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兩好球三壞球》:如何與「小人」做朋友?

《人生兩好球三壞球》:如何與「小人」做朋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小人」難除,如登革熱,「太陽」燒不盡,小雨潤又生。當有人拿石頭丟我們時,我們又何必放不下這顆石頭呢?美好人生,別花費任何一秒負面情緒在小人身上。

文:林繼生

人生何處無「小人」?

若問人生最怕什麼?我會告訴你,人生最怕「小人」。

「小人」在側,眾法難除,「小人」隨身,萬藥難治。寧願痼疾纏身,也不要「小人」在旁。

小人可以「除」嗎?

許多命理師或書都在教大家如何防小人,可見小人已氾濫成災,令人恐慌。

我曾到港澳參訪,順道參觀灣仔鵝頸橋底的「打小人」活動。導遊一直慫恿我寫出心中的「小人」,只要經過作法並用鞋子「搥打」,「小人」便會退避,從此撥雲見日,再無衰事。但是幾經考慮,覺得真正的「小人」魔法高強,非一般「法術」可除,加上讀聖賢書,學聖賢事,決定「以德報怨」,放過「小人」。

人生到處有「小人」,比「過江之鯽」還多,包括擬真的各種表演節目。以前很不喜歡看連續劇,尤其是本土劇,不是「看不起」這些劇的水準,而是這些連續劇不管有多少集,「好人」一定要被「虐」、「整」、「含冤莫白」、「千辛萬苦」到最後一集,而「壞人」、「小人」則「吃香喝辣」、「囂張」、「得意」到最後,甚至是最後一集的幾分鐘才「得到報應」,此時如果「小人」稍微後悔一下,所謂「浪子回頭金不換」,「好人」還必須原諒他們,不然怎麼叫做「好人」?除非「小人」、「壞人」表面「改過」,下跪「道歉、懺悔」,其實是趁「好人」正要彎腰扶起他來,或是轉身離去之際,突然耍「陰招」,才會「意外」被「好人」或「小人」自己刺死,否則「小人」最後幾乎還是活得「好好」的。

以上這種情節幾乎出現在以前的所有連續劇中,現在雖然有點「改善」,不過也差不了太多,好像沒有小人「作亂」,劇就沒有人看呢!我常在想,戲劇或者應該說「觀眾」為何總喜歡讓「小人」囂張那麼久?

在這樣的戲劇「薰陶」下,無怪乎有小學生的「志願」是當黑道大哥了,因為黑道大哥坐黑頭車,出入有眾多「小弟」簇擁,而且衣著光鮮亮麗(刻板印象是穿黑西裝、戴墨鏡),更令人稱羨的是身邊常有「辣妹」陪伴,反之,好人哪有這種「待遇」?君不見這就是所謂的公共媒體的「教化」,所謂「教壞囝仔大小」,違背「教育精神」是也。

戲劇不看,「小人」自然不存在,但現實中「小人」卻多如蚊子,驅之不盡,隨時讓你又黏又癢。

何謂「小人」?

「小人」的定義很難說,因為類型太多,且隨時代不同,「小人」也「與時俱進」,我們可以說自有「生物」以來就有「正」、「邪」大戰,只要「生物」還在,「爭鬥」就永無止休。不過不管「小人」如何「蛻變」,基本型態是不變的,而且在《論語》或孔子的時代幾乎都概括提到,你不能不佩服孔老夫子的「先見」,或許他也曾是「小人」的受害者,故感觸特別深吧!

所謂「小人」大概就是:

  • 貪圖利益與生活享受者(「小人喻於利」、「小人懷土……小人懷惠。」《論語・里仁篇》)
  • 結黨營私者(「小人比而不周」《論語・為政篇》)
  • 表裡不一者(「小人同而不和」《論語・子路篇》、「小人於為亂之上,相愛也,退而相惡。」《孔子家語・顏回》)
  • 文過飾非者(「小人之過也必文」《論語・子張篇》)
  • 患得患失者(「小人長戚戚」《論語・述而篇》)
  • 驕傲不安泰者(「小人驕而不泰」《論語・子路篇》)
  • 不願成人之美還喜歡扯後腿者(「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小人反是。」《論語・顏淵篇》)
  • 不知反求諸己,只求全責備他人者(「小人求諸人」《論語・衛靈公篇》)
  • 可以邪道取悅者(「小人難事而易悅也,悅之雖不以道,說也。及其使人也,求備焉。」《論語・子路篇》)
  • 不能擇善固執,遇到困窮就胡為亂作者(「小人窮斯濫矣」《論語・衛靈公篇》)
  • 不知敬畏天命,親狎大人,輕侮聖人之言者(「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聖人之言。」《論語・季氏篇》)
  • 日趨下流者(「小人下達」《論語・憲問篇》)
  • 沒有愛心者(「未有小人而仁者也」《論語・衛靈公篇》)
  • 無所不為者(「小人不恥不仁,不畏不義,不見利不勸」《易經・繫辭下》)
  • 善於嫉妒者:東坡何罪?獨以名太高。(蘇轍語)

