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憂鬱,不是失智了》:老年憂鬱症有哪些非典型症狀?

《他是憂鬱,不是失智了》:老年憂鬱症有哪些非典型症狀?
Photo Credit: makiframe@Pixabay CC0 Creative Common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有點囉嗦,但在這裡還是要再次提醒,老年憂鬱症在記憶障礙及意欲低下、失去活力方面的症狀特別明顯,因此很容易被歸類到失智症的範疇。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和田秀樹

除了憂鬱和悲觀之外
——老年憂鬱有青壯年患者沒有的特定症狀

眾所周知,憂鬱症具有憂鬱和悲觀的病徵,但除此之外還有各種症狀。

例如,有一種症狀就是看似「大腦突然斷電了」的「精神運動性遲滯」(psychomotor retardation)。

因為大腦不能正常工作,本人會覺得腦袋變糟了,某些情況下也會導致工作能力的退化,因而有被解雇的危險;即使一直坐在桌子或電腦前,卻完全沒有進度,做事也失去幹勁,能力似乎變得低落;或是體溫明明很正常,卻覺得自己好像發燒了,感到疲憊倦怠……這些都是「精神運動性遲滯」的症狀。

憂鬱症的典型症狀是對一切都變得悲觀,連帶地失去為未來奮鬥的欲望和動力。由於睡眠節奏紊亂,會變得淺眠或失眠,導致身心都痛苦煎熬。

此外,情緒不斷在沮喪與振奮之間交互轉換也是憂鬱症的特徵,特別是中午以前狀況容易變差,這也是年輕或中壯年患者常見的症狀。

需要注意的是,老年憂鬱症經常會出現上述之外的非典型症狀——以下這些情況,乍看並非是明顯的憂鬱症症狀,希望大家也能記得並留意。

  • 焦躁不安、靜不下來

令人意外的是,許多罹患憂鬱症的人會出現好辯、煩躁的狀態。因為焦慮不安的感覺太過強烈,於是變得「坐立難安」、「只要靜下來就會擔心焦慮」,這在專業上稱為「精神運動性興奮」(psychomotor excitement)。

雖然上了年紀之後,大腦中主管情緒控制等高級知性活動的額葉會漸漸萎縮,讓人變得比年輕時更容易發脾氣,但在許多情況下,背後其實都隱藏著憂鬱症的因素。

有時候,因身體疾病住院的患者若變得狀態不穩定或「情況不太對」,醫師在接到通知而前往看診時,仔細檢查後往往會發現是憂鬱症。此時只要給予抗憂鬱藥物,就能讓患者平靜下來。

或許有人會認為,讓一個處於亢奮狀態的人服用抗憂鬱藥物,不就等於是火上加油嗎?但是有一定比例的人在焦慮煩躁時服用抗憂鬱藥物,會緩解亢奮的情緒。

此外,當這種「焦慮」或「煩躁」的感覺變得強烈時,會有不少人出現衝動性自殺的舉動,需要特別注意。

  • 心悸、呼吸急促、失眠、食欲不振

老年憂鬱症還會出現心悸、呼吸急促等自律神經系統的症狀,其中最常見的是失眠及食欲不振。

憂鬱型失眠與一般失眠有頗多差異,因此精神科醫師經常可以從患者訴說自己「睡不著」的抱怨裡,發現隱藏於其中的憂鬱症。

一般的失眠是不易入睡,我稱它為入睡障礙,像是到半夜兩點、三點、四點還睡不著,一旦睡著了,又是到早上十點、十一點都起不來(當然就來不及上班了),這是最常見的狀況。

相對於此,憂鬱型失眠者的入睡障礙不太明顯,雖然也有人難以入睡,但主要的特點是即使睡著了,也會在清晨四、五點左右醒來、或是整晚睡眠斷斷續續。

或許大家已經發現,當人上了年紀,這種失眠的症狀自然就會出現。人們常說老人家都「起得早」,所以單單只根據睡眠障礙,很難判斷是常見的老年失眠、或是老年憂鬱症,這時就需要與先前的睡眠狀態比較,或是從食欲不振等其他症狀來評估確認。

  • 不切實際的妄想

一旦年歲增長,或多或少都會變得固執,經常堅持非黑即白的言論,或是對一件事太過執著,不肯改變自己的想法。這是額葉老化所導致的現象,有的人早在四十歲左右就開始退化,本書會在第五章介紹。

儘管如此,如果這樣的態度裡還包含了不切實際的妄想,就要慎重考慮是否罹患憂鬱症的可能性。例如先前提過的被害妄想,就會固執地深信「別人都討厭我」或是「只有我被排擠」。

此外,「疑病妄想」、「有罪妄想」、「貧困妄想」被稱為憂鬱症的三大妄想,或許大家也曾在自己或周遭的家人、朋友身上見過類似的情況。

疑病妄想,是指明明沒有生病,卻一直覺得自己病了,像是深信自己「一定對某些東西過敏」、「身體有奇怪的氣味」等,更極端的例子還有認定自己「罹癌了」、「得到不治之症」,或是「馬上就要死了」。

