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政治人物越來越像藝人,還有人關心「專業」嗎?

當政治人物越來越像藝人,還有人關心「專業」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人們習慣接收毫無營養的政治垃圾資訊時,便容易怠惰於找尋額外的資訊,而這些被忽略的資訊,可讓政治人物更容易操弄人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Leo Chu

近代以來,政治人物開始出現一種「討好人民」的傾向,比起花費時間在艱澀難懂且不易說明的專業政策論述,政治人物更傾向將同樣的時間,「投資」在娛樂大眾,使自身具備一種近乎「藝人」的「身分」,附著於此「身分」的便是「娛樂化」,尤其在1990年代後,網路從原本的軍事國防用途,開放成民間使用,經過若干年的演變,成為前所未有的傳播媒介,強化了上述所說的「政治人物同時具有藝人身分」的「娛樂化」性質。

台灣的政治人物亦出現前述之傾向,如台南市議員謝龍介參加知名美食娛樂節目的錄影、總統蔡英文參加知名網紅主持的脫口秀、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參加知名律師主持的機智問答節目、台北市長柯文哲的網紅式經營等等,皆為前述之實例(僅為舉例,不為任何立場的批判)。

承前開所述,本文將試圖以淺薄的學識輔以自身觀察試論政治娛樂化為何,以及當政治人物開始具備(或塑造)近乎藝人的身分時,政治娛樂化將帶來甚麼影響。

政治娛樂化是甚麼?可以吃嗎?

所謂的「娛樂化」一詞,應是從文化產品的剖析論借來,而後與政治做詞彙意涵之結合。「娛樂化」指的是,將文化產品的娛樂性當作是進行文化行為的第一優先,旨在滿足大眾心理娛樂需求的文化行為,如商業電影(鄉民俗稱「爽片」)即是娛樂化為主的產物。

循著上述脈絡,我們可將「政治娛樂化」定義成:將娛樂性視作進行政治行為的首位,政治行為結合娛樂性以取悅大眾,進而創造新的社會身分。是故,我們可以看到,政治人物會與知名且具娛樂特質的網紅、公眾人物合作,在他們共同搭建的「舞台」上,扮醜、裝萌、與年輕人互動,甚或是語出驚人,講出平時在政治場域不敢或不能講的話,塑造出與政治人物不同的新對比身分──藝人,並用此身分所附隨的娛樂、親民特質,平衡「政治人物」身分的嚴肅特質。

簡單講,當政治娛樂化後,政治人物都會具有公開場域的雙重身分──政治人物與藝人,而後者很可能會淡化前者,使選民可能沒那麼在乎政治人物原本的身分──亦或是附著於身分應有的政策論述。

烏得勒支吉祥物米飛免與柯文哲熊讚合影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政治娛樂化的另一層面──速食化

當政治人物習慣以藝人的身分取悅大眾,讓政治娛樂化時,伴隨而來的是大眾對於此類政治人物娛樂資訊的麻木,其辨別政治人物所拋出的資訊之能力下降,不再深入思考,取而代之的是政治人物所給予的視聽娛樂跟立場相同的快感。此種情況同速食一般,快速、簡單、不具營養,短時間內給予大量高熱量、重口味又不健康的餐點,吃完除了覺得口腹之慾稍有滿足外,其它部分無有益處,便是政治娛樂化的另一層面──「速食化」了。

政治人物於公開場合,用不負責任、犀利任性、戲謔式的言詞,無需任何專業素養,便可滿足視聽眾的娛樂需求,其所說的話語如同速食般──重口味而毫無實益。若在娛樂場合,速食化的情況更是嚴重,群眾猶如參加嘉年華會,集體狂熱的情形可見一斑。

此外,上述這類政治人物亦具備一種擅長煽動群眾的特質,若持續使用高強度的社會溝通方式,長期以往傷害的是社會信任,甚或造成群體極化(不論現實或網路),不利良善而適當的社會溝通。是故,速食化亦可說是一種「政治人物長期對群眾進行速食性的資訊暨言詞餵養」。

淺薄的思考,導致隨意的決策

政治娛樂化譬若一種現象,而速食化好比是人們之於娛樂化的習以為常。當人們已經習慣接收毫無營養的政治垃圾資訊時,人們容易怠惰於找尋政治人物給予的資訊以外的資訊,被忽略的資訊可能更貼近某些議題、某些政策的事實真相。簡而言之,政治人物更容易操弄人民。

英國脫歐公投即為典型之例,為了影響公投結果,脫歐方運用大數據,找出資訊的投放標的群體,拋出錯誤的數據、激烈而直接的口號,打從一開始便以煽動群眾為主要手段,亦不打算與反脫歐方進行任何專業的辯論,公投結果則眾所周知,不多贅述。脫歐被專家學者認為是錯誤的決策,卻沒有人會為脫歐公投結果負責(實則承擔苦果的仍是全體人民),內閣政府找不到解套方法,無法解套就無限拖延,然而時間卻不站在政府那裏,勢必得給英國人民和歐盟一個交代。

政治人物透過娛樂人們,讓人們不再理性思考,淺薄的思考造就隨意的決策,錯誤的決策卻無人負責。是政治人物會負責嗎?很抱歉,政治人物會以民主之名卸責,兩手一攤,表示「我只是貫徹人民的意志」,而在此時,民主諷刺的成為政客推卸責任的最佳利器。

高雄過好年活動起跑 首發Q版韓國瑜小紅包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娛樂化的政治少講專業,但你仍可以用「理性」辨別

上開篇幅盡述政治娛樂化的負面影響,「後現代政治」的本質或許已不謂18、19世紀的講求專業,受現代傳播媒介及文化的影響,後現代政治走向娛樂化不無可能是必然,至少目前實證研究來看是如此,烏克蘭不就有位諧星用萬夫不當的氣勢當選總統嗎?

如欲降低政治娛樂化乃至速食化的負面影響,或許回到最基本的理性辨別才是根本之道。理性辨別雖然老套但有效,它能在即將做出錯誤決策之時,拉住國家乃至社會一把,須知承擔眾人的錯誤決定所開啟的負面連鎖效應者沒有別人,仍是全體人民。至於政治人物呢?大概還是穩坐辦公室,細數政治利益,冷笑看著一切的發生。

延伸閱讀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