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者談「天皇生前退位」:明治維新以前,退位「上皇」才是真正握有實權的人

歷史學者談「天皇生前退位」:明治維新以前,退位「上皇」才是真正握有實權的人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的皇室繼承權利只限於男性,但目前日本皇室唯一一個有皇位繼承權的男孩,是文仁親王的兒子悠仁小親王。一但未來悠仁生不出小孩,甚至悠仁並非異性戀,那日本皇室的繼承人恐怕就會斷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今年(2019)年,日本經歷了150年以來前所未有的大事。明仁天皇決定卸任,將天皇的皇位傳給兒子德仁繼承,配合這項轉變,日本的年號也由「平成」轉為「令和」。為了讓讀者更了解「天皇生前退位」的意義還有未來對日本皇室造成的影響,關鍵評論網特別訪問出版了《解開天皇祕密的70個問題》一書,在日本一橋大學專攻日本歷史的胡煒權博士。

綜觀日本皇室的歷史,「天皇生前退位」是第一次發生嗎?

胡煒權表示,天皇生前退位在日本歷史上並不是第一次發生。正確的說,這次的天皇生前退位是明治維新實施新天皇制度後的第一次。所以才會說是150年來第一次。明治維新後的日本憲政,是以天皇來領導國家的體制。如果天皇頻頻更換,將造成國政的動盪,所以才形成天皇在為直到逝世的傳統。像是明治天皇後的大正天皇雖然腦部有病變,對天皇的職務一直無法勝任,但由於明治天皇只有他一個兒子,還是等到大正天皇逝世後才將皇位傳給繼任的昭和天皇。

至於明治維新以前,天皇生前退位才是常態。過去的天皇,往往在自己的兒子剛成年,甚至是成年前就將皇位傳給兒子,自己則在退位後成為太上皇。明仁天皇85歲才傳位給59歲的德仁,照日本古代的標準來說是非常晚的。

古代日本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安排,是因為日本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皇太子」的制度。歷代天皇們為了確保自己中意的皇子可以繼承皇位,於是就趁早將天皇的位子讓給皇子,自己則成為「上皇」在背後以指導天皇熟悉政務為名義指點江山,所以日本歷史上也很少像中國發生「奪嫡」的情況。

古代日本也受中國影響,重視「孝道」觀念,退位後的上皇身兼天皇家族家長、現任天皇父親、前天皇三重身份,而新任天皇由於年紀小又缺乏政治經驗,需要依靠上皇的力量來治理政府。而上皇在退位後,「不需要承擔」天皇日常複雜的宗教義務,出席各種儀式。可以自由地推動政務,或是在貴族、武士之間周旋,所以在當時比起在任的天皇,退位的天皇才是真正握有權力的人。

雖然在日本歷史上,也曾經出現過在位天皇與退位後的上皇不合的情況。但多數天皇都會傾向跟上皇妥協,畢竟只要等上皇過世,自己也可以退位成為上皇。

胡煒權談到古代日本有許多皇族分支,在任的天皇為了要確保自己的血脈跟理念能夠傳承下去,所以才發展出這種獨特的生前退位制度。加上日本歷史上沒有出現能動搖中央政權的外敵,也讓這樣的制度流傳下來。

RTX6T7X3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明仁天皇與皇后美智子
為什麼明仁天皇會決定開一百五十年來,首次「天皇生前退位」的特例?

胡煒權分析,關於明仁天皇會決定生前退位的原因,在日本國內目前是有兩種不同的說法。第一種就是明仁天皇對外宣稱的官方說法,明仁天皇近年來覺得自己身體越來越差,因為害怕未來因身體因素損害外界對日本皇室的形象,想趁自己身體情況尚可,還能順利交接天皇職務的時候將皇位傳給兒子,所以才決定退位。

但日本內部有另一種聲音,認為天皇生前退位的原因沒有那麼簡單。這派雖然認為明仁天皇的官方說法也是部分的原因,但退位真正的理由應該是不滿安倍晉三領導的日本政府在這幾年積極的擴張軍備、加強美日安保的軍事合作,這種種的行為將會破壞明仁天皇積極替日本營造的「和平」形象。

