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做父母,在愛裡無懼》:LATER五步驟,不用體罰也能為孩子建立規矩

《安心做父母,在愛裡無懼》:LATER五步驟,不用體罰也能為孩子建立規矩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親子互動就像談戀愛,強摘的果子不甜,強迫而來的乖順並不真誠,因此體罰與恐嚇式教養,家長還是少用為妙。但是,如果父母選擇不體罰、不恐嚇,當孩子犯錯的時候,應該怎麼教呢?讓我們看看接下來這個方法。

文:黃瑽寧

你還在體罰孩子嗎?我就不拐彎抹角,開門見山的先說結論:「體罰並非不可以,但肯定是最懶惰的教養方式。」

體罰研究怎麼說?

2010年,美國《兒科醫學》(Pediatrics)雜誌有一篇重要的研究。杜蘭大學的研究者,追蹤2000多名孩子長達7年,得出以下結論:孩子3歲之前,如果每個月被打2次屁股,長大以後,其攻擊行為會增加50%。我們要知道,美國人體罰是不用「武器」的,不像華人父母拿衣架、竹條,這樣的體罰行為在美國是要通報兒童虐待的。

當然,反證也是有。美國杜克大學博士肯尼斯.多奇(Kenneth Dodge),就提出多項研究反擊。他追蹤黑人社區的教養方式,發現父母就算使用體罰,統計上都不太會顯著增加攻擊行為。由於這項研究結果有些「政治不正確」,當時報紙還稱此研究為「打到爽研究(all you can beat)」,嘲諷意味十分濃厚。

之所以會有這2種截然不同的結果,其實理由很簡單,因為在白人的家庭氛圍中,打小孩並不是常見的事,因此當父母打小孩的時候,都是在氣到失控的狀態下。他們面目猙獰,口出惡言,孩子因此感到巨大的恐懼與心靈的傷害。但黑人社區的情況,和以前華人家庭比較類似,體罰是家常便飯,孩子被打的時候,牙一咬,疼痛就過去了。而且不只自己被打,兄弟姊妹和同學都被體罰過,心裡就稍微釋懷,覺得爸媽也沒有特別不愛他,心靈比較不會那麼受傷。所以,如果你覺得孩子需要體罰,請記得這3個前提:

  1. 體罰時,父母不可以帶著情緒,也不可以面目猙獰。
  2. 孩子所處的文化環境,體罰是家常便飯。
  3. 體罰過後,要跟孩子修復關係。

如果這3點都做得到,或許──只是或許──體罰對孩子的心理健康,沒有太大的影響。但是,有哪對父母能保證,每次體罰都能心平氣和?確定不會面目猙獰?能保證孩子在別人口中,不會聽到對體罰負面的評價?我不敢保證,所以很少體罰孩子。就算真的使用,我也一定會努力做到上述3點,避免讓孩子以為我在施行傷害。

恐嚇式教養只有短期效果,長期下來終會失效

很多家長因為不能體罰,所以把棍子收了起來,但那張嘴更厲害,罵起人來可能傷害更大。父母恐嚇孩子的文化,歷史可悠久的呢!連兒歌都在恐嚇孩子,要趕快乖乖睡,不然虎姑婆會來咬小指頭……這到底是什麼跟什麼啊?我實在不能理解。更不用說在現實生活中,家長抬出各種權威人士來壯大聲勢:不乖,要找警察來抓你;不乖,要叫醫生來打針;不乖,要請老師帶你回家;不乖,要把你趕出家門……總之就是先嚇嚇孩子再說,合不合理並不重要。

恐嚇式教養可以帶來短期效果,這點我承認;但是長期使用,只會愈來愈沒效。史丹佛大學教授喬納森.弗里曼(Jonathan Freeman),曾經做過一個很有名的研究。他在一個大房間裡,放了一個機器人,然後跟小朋友說:「我待會兒離開這房間,誰敢碰這個機器人,去玩它,我就打斷他的狗腿!」然後他就出去了。在弗里曼離開的時間裡,小孩因為害怕被懲罰,很少人敢去碰那個漂亮的機器人,恐嚇式教養確實得到了短期效果。

在事情結束後6週,這些小孩又回到同一個房間,發現漂亮的機器人還在桌上,左顧右盼,欸,大人都不在呢!雖然大家還記得上次被恐嚇過,但反正那個人不在,因此在自由活動時間中,有77%的小孩都去摸了機器人。

但是另外一個做法,就帶出不一樣的結局。孩子第一次看到機器人時,研究者告訴孩子一個「不碰它的理由」,比如說,這玩具要送給生病的孩子,希望它能保持完整云云,總之就是花點時間與口舌,賦予這規矩一個合理的解釋。

6週之後,這些孩子又回到同一個房間,教養的差異點就浮現出來了。雖然沒有大人在側,在自由活動時間中,僅有33%的孩子去摸這個機器人,這種鼓勵式、勸導式、品格式的教育,讓願意遵守規定的孩子,增加了將近3倍。

這2種做法,哪一個比較有長遠的效果,我想已經有明確的答案了。

偏挑食研究,證實人會對恐嚇麻痺

再舉一個跟偏挑食相關的研究,它也證明了,凶巴巴的逼孩子把飯吃完,一開始的確會讓孩子乖乖就範,長遠也是愈來愈沒用。

在學校的食堂,研究者讓一群孩子喝一碗湯,並且請一位凶巴巴的校長扮演恐嚇者。校長威風的站在台前,大聲警告所有小孩:「把你們的湯給我喝光!」一連警告5次之後,由研究者去測量孩子喝湯的毫升數。

如果不去分類,整體而言,學生喝湯的毫升數,在校長警告後,的確增加不少。但仔細分析就發現,其中有兩群截然不同的數據。其中一群孩子,因為在家裡吃飯氣氛愉快,平常吃飯從沒被警告過,被校長一吼,嚇得把湯喝光光,增加5倍以上的攝取量!

但是另一組孩子,平常在家裡,就習慣被爸媽逼著吃完飯,餐桌氣氛很差,常被威脅、恫嚇。校長站在台前一吼,他們卻一點也不害怕:「在家裡我已經習慣了,校長要殺要剮,悉聽尊便,我就是不喝,你能奈我何?」統計下來,這些孩子只多喝了15毫升左右的湯,前後看不出攝取量的差異。

不僅如此,經過校長這麼恐嚇之後,多出了一倍的孩子,開始討厭這種湯品。之後學校的伙食更難處理了,每次煮這一種湯,就會剩下一大堆,沒人願意喝。

親子互動就像談戀愛,強摘的果子不甜,強迫而來的乖順並不真誠,因此體罰與恐嚇式教養,家長還是少用為妙。但是,如果父母選擇不體罰、不恐嚇,當孩子犯錯的時候,應該怎麼教呢?讓我們看看接下來這個方法。

LATER方法的使用原則與步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