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吉拉II:怪獸之王》:反英雄電影,不能用「美式災難片」敘事取而代之

 《哥吉拉II:怪獸之王》:反英雄電影,不能用「美式災難片」敘事取而代之
Photo Credit: IMD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標準災難片中,人類是主角,而災難只是背景,就像是隕石、風暴、海嘯,這些「災難片」的本質跟日系的「怪獸片」天差地遠——災難只是部分元素,怪獸才是主角,反英雄式的主角。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以下有暴雷,請斟酌閱讀)

《哥吉拉II:怪獸之王 Godzilla: King of the Monsters》上映已超過一週,作為第30部哥吉拉電影,同時是傳奇怪獸宇宙第三部電影,本片在亞洲地區開出亮眼成績,可惜在北美的成績並不出色,其原因會在後續文章分析。

先說結論,身為資深哥吉拉粉絲,我對本片的呈現相當驚喜,沒想到中資背景加上美國製作團隊,竟如此尊重東寶怪獸電影史,各種經典設定、致敬塞滿滿,可說是誠意十足,加上耗資兩億的強大特效,確實過足了怪獸迷的癮。

MV5BZWRmNGI1N2YtYTQwZi00ODU4LWFjYWYtNDJi
Photo Credit: IMDB
逃出2014年的鬼打牆「災難片」,初步探索「日式怪獸片」的領域

回顧前作2014《哥吉拉》,該片將哥吉拉神格化為天災,以渺小的人類立場來詮釋這未知、神秘、無可名狀的存在,並盡量淡化哥吉拉既有配樂、相關設定,該片導演的態度和1998《酷斯拉》類似——只想借用哥吉拉設定,拍一部自己想拍的災難片,差別只在「傳奇哥」更強大,不是一隻吃魚蜥蜴。但總歸來說,牠們都不是經典的「怪獸角色」,沒有抓到日式怪獸最重要的醍醐味。

那份醍醐味,絕對不是穿著皮套打架,而是作為「主角」演出。

東寶的怪獸不是颱風、地震那類的背景式災禍,更非大蟒蛇、大蜥蜴類型的野獸,這些怪獸在長年的發展下,每隻怪獸都是有背景、個性、動機、社交關係、並背負著期待的「角色」,和漫威角色是一樣的。想塑造好一隻怪獸,就必須把牠當成角色來營造。

本片導演Michael Dougherty顛覆前作,嘗試將怪獸角色化,輔以大量經典配樂、經典橋段致敬,配上怪獸迷最愛的怪獸打架,怪獸也不再只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天災,而是參與到敘事者之中,代表美版哥吉拉終於逃出「災難片」的鬼打牆,開始初步探索「日式怪獸片」的領域了。

在音樂和畫面呈現上,本片可說是誇張地講究。以摩斯拉的配樂為例,她的主題曲〈Queen of Monsters〉不只還原「摩斯拉之歌」的主旋律,更配合角色特質做出細膩的編曲:正當觀眾已經滿足時,片尾的〈Mothra's Theme〉竟以「咚咚咚」的鼓聲開場,此驚喜實在難以言喻——這段編曲改編自1961年的第一代摩斯拉之歌,而非最耳熟能詳的1992版,著實原汁原味到了最源頭,本片的音樂指導Bear McCreary居功厥偉。

把一首超過半世紀的素材改編成2019年也不顯落伍的電影配樂,這麼麻煩的事,沒一點「莫名其妙的堅持」是不會發生的,但這正是感動老影迷的原因。在聲光效果上,本片特效、音樂、音效都屬頂尖之作,硬要挑毛病的話,就是混音人員吧,他們辜負了音樂和音效人員的精采表現。

每次音樂和畫面帶起情緒時,總會加入噪音干擾——戰鬥、吼叫、打砸,不適宜的時間點、不適宜的空間感、不適宜的節奏感,讓人難以融入情境,其中最大的問題肯定是混音失敗。

怪獸適時一聲吼叫有如春雷乍響,但一直叫就變成巨大吉娃娃,而這部的怪獸簡直比吉娃娃還會叫,又和其他音效混在一起,變成煩人的噪音。混音的失敗,更令優秀的音樂、音效素材並未全力發揮,但除此之外,本片的技術層面相當優秀。

經典怪獸的塑造:有些空虛,十分可惜

想塑造一隻經典怪獸,絕不是讓牠冒出來大叫破壞,然後就這麼完事了,怪獸是角色,重要的怪獸甚至應該有英雄旅程的歷程。

  • 哥吉拉

本作的哥吉拉非常溫和,綜觀過去的哥吉拉電影,哥吉拉多半都背負著「復仇者」、「憤怒的化身」等設定,而本片這隻上古巨獸威嚴而公正,就像金剛之於骷髏島是一樣是自然界仲裁者的正派角色,有幾名主配角環繞著牠的愛恨糾葛,角色塑造也相當立體。

