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魅豪宅》小說選摘:目睹前局長被拔掉,他瞧不起靠權謀與黑函上台的新局長

《鬼魅豪宅》小說選摘:目睹前局長被拔掉,他瞧不起靠權謀與黑函上台的新局長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首部房地產長篇小說,以政商土地開發案為題材,描寫台灣人為了擁有一棟房子所付出的努力或貪婪。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黃國華

今天從早上九點上班開始,市政府都發局的氣氛,連前來洽公的民眾都能感到一股低氣壓。只不過都發局上上下下早就習慣如此,自從換了新局長陳玫儒上台,整個部門都得依著她晴雨不定的心情辦事,但實際上抱怨者其實並不多,多半抱著看熱鬧嗑八卦的心態,所謂是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局長這種來來去去的政務官,在衙門混久的公務員自有一套隨機應變的生存哲學,苦的只是那些必須時時刻刻面對局長的派遣人員與替代役男。

按照常理,一大早的陳玫儒應該很開心才對,才進辦公室就接到胞弟的來電:差點因為貪便宜而捲入的法拍屋糾紛,那群法拍蟑螂已經被葉國強順利地擺平,除了不必付任何一毛錢在搬遷費或補償費上,而且對方還願意在二十四小時內無條件交屋搬走,也願意去法院公證處註銷原有租約。

「大姊!你找的那個葉老師真的是很給力,那群黑道流氓法拍蟑螂,三兩下就被他治得死死……。」在電話另一頭的陳玫儒胞弟喜孜孜大笑著。

陳玫儒越聽越感到煩悶,不想再聽到自己的弟弟如此吹捧著葉國強,索性直接掛掉電話以圖個耳根清靜,心神有點不寧的她整個跌坐在辦公桌前看著「局長 陳玫儒」的名牌,腦中浮現出數不清的「為什麼」。

那群法拍蟑螂雖然行徑可惡,畢竟他們完全站穩在法律的界線裡頭,萬一把事情鬧大或告上法院,陳玫儒根本毫無勝算可言,更何況要對方吐出已經快要到手的百萬利益。

她委託葉國強去辦這件事情本來就有點強人所難,預料葉國強大概沒有辦法擺平這件事情,如果今天早上他親自登門謝罪,早已盤算好用什麼語言去羞辱他了,但怎麼想也沒想到,整件宛如燙手山芋的法拍糾紛居然三兩下就被葉國強擺平了。

為什麼她又再一次輸給葉國強?連現在坐得穩穩的局長位子,也是葉國強透過市長的金主幹掉前任局長才把位子騰出來給她。為什麼權位的取得與利益的維護,最後都得靠葉國強出面?這個傢伙當年在校成績明明爛得要命,可以說是靠作弊與向老師求情才勉強混畢業。這個傢伙明明就是一路靠女人吃軟飯才能往上爬啊,更氣人的是,這個連在大學教書的資格都不夠完整的傢伙,居然即將真除大學校長,她花了二十年的光陰別說大學校長,連系主任的位子都沾不上邊。

陳玫儒根本無法說服自己處處都不如葉國強這個事實。

正當腦袋瓜兒填滿著對葉國強的妒恨之際,葉國強居然就打電話來了。

陳玫儒先讓自己深呼吸了幾下,告訴自己絕對不能流露出一丁點的妒恨、高興等情緒後才按下通話鍵。

「陳局長,我老葉啦!」

「有什麼事嗎?」陳玫儒發出冷漠的聲音。

「相信你弟弟應該把事情都告訴你了吧?」

「怎樣?你該不會連這種小事情也來邀功討人情吧?」故意說出這種違心之論,陳玫儒不由得連自己也討厭起來。

「小事?哈!也對啦!處理這類的事情,對我來說還真的只是小事一樁!不過,對別人來說就不只是小事囉!」葉國強故意這樣講。

「是不是要我頒張模範市民的獎狀給你呢?」陳玫儒也只好裝出一派輕鬆以掩蓋自己的複雜情緒。

「不敢當,有件事情呢!算我求你啦……。」葉國強停頓下來等著對方回話。

聽到葉國強口中吐出「求你」兩字,戰敗的羞恥感才稍微降低的陳玫儒接著問下去:「什麼事情?」

葉國強請託的事情是關於星友科大校長的遴選會議。按照大學自治的相關法規,教育部或相關單位不能介入大學校長的遴選,而是必須籌組大學校長遴選委員會來票選校長,委員會除了校董、各院院長、前任校長外,還必須有兩席傑出校友,以及兩席學生代表會 (大學部與研究所各一人)的會長。

由於校董陳星佑乃學校的唯一出資金主,幾個學院的院長為了經費與職位著想,屬於鐵票,另外兩席所謂傑出校友,雖然各個都是上市櫃公司的老闆或高級主管,但實際上都是和星友建設集團有著密切的業務往來關係,更是鐵票中的鐵票,至於學生會的會長,大學部那個傢伙,二一退學的通知書和獎學金的核發通知書緊緊地被陳星佑捏在手上,除非腦筋燒壞,否則不可能跑票去面臨退學的命運,況且只要票開得出來,一筆不小的獎學金立刻到手。

最麻煩的就是研究所的學生會會長那一票,星友科大研究所學生會會長叫做范綱峰,以前大學就是念星友科大的前身華江科大,當時就已經是大學部的學生會會長,大學畢業幾年後回母校唸EMBA。熱中公共事務參與的范綱峰,又再度競選並當選學生會會長,從葉國強擔任校長的傳言傳出之後,不知道是正義感作祟還是吃錯什麼藥,范綱峰一直在校園內外提出對指導教授葉國強的各種質疑。

其中最犀利的質疑就是,擔任星友建設獨立董事的葉國強,怎麼可以由星友建設董事長陳星佑提名為星友科大的校長候選人呢?除了違背利益迴避的民主程序外,居然還搞同額競選!

