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為什麼這麼做?》:施虐者從哪學到這些行為?10個潛移默化的社會與文化管道

《他為什麼這麼做?》:施虐者從哪學到這些行為?10個潛移默化的社會與文化管道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來看看社會如何影響男孩或年輕男性對虐待的態度。我舉的例子有些來自兒童導向的文化產物,例如童書和兒童電影,有些則來自成人文化。兒童藉著觀察成人的行為模式習得成人文化。而成人直接告訴兒童是非對錯也有潛移默化的效果。

文:朗迪.班克羅夫特(Lundy Bancroft)

【施虐者從哪學到這些行為?】

我們來看看社會如何影響男孩或年輕男性對虐待的態度。我在這裡描述某些現象可以追溯到數百年前,某些則比較晚才出現在文化當中。我舉的例子有些來自兒童導向的文化產物,例如童書和兒童電影,有些則來自成人文化。兒童藉著觀察成人的行為模式習得成人文化。而成人直接告訴兒童是非對錯也有潛移默化的效果。

1. 法律和司法制度成為虐待女性的共謀。

直到進入十九世紀好一段時間,英語系國家男性肢體虐待妻子還是合法的事。妻子無法求助警方或法院,而且如果妻子因為丈夫虐待而選擇離婚,丈夫於法有權取得孩子的監護權。十九世紀末,那些嚴重傷害妻子的丈夫才終於必須面對法律制裁,但是在一九七○年代之前鮮少有法官這麼做,一直要到一九九○年代,才開始確實執行!數百年,甚至數千年以來,男性對婦女施暴都被視為維持家中秩序和紀律的必要手段。男人以此確保他們能以優越的才智理家作主,對抗女性的歇斯底里、短視近利和無知(當時普遍認為是女性的通病)。一九六○、七○年代婦女運動興起,在反對毆打女性、性侵害的積極分子的努力下,才使得親密關係中的女性欺壓被認真看待,視為犯罪。

這一段司法演進史在塑造今日男性(與女性)看待女性虐待事件的文化觀點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不過我們很可能得花好幾個世代,才能推翻社會數百年累積下來的有害態度。文化塑造出這些法律,進而也受到法律塑造。今日文化氛圍反映在人們持續譴責女性「挑起」虐待,或是在看到男性因施暴而面對法律後果時,替他惋惜,並對女性的虐待指控抱持高度懷疑。兒童會從周圍成人的行為和言語吸收上述所有態度。

兒童也會注意司法系統的反應。如果男孩成長的過程中,父親會對母親施暴,而男孩發現,父親這些年來似乎從來不曾惹上嚴重的麻煩,孩子便會認為,這社會並不覺得他父親的行為是錯的。(其實,今日許多十或十五歲以上的男性恐怕都不曾見過父親因為家暴而被起訴,因為這樣的判刑在一九九○年之前並不常見。)有個女人問我:「為什麼連肢體暴力的男人也認為他能逃過制裁?」直到最近,我都不得不回答她,因為他確實能逃過制裁。即使是現在,男人攻擊伴侶的法律後果也不如攻擊陌生人那麼嚴重。我們習慣性包容男性肢體虐待女性,這是使施虐者難以面對、處理自己心理施虐問題的一大關鍵。這同時也造成一種氛圍,讓男人對伴侶關係中的種種行為有恃無恐。

2. 宗教信仰時常容許虐待女性。

今日世上最具影響力的宗教經典,包括《聖經》、《妥拉》、《古蘭經》和佛教、印度教的重要典籍,都明確指示女性遵從男性的支配。舉例來說,《聖經》中的〈創世記〉就包含了以下列段落:「祂又對女人說:我必多多加增妳懷胎的苦楚;妳生產兒女必多受苦楚。妳必戀慕妳丈夫;妳丈夫必管轄妳。」這些年來,我真的遇過許多個案引經據典,為自己虐待伴侶的行為開脫。宗教禁止離婚,也讓婦女受困於虐待的婚姻之中。《變調的愛》(When Love Goes Wrong,暫譯)出版於一九八五年,書中描述了一項針對保守清教徒神職人員的研究。結果發現有二十一%的神職人員表示,虐待情節再嚴重,也不是女性離開丈夫的正當理由。二十六%的神職人員則同意這樣的言論:「作妻子的應該聽從丈夫,相信上帝會讓虐待停下,或給她承受的力量,藉此榮耀她的行為。」