稍感可惜的是,當年「紅蓮哥吉拉」之所以經典,是因為那是牠體內核反應爐失控,鋪陳一整部的過程,短暫爆發擊敗強敵後,便是迎向死亡,那是一段美麗而悲壯的故事。而本作把它當成升級的彩蛋,沒什麼不好,只是綜觀整部電影滿滿的彩蛋,卻沒有深刻鋪陳加以襯托,總是略顯空虛。

MV5BMjA4MzU1OTU2NF5BMl5BanBnXkFtZTgwNDA5
Photo Credit: IMDB
  • 基多拉

強大的反派怪獸,導演將其賦予人性,三個頭擁有不同的個性,讓這隻怪獸鮮活了起來。

  • 拉頓

火焰惡魔的造型帥到無以復加,整形最成功的一隻,到處倒戈的風向仔形象不知是不是導演想要的,但確實有顯現個性。

  • 摩斯拉

造型美呆了,若說舊版摩斯拉是可愛,新版就是美豔,充滿靈氣的光芒和BGM,真想拜託傳奇幫牠出獨立電影。

牠也是最可惜的一隻怪獸。

在幼蟲階段,剛孵化的毛毛蟲摩斯拉受到驚嚇,被人類攻擊、最後被機器安撫——至此我都很期待,看到母女倆接近摩斯拉時,我還天真的幻想:讓母女來擔任與摩斯拉心意相通的角色?妙哉,這能讓親情戲發揮!電影結尾肯定是母親保護女兒而犧牲,此時摩斯拉也為了守護母女,更守護自己的後代而犧牲,雖身死但希望長存,兩條線環環相扣,銜接切換水到渠成!

結果證明是我想太多,摩姐直接結繭去了,接著飛去找素未謀面的戰友,接著去打素未謀面的敵人,最後亂入犧牲,而媽媽自顧自的黑化再洗白,女兒去演英雄,故事線始終沒有再交集過。

劇中沒有確立摩斯拉的動機,沒有知音解釋牠的心意,沒有人謳歌牠的犧牲,更沒有人讚美牠的傳承,對此我非常不滿,有一整本圖文並茂的設定集又如何?放滿彩蛋和致敬又如何?沒有演出故事的話,牠終究只是美麗的設定集合體,永遠不會成為經典。

「日本怪獸片」的核心概念,不能用「美式災難片」敘事取而代之

本片的怪獸雖有嘗試角色塑造,在互動上卻回歸災難片手法,導致劇情面的分崩離析,上映第一周,《哥吉拉II:怪獸之王》的爛番茄指數僅41%,而觀眾評分高達91%,雖然在亞洲區票房不錯,北美成績卻不甚理想。對於此極端的成績,我個人解讀為:這部電影聲光效果佳、情懷賣得好,特攝怪獸粉絲很喜歡,但撇除掉怪獸情懷,這部片不好看。

這絕不代表「日式怪獸電影」的劇本風格不被現代影迷接受,相反地,本片雖掌握部分怪獸片元素,核心卻還是標準的好萊塢災難片。

說了這麼多,怪獸片精神到底是啥?用災難片拍法為何不行?我認為一部經典的哥吉拉電影,有兩項核心精神迥異於災難片:

  • 它是反英雄電影

在標準災難片中,人類是主角,而災難只是背景。觀眾會記得《世界末日》的布魯斯威利,但不會把情感投射在那顆隕石上,同樣的道理,可以對應在《明天過後》的海嘯冰雪、《風飛鯊》的鯊魚,甚至《柯洛弗檔案》或《環太平洋》的怪獸上。

沒錯,上述兩部有怪獸出場的電影,其本質跟哥吉拉天差地遠,它們是標準的災難片,災難片的怪獸只需要很壞很恐怖,就跟天災一樣作為背景設定就行,牠們不需要個性,不需要複雜的關係,更不需要做為角色的起承轉合。

但在日系的「怪獸片」中,災難只是一部分元素,實際上怪獸是主角,反英雄式的主角。

主角不只是名詞,而是在劇中扎實的定位,它跟人類角色一樣同樣需要設計、塑造,無論是經典角色如哥吉拉、摩斯拉,甚至只出現在一部電影的怪獸如碧奧蘭蒂(人心樹)、芭特拉,都是如此。

碧奧蘭蒂的悲劇、芭特拉的犧牲、摩斯拉的傳承,這必須要花一整部電影來完成。而本片的角色設定一流,但除了哥吉拉外,其他三隻怪獸的劇情塑造乏善可陳,因為都被拿去演出一家三口的災難倫理劇了。

MV5BMGEyNDJmYTctMTg5Ny00MmVmLTg5YzAtYzM1
Photo Credit: IMDb
  • 人類和怪獸互相襯托、互相呼應

在一般的英雄旅程中,配角能替他抬轎、牽線、說故事,假如配角有獨立的故事線,更會讓兩條故事線有牽連,甚至寓意互相襯托。

不會說話的怪獸更是如此,配角並不代表輕視,相反地,人類戲份非常重要。

怪獸角色的演出方式受限,因此在電影中,必須藉由人類的理解來詮釋怪獸,一隻怪獸的來歷、動機、個性、關係、轉折、評價,都必須藉由人類的演出來完善。

試想,為何以往摩斯拉,總是伴隨兩位小美人,甚至與一兩位展現人類光明面的主要角色在戲分上環環相扣?正是因為比起目標單純的哥吉拉,要形塑摩斯拉這隻「親近並守護人類的怪獸」不容易,需要專任「解說員」來賦予它個性,不然橫看豎看都只是一隻可愛大胖蛾,看不出牠的靈性、溫柔和勇敢。

