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幼稚「詞王」葛大為:我也會唱〈學貓叫〉啊

專訪幼稚「詞王」葛大為:我也會唱〈學貓叫〉啊
Photo Credit:趙廣絜攝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什麼不當專職的作詞人呢?葛大為說:「我怕自己得失心太重,以為寫幾首歌就可以付房租,生活安穩很重要,希望有能力過喜歡的生活!也怕一旦變成賺錢工具,會變得不喜歡音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JoJo

有媒體稱葛大為「詞王」,他替許多天王天后寫歌,曾入圍金曲獎,近年有張惠妹〈連名帶姓〉、陳奕迅〈我們〉、蔡健雅〈遺書〉等作品問世,叫好又叫座,寫盡歌曲的萬種風情。訪問前以為他文青味很重,面對面聊天才發現,41歲的他,是童心未泯的獅子座大男孩。

正職是唱片企劃 作詞是Bonus

葛大為從小就喜歡寫東西,是得獎常勝軍,但沒想過當作詞人。大傳系畢業後,他並不想當編輯或記者,開玩笑說:「我不是李大芝!」剛好有實習機會,他就進了滾石唱片,那年是1998年,唱片業還大好,任賢齊專輯《傷心太平洋》大賣,「我每天下午聽到唱片行回報全台又賣了幾萬張,也算躬逢其盛。」

細數葛大為的生涯,他待過滾石、華納、亞神等唱片公司,現在則自立門戶當個體戶,曾入圍金曲獎最佳作詞人,有「詞王」之稱的他,竟強調正職不是寫詞:「我正職還是唱片企劃,作詞是Bonus,是唱片給的禮物。」

為什麼不當專職的作詞人呢?他表示:「我怕自己得失心太重,以為寫幾首歌就可以付房租,生活安穩很重要,希望有能力過喜歡的生活!也怕一旦變成賺錢工具,會變得不喜歡音樂。」

葛大為的歌詞深入人心,寫給阿妹的〈連名帶姓〉,歌詞「再被你提起/已是連名帶姓/謊稱是友誼/卻疏遠得可以」疏離揪心;蔡健雅〈遺書〉則寫到「我曾愛過的都愛過了/曾看不開的或許不一定都要釋懷」。他說自己時常處於精神分裂的狀態,有時連朋友都狐疑:「你到底過得有多慘?」他笑說:「沒有啊,其實過得還不錯呦。」

寫詞有如「附身」 不愛社交愛整人

葛大為形容寫歌有如「附身」,很多都是歌手的心情和經歷,還有一些些自己,至於「附身」是否順利,一是要看自己和歌手的頻率對不對得上,楊乃文就和他頻率相近,寫〈離心力〉時感覺筆很重、很神奇;二是要看自己是否了解對方,有趣的是,他和歌手平常聯絡用電話、Email,「大部分沒見過面,平常不會Social。」

他和歌手彷彿多年網友,沒見過面卻交過心。葛大為提到,有一年,他參加Hit FM頒獎典禮,那年他得獎,和DJ好友陳俊菖在後台講垃圾話,他和艾怡良沒見過面,兩人去找艾怡良嘻嘻哈哈,然後小聲跟她說「我是葛大為」,艾怡良尖叫!遇到Hebe田馥甄則說:「我可以和你拍照嗎?」再故技重施,Hebe花容失色。

回想起自己的「惡作劇」,他得意說:「很開心,那天我嚇了很多歌手。」其實,他幼稚的行徑不只這一樁,他唱KTV事前會故意練日本演歌,讓同行友人目瞪口呆,他頑皮說:「好好玩,嚇死大家!」

original
Photo Credit:趙廣絜攝影
熱愛「惡作劇」的葛大為
和陳奕迅合作「維持公獅子之間的距離」

幼稚如他,作詞很認真,為了要了解歌手,他勤做功課,包括從社群媒體、Google新聞側面了解。他喜歡看心理學書籍,研究星座和人類圖,大傳背景出身的他笑說:「我很會訪問人喔!」如果有機會和歌手見面,他會藉聊天判斷對方的武裝程度,「不是每一首歌都需要交心。」

至於能否成為朋友要看緣分,他坦言:「我不喜歡跟人膩在一起。我是去哪裡都格格不入的人,小時候群育幾乎不及格。」歌手中,他和江美琪、奶茶劉若英最熟,有次他發現Lala徐佳瑩心情不好,他正開會很無聊,根本沒在聽老闆講什麼,就寫了一封Email給Lala,這封Emai後來成為徐佳瑩〈你敢不敢〉的歌詞。

有些歌手靠「作品」建立情感,例如Eason陳奕迅。談到兩人相交的過程,葛大為以星座分析:「我們獅子座都很厲害!彼此維持公獅子之間的距離,人和人之間懂得的這種fu。」

他表示,和不熟的人、很熟的人、崇拜的人合作,都有不同的挑戰,陳奕迅就是他崇拜的人,當Eason把第一首歌〈海膽〉丟過來時,他感覺冒冷汗,當Eason表明希望他替《C'mon in~》這張專輯寫五首歌時,他嚇到尿出來。
寫歌就像做衣服 修修改改很正常

原來葛大為是獅子座。我問他,「身為獅子座,寫詞被退貨的感覺如何?」他坦白說:「首先我覺得你不識貨!」尤其是他自認覺得寫很好的詞,但接著他撲滅獅子的傲氣,釋懷說:「又不是我要唱的歌,要尊重要唱的歌手。」他解釋:「退稿是很合理的,因為我們是服務業,就像做衣服要合身,修修改改也是應該。歌是要跟歌手一輩子的,所以作詞要有『幫別人著想的溫柔』才行。」