在信仰中成長的兒童通常會學到,宗教規範是是非對錯的最終指引,位階甚至高於法律。男孩的早期宗教訓練可能會影響他對親密關係中行為恰當與否的判斷,以及女性地位和男性權力意識的養成。如果男孩信仰的宗教中,較有破壞力的觀念恰好是家族或社群成員最強調的面向,就可能播下一些危險的種子。

3. 流行藝人既反映社會態度,也塑造社會態度。

我寫這本書時,白人饒舌歌手阿姆贏了一座葛萊美獎。阿姆獲獎時,他有一首最新的熱門歌曲叫作〈金〉(Kim),與他的妻子同名。歌曲一開始,歌手把襁褓中的女兒放上床,然後準備謀殺他的妻子,因為她和另一個男人有染。他告訴妻子:「妳敢動,我就打得妳屁滾尿流。」他還說他已經殺了他們四歲的兒子,接著他告訴妻子,他要把嬰兒獨自留在家,開車帶她出去,然後把她的屍體裝在後車廂載回來。金在歌曲中驚恐地尖叫(由阿姆偽裝),聲音時隱時沒。她偶爾會請求伴侶別傷害她,但他卻向金描述他要怎麼把場面布置得像是她殺了兒子,而他是為了自衛才殺死她,逃過追究。金尖叫求救,然後發出窒息的聲音,這時阿姆大叫:「流血啊,婊子,流血!流血!」在那之後,可以聽到身軀拖行過枯葉,丟進後車廂,然後關上車廂的聲音。

阿姆錄製這首歌,宣揚謀殺女人和小孩,已經相當駭人。但更可怕的是,他仍然得到一座葛萊美獎。這座獎會讓青少年或年輕男子對我們的文化做出什麼結論?我想我可以說,如果有歌手公開鼓吹殺害猶太人、黑人或坐輪椅的人,那他應該會被取消葛萊美資格。遺憾的是,阿姆鼓吹殘忍謀害妻兒,還事前做好脫身計畫,他獲得的待遇卻大不相同。

糟的是,阿姆有許多同夥。舉世聞名的「槍與玫瑰」錄製了一首歌,歌詞是這樣的:「我曾經愛過她/但我不得不殺了她/我只好把她埋在六呎之下/而我還聽得見她抱怨。」歌手埃克索.羅斯(Axl Rose)接著唱道,他知道自己會想念妻子,所以就近把她埋在後院。這首歌擁護了肢體虐待者常見的態度─女人抱怨,刺激男人施暴。另一個突出的例子是喜劇演員安德魯.戴斯.克萊(Andrew Dice Clay)。他拿毆打、性侵害女性「開玩笑」,這場表演在全美的表演廳都有上演。喜歡這類表演的支持者替他們辯駁:「拜託,那只是幽默。」但幽默是文化傳遞價值觀很有效的一種方式。如果男人已經因為過往的訓練或經驗而有施虐傾向,便可能覺得他們受到那些表演的認可,進一步背離自己對伴侶的同理心。我曾輔導過一起虐待案,男方會用音響不斷播放前面那首「槍與玫瑰」的歌,告訴妻子那就是她的下場,並且引為笑談。男方創造出言語攻擊和肢體威脅的情境,他認為自己的行為只是玩笑,但在這脈絡下,他的舉動卻令伴侶不寒而慄。

4. 通俗戲劇和電影把「虐待婦女」浪漫化。

幾年前,我在波士頓看了《法蘭琪和強尼結婚了》(Frankie and Johnny Got Married)這齣戲。故事情節是這樣的:強尼愛上法蘭琪,知道她就是真命天女。一天晚上,強尼來到法蘭琪的公寓表白,說服她和他交往。法蘭琪沒興趣,並且老實向他坦承。強尼接著開始一場不屈不撓的施壓戰,延續到戲的結尾。他批評法蘭琪、貶抑她,說她恐懼親密和承諾,所以才不想跟他在一起。強尼讓法蘭琪知道,不論她認為自己是什麼樣子、需要什麼,他的判斷都更正確。法蘭琪不為所動。

強尼的脅迫愈演愈烈。法蘭琪在長時間的壓力下筋疲力竭,想去睡了,但強尼擋住她去臥室的路,抓住她的手臂。法蘭琪心想,如果不能睡覺,至少可以吃點東西,於是去廚房給自己做個三明治。但這也不成,強尼從她手裡奪走盤子,連同上面的三明治,全部丟進水槽。

