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藏台灣史》(三):東印度公司如何突破亞洲傳統貿易勢力,發展新航運路線?

《典藏台灣史》(三):東印度公司如何突破亞洲傳統貿易勢力,發展新航運路線?
荷蘭海事博物館中展示的VOC商船「阿姆斯特丹號」原寸模型|Photo Credit: Magalhães@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公司在亞洲設立了20多個商館來負責收集各地的貨物,形成一個完整的貿易網。並以巴達維亞為總部,設聯合東印度公司總督於巴達維亞主持亞洲貿易事務,利用網絡支援的方式來對抗亞洲傳統商人。

文:林偉盛

公司的貿易策略與難題

壹、亞洲傳統勢力的競爭

亞洲商圈因為季風、地域等因素,每一地方有不同的貿易勢力。在西洋人到亞洲來以前,亞洲貿易圈被分為幾個自成體系又互相關連的幾個部分。亞丁以西到紅海與東非的貿易圈是由中東回教徒所主宰;亞丁以東,波斯灣、印度Malabar的貿易圈是由波斯人和印度的古吉拉特人所共同支配;印度的科羅曼得爾(Coromandel)、孟加拉(Bengal)以東到麻六甲(Malacca)以孟加拉商人為主;麻六甲以東、東印度群島、印度支那、中國、日本的商圈則由華人、東南亞商人主宰。這些商圈彼此獨立,但又透過幾個地點來連接。葡萄牙商人因為控有這些連接點,而在16世紀亞洲水域成為霸權。荷蘭人想用武力取代葡萄牙人,連接這些貿易圈,達成亞洲區間貿易的計畫。

這些貿易地分開來是獨自的貿易圈,但是將這些貿易圈連接起來可成為一個細密的貿易網。然而要達成聯合這些貿易圈的目的,就必須突破在貿易圈做生意的傳統商人勢力,與他們競爭。為了達到此一目的,與日本、中國進行貿易,必須建立貿易航道,干涉原有華人東西洋的航線,將華人小商人拉到巴達維亞城,不許他們再到香料、胡椒產地,只能到巴達維亞。同時介入華人的航道,直接到中國沿岸建立據點,並封殺了西洋航道上的福建、馬尼拉航線。也建立福建、日本間的航道,取代澳門、日本航道。但荷蘭人在中國沿岸建立據點的計畫並未成功,反而是在福爾摩沙建立據點,並利用荷蘭人船隻在武力、資訊上的優勢,壟斷市場。

貳、公司的資金

東印度公司到亞洲來,最主要是獲得亞洲的貨物,運回荷蘭。在供給與需求的因素下,亞洲人對歐洲貨物的需求不高,與歐洲人對亞洲貨物的需求正好相反。然而歐洲提供的金錢與貨物不足以換取必須的貨品,加上重商主義的關係,歐洲國家希望將貴重金屬儲藏於國內。因此,為了購買亞洲貨品,商人必須將注意力放在亞洲市場,經由亞洲市場的貨物交換,賺取足夠的資金,再購買貨物運回歐洲。

台灣取代了中國,成為東亞的轉運站,也是荷蘭貿易網中的白銀、生絲、黃金等商品的供給站。如果台灣的貿易平穩發展,將使得貿易網順利開展;若台灣的貿易無法順利展開,則會使得貿易陷於不平衡的狀況,荷蘭人必須調整整個貿易網。而傳統中國海商的運作,給荷蘭人帶來相當程度的打擊,造成荷蘭人難以有效的建立整個貿易網。

參、公司的貿易路線——介入亞洲區間貿易

公司計畫盡量不將歐洲的貴重金屬運來亞洲,而希望建立亞洲貿易網達到自給自足,並有盈餘運回歐洲。荷蘭人想用香料、銀幣來換取蘇門答臘(Sumtra)海岸的黃金以及胡椒。用香料、中國貨物、黃金來換取科羅曼得爾(Coromandel)的織布,用科羅曼得爾的織布換取萬丹的胡椒。而交換來的香料、銀幣進一步換取中國的黃金、生絲、貨物。同時,也利用日本的白銀來換取中國貨物。