胡煒權進一步解釋,「和平」一直是明仁天皇積極推動的價值。明仁天皇一直希望積極洗刷父親昭和天皇發動二戰的負面形象,弭平過往戰爭所帶來的傷口。真正在戰後體現日本「不戰」形象的是明仁天皇。過往明仁天皇的公開談話,都不斷強調「和平」的重要性,希望日本能夠珍惜得來不易的和平,維持當前的體制。而明仁天皇的兩個兒子,現任的德仁天皇與他的弟弟文仁親王,也都公開發表過會貫徹父親和平政策的談話。

就在同一時間,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卻積極推動將自衛隊重新武裝的「集體自衛權」政策,首相與天皇家族間出現了價值路線的不協調。另一方面,一向溫和沒有積極政治動作的明仁天皇,卻兩次宣布要生前退位,此舉不只讓日本政府感到相當措手不及,也違反了明治天皇以來日本皇室的「祖宗家法」令政府當局相當尷尬。這些跡象都讓日本很多的觀察家都在揣測皇室與政府之間的關係是否起了什麼樣的波瀾?

因為日本皇室與政府間的關係,歷來都不對外公開。外界只知道皇室會定期與政府間有交流,但交流的內容外界並不知情。所以日本國內對明仁天皇生前退位的原因,會依據這個事件所造成的政治影響出現各種揣測。而右翼媒體則多半接受明仁天皇對外宣稱的官方說法,至於與安倍立場不同的媒體跟評論者就會傾向其他方面的推測。

RTX6U9X3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照片從右側數來為皇后雅子、德仁天皇、文仁親王、文仁親王的妻子紀子
未來新天皇跟日本政府的關係,會有什麼變化?

胡煒權認為在明仁天皇退位後,新的德仁天皇,跟安倍晉三領導的日本政府之間的關係,是非常值得觀察的重點。與溫和低調的前任明仁天皇相比,現任的德仁天皇跟弟弟文仁親王,在過去都曾經發言抨擊日本右翼。

像過去日本右翼攻擊德仁天皇的皇后雅子生不出孩子,當時還未繼位的德仁就發言反擊右翼對他妻子的攻擊非常不公平。德仁天皇與文仁親王兩兄弟,也曾對安倍晉三偏離和平路線的政策發表過意見,尤其是文仁親王特別喜歡對外發表談話。

目前外界都認為德仁天皇與文仁親王兩兄弟應該會繼續堅持父親明仁天皇的和平路線。安倍晉三目前的首相任期還有兩年,如果安倍晉三挑戰破紀錄的第三次連任成功,他跟德仁天皇就會在一起搭配七年。

接下來在每一年天皇跟首相會一起出席的活動,像是「和平紀念日」「原爆紀念日」等活動中,雙方的談話會不會有什麼樣的落差,或是出現什麼樣的「意外演出」都是值得觀察的。尤其天皇的講稿事先都會通過宮內廳的審核,未來如果天皇出現「脫稿演出」的情況,就可以看出天皇與政府之間存在什麼樣的矛盾。

不過德仁天皇也是一位低調的人,所以未來他是否真的會明白表現出自己的立場也是值得觀察。不過也有一種聲音猜測,過去德仁的老婆雅子飽受右派攻擊,未來兩夫婦在成為天皇與皇后之後,會不會在適當的時機反擊也是許多人關注的焦點。

RTX6U9ZV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日本的新天皇德仁與皇后雅子

比起德仁天皇,文仁親王更喜歡對外發表意見。在德仁天皇繼位後,文仁天皇依據目前由近親男性優先繼承的原則,將成為接下來日本的「皇太子」。日後如果德仁天皇又一次生前退位,比明仁天皇、德仁天皇都高調與多的文仁親王繼承天皇,將會替日本政壇帶來不小的震撼。不過胡煒權也強調除非德仁天皇過早退位,不然照理來說安倍晉三應該沒有遇上「文仁天皇」的可能性。

胡煒權也談到因為目前日本的皇位繼承,還是以天皇近親的男性為主。德仁天皇的女兒愛子應該不會繼承皇位,未來日本可能會出現「兄終弟及」的情況。

在日本歷史上,天皇的「權力」跟「地位」究竟是什麼?

