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粉」與他們的產地,問題不只是「經濟」

「韓粉」與他們的產地,問題不只是「經濟」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TJ Ti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拆解韓總機對弱中產和農工的唬弄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理解弱中產和農工的處境,真正為他們向政府發聲,而非對失政視而不見,才能釜底抽薪的終結韓粉溫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施景隆

台灣在2002年加入WHO貿易自由化進程,美其名是在國際分工上發揮最大的經濟效益,但理論上會讓兩個群體受損,一個是依賴黨國特權保護的經濟體制,一個是中下階層。

對此,蔡英文上任後在經濟上採取分段穩健改善體質的策略,以大減稅分配改革成果,同時削弱黨國特權下的軍公教年金和黨國政經體制,但對於其他傳統受黨國庇蔭的財團就採取相對寛鬆的態度,礦業法至今仍然讓遠東集團開心挖山,在司法和財政改革上進度有限,對高房價則僅以凍漲因應,台灣的菁英中產階級,對上述改變雖不完全滿意,不過這群自由主義獲益者大致抱歡迎的態度。

然而,對於在貿易自由化下掙扎的弱中產和農工,就不一定受用。

勞基法的修改,特別是賴清德主導的二次修惡勞基法,意謂著民進黨中比蔡英文更加偏向財團的力量集結,賴清德在核電公投失利第一時間,要五毛給一塊,宣佈不再為非核家園設定2025年的期限;里長陳永和力抗賴清德在龍崎牛埔月世界設立垃圾掩埋場,於台南市長大選中得到12萬票;賴為了護航深澳電廠,不但介入環評,最後又自打臉改為摧毀大潭藻礁。

賴以威權的手段,偏向資方,摧折勞工和環保,作為像極了「不主張統一的國民黨」,而賴清德的問題不是背骨,他和背後的獨派要建立的是本土資產階級政權,這種資產階級立場在日治時期早已被證明會導致本土社會對立和分裂,讓殖民政府各個擊破。賴擔任行政院長的結果是重挫民進黨在弱中產、勞工和農民心中的地位,並為韓流提供大量養分。

韓國瑜現身挺韓會師活動 支持者熱情歡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韓粉的產地,問題不只是「經濟」

數據顯示台灣的中產階級比例高於多數國家,蔡執政下經濟也有好轉,但我認為要理解韓粉,就不能被這些統計數字迷惑。

弱中產在馬英九執政時期的飆高房價中受創最深,加上與中國簽定ECFA自由貿易協定後停滯的經濟,十年下來無法看到足以翻轉命運的機會,沒有起色的生育率,最直接顯示了年青人對未來的無望感。不論合不合理,蔡英文做為現任總統要概括承受。

弱中產以及被邊緣的農工,他們面臨的兩個選項,一是給蔡英文一個機會,穩健改善生活,另一個是發大財,以賭徒性的邏輯接受韓國瑜那些很好聽的空話。積鬱十多年的他們,則選擇對翻身渴望的孤注一擲。

英國脫歐和川普的當選,都標示了1990年代以來貿易自由貧富惡化下的反抗情緒——農村打敗了都市,勞工打敗了菁英中產,他們都厭惡資源和利益被跨國公司吸乾,國內工作機會流失,韓流是類似大背景下的產物。

只要「菁英中產」不斷嘲笑「魯蛇中產」,「韓粉」就能超越統獨的茁壯

保守的本土菁英中產嘲笑韓粉是「失敗者的集合體」,這是自由貿易下菁英中產合理化自己優越地位的無知或惡意,不去理解自己在目前改革下所占有的優勢,他們並不需要面臨弱中產以下的社會困境,不用睹一把就可以擁有接近理想的資源,他們喜歡談「亡國感」的國家共同體,更甚於社會弱勢、貧富和環保問題。

日本思想家柄谷行人曾說:「國族以想像的方式,填補現實中資本主義帶來的貧富差距,消除人的不自由與不平等。」台灣人的國族存亡號召當然有用,2020也會比2018更有用,但國族的想像有其極限,當現實的貧富差距無法以台灣人的自豪感抹平時,他就有機會成為韓粉,

而菁英中產嘲諷韓粉邏輯荒謬,且不願正視那些一二十年買不起房,而且明年今天還是魯蛇的「弱中產」世界,僅以「國家不能亡」的口號大聲疾呼,一邊還支持著難以翻身的體系,或支持製造階級對立的候選人,冒著因貧富差距而讓台灣國家共同體解體的巨大危險,到底哪一個比較荒謬?

miiap6zvla07m0ahn3bh3b4wc9tseg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 Flickr CC By SA 2.0
最希望韓國瑜當總統的人,可能正是「庶民」的敵人

另一種韓粉,是受損的既得利益者。

一個健康的國家,傳統黨國軍公教和經濟特權要逐步退場,既得利益者的反擊是必然。韓的論述,幾乎都是以黨國權貴的利益為核心,但卻包裝成「庶民總統」,例如,韓國瑜背書的自經區,不只依賴中國,更是自由貿易的深入骨隨,讓弱中產更弱;韓也支持核電,只有占發電量不到10%的核電,不會讓弱中產的帳單有明顯改變,會明顯改變是黨國核電權貴的銀行帳戶。

韓最堅定的支持者,正是黨國既得利益者,理解韓是草包不會影響這群人的支持度,因為草包不用成事只要敗事就有用,阻斷蔡英文的改革就可以讓既得利益者得利,於是反年改、反同婚和擁核的合流,正是這群人的共同基礎,對這群人溫情溝通是浪費力氣,而所謂的「廣大庶民韓粉」,那些弱中產和農工,不過是這些核心立場的跟隨者和夢想者。

高雄過好年活動起跑 首發Q版韓國瑜小紅包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發大財」的庶民政見之所以是一個接一個的空頭支票,因為其本質就是反庶民,愚弄一個希望接一個希望的弱勢庶民。

拆解和阻斷韓總機對弱中產和農工的唬弄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公共知識分子和支持改革的菁英中產需要理解弱中產和農工的處境,不是對失政視而不見,要為他們向政府發聲,監督易受資本家侵害的勞工和環保問題,釜底抽薪的終結韓粉溫床,這樣才能真正達成他們嘴上「國家不能亡」的口號。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