1619年時荷蘭就試圖推展在亞洲自給自足的貿易網,中國貨物乃是指生絲、黃金,日本貨則是以白銀為主,均被納入貿易網中。要購買印度的織布,在科羅曼得爾必須以黃金支付,在蘇拉特(Surat)必須以白銀支付。當時能夠取得金銀的地方是中國、日本、阿拉伯、蘇門答臘。阿拉伯的白銀來自歐洲走私,風險較大;蘇門答臘的黃金僅足供自用,因此,剩下來能發展的地方只有中國和日本。

如此,以中國貨物換取日本大量的白銀,便可購得大量中國貨物運回歐洲,以荷蘭就不須載運資金來到亞洲。

但是,荷蘭人無法在中國沿岸找到貿易口岸,只能退而求其次來到台灣,發展對中國、日本、巴達維亞的轉口貿易。荷蘭人到台灣來發展貿易有先天的缺陷。首先在貨物的取得方面,他們雖然以台灣取代中國本土作為轉口站,對中國貿易,但中國一向對西洋人採取閉關自守的態度,雖然明末開放了貿易,但只開放中國人到海外貿易,並未開放外國人到中國貿易。這意味著無法直接取得貨物,必須經由中間商間接取得。直接經手的中間商人甚至可以到貨物產地,以低價大量購買;而荷蘭人侷限於台灣,不准到中國去,只能依靠中間人。第二,大員雖然位於貿易路線的重要位置,但不是天然良港。荷蘭人在大員發展轉口貿易,相當大的受制於自然環境。

肆、建構公司的貿易網絡

為了突破亞洲傳統貿易商人的勢力,公司整合貿易網絡,並發展新的航運路線,進行其亞洲區間貿易的計畫,以亞洲區間貿易的利益來支援財政。荷蘭人主要想整合亞洲市場,透過荷蘭人在亞洲船隻、武力的優勢,及各地商館有效提供資訊,在主要地區預先購買,建立有效率、競爭性的公司貿易網。

公司在亞洲設立了20多個商館來負責收集各地的貨物,形成一個完整的貿易網。並以巴達維亞為總部,設聯合東印度公司總督於巴達維亞主持亞洲貿易事務,利用網絡支援的方式來對抗亞洲傳統商人。

荷蘭東印度公司航線圖
Photo Credit: 玉山社提供

公司在亞洲的貿易航線以今日印尼的巴達維亞為中心,分別有東到日本與西到非洲紅海的兩條平行航線。加上與兩條航路垂直的航線,建立起往西北經由麻六甲海峽到達孟加拉灣,再前往印度半島東岸,最後到達印度半島西岸以及波斯,再到非洲東岸等地。往東北航線則是由巴達維亞往北到達暹羅、廣南、東京(越南)、台灣再到日本。聯合東印度公司的東西兩條航海路線囊括了整個亞洲。

公司在亞洲的每一個貿易航線上,都有傳統的勢力,如印度的棉織品運到印尼,胡椒運到波斯與中國等。荷蘭人的勢力並不一定能與傳統貿易商人抗衡,而且這些傳統商人也可能成為公司的重要夥伴。但是公司在亞洲貿易有一項重要的優勢,即公司可以同時比較日本、波斯、阿姆斯特丹的銀價以及蘇拉特、中國、印尼群島的物價,而選擇將貨物賣到最有利的地方。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典藏台灣史(三)大航海時代》,玉山社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林偉盛

台灣位於東南亞與東北亞的接點,鄰近中國與日本,是東亞地區重要的戰略據點。

16世紀以前,因為遠離歷史發展的重心,而不為外人所知。直到大航海時代來臨,歐洲船艦來到亞洲,開啟世界貿易的新章,台灣的發展也就此有了新局面。

西班牙、葡萄牙與荷蘭人相繼來到亞洲並展開競爭,他們在此建立貿易據點,展開洲際間的貿易,台灣也曾經是據點之一。他們的治理影響了台灣的歷史發展,也改變台灣住民的生活與文化。

從陸地的角度來看,台灣是邊陲;若從海洋的角度來看,台灣卻有絕佳的地理位置。

國立暨南大學歷史系副教授林偉盛,從海洋貿易的競爭出發,爬梳台灣的崛起與發展,詳述西、荷等國與明鄭的商業策略,以及對台灣本地的經營和管理。據此深入討論大航海時代,這個台灣歷史發展的重要節點。

getImage-3
Photo Credit: 玉山社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