有罪妄想,是將所有事情都歸咎於己,覺得自己「做了無可挽回的事」、「給職場及家人添麻煩」,即使安撫他「沒有人覺得你添麻煩」,也無法改變他的想法。一旦症狀加重,就會陷入「周遭所有的壞事全都是自己造成」的妄想,甚至覺得自己必須受到懲罰。

貧困妄想,則是執著於金錢的不安,莫名覺得自己「根本沒有錢(即使有一定的儲蓄)」、「往後會變得越來越窮」,「工作會陷入困境,最後流落街頭」、「一想到用錢就害怕」。

  • 傍晚開始出現異狀

一般情況下,憂鬱症的特徵是中午之前狀況不佳,下午過後較為好轉,但憂鬱症老人則大多從傍晚開始出現整晚不適的現象。

這就是所謂的「日落症候群」,當老人家一到傍晚就無法平靜或行為異常,必須謹慎留意。只不過這也是失智症常見的症狀之一,所以很難區別。

  • 身體不適

或許會讓人意外,但老年憂鬱症患者經常會抱怨有「腰痛」、「心悸」或「鬧胃病」等身體不適的症狀,這在專業上稱為「身體化疾患」。

患者會積極地四處就醫,因此往往不會被認為是憂鬱症,但如果一經確診, 適當用藥就能大幅改善。

如果檢查身體後沒發現任何異常,不妨就試著服用抗憂鬱藥物。

  • 記憶力衰退

老年憂鬱症容易導致記憶力衰退,患者開始對一切失去興趣,注意力也變得散漫。年輕的憂鬱症患者很少出現記憶障礙,因此這也是老年患者常被周遭的人誤解為「老年痴呆」的主因。

如果老人家同時出現了以上這些症狀,就要注意可能是罹患了憂鬱症,最好盡快就醫。

不僅止於老年人,任何人只要罹患了憂鬱症,思考就會變得悲觀,又因為無法扭轉這些想法,使情緒更加低落,進而引發惡性循環。加上憂鬱症可能會導致失眠,更容易使症狀惡化,陷入負面思考的漩渦。

所以,及早就醫並接受妥善治療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就如先前多次提及,老年憂鬱症的徵兆容易被視為「上了年紀本來就會這樣,這也沒辦法」,覺得理所當然而遭到忽視。

像是最近看起來沒什麼精神、悶悶不樂,經常說身體不舒服,開口閉口都是抱怨,減少外出次數,大腦運轉不如以往靈活,或是失眠、食欲不振……這些看起來都是自然的老化現象,一般人多半覺得很正常,不是什麼異狀。

要是出現了輕微的妄想、說話顛三倒四,則同樣會被誤解為失智症或其他疾病。

雖然有點囉嗦,但在這裡還是要再次提醒,老年憂鬱症在記憶障礙及意欲低下、失去活力方面的症狀特別明顯,因此很容易被歸類到失智症的範疇。

對環境的適應變得脆弱
——身心的老化降低高齡者的承受能力

自一百多年前佛洛伊德的時代開始,「客體失落」一直被認為是憂鬱症的最主要成因。這是一種與自己所愛或依賴的對象,因死亡或分離而產生的失落體驗。

這不僅是指失去近親、父母與孩子或失戀等具有特定對象的狀況,也包括因為退休或搬遷等變化,而離開原本與自己融為一體的工作職務(社會地位)或習以為常的生活環境,以及因為意外或手術而失去身體的一部分或機能等各式各樣的情境。

這是人只要活著就必須經歷多次的體驗,而正如一開始所說,在精神分析的世界裡,客體失落被認為是憂鬱症的最主要成因。

從近親的死亡到身體機能的喪失,年紀越大,越常經歷客體失落,不斷、逐漸地累積。

六十至六十五歲之間通常會因屆齡退休等理由離職,此時身為母親的女性也會面臨孩子結婚、獨立、生產等離開原生家庭的情況。原本與自己非常親密的對象,突然一個接著一個地消失了。

此外,這時也可能在退休後從城市搬到悠閒的鄉下,或者反過來遷移到生活便利的都會大廈等,面臨環境上的重大變化。

有許多老年人因為家人擔心而要求他們一起同住,於是離開了自己熟悉的地方和親密的朋友,反而變得失去活力。這種人際關係或生活場域等外部環境上的巨大變化,很容易造成客體失落的經歷。

此外,老年人在角色及立場上的變化也很顯著。特別是在日本,只要年紀大了、退休過起悠閒的生活,就會一律被稱為「爺爺」、「奶奶」,連名字及定位都彷彿不再存在。更何況,有許多人是在退休後失去了原有的頭銜,才第一次對身邊發生的變化感受到衝擊。

