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哈林」庾澄慶:《西哈遊記》唱演全包,讓他一次愛個夠

專訪「哈林」庾澄慶:《西哈遊記》唱演全包,讓他一次愛個夠
《西哈遊記-魔二代再起》採排,Photo Credit:耳東劇團提供、李欣哲攝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凡事看起來自信的哈林,其實做任何事情都保守小心,聊起他的第一個夢想,絕口不提音樂,反是說:「年輕時候的夢想啊⋯⋯其實是從臺北工專畢業。」音樂劇是哈林蠻荒之旅的第一站,帶著演員身分、站上從未駐足過的衛武營劇場,已足夠讓他全身散發光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郝妮爾

1989年〈讓我一次愛個夠〉這首歌一推出,可說是奠定了哈林於台灣樂壇的地位,副歌獨到的顫動高音,至今聽來仍能輕易勾動人心,當年不只在大街小巷造成回響,亦在他身上激起漣漪。

哈林說他自此以後幾乎是遵照著歌詞所說的:「讓我一次愛個夠/給你我所有」-不做則已,一做便要投注所有。「也像那句台詞,這輩子做好一件事情就功德圓滿。我與音樂的關係就是這麼一回事。」

事必躬親的哈林自出道以來樣樣不假他手,從音樂製作到各式主持工作皆然。他說自己不是工作狂,只是演藝等事(特別是音樂)必須發自創作者內心才能動人,其它有才華的創作者也不可能專服務他一人,久而久之便養成習慣,捲起袖子、做任何事情都親自操刀。

「這件事情有好有壞啦,好處是我能夠非常確定要什麼,不過只要遇到無法理解的人,我就會變得很急躁。」他笑稱過去的壞脾氣不是浪得虛名,很多工作團隊到近年看見他愈變愈親和,才敢偷偷告解說:「其實我們當初很怕你⋯⋯」怕到什麼程度?

比方說一首歌哈林編了六個版本,隔天帶到團隊詢問意見,見對方怯生生地說:「其實聽不太出來差別。」此話一出,他得深呼吸好幾口氣才能重新解釋一遍,口氣微慍,聞者或禁聲不語、或轉身落淚,其威嚴可想而知。

「不過這幾年慢慢放下很多事了。不是說我不再堅持,而是我明白夢想和理想是不同的。我不能一直拿自己的理想套在別人身上,也不能一直阻擋他人作夢的權利啊。」哈林雙手一攤,說過去常常不解年輕人怎麼老愛「說夢話」?例如一出道便大言要到小巨蛋開演唱會,動輒峰芒畢露。

畢竟凡事看起來自信的哈林,其實做任何事情都保守小心,聊起他的第一個夢想,絕口不提音樂,反是說:「年輕時候的夢想啊⋯⋯其實是從台北工專畢業。」他沒有開玩笑,聊到那時休學當兵,撐到最後一年重返校園,學分數還剩90幾個,老爸對他唯一的期許就是把工專念完,連這個期待他都覺得是在作夢。「結果最後真的念完了?哈!那是我第一次覺得『夢想』是有可能成真的。」

庾澄慶-01_(照片提供_為所欲為音樂文化事業有限公司)_jpg
Photo Credit:為所欲為音樂文化事業提供
跳出「理想」追求「夢想」

別人笑他太實際,反笑他人看不穿,以為他的事業一路風平浪靜,其實沒一件有把握。走過金曲歌王的稱號、〈情非得已〉讓大街小巷再次充滿他的歌聲,看似又是一波新浪潮的起點,卻峰迴路轉地遇見音樂市場重大轉折,實體CD一夜之間被數位取代,原本一蹴可幾的百萬銷量成為永遠的神話。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一直活在過往的光輝裡。」他這段話說得不輕不重,字字真誠。經過這番坦然後,反而讓他活得越來越自在,變成一個能自由做夢的人。放下對銷量的執著,放下追悼唱片業的全盛時期,他終於跳出自己的「理想」,去追求「夢想」,也才明白何以過去有那麼多人把話說得那麼滿那麼大,明白所謂「夢想」的存在就是要朝著荒誕、可笑、盡乎不可能的目標奔馳,才能讓自己跑起來。