法蘭琪氣急敗壞,命令強尼離開她的公寓。強尼拒絕。法蘭琪威脅要報警讓警察逮捕他,強尼的回答大致是這樣:「去啊,叫警察來。他們一小時後就會釋放我,我會回到妳的逃生梯。妳早晚得面對我。」

這下子法蘭琪發現,她的權利無法獲得任何尊重,結果呢?瞧瞧,她恍然大悟了!是改變人生的重大突破!她在轉眼間克服了對深刻連結的恐懼(原來強尼說她害怕親密是對的,他說的所有事都是對的),欣喜若狂地倒進強尼懷中。兩人墜入愛河。布幕落下。(這下子法蘭琪應該獲准吃東西、睡覺了,不過我們無從確定。)

那一晚最驚人的事還沒結束。亨丁頓劇院(Huntington Theater Company)裡大約兩百五十名受過良好教育、經濟優沃的成年人,居然開心地起立鼓掌,掌聲如雷貫耳,每個人都笑得嘴咧到耳邊。觀眾席沒有人坐著─只有我例外。當時我輔導施虐者已經五年多,我非常清楚剛才目睹了什麼。不過其他人好像都沒注意到我們剛剛親眼看到強尼伸手抓人、剝奪法蘭琪的睡眠和食物,還威脅、展現優越感,出現各種形式的脅迫。法蘭琪不願和強尼在一起,是因為她害怕親密嗎?有沒有可能是因為強尼自大、脅迫,還有肢體暴力?誰不害怕和這樣的惡霸親近?怕才應該。

不論有意無意,這齣戲給年輕男性的訊息是:脅迫,甚至是某種程度的肢體暴力和威脅,可以和深刻的愛並存,而且男人比女人更清楚怎樣對她比較好。驅動我個案施虐的許多心態都可以在這齣戲中找到。即使男孩沒看這齣戲(大部分的觀眾是成人),家長看完戲後帶回家的態度仍然會影響到孩子。

5. 男孩年輕時打下的性別角色和親密關係基礎,都可能助長虐待。

直到不久之前,男孩多半都會在年幼時學到,他成年以後,就會有妻子或女友替他打點一切,讓他成為幸福的男人。他的伴侶將屬於他。而伴侶的首要責任是提供愛和關照,他的首要貢獻則是扮演「一家之主」的角色,用他的智慧和力量領導這個家庭。他很可能也會接收到其他關於女性的訊息,和他的期待相輔相成。他可能學到男孩比女孩優越,尤其當他成長的環境充滿了擁有這種態度的男人時,更是如此。(許多家庭裡,對男孩最嚴重的侮辱是告訴他:「你表現得像是女生。」)等到男孩大到知道什麼是性的時候,他可能學到女性最寶貴的價值是讓男性得到性愉悅。父親或繼父的態度、男孩在青春期選擇的同伴,或聆聽的音樂,都可能讓男孩可能學到,女性伴侶要是不聽他的話,他就可以用言語侮辱,甚至用肢體威脅來懲罰她,確保她以後會更合作。

研究發現,半數施虐者都在父親或繼父會施虐的家庭成長。家庭是價值觀和性別角色期待的關鍵學習場所。男孩恐怕會透過施虐者的言語和行為,吸收施虐者的態度(見第十章)。舉例來說,即使父親不曾明說女性比較低下,或直接告訴孩子爭執最後應該由男人做決定,父親的行為仍然可能傳達這些訊息。

男孩和男人過去對女性性別角色的期待,在〈賢妻指南〉(The Good Wife’s Guide)這篇文章中描繪得淋漓盡致。這篇文章出於一九五五年的《家政月刊》(Housekeeping Monthly),文中提到了類似這樣的指示:「別對他的行為發問,或質疑他的判斷或誠信。別忘了,他是一家之主,因此永遠會公平、誠實地行使他的意志。」「如果他晚回家吃飯,甚至整晚沒回家,也別抱怨。相對於他整天經歷的事,這小事不算什麼。」

