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寶儀《50堂最療癒人心的說話練習》:話多並不代表你存在,要認清主角是誰

曾寶儀《50堂最療癒人心的說話練習》:話多並不代表你存在,要認清主角是誰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跟別人溝通時,如果你把自己不斷擴大,很多時候是因為自己沒有安全感使然。由於太想證明自己存在,於是不斷以「我」為發語詞,讓對方只能不斷聽你說話,這種溝通方式,只會讓聽你說話的人覺得不舒服、甚至厭煩。

文:曾寶儀

第25堂:認清主角是誰

遇到不會看場合、滔滔不絕說話的人,你會有什麼反應?大部分人的心中OS應該是:也不看看這是誰的主場,話到底說夠了沒啊!

即使我去參加別人的喪禮,職業病使然,儘管是在哀戚的氣氛中,我還是會偷偷觀察主持人。

不管是喜事還是喪事,都要認清主角是誰。喪禮不容易主持,要先弄清楚這場喪事是為過世的人做的、還是為活著的人做的?這兩者的差別極大。

做主持人得認分,話說到分上就好。我們最常在婚禮中看到反客為主的主持人或是證婚人話超多,多到台下的賓客都失去耐性。

為什麼有些人話過多?因為他想證明自己的存在。

但是,話多並不代表你存在。

話多的人通常有種不安全感,當占用的時間夠長時,彷彿自己就變得重要了。因此我覺得談到溝通,必須先往內看,當你看清楚自己之後,才能做出有效的溝通。這樣你就不會說錯話,也會懂得看場合說話。

舉例來說,如果我是證婚人,我要先弄清楚自己跟兩位新人的關係,我的話能說到什麼分上。我必須先觀察,是新娘想要這個排場呢,還是新郎的家人需要這個排場,再決定要把局做給哪一方。

從禮金誰收得多,哪一邊的招待桌,客人排得長,許多細節可以觀察得出來。

致詞時,我就知道主要可以對哪一方說話,但也不忽略另一方的心情。重要的是,要把自己縮得很小。因為這是別人的婚禮。

同樣地,不管是粉絲見面會還是記者會,都是別人的。

主持人要懂得自己扮演的角色溝通也是一樣

在跟別人溝通時,如果你把自己不斷擴大,很多時候是因為自己沒有安全感使然。由於太想證明自己存在,於是不斷以「我」為發語詞,讓對方只能不斷聽你說話,這種溝通方式,只會讓聽你說話的人覺得不舒服、甚至厭煩。

若從聆聽者的角度來看,聆聽者往往會心想:你要不要先處理好自己的問題,再來跟我溝通呢?

以為自己是來溝通,但其實只是想被摸頭,就算遇到能夠一邊摸摸你的頭、一邊對沒有安全感的你說:「你很安全,我很愛你。」的好人,平撫了你的不安,也不見得能解決原本你想來溝通的問題。

不安全感來自內心。就算對方真心說你美,沒有安全感的人也會覺得:「這應該是在說反話吧。」許多自我質疑的聲音在內心纏繞。

那麼要如何才能站對溝通的位置?先了解自己該用什麼樣的頻率與能量說話。

想要扮演一個幽默的人?還是一個有點嚴肅的人?就像演戲一樣,同一句話可以說得有點嘲諷意味,也可以說得有些哭腔,那麼哭在哪個字可以最扣人心弦?或是把話說得有些篤定,那麼要強調的重點是什麼?重音要放在哪裡,更可以把話說得充滿喜悅?……表達喜怒哀樂有各種層次。

演戲有劇本,但人生沒有劇本。人有各式各樣的選擇,而要扮演何種角色,你可以自己決定。

相關書摘 ▶曾寶儀《50堂最療癒人心的說話練習》:「開場白」就如整場談話的定海神針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50堂最療癒人心的說話練習:在溝通中肯定自己,觸動他人》,大田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曾寶儀

「說話」一直是曾寶儀的工作。
在主持的稻穗藝術節舞台,她彷彿是武林俠女,掌控全場觀眾的靈動,
只因她說,你眼睛所看的,會留在你的心裡。五分鐘,全場鴉雀無聲,直到舞者上台……
在主持粉絲見面會,她引燃炙熱的小火苗,讓偶像的閃光點,燒燙每一顆粉絲的心。
在直播訪問的現場,她知道不是要「拚命說話」,而是要「聽別人說話」。
在面對採訪對象,她與受訪者的情緒同步流動,一同哭泣,一起產生勇氣,一起打開內心不可思議的快樂與能量。

原來,「說話」可以成為療癒人心的一種途徑。
她一開始不懂,以為愛說話就是會說話,把時間填滿,取悅別人搞熱氣氛,以意志力支撐,滿足眾多期待,才能贏得光鮮亮麗的掌聲。

但要如何說話才能做到心與心溝通?肯定自己,觸動他人?
本書是曾寶儀二十年來從各種工作經驗中,一點一滴努力探索,挖掘與思考什麼是「說話溝通」的細膩分享。

50堂最療癒人心的說話練習
Photo Credit: 大田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