葛大為表示,歌詞不是純文學,是以服務他人為目的,他寫自己的書就是另一回事。最近他相隔八年出新書《我記不得每隻貓的名字》,對出版社編輯就很霸氣,「我就是要這樣!愛寫什麼就寫什麼⋯⋯我現在懂歌手被說難搞的心情了。」獅子也是隻大貓,要順著毛摸。

回到寫詞,葛大為說:「給老闆的簡報有時候會開啟自動模式,寫多了都知道怎麼寫,但寫歌詞不一樣,一定會用到心,耗損很多能量。」他以前有兩張桌子,一張桌子寫詞用,另一張桌子放滿零食,隨時補充能量。而每一首歌都是獨立的個體,「今天這一首交稿,下一首重新來過,都是全新挑戰。」

談到好作品的定義,他說:「在寫的時候,覺得好順好對,連自己都被感動到、被療癒到。」例如,寫楊乃文〈離心力〉寫到「紙上都是淚」,寫A-Lin的〈拿走了什麼〉則形容:「明明外頭天氣很好,寫完眼淚一直流。」至今,他對饒舌的詞比較沒輒,「Rap是另外一個分支,就讓專業的來就好了。」

自認工作狂 作夢也寫詞

葛大為一年產量約有10到30首歌,寫一首歌平均花10天到兩週。寫詞是他的日常,如何找靈感?他表示:「最重要的是過生活。」他喜歡觀察,隨身帶筆記本,有靈感就記下來,也會用手機紀錄,並將其分門別類,放進腦袋瓜裡的「抽屜」。

他坦言自己是工作狂,誇張說:「閒了就很想死!」連睡覺也不得閒,儘管他一天睡八小時,但斷斷續續,屬於淺眠體質,還很會做夢,有時候夢中想到一句不錯的詞,醒來後趕緊寫到筆記本裡,他形容這是「在夢中被托夢」。

連睡覺都這麼忙,他分享到自己唯一能放空是在「剪頭髮」時。不少人剪髮時會和設計師聊天,但他酷酷說:「我不喜歡聊天。」剪髮時他什麼事都不能做,剪著剪著就睡著了,「我會睡得東倒西歪,助理都知道要扶著我的頭。」

網紅崛起當歌手「音樂是所有人的」

現今網紅YouTuber崛起,不少網紅會出單曲,甚至自己寫歌當歌手。身為音樂產業的一份子、作詞人,他怎麼看這一個現象?他談到網紅、藝人和明星的差異。他表示,以前會認為上電視才是藝人,現在有流量就是藝人,但藝人不等於明星,明星要有神秘感,但網紅YouTuber是要親民,「你有流量,但你不一定是張曼玉。」

但他認為,音樂是包容的,不應有高低之別,「為什麼網紅就不能出唱片、開演唱會呢?音樂是所有人的,沒有階級之分。」他還談到,歌被記住很重要,笑說:「我也會唱〈學貓叫〉啊。」
挑戰北流主題曲 「短的更難寫」

最近,葛大為就挑戰寫了一首朗朗上口的歌、艾怡良唱的〈有你的〉。這首歌是「臺北流行音樂中心(簡稱北流)」的主題曲,也是他首次和公部門合作,由他寫詞、黃建為譜曲,這首歌對他挑戰不小:「歌要短,更像slogan。其實短得更難寫,但會記得更久。」

他和黃建為討論北流主題曲的模樣,以椎名林檎為銀座GINZA SIX百貨寫的廣告主題曲〈繁華大街〉為目標,還希望歌曲就像紅白的小林幸子表演完會有「羽毛飛起來」的畫面,黃建為一聽就懂了,寫出〈有你的〉輕快飛揚的曲調。

葛大為構思〈有你的〉又聯想到鄧麗君的〈小城故事〉。他解釋,〈小城故事〉到底寫的是哪一座小城,多年來引起熱議,但這其實不重要,因為這座小城很有個性,於是他想到:「如果小城是個人,她姓什麼?姓陳嗎?」

以此為靈感,葛大為決定將北流主題曲的歌詞「擬人化」,他形容北流像一座公園,大中小場館都有,有表演、展覽可看,更以演唱者艾怡良為範本打造「女神」形象,邀請民眾來玩耍,寫出「這裡絕對有你的感動被留下,我要你天天來打卡~」完成〈有你的〉挑戰,他笑說:「我以前想轉行當廣告文案,有了這次經驗,決定以後就好好寫歌。」

40熬出頭 成熟到能保護自己的幼稚

今年41歲的他,談到自己快40歲時很焦慮,有點孩子氣地說:「再也不能說30幾歲,以後要說40出頭。」一想到年紀就有些受傷,直到有次碰到萬芳,她對他說:「你現在是最好的年紀。」因為創作要能保持幼稚的心,而現在40出頭的他,「成熟世故到能夠保護好自己幼稚的狀態。」對於年紀,他終於釋懷。

請他點一首代表自己的歌,他說20多歲時很喜歡姚謙寫的〈秋天別來〉,「死了都要這首歌陪葬!」如今40出頭,中年翩然來到,他想點李宗盛替潘越雲寫的〈飛〉,「這也是可以陪葬的歌。」

為什麼是〈飛〉?他自認現在生活過得還不錯,愛旅行的他,想出國就出國,「旅行就是飛來飛去。我現在很喜歡漂泊,但是漂泊就會想回來,離開家就會想家,出門在外,就會想念家鄉的滷肉飯。」

就像他的身份認同,一半是作詞人,一半是唱片企劃,他的理想生活也是「一半一半」,他這樣形容:「一半熟悉、一半不熟悉,看世界,也有自己的世界。」當年那個進入唱片業的年輕人,已過上自己的理想人生了。

本文經KKBOX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KKBOX』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