文章進一步鼓勵妻子確保丈夫回家時孩子安安靜靜,保持家中乾淨、整齊。即使丈夫晚上出去娛樂沒帶上她,也別抱怨,因為妻子應該「知道丈夫的世界充滿緊張和壓力」。過去十五年來,我們的社會對性別角色的態度無疑有很大的進步,然而這篇文章中所提到的期待,和我今日在許多施虐個案身上看到的如出一轍。根柢如此深厚的文化價值需要好幾個世代才能發掘、揚棄。

6. 媒體上一些針對兒童和青少年的訊息展現了對男性施虐的支持。

暢銷的「貝貝熊」(Berenstain Bears)系列童書中,有一本叫做《家庭作業的麻煩》(Trouble with Homework)。書裡的父親生氣時,母親和孩子都畏畏縮縮。(封面上就能看到。)過程中父親還翻倒一張椅子、高舉拳頭。故事最後,孩子為了取悅爸爸,順了爸爸的意,而媽媽看到孩子和爸爸一起窩在沙發上,開心地笑了。在羅素.霍班(Russel Hoban)的《法蘭西絲的睡覺時間》(Bedtime for Frances)中,法蘭西絲害怕黑暗,但父親威脅法蘭西絲,如果她繼續因為怕黑而求救,他就會打她屁股。結果法蘭西絲獨自入睡,心裡懷著擔心挨打有多痛的恐懼。

童話有時也替施虐心態背書。比方說,《美女與野獸》中的野獸對女主角很殘酷,讓她與世隔絕,但她還是愛著野獸。而她的愛最終也把野獸變成好男人─正是這樣的迷思讓女人受困於虐待式的親密關係中。在《美人魚》裡,愛麗兒為了在陸地上生活、嫁給心愛的男人,決定放棄自己的聲音(不是比喻)。沒有聲音的女人正是許多施虐男性夢想中的女孩。

給兒童和青少年看的電影也時常包括容忍對女性施暴的訊息。比方說,金.凱瑞最近的一部電影中,公園裡有個男人坐在陌生女人身邊,女人正在餵她的寶寶喝奶。這時男人突然推開寶寶,自己吸起女人的胸部。這起性侵事件被呈現得像是笑話。

MV和電腦遊戲現已成為兒童和青少年的主要文化訓練場所。在MTV與VH1電視臺的世界裡,許多性別角色訊息比以往更糟糕:男性暴躁而專斷,女性價值僅限於性魅力。MTV最近的一齣紀錄片揭露,色情片演員時常受雇拍攝MV,結果不出意料,這些MV所描繪的女性,明顯就是為了讓男人利用。

這些MV也鉅細靡遺拍出了虐待行為。例如在一支MV裡,男人從頭到尾跟在女人身後,儘管女人不斷試圖逃離,甚至鑽進車裡想要脫身,男人仍開啟對向車門,跟著跳上車。影片結尾,女人放棄掙扎,愛上了男人。這影片傳達的訊息不只是糾纏能證明男人對女人的愛,也顯示「被跟蹤」對女性來說其實是好事。MV裡的女人說「不要」的時候,一向口是心非。她們逃開的時候,其實希望對方追來、抓到她們。這不正是完美捕捉了施虐的心態?

7. 色情影片、雜誌和網站都是學習的場所。

男孩進入青春期後,很可能接觸到另一種強大的媒介,塑造他們對女性的觀點,以及他們對待女孩的方式,那就是色情片。大部分的色情電影、雜誌和網站不論有意或無意,都可以當作施虐者的訓練指南。這些平台教孩子的是女性不值得尊重,只是男人的性交對象。網際網路使青少年更容易接觸到色情片(而且還是免費的)。舉例來說,近期一項研究發現,四分之一的青少年曾意外接觸過性資訊,最常見來源便是網路。不少主流色情素材(不只是所謂「硬調色情」〔hard core〕)中的故事和影像,都把虐待女人和孩子描繪成很性感的事情,有時還把強暴表現得相當煽情。色情片裡露骨的性愛不太會對青少年產生負面的影響。造成負面影響的是色情片看待女性、親密關係、性侵害和虐待的態度。受得了的話,花點時間看看色情片,想想這些影片對年輕人(尤其是男孩)傳遞了什麼訊息。

最近有個案例發生在上層階級人士居住的郊區。當事人是一群中學男生,習慣每天放學後在電腦上看色情片。有天,這個活動擴大成派對,這群男孩在派對上強迫幾個平均年齡十二歲的女孩替他們口交,靈感來自他們在網站上看到的內容。家長發現了這件事,醜聞流出,但大家似乎沒意識到男孩接觸的影像對他們造成了多大的影響。

