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人生,你可以問問亞里斯多德》:嫉妒會阻礙幸福,還是人生的驅動力?

《關於人生,你可以問問亞里斯多德》:嫉妒會阻礙幸福,還是人生的驅動力?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亞里斯多德建議自問,你之所以羨慕某人,是因為他們分得的社會獎勵不公平,還是因為他們天生比你更受眷顧、更有才能。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伊迪絲.霍爾(Edith Hall)

嫉妒會阻礙幸福,還是人生的驅動力?

亞里斯多德深刻地寫出嫉妒、憤怒和仇恨這三種暗黑的衝動。不管是生前或死後,亞里斯多德都是被嫉妒的對象。儘管他顯然是同一個世代裡最傑出的哲學家,當柏拉圖在公元前三四八年去世時,他待了二十年的柏拉圖學院卻沒有把院長的位子交給他。其他院士覺得亞里斯多德不費吹灰之力的出色表現難以忍受,就選了一個名叫斯珀西波斯(Speusippus)的沉悶哲學家當院長。後來,他們又羨慕亞里斯多德不必卑躬屈膝就得到兩位國王的讚賞和支持,一位是小亞細亞的阿索斯國王,亞里斯多德在那裡教了兩年書,另一位就是馬其頓國王。

正如一名後來寫了一部哲學史的亞里斯多德派學者所說,這位傑出人物會招來這麼多的嫉妒,完全是「因為他和國王的友誼,以及他卓越的著作」。希臘人擅長誠實表達出在現今往往會受到批評的情緒。有些人覺得,基督教的道德觀對於處置亞里斯多德提到的惡習,沒有太多幫助。舉例來說,嫉妒就是罪大惡極,要是遇到不公正的攻擊,好基督徒應該「把另一邊臉頰也送過去」,而不是報復。然而,就算嫉妒不是我們性格裡的主要特質,也很難完全避免。

沒有人從來不會羨慕比較有錢、比較漂亮或愛情運比較好的人。如果我們很想要某樣東西,但再怎麼努力都不可能保證得到——身體健康、生個孩子、取得專業上的認可或名聲——看見別人得到這些時,我們就可能幾乎難以忍受。精神分析學家梅蘭妮.克萊恩(Melanie Klein)認為嫉妒是人生的主要驅動力之一,尤其在手足關係和其他類似手足的社會同儕關係中更是如此。我們會忍不住羨慕那些似乎比我們更有福份的人。從某個角度來看,這可以是健康的反應,激勵我們去修正各種類型的不公平。表現在工作上,可能是推動立法,確保不分性別同工同酬;表現在政治上,可能是反對容許貧富差距懸殊的社會體制。

但是,去嫉妒純然的天賦異稟,像是亞里斯多德的天生聰慧,就只會阻礙幸福而已。它會扭曲嫉妒者的本性而導致執迷,也可能引發被嫉妒的對象完全不該承受的攻擊——在現代世界,往往是以惡意引戰或網路攻擊的方式出現。在極端的情況下,如果某個天才的事業被「成功地」阻礙,嫉妒就可能導致整個社會損失了優異的作品。

這種嫉妒的毒害,在彼得.謝弗(Peter Shaffer)一九七九年的舞台劇《阿瑪迪斯》(Amadeus)裡刻劃得非常精彩。這齣戲後來由他本人改編成電影劇本,在一九八四年由米洛斯.福曼(Mi loš Forman)執導,並獲得多項奧斯卡獎。平庸的作曲家薩列里(Salieri),執迷地嫉妒年輕對手莫札特輕易就能寫出非凡傑作。他竭盡所能阻礙莫札特的事業,在皇帝面前說他的壞話,並且用計將莫札特無與倫比的《安魂曲》(Requiem)佯裝成是自己的作品。臨死前,薩列里承認是他毒死了莫札特。這不僅導致莫札特永遠未能完成《安魂曲》,也因為他三十多歲就英年早逝,使這個世界可能少了數十首他若在世必會譜出的美妙作品。

雖然薩列里的謀殺情節純屬虛構(他在現實中似乎跟莫札特是好友,莫札特的兒子成為孤兒時,他還照顧有加),這部電影全球賣座,顯示其中描寫的嫉妒魔力在不同文化中都引發共鳴。謝弗創作的靈感來源,是俄國作家普希金(Alexander Pushkin)於一八三二年寫的一齣悲劇。在普希金的劇本裡,薩列里赤裸裸地剖析了自己掠奪性的嫉妒心:「我會說出來/我愛嫉妒。我嫉妒;非常嫉妒/我現在很嫉妒。」他就是無法接受人類社會天生不公,有些人一出世就是比別人更有能力、或更具天賦:

正義在哪裡?在哪裡?
神聖的禮物,不朽的天分
不是獎勵炙熱的愛,獎勵完全的無私無我
獎勵勤奮、努力、禱告
而是顯現在一個瘋子的腦袋裡
一個閒逸懶人的額頭……啊,莫札特,莫札特!