老年人的另一個特徵是,他們不僅要面對外部環境的變化,就連身體的內部環境,也在不知不覺中有了差異。

身體內部環境的主要變化之一,就是神經傳導物質的減少。年齡越大,基礎含量會變得越低。

在遭遇客體失落或環境變化等巨大壓力時,年輕人的神經傳導物質也會減少,但因為他們的基礎含量原本就很高,即使有些許下降,也不至於低到會導致憂鬱症的程度。

但是,基礎含量原本就低的老年人,只要下降的程度跟年輕人一樣,就會陷入「憂鬱症的危險區域」。換句話說,老年人的承受能力已經脆弱到神經傳導物質一減少,就會出現風險。

除此之外,如同先前所提,年紀越大,大腦的額葉就會更為萎縮。老年人缺乏適應變化的能力,主要就是因為額葉功能退化,而失去了思考的彈性。只要他們開始想著「自己已經沒用了」或是「沒有必要活下去了」,就會變得越來越偏執,完全否定其他的可能性。

而且,隨著年齡增長,體力、肌力、視力及聽力等基本身體機能會跟著衰退,這也是一個問題。即使面臨類似的環境變化,如果年紀尚輕且身體機能夠好,多少可以熬過去,但是老年人在身體機能方面已經失去了適應的能力。

此外,他們的記憶力衰退狀況也更為嚴重。例如,在失智症初期,老人家原本都還能正常地生活,但因為孩子擔心而要求他們過去同住,結果開始一直記不住新超市的位置、或者在住家附近迷路。到了失智症中期,則會出現連新家的廁所在哪裡,都完全記不住的誇張狀況。

即使環境發生變化,只要記憶力越好,適應的速度也會越快,一旦步入老年(尤其還罹患了憂鬱症),記憶力嚴重衰退,適應的過程就更加困難。

讓老人家保有「現在還能做的事」
——減少環境變化造成的適應衝擊

考慮到以上提及的問題,最重要的就是讓老年人不會因環境變化,而被奪走「現在還能做的事」,並且盡量延續、維持住這些能力。

如同前例所說,即使老人家一直記不住新家廁所或超市的位置,但是他們一定記得老家的廁所和老家附近的超市在哪裡。

之前,日本三一一大地震造成了嚴重災害,許多老年人被迫搬離已經住慣了的城鎮及居家,前往臨時安置所避難,這其實造成了比我們想像中更重大的影響,應該要受到更多的關注。

像是電視全面數位化的推行,以我的角度來看,這等於是和超高齡社會背道而馳的反向做法。

由於全面數位化的關係,老年人家中的舊型電視已無法使用,但是他們到現在都還無法適應新型電視。我真的很想問問,到底有沒有人明白,這對於把看電視當成生活唯一樂趣的老年人,會造成多麼重大的影響。

基於以上諸多狀況,我真的希望大家能深切地意識到,老年人面對周遭環境的變化,是如何脆弱地不堪一擊。

此外,老年人的神經傳導物質含量原本就比較少,若是因為某些突發狀況急遽下降,會比年輕人更容易落入「憂鬱症的危險區域」。對於老年人而言, 憂鬱症是離他們很近、非常切身的疾病,因此如何早期發現、早期給予適切治療, 是往後老年醫學的重要課題。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他是憂鬱,不是失智了:老年憂鬱症,難以察覺的心病》,仲間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和田秀樹
譯者:楊詠婷

會老是自然,但憂鬱不該是應然。
倘若一個人因老化,而無法愛變得如此的自己,
失去了愛自己的能力,就成了老年憂鬱的好發族群。

老年憂鬱因症狀近似老化、失智,而常被忽視或誤解,
讓我們開始認識它、發現它,幫助身邊的長者穿越情緒黑潮,
這不只是為了他們,也是為了我們自己。

老年憂鬱症的主要成因,是大腦退化的〈生理因素〉和老年人承受失落體驗的〈心理因素〉交相作用所致。而潛在的危機是,老年憂鬱症的特有症狀很容易被誤以為是失智症的認知障礙、或只是自然的老化現象,如果忽視不理、或偏離了治療方向,老人家就可能長期承受身心煎熬,甚至真的發展成失智症。

老年精神科專業醫師和田秀樹,詳盡說明老年憂鬱症的身心病因和判別症狀,並將其和失智、譫妄等常見的老年認知障礙進行解說比較,同時提供主要的治療方法和預防知識。在「老老照護」漸已成形的台灣社會,對於老年憂鬱症患者,以及擔負照顧責任的配偶伴侶或中壯年子女,本書都希望給予必要的支持與指引,為打造更友善的醫療、照顧和生活品質而努力。

本書特色

  • 台灣少見的【老年憂鬱症】醫療保健專書:老年醫療書籍多聚焦於失智症或抗老化防治,本書則為理想的入門讀本,呼籲大眾對於老化造成的幽微心理衝擊,有更正確的認知、更敏銳的察覺。
  • 理性專業的解析中兼具人性化的照護思考:作者論理清楚明確、文筆平易近人,除針對老年憂鬱症的防治完整說明,也適時表達對高齡者身心照護的務實觀點和醫者關懷。
  • 對於老年醫療與老人心理,我們都需要重新認知:時代進步延緩了身心老化,我們對老人的認知卻仍框限於刻板印象。即使已步入人生最後階段,老年人仍應享有肯定自我的生活權利與尊嚴,本書給予的提醒,讓我們在面對老化、與長者相處、擔負照顧工作時,都能以更貼近高齡者實際需求的角度來思考。
getImage-4
Photo Credit: 仲間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