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解讀師:你做過「夢中夢」嗎?還是你在夢中扮演過旁觀者?

夢境解讀師:你做過「夢中夢」嗎?還是你在夢中扮演過旁觀者?
Photo Credit: Inceptio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夢境中,如果你常常以第二人稱或第三人稱視角看著夢境的發生,或是以看電視、看劇、看電影的角度在經歷夢境,甚至還有夢中夢、多層夢中夢的夢境,這都是因為潛意識知道「你不太能正面面對夢境主題」,才因此使用了一種轉換的方法。

大家好,我是Raguhn,歡迎來到解夢的世界。

你做過旁觀者的夢嗎?大部份的時候你在夢境中是主角,有時候則是配角。例如在夢境中看著其他人在互動,或是在台下當個觀眾看著台上表演,或是看電視、看電影,甚至是夢中夢。或許你會好奇:夢境中第一、第二、第三人稱的視角究竟有什麼差異呢?

事實上:做夢者對於夢境的主題的抗拒程度,會大大影響在夢境中的視角。例如在現實生活中,你和陌生人互動會緊張、怕自己給對方的第一印象不夠好,甚至你會覺得你長得不好看,和人互動起來會怕怕的。那麼在夢中或許會出現「你看著一個懦弱、畏縮的人在與人互動」的情節。雖然你很清楚你是看著別人,但實際上那個人就是你自己。

為什麼會這樣呢?我們的潛意識是個最懂自己的人,「它」深知「與人互動」是你所排斥和抗拒的主題,為了讓你可以較客觀地看待這整件事,於是潛意識用「好像在看別人的事」的角度,讓你看發生在你身上的事。

如果你很能夠接納自己不完美的地方,那麼潛意識就會直接用第一人稱的視角演繹整個夢境。相反的,若你非常抗拒這件事情,潛意識則會用更遠的角度來演繹,像是上面提到的第二、第三人稱,或是用看電視、電影的方式,甚至用夢中夢的形式將你和事情隔開。

說完這些,我們就進入這篇的主題吧!上面只有稍微解釋到夢境中的自己會因為「不接納」——比如提不起勁、不想面對、逃避等情緒,而改以不同人稱存在。這次要繼續往下講的是:為什麼我們會不接納自己?

這個主題與我們的父母、家庭和成長環境相關,是生活在台灣這塊土地的人共同的課題,這個共同課題有一個專有名詞:集體潛意識。

原因一:「我不夠好」的集體潛意識

台灣的傳統教育不太會教我們「如何探索自己」或是「如何尊重自己」,加上家中的長輩普遍都不會教,我們通常就只能看著父母的背影中成長,導致父母的心靈健康程度會直接影響到我們的心靈。

請你仔細想想,你從父母、老師那得到的是稱讚大於批評呢?還是批評大於稱讚呢?有些父母只是想激發小孩子的野心,讓他往更高的地方爬;不過說出口的話卻是:「你考90分就滿意了嗎?你以為90分就可以考進第一志願了嗎?剩下的10分你要如何把握呢?」甚至如果那10分是因粗心而失分,父母還會說:「你明明就會啊!粗心比不會還慘,你知道嗎?」雖然父母也是會稱讚孩子,但如果稱讚的比例遠低於批評,長久下來,便很容易讓孩子覺得「自己永遠都不夠好。」

原因二:「謙卑」的集體潛意識

謙卑是華人文化中被定義為「美德」的特質,每個台灣人大概都聽過「做人要謙虛」、「待人要客氣」這種說法,比如說自己被鄰居誇獎的時候,身旁的父母表情一定是很開心的,但口中通常會說:「沒有啦!沒有啦!他哪有這麼厲害!」

這種「過度客氣」的文化,往往會讓人摸不著頭緒,甚至會想說「爸媽到底是在誇我,還是在損我啊?」但其實「謙虛」真正的目的應該是:不要讓自己光芒太過耀眼,無意間戳到別人的自信心,所以「謙虛」其實是一種體貼他人的表現。

原因三:「家醜不外揚」的集體潛意識

除了上面說的「不夠好」與「謙卑」,許多人應該也踢過「家醜不外揚」的說法吧?不管家裡發生什麼事或者自己有什麼負面感受,外在總是要表現一幅沒事樣,有苦有痛都往肚內吞。長大之後,自然也繼續沿用這個觀念,不管如何對外都要表現出最佳狀態,不能讓人看到脆弱的一面。

但或許你有更好的做法,比如化脆弱為力量,給自己沉澱幾天,找到成長的方法,然後展現成長的力量。或許你可以試試:適度地展現自己真實的一面,反而會讓人更能感受到你的勇敢和力量。