在日本歷史上,天皇在政治上的權力時常隨著時代起起伏伏。在飛鳥時代,天皇算是半獨裁的「國君」。後來曾經有天皇希望能模仿中國中央集權的方式鞏固皇權。不過因為日本地形破碎,山多平地少,早期的日本政治比較類似「部落聯盟」的體制,也沒有像中國發展出「科舉」之類的選拔制度及官僚體制,所以天皇推行中央集權的企圖沒有成功。

又加上有十世紀左右,繼位的天皇都壽命短暫,年紀輕輕就繼承皇位的年輕天皇,引入自己母親的親人來協助處理國政,於是演變出天皇與貴族「藤原氏」共治天下的政治模式。加上日本歷史上沒有發生過外族直接入侵,或是平民發動革命成功推翻王朝的例子,所以在社會體制穩定,沒有經歷過大規模清洗重整的情況下,日本政治更傾向重視血統的貴族制。後來的天皇也樂於透過「貴族」或是十二世紀後興起的「武士」階級間接的統治日本社會。

在這之後天皇的職務便專心在為百姓祈福的各種宗教儀式,因此接下來的天皇名義上雖然是國家領後,但實際上更像是宗教領袖。當時天皇意義在於做好自己的職務,讓神明降福給整個國家。相比之下,現代的天皇雖然也沒有直接涉入政治,但除了宗教儀式之外,也有許多政治性的參訪,像是訪問災區、發表談話,跟古代的天皇有相當大的差異。

所以胡煒權認為我們如果站在華人對古代中國「皇帝」的理解去談天皇是否掌握權力是很空泛的,因為日本天皇的「權力」概念跟中國是很不一樣的。古代的日本天皇並沒有想要管制國內每一個人的觀念,而是希望透過貫徹自己的宗教職務得到上天賜福,協調好貴族跟武士的關係,就能讓國家在共治下達到和諧。

也因為這樣,只要天皇本身沒有做出褻瀆自己職務的越軌行為,其他人也不會想要去挑戰天皇的宗教地位。許多華人都會疑惑在日本這麼長的歷史中,為什麼都沒人想去推翻天皇?古代日本認為天皇是神的子孫,而諸如武士或是其他階層的人都是以「神的家臣」來定位自己的價值。一來沒有人會想要主動去打倒神,二來這樣做的人也會成為天下公敵。

Emperor_Godaigo
Photo Credit: known @public domain
後醍醐天皇

不過在日本漫長的歷史中,也曾出現過試圖掌握政治權力的天皇。胡煒權談到後醍醐天皇就是一個特別的例子,他嘗試推動天皇中央集權的制度,卻在短短三年不到的時間就終歸失敗。在後醍醐天皇失敗後,天皇制度也就此穩定下來。

到了日本的戰國時代,隨著日本政治的動亂,天皇也只能靠賣官鬻爵來維持生活。當時日本在各個「戰國大名」的控制下陷入割據的狀態。這些大名為了鞏固自己的統治權力,也需要中央任命的官職作為統治的大義名分。就算這官職名不符實,天皇任命的官職對地方的土豪以及百姓來說還是有一定的號招力。

當時天皇為了維持生計,便不時會寫信給各地的大名,希望他們透過捐獻來換取官職。織田信長也好,毛利元就也好,這些知名的戰國大名也都曾經透過這樣的方式來換取官職。胡煒權說到當時天皇的心理其實也很矛盾。一方面是認為做這樣的事情「有失君德」,覺得不應該;但面對財務上的困窘,有時甚至連自己的近親都陷入困境,也不得不這麼做。

這段時期可以說是天皇家族在日本歷史上最黑暗的時期,過了這段時期,進入承平的江戶幕府時代後,天皇又再次能回到不愁吃穿的生活。

RTX6UTND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身穿儀式裝束的德仁天皇
現代天皇的日常都在做些什麼?

天皇在宗教和文化上的重要性,在現代其實已經被稀釋不少。天皇作為天照大神的子孫,在神道教中仍然具有領導的地位,但現代基於「政教分離」的精神,無法像二戰前一樣對天皇實行個人崇拜。所以現代天皇參加的宗教祭典,都被視為天皇家族「個人」的宗教活動,天皇已經不再出席公開的宗教儀式。

像是今年秋天舉行的「大嘗祭」,現在也引起一些爭議。在五月進行的天皇繼位儀式,其實只是上半場,後半場則是秋天向諸神稟告新天皇繼位的大嘗祭。但現在有人質疑明明標榜政教分離,天皇舉行的宗教祭典卻還是花國庫的錢。批評者認為這代表戰前皇道思想的復辟。雖然日本政府面對這些質疑採取冷處理的方式應對,但這也反映了天皇目前在宗教地位上的曖昧與尷尬處境。