8. 男孩時常學到,他們不用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男孩的攻擊性愈來愈常被視為醫學問題(特別是在學校),這樣的趨勢使得一些沒有心理問題的男孩也得到了同樣的診斷和藥物。他們真正的問題可能是在家目睹了暴力和虐待,因而受到影響、產生創傷。把這些男孩當作有生理問題來對待,不只忽視了他們的困擾,也強化了他們認為自己「失控」或「病了」的想法。而且這麼做也無法幫助他們了解,他們正根據有害的價值觀做出糟糕的選擇。我有時會聽到大人告訴女孩,如果有男孩對她們做出侵略性或攻擊性的行為,她們應該要受寵若驚,「因為那表示他們真的很喜歡妳」。這樣的態度讓男孩、女孩搞混愛和虐待,並教導女孩適應無助的感覺。

大部分關於霸凌和學校暴力的媒體報導(包括科倫拜事件等高知名度的校園謀殺案),記者都忽略了性別問題。標題把這些事件描述為「兒童殺害兒童」,然而幾乎百分之百都是男孩殺害兒童。有些案件的殺戮行為關乎男孩對女性的敵意,其中有一兩位男孩在大開殺戒之後表示,他們那麼做是因為氣不過女友和他們分手。然而從來沒人告訴我們,我們迫切需要面對這些男孩的仇女態度,防止校園暴力再度發生。

9. 文化和家庭經驗吻合時,二者會互相強化。

如果男孩在母親受虐的家庭中成長,阿姆的那首〈金〉可能會在他心裡留下很深的印象。男孩可能覺得,他在家裡目睹的虐待得到了社會的認同。他從環境中吸收到的所有支持虐待的訊息,都讓他更可能把母親受到的對待看作是她自己的問題,並開始模仿施虐者的行為。我的諮商經驗讓我相信,若男孩成長過程中的重要角色楷模是施虐者,而且他們也接收了大量具有破壞性的文化觀點,這個男孩長大以後最可能虐待女性。然而要知道,我有半數的個案並非來自對女性施虐的家庭。光是我先前討論過的文化影響就足以把男孩養成施虐男性。因此務必教導男孩尊重女性,並用批判的角度思考自己接觸到的社會訊息。

我認識許多受虐婦女的兒子(包括警察、作家、治療師和行動主義者),他們將人生投入反對虐待婦女的行動。這些男人立下典範,告訴我們家庭影響只是故事的開端,男孩可以選擇用具有建設性的行為來處理自己的童年困擾,前提是他得了解,除了暴力還有其他的思考、行為方式。

回頭來看正在成長的男孩。男孩受到不同文化刺激的影響,發展出他對未來的想像,並將這想像放在心裡。他想像有個女人美麗、誘人、全心滿足他的需求。而且這個女人沒有自己的欲望,不會要求他付出或犧牲。她將屬於他、迎合他,而他可以高興不尊重她就不尊重她。在男孩腦中,這個形象可能代表了伴侶這個詞,然而對這個形象更精確的稱呼其實是僕人

當這個男孩實際開始約會(而不是幻想自己在約會),他的童年幻想便會和他真實交往的年輕女性發生牴觸,尤其當他來到感情變得認真的年紀時,更是如此。這個女孩有時會忤逆他。她的生命中還有其他人,他們對她也很重要,因此她的注意不全放在男孩身上。她時不時要求男孩表現出對她這個人的興趣。她有時認為男孩的看法不比自己的看法正確、優秀。在某個時刻,她甚至可能試圖和男孩分手,好像自己不是男孩的私人財產。男孩不認為自己做了任何不合理的要求,他自認只是尋求他應得的東西。其實在這男孩眼裡,跟其他傢伙比起來,他給女友的自由已經夠多了。就像開場故事的那個年輕人,他在「他的」土地上提供公共野餐區,覺得這麼做很慷慨。

這個男孩的反應就跟那位「土地擁有者」面對「闖入者」的反應一樣,在他試圖重新掌控伴侶的過程中,他愈來愈挫折、不穩定、強硬。他的第一次性經驗可能仰賴不斷對女孩施壓,直到她讓步,因此性要脅成了他感情中最早的一個習慣。他甚至可能看起來有心理疾病,就像對行經路人開槍的年輕人一樣,但事實上,有鑑於他的社會經驗使他產生了某些信念,他的行為其實非常理性、有邏輯。最重要的是,他覺得自己的權利受到侵犯。我絕大多數的個案在加入計畫時,正是抱持同樣的態度。施虐者覺得受到背叛、敲詐、誤解,因為他的權力意識嚴重扭曲了他的是非判斷。

