代理主委陳耀祥表示,為解決授權爭議NCC已在研議參考加拿大的行政裁決機制,預計下半年推出修法草案。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Eleven Sports從部分系統台下架,開了頻道斷訊第一槍,業界傳出6月斷訊風暴正醞釀中,缺少立竿見影手段的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惡夢重來,盼在下半年修法建立裁決機制,用行政方法快速處理談判卡關的狀況。

從6月1日起,新北、桃園及高雄約23.6萬用戶一夜之間就看不到轉播中華職棒統一獅、桃猿賽事的運動頻道Eleven Sports,因該頻道與大豐有線、台灣數位寬頻及新高雄等3家系統業者授權爭議未達共識。

NCC近期已同意業者的頻道異動案,將由博斯無限台取代。但NCC認為上述3家系統台業者未積極因應善後處理,違反消費者權益,未來可能依《有線廣播電視法》第29條規定開罰,並已要求3家業者提出減收一日收視費用,或延展一日收視期間的消費者補償方案。

價格談不攏 大規模斷訊風暴醞釀中

「這恐怕只是第一槍」,產業界近期密切交換意見,討論Eleven Sports只是開頭,可能還有另一場大規模的頻道斷訊風暴正醞釀中,就連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代理主委陳耀祥也透露「其實我們也很擔憂…」。

台灣有線電視產業生態是由上游頻道生產內容,透過中游頻道代理商向系統台(multiple-system operators,縮寫為MSO)收取授權費,並分給頻道業者,但近年來有線電視跨區經營引發低價搶客歪風,也衍生頻道代理商與系統業者授權費爭議,「訂戶數」計價方式談不攏,成為系統業者與代理商爭執焦點。

由於大豐有線拒絕給付民國106、107年兩年的授權費新台幣數億元,卻照樣播出頻道授權內容,NCC日前召集大豐、凱擘、中嘉與佳訊等相關業者數度協處,卻無功而返,恐引起其他系統台「跟風」。

系統台比喻,「有人當壞學生,你也沒把他怎麼樣,那我幹嘛乖乖付?」不排除市場會掀起「趁亂砍價」的骨牌效應,例如在中南部有50萬戶的台數科已通知頻道代理商,要求今年授權費要打8折;部分代理商則「揚言」,若不解決欠費問題就斷訊,預估6月恐還有2至3波的斷訊,消費者權益完全被漠視。

NCC擬修法引進行政裁決機制
業者表達疑慮 學界盼重視市場機制

大規模斷訊恐上演,NCC代理主委陳耀祥表示,為解決長久以來有線電視產業的授權爭議,NCC已在研議參考加拿大的行政裁決機制,預計下半年推出「有線廣播電視法」修法草案,由NCC組成仲裁會議用行政方法快速處理談判卡關的狀況。

《經濟日報》報導,陳耀祥於本月6日出席由台灣通訊學會舉辦之「台灣通訊論壇2019-營造台灣視訊傳播公平競爭環境」,提及每次頻道跟系統業者吵架,NCC都要當公親協助系統跟頻道業者進行多次調處,最終仍抵擋不住斷訊等等影響消費者權益的事件。NCC也經常在解決多次頻道及系統業者爭議之後被業者提起行政訴願。

陳耀祥表示,現在NCC硬起來盼望在消費權益跟產業秩序兩原則下,引進加拿大CRTC模式,由NCC來進行行政裁決。

據東吳大學法律研究所兼任教授莊春發投書媒體的文章指出,加拿大對於頻道商與系統商價格爭議的處理方式,是由主管機關CRTC(加拿大廣播電視及通訊委員會)負責;利用經濟學一般均衡理論的「摸索過程」為基礎,讓頻道的買賣雙方進行喊價,經過3個回合的調整,藉此讓雙方頻道的價格接近市場的均衡價格,最後CRTC以公權力裁決頻道的最終價格。

換言之,加拿大的CRTC對市場頻道價格的決定是直接介入而且是最終決定者。如果NCC引進這個機制,可望一舉終結年年上演的授權爭議,但恐怕也會兩面不討好,系統台業者私下議論,「NCC憑什麼決定價格?」頻道業者則說:「每一個授權費爭議的案例都不太一樣,牽涉頻道性質、營運成本,很難一概而論,斷訊不是籌碼,是基本的商業策略,去幫當事人做決定,是自以為的正義。」

期待NCC別再踩著「不准斷訊」底線的台藝大廣電系教授賴祥蔚認為,市場不可能沒爭議,期待NCC「勇敢掀開壓力鍋」,設法促進市場競爭,讓頻道商拿到該拿到的錢,迅速調整產業體質,否則眼看有線電視產業要「沉船」,頻道商搞不好乾脆跳船。

對加拿大CRTC制度頗有研究的莊春發也說,他傾向相信「市場的供給與需求」可達到均衡價格,應該讓頻道的上下游自己決定,加上現在又不是老三台時代,消費者選擇眾多,消費者不見得非某個頻道不可。

《經濟日報》報導,前NCC委員、世新大學教授何吉森表示近年來最困擾NCC的就是頻道上下游的授權機制調處,至於公平競爭機制應該怎麼做,值得探討。他觀察大豐電等系統業者與11 Sport等頻道爭議案例,指出本屆委員對於系統跟頻道糾紛處理方式,就是你要下架就讓你下架,但也要思考尊重市場機制效率很慢,不應該輕易介入市場。

何吉森則表示,「有時不作為也是一種作為」,以去年民視與TBC斷訊風波為例,應透過不斷溝通調處,讓市場自行找到出路,效率雖慢,但NCC既是獨立機關,就應抱持著不輕易介入市場的態度,避免以威權過度臆測或嚇阻,破壞市場秩序。

對此,陳耀祥表示,裁決是由雙方提出,不是主管機關強制去裁決,NCC將透過個案處理建立公信力及權威。

頻道商系統台互咬 擋不住市場變化

也有產業界人士坦言「治亂世,用重典」,系統台與頻道商一天到晚吵來吵去,以消費者當籌碼「假斷訊、真威脅」,搞不好能因此導正市場。

根據21世紀基金會今年5月進行的最新民調發現,各收視平台的普及率中,有線電視仍為國內最大視訊平台,占比68.7%,其次為37.4%的開放式網路電視及視訊網站(如YouTube),第三為21.6%的MOD,OTT目前僅有3.1%的普及率;換言之,有線電視仍是觀眾選擇收視的主流。

每逢系統台、頻道商授權爭議,劇本大概不脫頻道業者叫屈,「想投資內容吸引收視,系統台卻不願意提高分潤」,系統台業者也反控,過去頻道商7成靠廣告收入,現在網路興起,電視廣告衰退,「頻道商就反咬系統業者說我虧待你」,尤其有線電視產業現在也面臨殺價競爭,更有境外OTT大軍來襲、MOD開放自組頻道等強勁壓力。

誰對誰錯難以評判,但「市場變了」、「數位匯流讓大環境不一樣了」,都已是不爭事實,產業界人士也認為,有線電視自身夥伴不該再爭吵不休,而是該思考如何共同把餅做大。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潘柏翰』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