亞里斯多德建議自問,你之所以羨慕某人,是因為他們分得的社會獎勵不公平,還是因為他們天生比你更受眷顧、更有才能。如果是前者,羨慕可以給你力量,去追求正義與公平;但如果是後者,想一想對方的天賦能如何實際改善你自己的生活。如果亞里斯多德在柏拉圖學院的同伴選他當院長,他就會讓學院享有盛譽,而不是決定離開,時機一成熟就在雅典創立與之競爭的呂克昂。他們會得以在他的助益下研習哲學,使自己的名聲大為提升,不像如今只是泛泛之輩。身為哲學家,他們甚至會懂得和他愉快相處,而不是對他討厭憎惡。

受害卻不生氣,是道德功能失常的跡象

怒氣也讓亞里斯多德很著迷。這方面的「中間值」是溫和、冷靜或仁慈。他表示,希臘文裡其實沒有明確代表過度溫和的字,他建議可以用「缺少精神」來代表過度溫和,我們則可能會說是冷淡或漠不關心。亞里斯多德說,這是一項缺點,「對應該生氣的事不生氣的人,會被認為是傻子;同樣地,沒有以適當的方式、在適當的時刻、持續適當的時間、對適當的人生氣,這種人也是傻子。」如果你受到傷害而沒有感覺、或不會憤慨,你也從來不會為了自己或朋友受害而生氣,這是道德功能失常的跡象。別人會認為你沒有自尊,無法挺身捍衛任何事。亞里斯多德說,憤怒,有時是高尚且正當的。

有很多原因可以讓人生氣,古希臘文學當然也提供了數百個例子,從美蒂亞對出軌丈夫的怨憤,到勇猛戰士埃阿斯(Ajax)的狂怒——因為他在阿基里斯遇害後未能得到阿基里斯著名的甲冑。但如果你時時為極度的憤怒所苦,應該就可以說你是脾氣暴躁了。脾氣暴躁的人可能會找錯對象生氣(就像父母把工作壓力發洩在孩子身上,而不是去找老闆談清楚),可能會找錯理由生氣(我有個鄰居,她只是在全家度假時,不小心把車鑰匙鎖在租來的車裡,她的丈夫就兩個星期不跟她說話)。生氣時也可能過度激烈、太快失控,或者在對方道歉或提出補償辦法後,還是久久無法氣消。亞里斯多德認為,最後這一種情況是最有問題的。

最好的生氣方式是「很快發怒,公開反擊並表現出來,然後到此為止」。但天生容易想不開、生悶氣的人會是大麻煩:「他們會生氣很久,因為他們把怒氣放在心裡。」如果你感覺到怒氣時沒有表現出來,就是「揹著怨恨感在吃苦受罪」。既然你的怒氣是隱密的,就不會有人來安撫你,「而且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化解藏在內心的怒氣。不管是對本人還是他最親近的朋友,慍怒都是最麻煩的壞脾氣。」

所以,一定要向自己及真正的始作俑者坦承你的怒氣,清楚解釋你生氣的原因,等狀況都澄清後,就不再介意。很多人都覺得這有些難度,一直到中年才開始比較能坦率面對這種情緒。不過亞里斯多德知道,在試著活得好時,怒氣的問題有多難處理:「我們很難界定,應該用什麼方式、因什麼理由對誰生氣,又該生氣多久,還有到哪個程度算是生氣有理,超過哪個點就是出錯了。」

相關書摘 ▶《關於人生,你可以問問亞里斯多德》:公民和諧就好比「國家之船」,每位水手各司其職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關於人生,你可以問問亞里斯多德:不做決定,等於讓別人決定你。幸福,是有意識的思考、選擇和行動。》,仲間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伊迪絲.霍爾(Edith Hall)
譯者:鄭淑芬

你無法保證自己所做的決定一定正確,
但你能保證的是,你為了這個決定所做的準備,可以最大化成功和幸福的機會。
想要得到幸福,就必須為自己的「做」與「不做」負起責任。

人生可以自動駕駛嗎?
許多人往往都不假思索地活著,覺得這樣也很快樂!
亞里斯多德卻深信:由自己主導,成為掌握人生控制面板的唯一駕駛,才是「活得好」的關鍵。

「快樂」不只是追求片刻的討喜或開心,而是「一生持續的狀態」,
而這種「幸福」或「滿足」的源頭就在於——
運用人類獨有的理性思考,誠實面對自己的行與不行,
找到目標、實現潛能,持續地「做對的事」,努力修正以成為更好的自己。

英國知名文史古典學者伊迪絲.霍爾,
以淺近的現代語言和生活實例,為你我與古代賢哲之間搭起無礙的橋樑,
精準闡釋亞里斯多德的哲思,用以因應各項現實課題——
如何做出明智的決定?如何在溝通和說服中達成目的?
如何利用「美德與惡習」檢索表分析自己的性格、抗拒外在誘惑?
如何選擇適合的伴侶與知己?如何面對死亡、喪親等失落體驗?……

不論天地、不談神祇,從人類經驗出發的亞里斯多德,只是帶著你「好好想清楚自己」。
從幸福、慎思、認識自己到群體關係,他層層探問「為人」的十個根本學問,
那些原本看似高標的道德真理,在一步步推演、思索的路上,變得格外親切與實用,
你也隨之內化了賢哲智慧,用更寬待的眼,面對自己和周遭的一切。
無論古典希臘或現代世界,或是處在生命的哪個階段,
亞里斯多德回歸本質的人生忠告,永不過時。

本書特色

  • 亞里斯多德是最符合現代人需求的哲學家:以人類經驗為本,強調理性思考、主動作為、實踐良善,考慮個別差異、注重平衡中道……在這個資訊、價值倏變的不確定年代,亞里斯多德的哲思宛如一股穩定身心的雋永力量,引領我們在紛擾混亂中回歸本質,確立人生舵向。
  • 用現代精神詮釋古哲智慧的人文通識讀本:作者以充滿現代精神的詮釋,引介古哲的思考智慧,可做為理想的人文通識讀物,提供讀者學習理性思辨、初探哲學理念的入門管道。
  • 以人生關鍵十問完整匯聚亞里斯多德哲思:亞里斯多德的論述常散見於各書,但少見有系統的解說,本書簡潔有力地呈現亞里斯多德的豐富思想,使讀者隨之推演、思考,感受賢哲智慧與自身生活的緊密連結。
getImage-5
Photo Credit: 仲間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