總而言之,施虐者並不是「有偏差」的男人,他只是把他從社會學到的教訓學得好,照單全收。他太小心翼翼遵循社會為他立下的指標,亦步亦趨踏上男子氣概之道——至少在男女感情的部分是這樣。

相關書摘 ►《他為什麼這麼做?》:分辨你的男人以後會不會施虐的15項早期警訊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他為什麼這麼做?:為什麼他上一秒說愛,下一秒揮拳?親密關係暴力的心理動機、徵兆和自救》,大家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朗迪.班克羅夫特(Lundy Bancroft)
譯者:周沛郁

施虐者心中沒有受傷的靈魂,他們有的只是不願放棄的權力意識。
在真正的平權國家,親密關係暴力並不存在。
雙面書衣設計,將本書帶回家時,若想保密,可翻轉書衣

「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才讓他這麼生氣?」妳不止一次這樣問妳自己。

當我們說施虐者有童年創傷、酗酒問題、情緒管理問題的時候,其實忽略了最根本的施虐問題。而我們對施虐的種種誤解也使得受虐婦女必須在「就是因為妳不離開,才害孩子一直受虐」和「再給他一次機會吧,他其實沒那麼糟」之間抉擇。這個社會彷彿總是與施虐者站在同一陣線。

在這樣的外部壓力之下——
妳開始懷疑自己:「大家都說他沒那麼糟,難道問題出在我身上?還是我太苛求了?」
妳困惑不已:「他爆發的時候很嚇人,但很快又有說有笑,我要怎麼做才能維持他的好心情?」
妳學會安慰自己:「他只是脾氣大了點,不算是家暴,我們只是夫妻吵架而已,比我慘的人多得是。」

妳在家得面對丈夫或伴侶的不當對待,向外求助,親友甚至專家的意見又常互相牴觸,出路到底在哪裡?關鍵是,除了妳,沒人能真正看到妳的另一半是如何人前人後兩張面孔,也沒人能感同身受妳在家中的提心吊膽和自我懷疑。而這一切,正是施虐者心理操縱的結果,也正是他的目的。唯有如此,他才能握有權力。

這本書能做的,是告訴妳判斷的依據,解開妳長期藏在心底的疑惑,並提供妳足夠的資源,幫助妳做出最好的決定。不論妳現在是否準備好對抗施虐伴侶,妳都要知道,「分辨和理解就是力量」。這本書備妥了妳需要的一切資源、勇氣和知識,讓妳在準備好的那一刻,能夠挺身捍衛自己與孩子。

本書是美國家暴領域的經典之作。作者朗迪.班克羅夫曾任美國第一個針對施虐男性設計的認知輔導計畫「Emerge」主任,二十五年來,他深度剖析施虐心理、耙梳家庭與文化的影響,直搗虐待的根源。他想告訴我們的是:

「施虐發根於所有權,權力意識是支撐的樹幹,控制則是向外伸出的枝枒。」

虐待關乎權力,虐待的根源不在受虐者,也不在受虐者所做的事、所說的話。受虐者的緊張、歇斯底里,更可能是長期受虐的結果,而不是引發虐待的原因。唯有了解這些,受虐者才能及早認清自己的處境,走出施虐者的心操縱,突破困惑與自貶的循環,奪回生命的自主權。

「大部分關於親密關係暴力的書都著重女性,探討她們的創傷,以及她們為何不離開。這些問題固然重要,但也讓我們忽略了問題的核心。班克羅夫特大膽提問(並提出很棒的回答):為什麼有這麼多男性對女性施虐?我們可以做些什麼?這是一本社會迫切需要,且早該出現的書。」--傑克森.卡茲(Jackson Katz),獲獎影片「粗暴的外表:男性的暴力、媒體和危機」製作人

重點內容

  • 施虐的早期徵兆
  • 施虐者的10種類型
  • 關於施虐的17個迷思
  • 如何安全離開一段施受虐關係
  • 受虐婦女大惑不解的21個問題
  • 判別施虐者是否真心悔改的方法
getImage
Photo Credit: 大家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