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香港反送中遊行作見證:雨傘運動對於香港新一代的啟蒙不可小覷

我在香港反送中遊行作見證:雨傘運動對於香港新一代的啟蒙不可小覷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次修法的理由表面上冠冕堂皇,因此得到了香港親共媒體的大力支持。但其潛在的效應卻能徹底摧毀一國兩制,讓中共對香港有足夠的「長臂」管轄權,經過香港毫不獨立的傀儡司法體制定罪,中共就能任意要求香港政府將他移送回內地受審,進而對香港民眾產生更大的嚇阻效應。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趙君朔(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6月9日下午兩點,當我在火熱的陽光下衝到維多利亞公園的集合草坪時,已經在現場集結的人,嚴格來說不能算多。不同的團體各自圍著他們的領頭者活動。到了快三點,站在遊行前導車上的年輕人突然慷慨激昂的呼了幾句口號,但沒有引來現場太熱烈的反應後,人群便開始緩緩出發了,第一次真的從頭開始參加示威遊行的我,忍不住稍微加快腳步往前衝。

當時人真的還不是太多,人和人之間還能維持一定的空隙,因此我很快就莫名其妙的衝到了最前頭,也就是一班反對陣營大佬和資深成員,圍成方陣護住的正方形大海報旁邊。

當人群開始進入銅鑼灣主幹道時,我第一次感受到這場遊行也許有些熱度,因為不論是路的兩邊還是天橋,甚至是可以看到的大樓窗戶,都有不少人在注視著遊行隊伍或是揮手加油。路邊還有香港各個反對陣營、社運團體擺的小攤位,在迎接遊行隊伍並為自己宣傳。

除了經過親共媒體大公報門口,有遇到勢力相當微弱的反反送中團體對嗆之外,一路行進都是非常順暢。年輕政治工作者不時帶領大家呼口號像是「林鄭下台」、「反對惡法」、「撤回送中條例」的廣東話或是英文版。

直到隊伍快要離開灣仔,進入金鐘的時候,我才發現一直站在隊伍最前面也最中間的,不是別人,而是長年以來最堅持反共,也引起過無數爭議的港台傳媒大亨黎智英。黎智英一邊走,同時注意眾人行進的節奏,需要稍微調整方向或是注意前方小狀況時,他都會很有威嚴的發出指示,有時候也會拿出毛巾擦掉滿臉的大汗(但有人拿一瓶礦泉水遞給他時,他馬上搖手拒絕)。

AP_19160293220864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大概走到第30分鐘,靠近遊行終點金鐘的政府立法會大樓時,帶頭的年輕人第一次喊出了一句有點不一樣的口號:「中聯辦、柒」(柒在廣東話中有罵人的意思)。接著隊伍便到了終點,將有林鄭月娥頭像的方型海報平放在地上,已經在終點舞台上的兩位年輕主持人接力,請民眾自行在立法會周圍找地方休息。觀察魚貫而入的遊行群眾可以發現,不論什麼年齡群體的人都有,也有不少家長帶著幼童來參加。

看起來還是學生的面孔也非常多。還有零星的一些外國面孔(幾乎都是白人)穿插在人群中。人們紛紛席地而坐到傍晚六點,在何韻詩和黃耀明登台引來第一個高潮前,現場的氣氛是平和而輕鬆的。大部分人比較像是在參加一個大型的園遊會,各自在聊天說笑,偶爾主持人報出,今天有大量人群參加遊行或是在全世界各地的聲援活動時,會有不小的歡呼聲和掌聲。

此時我決定離開遊行終點的會場,搭了地鐵回到灣仔。一出地鐵,我才發現之前的擔憂都是多餘的,從灣仔到銅鑼灣的主要幹道,根本滿滿的都還是遊行的群眾,人與人間的空隙,比我參與的最開始那段看起來小多了。看起來這裡面年輕人的比例更高,會間歇地發出極大的抗議、鼓躁聲,有點像在大型足球場會聽到的聲響。

更驚人的是,遊行隊伍前進的速度明顯非常緩慢,而銅鑼灣主幹道朝灣仔方向旁的幾條巷弄,全部擠了滿滿的群眾在耐心的等待前進。雖然肉眼觀察也許不夠精確,但距離遊行前導出發已經過了三個半小時,卻還是有如此可觀的人潮堵在街上,我的心情忍不住激動了起來,因為我知道我參與了歷史,也見證了歷史。

根據主辦單位的估計,參加的遊行的人數達到了驚人的103萬,連一向估計非常保守的警方也公佈有高達24萬人參加(警方是計算有多少人從維多利亞公園離開,而沒有計入從其他地方加入的)。這個數字不但一舉破了在2003年,香港人為了抗議《基本法》第23條草案,有關國家安全的嚴苛規定而上街的50萬人,還翻了整整一倍。