在日本的哥吉拉電影中,人類的劇情有深入詮釋怪獸的作用,他們負責塑造怪獸形象,與怪獸劇情相互呼應,好不好看是一回事,起碼不會有「各演各的」的問題,而這正是《哥吉拉II:怪獸之王》的敗筆。

MV5BZWRmNGI1N2YtYTQwZi00ODU4LWFjYWYtNDJi
Photo Credit: IMDB
一部電影兩條敘事線,卻沒有彼此共鳴

本片有兩條敘事線:主線、親情線。兩條線,相信有不少影迷都有這感覺,煩躁,即使有可愛的女主角Millie Bobby Brown都無法減輕這種煩躁感。《哥吉拉II:怪獸之王》用怪獸片的皮,包著災難片的餡,雖然有針對怪獸本身做好設定,卻未真正把牠們當成角色看,所以除了哥吉拉以外,其他三隻怪獸基本上和人類沒有互動,也沒有行為上、目標上或精神上的呼應,完全就是各演各的。

其實,以往的日本哥吉拉電影文戲也不出色,故事線也都很單純,但它們會負起塑造怪獸故事線的責任。

既然本片的表主題是地球反撲,何不來幾隻與主題息息相關的怪獸?例如公害怪獸黑多拉、摩斯拉二部曲的污染怪獸達哥拉登場,而人類的陣營也會和怪獸相對應,讓怪獸戰鬥呼應人類的理念之爭,真的要讓基多拉和拉頓當反派,那起碼讓一個狗屎爛蛋的壞財團來解放牠們,讓反派反得具體一點吧。

既然本片的裏主題是「親情」,那何不安排安排小哥吉拉/迷你拉出現,或是讓摩斯拉傳承下一代,以此和人類劇情互相串聯?正因《哥吉拉II:怪獸之王》沒把人類和怪獸放在同一舞台,於是每條劇情線都不相干,最後串聯成一團悲劇:上面哥吉拉在打王者復仇戰,下面老爸廢墟找女兒,還穿插反派老媽洗白和拉頓、摩斯拉之戰,幾條劇情線毫無共鳴,導致剪接起來就像節目插播廣告一樣令人倒胃。

怪獸在詮釋人類,人類也詮釋怪獸,這才是怪獸片的醍醐味所在,但本作除了哥吉拉外,只用特效做出了酷炫的怪獸,卻沒有成功塑造出怪獸角色。

人與怪獸的對手戲,只為交代而交代

本作的男主角馬克和配角芹澤博士,都和哥吉拉有因緣,藉由人類的視角完善了哥吉拉角色。

來看看過往的作品裡,是什麼角色負責同樣定位的對手戲?他們如何做得更好?

史上第一部哥吉拉電影的的芹澤博士,發明了氧氣破壞裝置,原本不願使用這項毀滅性武器的他,眼見生靈塗炭,最後迫不得已用它殺死哥吉拉,卻為了不讓這恐怖的武器被人類利用,選擇與哥吉拉同葬大海。

憎恨哥吉拉,以個人之力妄想殺死哥吉拉的瘋狂軍人,在經歷一連串事件後,最後放下對哥吉拉的仇恨,幫助哥吉拉擊敗敵人。

此角色的個性被2019的主角馬克繼承,但馬克的實質作用被女兒和芹澤博士瓜分,本人戲分又偏向家庭戲,和哥吉拉之間的化學效應遠遠不及結城晃。

二戰軍人,被恐龍所救,卻在恐龍傷重時棄之不顧,任由恐龍自生自滅,最後恐龍受到輻射影響變成哥吉拉。數十年來,新藤對哥吉拉感到愧疚,到了最後哥吉拉襲擊日本時,新藤靖明不躲不逃,和哥吉拉深深對望後,死在熱線之下。

2019的芹澤博士,繼承了初代芹澤的姓氏,骨子裡卻像新藤一樣,對哥吉拉抱持複雜的情感,最後為其殉身畫面壯麗,但由於芹澤本身的故事性不足,沒有初代芹澤的捨身取義,也沒有老軍人新藤的愧疚糾葛,有一股「為了劇情張力該死人了…….嗯,你這哥吉拉粉絲死掉的戲劇效果比較強,好,上吧」的粗糙感。

至於其他怪獸,基本上連相對應的人類都沒有,自然沒有優秀的劇情演出了。

MV5BNWZmYzhhMDktNmZmZi00YzI2LTg5MWMtMGU5
Photo Credit: IMDB

如今,在對怪獸角色的認識程度還一知半解的狀況下,傳奇交出了這張成績單,接下來究竟會不會把《哥吉拉 vs. 金剛》拍成《超人 vs. 蝙蝠俠》呢?讓我們拭目以待。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沈祐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