在過去天皇會主持一些文化活動,像是和歌會、樂器演奏之類的活動,現在大部分也都開放給民間專門的「匠人」進行傳承。但我們回溯許多日本文化傳承的歷史,都會發現他們跟天皇有關聯。有些是從過去皇宮裡傳承出來,逐漸成為庶民傳承的技藝。這也是天皇在日本文化中無所不在的原因。

現在天皇一般的日常活動,大多數時間是「簽名」,簽署日本政府與關會通過的各種法案。接下來就是參與許多皇宮內的宗教活動。其他就是國內外的各種活動,像是「國家體育日」之類的活動,或是參與歡迎外賓的國宴,某種意義上天皇也像是國家的「吉祥物」。

RTX6TQEU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未來可能成為日本皇室唯一繼承人的悠仁小親王
未來天皇制有沒有可能消失?

講到天皇制度未來的走向,胡煒權談到目前日本國內,推翻天皇制的聲浪,都沒有強大到足以浮上主流民意的討論。廢除天皇的聲音雖然存在,但都不成氣候,因為日本是個不習慣改變傳統的民族,除非足夠有強大的推力,但現在沒有這樣的力量。

有趣的是,如果按照現行日本皇室的繼承法則,有可能在日本民眾認真討論皇室存廢的問題之前,日本皇室就會先行「自滅」。

胡煒權解釋,前面提到日本的皇室繼承權利只限於男性,但目前日本皇室唯一一個有皇位繼承權的男孩,是文仁親王的兒子悠仁小親王。一但未來悠仁生不出小孩,甚至悠仁並非異性戀,那日本皇室的繼承人恐怕就會斷絕。

雖然日本史上曾出現「女天皇」,但因為明治維新後的日本《憲法》規定天皇只能由男性繼承。嚴格來說,日本從江戶時代開始,「男尊女卑」的思想就變得非常嚴重,而經過近代一路延續下來,這樣的思想並沒有改變。更有人擔心一但由女性繼承天皇,萬一這位女性跟民間的男性結婚生子,可能造成天皇血脈外流的情況。

胡煒權分析日本古代的女天皇共有八位,前面有六位,後面隔了八百年後又出現過兩位,而這前後兩個時代的女天皇有不同的性質。前面六位女天皇的身份是皇族,而且在成為天皇後終身不嫁,過著如同「修女」的生活。後面兩位江戶時代的女天皇則是有濃厚的「過渡」色彩,主要是等待其他的皇族男性繼承人成長到足以承接皇位。

RTX6UA0K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右側為文仁親王的妻子紀子,左側為他的女兒,也是悠仁的兩位親姊姊真子與佳子

但現代的情況跟古代有很大的不同。古代的女天皇繼位時,皇室還是有很多男丁,只需要等他們長大成人,但現代的日本皇室卻只剩下悠仁一位男丁。現在悠仁小親王十二歲,十年後二十二歲。如果照這樣發展下去,等到悠仁成年後,他的兩位親姊姊(佳子、真子)跟一位堂姊(愛子)可能都已經結婚。按照目前的制度,皇族的女性成員一但結婚就會被除名,不再是皇族。

這樣下去到時候整個皇族將只剩下悠仁親王一個人。在日本人民討論要不要保留天皇制之前,日本皇族恐怕就會面臨可能斷絕的危機。所以現在日本民間也興起了很多的討論,像是該不該重新開放女性繼承天皇。但如果要開放女性繼承天皇,要不要學習英國皇室讓女性天皇可以結婚?女性天皇生的小孩能不能有皇室繼承權,成為所謂「女系天皇」?然而一但走到這一步,將開啟日本史上前所未有的制度。

要不然就只能期望悠仁能生下許多皇子,或是從幾代前已經除名的「舊皇族」裡面尋找男性的繼承人,「徵招」他們成為悠仁的養子。但是也有另一派人質疑,這種從幾代前就除名的就皇族找來的天皇出身「不清不楚」,因此目前還沒有討論出一個完美的解決方法。

過去前首相小泉純一郎任內,政府曾經討論過開放女天皇的可能性,但結果仍是議而不決。目前的日本政府看起來還是想暫時擱置相關的討論,等到悠仁親王成年再說。也有一種猜測認為三年後如果安倍晉三下台,新首相可能會討論這個議題,到時候悠仁親王也上了高中,比較能看出他未來的發展,所以令和三年對天皇制來說也是一個關鍵的時刻。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Patrick』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