AP_03070103596
2003年7月1日香港反《基本法》第23條立法大遊行|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但很遺憾的,在遊行結束的當晚,不似2003年港府在眾怒難犯下撤回了第23條的立法,港府仍然發表聲明要持續推動《逃犯條例》的立法。當然從雨傘革命以來香港政治的發展脈絡去觀察,這個發展毫不令人意外,在雨傘革命後的立法會選舉,主張較為激進的立法會議員,如代表青年新政參選的游蕙禎和代表香港眾志僅23歲的羅冠聰等人,都在任職僅12天後被取消議員資格。

去(2018)年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在中共重要理論雜誌《求是》上發表文章,呼應習近平在19大報告中提到對香港的「全面管制權」;雨傘革命的主要領導人,近來陸續遭到法院的判刑入獄。從這些跡象可以看出,隨著中共對自己實力的自信增加後,越來越沒有誠意要信守當初承諾香港人的逐步實現普選。

為了防止香港民主派和雨傘革命後部分轉趨激進的年輕人,繼續利用各種場合進行抗爭,特區政府便以去年一名香港年輕人到台灣旅遊殺害了其女友,但香港卻無法將兇手移交給台灣警方為由,趁機修改了有關引渡罪犯的逃犯條例。讓之後的類似案件,只要有證人舉證當事人違反新法條中列舉的中國境內的某些法律,連追溯時限都沒有,特區政府便能自行決定是否要將當事人移送內地。

本次修法的理由表面上冠冕堂皇,因此得到了香港親共媒體的大力支持,而且也不像之前夭折的《基本法》第23條國家安全相關規定那樣敏感。但其潛在的效應卻能徹底摧毀一國兩制,讓中共對香港有足夠的「長臂」管轄權,經過香港毫不獨立的傀儡司法體制定罪,中共就能任意要求香港政府將他移送回內地受審,進而對香港民眾產生更大的嚇阻效應。

也正因為這個看似師出有名的法,其潛在負面效應是如此之大(之前惡名昭彰的《基本法》23條也只是在香港的司法體系下受審、服刑),特區政府推出之後馬上激起各界和國內外的全面反對。目前只在商界壓力下,取消了某些經濟犯罪適用於本修正條例,其他部分無視於香港民眾和世界主要國家政府空前的反對,繼續強力推進立法。

其實6月9日大舉上街的香港人,大部分對此無奈的現狀心知肚明。之前各種合情、合法、合理的政治訴求,也長期遭到政府的忽視和打壓,這應該就是為什麼遊行現場的氣氛其實並非怒氣沖天,而是要向全世界表達這種無奈的現狀。然而雨傘革命對於香港新一代的年輕人的啟蒙效果是不可小覷的,這也是為什麼在合法的集會遊行部分結束後,開始有戴口罩的、不屬於特定政治社會團體的年輕人,發動了佔領立法會的行動。

RTX6YK9O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雖然這個比較激進的行動,迅速被更有經驗和準備的警方弭平了,但這次在明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情況下,還是有破紀錄的香港民眾出來表達反對。在遊行終點的立法會現場,主持人也一再強調今天大家要進行「包圍立法會」的預演。

在本條例真的通過後,絕對可以預期會有更大、更激烈的抗爭,比方說上次雨傘運動沒有真正試行過的罷課、罷市。如果本法通過後真的出現明顯政治性移交的惡例,因此導致美國修法改變香港在美國法律中的定位,這將是另一個很可能大規模示威、抗議的爆點。

所以總的來說,這場史無前例的歷史性遊行,只是預告著後續更多抗爭的開始。畢竟特區政府在北京默許下,以一個巧門打開了徹底毀壞一國兩制的惡例,只要真的有人開始類似肖建華或銅鑼灣書店事件,因為政治性的原因,卻以現在看似合法的手段被抓捕進內地,可以合理預期習慣擁有自由、法治的香港人,不會坐以待斃而會群起抗爭。

當然在中共本身政治經濟情勢因為貿易戰升高而不穩的當下,中共是否在面對更大規模的反抗時會以更強力的手段鎮壓,也是值得我們關注的焦點。如果嚴重的流血衝突發生,不但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會嚴重受影響,對明(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特別是年輕人的投票意向,也一定會產生重大衝擊,但對被逼到牆角的中共政府來說,恐怕它也沒有更好的選擇了!

希望在更大的不幸臨頭時,可敬的香港人能像6月9日一樣傾巢而出。用自己的行動、勇氣來改變自己的命運,為遭受挑戰國際民主自由社會帶來希望。

延伸閱讀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思想坦克》』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