近年的諸多嘗試都源於這份玩性,包括接下歌手導師之職亦然,想看自己還能跑得多遠,玩得多瘋。除此之外,出道30周年的里程碑更狠狠推他一把,將一件長年放在心裡的idea付諸行動:「我要做一齣音樂劇!」
Rocker孫悟空,福音歌手唐三藏

音樂劇《西哈遊記-魔二代再起》(以下稱「西哈」)的成因,起初全是顛三倒四的構想,想把經典小說拆解成荒唐的歌唱人生。

「我看西遊記的方式跟別人很不一樣,在我的想像裡,孫悟空就是個Rocker、豬八戒是放蕩不羈的紐約客、唐三藏無庸置疑是個福音歌手,至於沙悟淨、瞧他一頭長髮一定是個雷鬼。」看完哈林版的「西哈」,小心再也回不到的西遊記原型啦,彷彿每個角色生來都是得拿著麥克風嘶吼歌唱,而拯救世界靠的不是金箍棒而是三日不能忘的繞樑旋音。



一個搞怪的點子,得到各界朋友聲援後漸漸成型,有別於過往做唱片的慣性生活:找市場、找方向、找定位⋯⋯等等,配合「西哈」的四位角色形象,各種靈感源源湧出。他回憶:「有次我在上海工作,結果證件掉了,沒辦法只能多留一週,我請朋友幫我買好幾個三明治,關在放飯店裡沒日沒夜的為『西哈』寫歌,哪裡都沒去,冰箱裡的三明治都變得濕濕爛爛的。那是我好久沒有碰過的能量感,好像回到剛入行音樂的那股衝勁、新鮮、刺激。」

是故,與其說音樂劇是哈林的夢想,不如說他的夢想是讓創作能量維持在始終溢滿、活力的狀態。歲月無法回復,但是我們能讓自己一次又一次地找到快樂的動力。

2019於高雄衛武營的「西哈」,主演者全為線上歌手,除哈林之外,更加入蕭敬騰、馬念先、姚小民、Erika(劉艾立)一同上陣,卡司氣勢磅礡。但哈林當然知道,作為一齣音樂劇這是有風險的,會唱不代表會演,他清楚得很,對此說道:「可是我很認真地想了一輪:專業的音樂劇演員有可能非常完美的詮釋這齣戲,但這戲若唱得那麼完美就不美了啊。在我最原初的構想裡,『西哈』就是要唱得狂野,粗糙,充滿生命力!帶有暗黑的力量,是能徹底宣洩齣情緒的戲。」

要尋夢,就走進蠻荒吧

他說做音樂的人常常會碰到一種狀況:一首歌的概念出來,先做個Demo,獲到肯定以後進錄音室加入編曲製作,卻無論如何都找不到當初聽Demo那種原始的美感。「西哈」某種程度而言便是在挑戰這種不可能,如何在經歷數月的排練、籌備之後,仍讓所有人帶著初心回到原點、回到讓他廢寢忘食作歌也想傳達出的激動?

這份嚮往,完全就是他此刻的人生寫照。不光是音樂劇,再問他一次之後有什麼未竟之夢?哈林不假思索地回答:「就是走進一片蠻荒!」他笑著解釋:「好像原始部落的生活方式那樣,每天出門不知道會遇到什麼、獵到什麼,可能空手而回,也有可能滿載而歸,但每天都是一場冒險。」

音樂劇是哈林蠻荒之旅的第一站,帶著演員身分、站上從未駐足過的衛武營劇場,戲後風評未可知曉,但這份充滿冒險的不確定感、已足夠讓他全身散發光彩,瘋得像是剛蹦出石頭的孫悟空,幾乎可以聽見那背景音樂正唱著「西哈」主題曲: 猴-到處翻/猴喜翻/猴喜翻/好喜歡⋯⋯

節目資訊

名稱:西哈遊記-魔二代再起
時間:2019/09/05 (四) 19:30|09/06 (五) 19:30|09/07 (六) 14:30、19:30|09/08 (日)14:30
演出地點: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歌劇院(高雄市鳳山區三多一路1號)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TNL特稿』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