因此孔子說「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孫,遠之則怨」,針對「小人」來說是有道理的。

「小人」是無所不在的,尤其是競爭激烈,「贏者全拿,輸者歸零」的地方,加上主管識人不明、制度不全、資訊不夠公開、正義無法伸張、成員怕事之處,更是「小人」孕育的最佳溫床,只是有人受害輕微,有人則連小命都不保。

編纂《昭明文選》的昭明太子蕭統,原來身邊有一個太監叫鮑邈之,頗得信任。蕭統母親病故不久要做「生忌」,需要一太監值宿一夜,太子便讓他去,不料他竟擅離職守,跑去和宮女鬼混,正巧被蕭統巡視時撞見,蕭統寬厚,沒治他罪,只是較前疏遠他。誰知鮑邈之不思圖報,反而懷恨在心,探聽到皇上身體不適,便密告誑稱是蕭統請道士作法,埋蠟鵝咒皇上早死,密謀奪權篡位。蕭統受此不白之冤,無法辯解,氣急交加,一病不起,竟英年早逝,沒想到這種「《文選》爛,秀才半」的人才,就這樣死於卑鄙小人之手。

至於蘇軾的「烏臺詩案」則是另一個「小人」整人的例子,有人從蘇軾的詩文中斷章取義或刻意曲解,誣陷他「愚弄朝廷,妄自尊大」,對朝廷有不敬之處,眼見有人構陷「成功」了,竟引來大家「群起效尤」,落井下石打落水狗,害得這位曠古大文豪差一點沒命,甚至緊張惶惑失措,被捕時不知穿朝服或便服,在解送途中還想尋死未果,那種「喪家犬」的模樣簡直失去所有尊嚴,最後還被「逼」承認自己詩文中的確有多處批評朝政;最後命雖然保住了,卻也株連一些朋友或喪命或丟官。

電影中的「小人」不多,因為多是樣板式的「壞人」。不過要提「小人」還是有的。

兩部亞洲的「冠軍」電影:《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冠軍大叔》(Champion),都是勵志類的電影,一部摔跤,一部比腕力。《我》片中國家摔跤教練為了不讓爸爸瑪哈維爾影響選手的訓練,設計將瑪哈維爾關在運動用品室,「教練」算是「小人」(雖然當事人出來澄清這稍微與事實不符,但就戲論戲,整個訓練過程的確有黑暗的「小人」在)。另外《冠》片中的經紀人與運動賭博集團,想以金錢收買主角馬克企圖操作比賽輸贏,以牟取暴利,當然是標準的「小人」。

我們只能說,「小人」的存在有時有理由,有時則無。

「小人」為何如此「恐怖」?

「小人」所在多有,但何以「小人」會如此「囂張」、「恐怖」?因為小人通常具有幾個特質:

  • 勇、速:通常君子不會「傷人」,會傷人的多是「小人」,所以「小人」不怕被傷害,且小人不會內鬥,他們深得「合縱連橫」之妙,他們會「團結」鬥垮其他人。因為「心有所屬」(有要剷除的人),必欲除之而後快,所以小人辦事效率高,常鑽巧門;反之,君子顧慮多,又與人為善,一切循正常程序,反而曠日廢時。
  • 賴、讕:小人善於造謠,「巧言令色」至極,「指鹿為馬」一流,但一旦「東窗事發」,必推得一乾二淨,甚至反咬抵賴,不像君子「敢作敢當」又「義正辭嚴」說不得讕語,在言行上已遜小人一籌,注定失敗。
  • 狠、敢:所謂女怕纏,君子怕小人。「君子」雖然一副「道貌岸然」,但心存仁義,通常心軟得很,常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反之,小人表面嘻皮笑臉,其實骨子裡壞點子很多,所以未鬥「君子」氣勢已輸三分。小人不會放過被傷害者,而且「軟土深挖」,欺善怕惡,針對「弱者」自動升格為欺壓良民的「累犯」。
  • 陰、冷:光明及透明是「君子」的保護傘,反之,陰暗及黑箱則是「小人」的防護罩;小人像吸血鬼,見不得光,君子則要「不愧屋漏」;君子不善「耍陰」,「小人」則喜躲在暗處放冷箭,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君子所短正是小人所長。
  • 枉、巧:小人平日長袖善舞,更是察言觀色高手,尤其厲害的是鑽營,優遊於灰色地帶,不受道德約束;需要援引法律自重時,精準俐落,若要規避責任時又能巧閃躲避,使得一身「乾坤大挪移」,出入法律如哆啦A夢進出「任意門」,不像君子「匠」器十足,刻板僵硬無彈性,又怎和小人鬥?
  • 忍、待:事情要成功需「耐煩」,即使做「壞事」,也要布局慢慢羅織。小人行動快狠準,但在等待「獵物」上當前,他們如鷹犬般善於等待,一次「伏擊」不成,再等下一次,「目標」未除,絕不干休。反之,君子一旦發現「小人」行徑,必立即挺身而出,企求「摘奸發伏」、「除惡務盡」,如果沒成功,就只會感嘆天道淪喪,甚至「怨懟沉江」,結果不但除惡「功虧一簣」,反而遭到更嚴重的反噬。
  • 聚、烏:小人厲害的地方在於容易聚眾結夥成幫,他們認為天下烏鴉本就該一般黑,即使「烏合」也可以撼動天地,動搖國本;而君子總喜歡「獨善其身」,不屑「友不如己者」,認為只要直道而行,雖千萬人吾往矣,一個人就可以頂天立地,旋乾轉坤,二邊人馬一擺開,氣勢高下立判。
  • 晦、藏:小人善偽裝隱藏,不但「小人」二字不會寫在臉上,也不能以「貌」取人,最可怕的是「小人就在你身邊」,可能是你的上司、部下、同僚,周遭「草木」可能都是「小人」,但就是無法確知誰是「小人」,只能「風聲鶴唳」,只能惶惶終日,只能妄自臆度,最後弄得精神潰散,槁木死灰,甚至一命嗚呼;你有沒有發現,小人爆料構陷之準之精之確實,就好像你親自把資料提供給他一樣。

