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員准許助理進入立法會辦公室 行管會、秘書處無權限制

議員准許助理進入立法會辦公室 行管會、秘書處無權限制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法律規定,立法會議員可准許議員助理進入立法會大樓內「圖則上註明是議員專用範圍的地方」,行政管理委員會及秘書處無權單方面取消這個許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腸

立法會秘書處宣布將會限制立法會議員助理進出及逗留在立法會大樓(甚至議員辦公室)的人數。

根據終審法院常任法官李義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訴方國珊》一案的判決,立法會對議員及立法會人員以外人士(「外來人(strangers)」)進入會議廳範圍的規限,並非立法會內務事務,不屬立法會在憲制層面享有的專屬管轄權(exclusive cognisance)範圍,須受一般法律原則制約。[1]

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訴梁曉暘》一案中,李義常任法官解釋,規限進出會議廳範圍的法定架構,由香港法例第382章《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下稱「《條例》」)及按其訂立的《行政指令》設立。[2]

就此,《條例》第8(2)及8(3)條分別規定︰

「… 任何人進入或逗留在會議廳範圍內的權利,須受議事規則或立法會所通過用以限制或禁止享有此項權利的決議所規限。」(強調後加)

「… 主席可不時發出他認為必要或適宜的行政指令,以規限非議員或非立法會人員的人進入會議廳及會議廳範圍內 …」

第8(2)條現行的寫法,來自立法局於1985年審議《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草案》時,由時任立法局議員陳英麟代表立法局非官守議員在全體委員會階段提出、並獲全體議員同意通過的修正案。[3] 按陳議員當時解釋,第8條旨在申明公眾享有進入會議廳範圍的「權利」,但此「權利」受議事常規及議會決議限制。[4] 因此,正如陳議員指出,與公眾人士無權進入英國國會的情況有別,香港人在第8條下有權參與立法局/會會議,實際上享有比英國人更大的自由。[5]

由此可見,議員助理雖既非議員,亦非立法會人員,沒有絕對(或接近絕對)的權利進入或逗留在會議廳範圍,但只要議事規則、立法會決議及主席根據第8(3)條發出的行政指令並無另有規定,他們即享有《條例》所賦予進入或逗留在會議廳範圍的權利。

在第382A章《規限獲准進入立法會大樓的人士及其行為的行政指令》本身並無不合理限制上述法律權利的前提下[6],議員助理或其他人士是否獲准進入議員專用的地方,屬議員自行決定的自主權。

《行政指令》第4(2)條明文規定,「議員秘書」皆可「准許」議員或立法會人員以外的人,「進入在圖則上註明是議員專用範圍的地方」。《行政指令》第6條同樣明文規定,「立法會人員、議員主席」皆可准許外來人「進入立法會的 … 辦事處」。

《條例》及《行政指令》當中並無任何條文,賦權秘書處甚至立法會主席單方面取消議員發出的「准許」。這明顯是有意為之:如果議員無權發出相關准許,完全可如第4(1)和5條一般,將發出准許的權力明文限於立法會主席或秘書。

立法會秘書處的職能和權力,主要來自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按第443章《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條例》第11條,轉委及轉授後者本身在第9和10條下享有的職能和權力,當中並不包括限制外來人進出的權力。《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條例》第10(1)(o)容許行政管理委員會行使「其他成文法則」委予該委員會的職能。

既然在香港法律下,只有《條例》及《行政指令》對規限進出會議廳範圍作出規定,無論是在這方面並無專屬管轄權的立法會,還是由行政管理委員會授權行事的秘書處,法律上都無權偏離上述唯一具法律約束力的成文法規定。 

註︰

[1] (2017) 20 HKCFAR 425第73段。英文原文為:‘... regulation of the admittance and conduct of strangers who wish to enter the precincts of the Chamber falls outside the category of managing LegCo’s internal processes ...’。

[2] [2018] HKCFA 2, (2018) 21 HKCFAR 20 第30段。英文原文為:‘The LC(PP)O and Administrative Instructions ... lay down a statutory scheme for regulating admittance ...’。另可參見我之前的文章〈議員進入會議廳受特權法保障 行管會無權驅逐〉第2段。

[3] 參見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 Official Report of Proceedings (26 June 1985) 第1263-1264頁。

[4]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 Official Report of Proceedings (12 June 1985) 第1229頁。英文原文為:

‘The overwhelming reaction of the interested groups to this clause is that it should be redrafted to state the right of the public to observe proceedings of the Council, and to prevent arbitrary use of power by the President. I consider these requests both legitimate and constructive.

I propose, therefore, that clause 8(1) should be redrafted to state that … the right of the public to enter the precincts of the Chamber shall be subject to the Standing Orders or any resolution of the Council.’

[5] 參見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 Official Report of Proceedings (26 June 1985) 第1263頁。英文原文為:‘... clause 8 as amended gives Hong Kong people more freedom in attending sittings of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than in the United Kingdom Parliament. In the U.K., members of the public cannot enter Parliament as of right. ...’

[6] 正如上文第2段指出,立法會並無憲制層面的專屬管轄權規限公眾人士進入或逗留在會議廳範圍,如果立法會主席發出與此精神並不相容、甚至違反憲法權利的《行政指令》,本身亦和其他附屬法例一樣,屬越權及無效:參見《方國珊案》第108段。

本文獲授權轉載。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黎家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