夢境和接納自己的關係

或許你會問:「前面講那麼多,到底和夢境、和心靈有什麼關係呢?這些道理我都知道啊!」

有趣的是,許多道理我們都知道,但卻很難做到。舉例來說,在夢境中,如果你常常以第二人稱或第三人稱視角看著夢境的發生,或是以看電視、看劇、看電影的角度在經歷夢境,甚至還有夢中夢、多層夢中夢的夢境,這都是因為潛意識知道「你不太能正面面對夢境主題」,才因此使用了一種轉換的方法。

此外,夢中的人物也和接納自己的程度有關。像是夢到的人物看不清楚臉,還有明明是自己的事,但在夢中卻是由別人來扮演自己的角色,甚至是性別、地位互換,都代表你不太能接納這個夢境主題。

如果要作一個排序,將「接納自己的程度」由高到低排序,夢境的呈現方法是:

第一人稱>第二人稱>第三人稱>觀眾角度(看電視、劇、電影)>第三人稱但角色性別、地位互換>夢中夢>多重夢中夢。

35932142240_f38f916f9a_k
Photo Credit: Oscar Matamoros @Flickr CC BY 2.0
如何開始接納自己

一開始,想先請你試著問自己這三個問題:

  1. 我能接受我自己有時候是脆弱的嗎?
  2. 脆弱的時候,我允許讓周圍的人知道嗎?
  3. 我感覺脆弱的時候,我會怎麼做呢?

如果你對這三個問題有一度有愧疚感、罪惡感,甚至想避開這個問題的話,非常棒!你已經意識到你不容易面對真實的自己。

或許你會說:「我知道真實的自己有很多不好的地方,避免展現給其他人是種禮貌,這樣不是應該的嗎?」

但你想想,如果你今天身處的場合是代表一個群體,例如你是公司負責人、市長或議員等,展現完全真實的自己有可能會壞了大事,甚至給人造成麻煩。又或者你在工作上需要呈現良好的公司形象,在會議上必須展現專業度,這時確實應該展現自己完美的一面。

不過在下班後,面對親朋好友時,如果你仍想把自己保持在一個完美形象的話,那就有點辛苦了,因為假的東西無法長久,只有真實才會。你已經過度認同那個完美自己的話,你離真實的自己會越來越遠。

我自己也有類似的經驗,我以前也曾很努力把自己保持在一個完美形象,現在已經不這麼做了,這個「拆除完美」的過程的確不容易,但我也因此發現「保持完美形象」的缺點:

  1. 做什麼事情都會很費力,因為你需要把一半的力氣花在打造形象,真正做事時,只剩另一半的力氣。
  2. 只有第一印象讓人覺得很好,時間久了就會被看破手腳,反而會需要更多力量打造形象,形成惡性循環。
  3. 一般而言,遠離人群才有辦法好好休息,但如果想隨時維持完美形象,就代表休息時也不能展現真實自己,那身體和心理真的會很累。
  4. 這樣的疲累、累積的壓力需要出口,如果沒有妥善紓壓,很有可能突然失控暴走,或是在匿名性高的網路上變成另一個失控的自己。

不知道你有沒有類似的感覺呢?有的話非常好!因為你開始意識到問題了。

至於到底該怎麼做,才能真正接納那個不完美的自己呢?我分享一下我這一路的所使用方法和觀念:

  • 找出願意承接你情緒、不堪一面的人。如果不知道怎麼找,找你的另一半,或是想想自己平常最常承接誰的情緒?誰願意把他不堪的那面讓你知道呢?
  • 不需要在一夜之間全改變,你可以一次只挑一個主題,例如:每當別人批評自己時,自己會下意識想要為自己辯解。那麼,就和這個「別人」聊聊,分享你的想法。
  • 不要預設、期待結果,因為重點是這個「接納」的過程,你需要敞開心胸,接受未知的變化。
  • 與自己對話,當你發現自己不舒服時,你可以用手按著自己的心臟的位置,和自己說:「我注意到你感覺不舒服了,我知道是因為______(請列出具體的事),我承認我們會因為這件事不舒服,辛苦你了。」注意,這個動作只是「讓自己接受事情」,不需要進一步去分析或安慰說「別人是怎樣怎樣,並沒有那個意思」,重點只是要「承認自己的不舒服」。
  • 不要批判自己,如果這些感覺被你視為「不理性、不應該」,它們也會隨著你定期抒發後,變得越來越淡,往後引起這種感覺的機會也越來越少。
  • 不理性的感覺永遠存在,但我們的目標是讓它變成陰影般的存在——你知道它存在,但不會影響你。
  • 看到自己改變,不吝分享給其他人,這個是基於真實創造出來的好形象,展現它並沒有副作用。

「接納自己」是一個很大的課題,相信有許多人已經意識到它的重要性,甚至和我一樣都在努力進行中了!可以的話,也歡迎你分享自己的經驗喔!

希望你今晚能和潛意識有深刻的對談,祝你有個好夢,我們下次見。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