如何對付小人

小人無所不在,像垃圾永遠清不完,那要如何「對付」小人?

  • 比他敢、比他狠

與狼共舞,要先變成狼,抱著徹底「教訓」他這一次的心理,等「河清海晏」、小人清除再「反正」,否則自己反而「著魔」淪入「小人道」,成為另一個「小人」。

  • 和平共存,「保持現狀」

人體腸胃內都有各種菌種,將小人看成益生菌,它是職場必要之惡,有助於人的成長。想想,不遭人忌是庸才,沒有「小人」怎能襯托「君子」可貴。

  • 避、躲不糾纏,低頭是一種智慧

道不同,不相為謀,對小人只能防,只能躲,不能糾纏,如果你自認不是小人的對手,或厭惡你爭我奪、爾虞我詐,那麼就避開這樣的環境吧!愛爾蘭作家、詩人、劇作家王爾德(Oscar Wilde)說:「要永遠原諒你的敵人,沒什麼事比這個更讓他們惱火了。」或許,讓「小人」沒有「對手」是對抗小人最好的方式。

  • 提早進入「耳順」境界

不要在意小人在背後怎麼看你、說你,反正言語改變不了事實。

  • 若即若離,敬而遠之

對小人勤打招呼,但少說話;不主動來往,但不拒絕來往;不深交,但不絕交。不幫忙,不阻攔,不規勸,不參與,不討論,任其自生自滅。不要妄想窺探小人「祕密」,也不讓小人深入自己的領域和心靈。

「小人」難除,如登革熱,「太陽」燒不盡,小雨潤又生。當有人拿石頭丟我們時,我們又何必放不下這顆石頭呢?美好人生,別花費任何一秒負面情緒在小人身上。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人生兩好球三壞球:翻轉機會/命運,做自己的英雄》,三民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林繼生

本書結合電影、文學等素材,提供年輕學子在認識自我、人際關係、夢想與面對未來等方面的人生指引,文字淺顯易懂,讀者可從中獲得正向積極面對未來的智慧與勇氣。

青春的迷惘,本書幫你解答!

【如何做自己?】
要真正「做自己」必須先了解自己,要先知道自己想成為怎樣的人,才有資格談如何成為那樣的人。

【我也可以是英雄嗎?】
我們都毫無疑問地是自己生命故事的主角,也是這個故事中「最佳且唯一」的英雄。

【灰心喪志時該怎麼辦?】
「勇氣」是你灰心喪志時唯一的武器。

【如何面對過去的自己?】
真正的成長不是去抹煞生命中不好的經驗,而是接受它們造就了今天的自己、並以此為動力繼續前進。

【我能戰勝命運嗎?】
命運會捉弄人,但機會永遠在自己手中。把握機會,你就是命運主宰。
 
【成功是否有捷徑?】
成功的人不是運氣比較好,但他們學會了失敗,於是更快成功。

作者簡介

林繼生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教育研究所畢業,曾任國立武陵高中校長,現為桃園市六和高中校長,也是新北市救國團《青年世紀》主編,主辦青年世紀文學獎,三十年來孕育出許多作家。從國中教師、高中教師到成為校長,教育經歷豐富,秉持「教育之道無他,唯愛與榜樣而已」的教育理念,作育英才無數。

getImage
Photo Credit: 三民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