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XX說的」到底會不會構成誹謗罪?

「我聽XX說的」到底會不會構成誹謗罪?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聽說」而來的消息,負有細究消息來源的查證義務,俾能健全民主政治正常發展,並達監督政府之目的,否則將更害及公共利益與受評論者的名譽。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楊孝文(律小編的法巢

「聽說」除了是一部膾炙人口的愛情電影,難道也是解免刑事誹謗罪責及民事損害賠償責任的好物?

日前有媒體報導指出,某立委日前針對高雄市旗山大溝頂太平商場拆遷事宜,指控前市長以治水之名強拆民房,並聲稱「太平商場後方土地與前市長親戚土地利益有關」,質疑有財團介入而遭訴。一審判決認為該立委是評論政策,屬可受公評之事,因而駁回原告之訴。上訴後,二審認為該言論屬於可受公評之事,雖屬事實陳述,但無從證明與事實相符。

然該立委已陳述其「聽說」即轉述傳聞之旨,且係經由當地居民處知悉此傳聞及依據為何。且該立委對於土地所有權人之年籍、親屬資料,均屬個人資料,非可任意取得而為查證,再衡量該立委發表系爭言論時之時效性,難再為進一步之查證,應認已盡合理查證,故而駁回上訴。

我們在與人交談的過程中,對於某件事物略知一二、僅概略知其梗概時,為求轉述,常會使用「聽說」一詞來作開場白。是的,「聽說」本身,其實就是個來源不明的道聽塗說,縱然加上「聽二姑婆說」,「聽三叔公說」的,雖讓聽者可能可以知道消息來源,但是對於是否真有其事,仍然無從考究,而需佐以其他事實才能認定。因此,聽說而來的消息,如果不加以查證,到底應不應該構成誹謗罪呢?

我國《刑法》第310條規定「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者,為誹謗罪,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如係以散布文字、圖畫犯之,則可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同條第三項則規定「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但涉於私德而與公共利益無關者,不在此限。」簡言之,於發表言論時,如涉及誹謗,但該言論係真實且與公共利益相關時,即可免責;反之,縱然所言真實,但如此消息不涉及公共利益時,仍然不得阻卻刑責。

另外參考大法官會議第509號解釋意旨,認為:行為人雖不能證明言論內容為真實,但依其所提證據資料,認為行為人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者,即不能以誹謗罪之刑責相繩,採取合理查證原則,即以陳述的事實,為「真實」或「主觀上經過合理查證認為真實」者為限。而最高法院在97年度台上字第970號民事判決中也認為:「行為人之言論雖損及他人名譽,惟其言論屬陳述事實時,如能證明其為真實,或行為人雖不能證明言論內容為真實,但依其所提證據資料,足認為行為人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者;或言論屬意見表達,如係善意發表,對於可受公評之事,而為適當之評論者,不問事實之真偽,均難謂係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尚難令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

回歸本案,二審判決認為該立委的言論雖然是「聽說」而來,但消息來源是來自當地居民,故認為有其依據。然而,此時應該探究的,應當是界定其「合理查證」之程度?譬如,普通民眾與具有相當社會地位的名嘴、政治人物,因為後者影響的層面可能更廣,勢必更應適度加重其合理查證的程度,對於其如何自眾多真偽不明的消息中過濾、篩選,而得出其主觀上認為消息真實的過程加以調查,否則將使得錯誤、不實消息以訛傳訛。

至於二審判決關於「衡量該立委發表系爭言論時之時效性,難再為進一步之查證」的論述,不免感覺頗有導果為因之嫌。倘若查證義務甚為重要,本應善盡查證後再為表達,且究竟有何時效急迫情形,單從二審判決也無法完全揭明,此番論述容有些許瑕疵,宜加強說明,以釋群疑。

公眾人物之言行如與公共議題或公益相關者,就其名譽權之保護,固應對言論自由作較大程度之退讓,並減輕行為人對於所陳述事實之合理查證義務;但當雙方均為公眾人物,似乎仍應恪遵合理查證之本旨,對於「聽說」而來的消息,負有細究消息來源的查證義務,俾能健全民主政治正常發展,並達監督政府之目的,否則將更害及公共利益與受評論者的名譽。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