為了擺脫同額競選的惡名,校董陳星佑只好故意安排一位快要退休的老教授出面假競選,反正到時候自己這一票就投給老教授,也算是做到利益迴避,用八票比一票這種還算具有民主程序的表面結果來杜悠悠之口。只是,范綱峰竟然暗中串聯其他遴選委員替那位老教授拉票,雖然大家都會基於利益與飯碗的考量而不敢亂跑票,但任憑范綱峰搞下去,就算不在乎顏面全失,但也得防範任何出乎意外的結果。

「讀EMBA?不就是你老葉的學生嗎?你都連自己的學生都管不動啊!」聽到葉國強竟然會踢到鐵板,陳玫儒整個人開心了起來。

「大部分學生都叫得動,但也有少數調皮不聽話的,你自己也當過老師,學校又不是那種黑道大哥一聲吆喝,小弟就乖乖聽話的黑幫。」葉國強故意加強黑幫兩字,讓陳玫儒別忘記自己所幫過的大忙。「要我怎麼幫呢?」

「局長,我說你的員工是不是太多了,真的是貴人多忘事,范綱峰不就是你們都發局的副工程司嗎?」

怎麼會不知道?陳玫儒只是想要裝聾作啞罷了。

「講了半天,你要我介入你們學校的選舉?」陳玫儒假裝恍然大悟。

「別說得好像天大地大的事情,反正你們是都發局又不是教育局,也不是教育部,更沒有什麼介不介入的問題,我只是想你去疏通一下范綱峰,在投票時支持一下。」

「這件事不太好辦,你知道現在的公務人員體系自主性很強,我這種政務官連局內的業務都管不太動,更何況這和公務完全無關。」

「要不然退而求其次,拜託妳去疏通一下,至少讓范綱峰在遴選會議中缺席。拜託囉!」

一聽到「拜託」兩字,陳玫儒整個人帶勁起來:「也好啦!老同學不照顧你,誰照顧你呢!」

陳玫儒答應後立刻後悔,整個都發局上上下下就數范綱峰這傢伙對她最不買帳,她起身去咖啡機旁加了一點豆子,這個早上需要更多的咖啡因,撥了內線電話把范綱峰叫進來,她想,早上可有得忙了。


「報告局長,找我有什麼事情!」

即便盛暑,在辦公室內的范綱峰還是身穿深色西裝,隱約可以看到白襯衫漿燙後的工整線條,十分挺直地站在陳玫儒面前,臉部既沒有常見的那種假裝與長官熱絡的巴結模樣,也沒有小公務員遇到高官時的緊張結巴,和陳玫儒的情緒化性格截然不同,他有一種資深公務員的拘謹,年紀不大卻一身官僚氣息,從來不在工作場合中流露出不該有的喜怒哀樂。

「我希望你在明天的星友科大的校長遴選上,能夠投票給葉國強老師。」面對這種典型的中低層公務員,別跟他拐彎抹角,他也不會機靈地揣摩上意,最好的方法就是開門見山,否則真的會跟長官耗上一兩鐘頭乾瞪眼。

「報告局長,這跟都發局的業務好像沒有關係吧!」范綱峰直接給了軟釘子。

「你別告訴我,你沒有申請補助款去唸碩士!」

「我都是按照政府規定申請,也都是選擇假日或利用自己的假去上課,所以,單位與長官應該沒有權利過問我的學習過程吧!」

平常沒什麼脾氣的范綱峰索性豁出去了,最近一個多月,他已經接到從學校內部、從最上面的市長、與業務有關的廠商多方面的請託甚至壓力,要他把票投給葉國強,其實他並非那種不聽話的憤青,而是想要了解,身邊的各方人馬到底為什麼非得挺葉國強上台不可?他只要一個清楚的答案,而非訴諸人情或動用權勢。

「葉國強是你的碩士指導老師吧!」對於不支持自己的指導教授,幹過幾十年老師的陳玫儒對此感到不解。

「可是葉老師也是星友建設公司的獨董,這當中有很嚴重的利益迴避的問題。」

「你嘛幫幫忙!星友是私立學校,出錢的校董找自己的人當校長,難道還要你去監督嗎?」陳玫儒不以為然地說著。

范綱峰目睹了前局長硬生生地被拔掉的過程,從心理頭就瞧不起眼前這個靠權謀與黑函才上台的局長,更何況,自己的副工程司職位是前任局長一手提拔出來,否則現在恐怕還只是一個在豔陽底下揮汗如雨、忙著測量的小技正。

「身為公務員,我不能幫助有違法可能的事情,就算我只是——」

不想聽長篇大論的陳玫儒打斷他的話:「別跟我扯那些,你到底要不要把票投給葉國強?」陳玫儒擺起強勢的官腔,這招對於多數的公務員相當有效。

「對不起,我不能!」范綱峰的腰桿子挺得更直。「除非局長告訴我,葉國強擔任校長有利我們都發局或市政府的業務推廣。」

「別問問題,照辦就是了,你一個小小的副工程司,沒有權限過問局內或市府的政策,既然如此,我以局長的身分要求你明天全天在局內上班,不准請假!」

陳玫儒心想既然你非得要投反對票,乾脆不讓你去投票算了,這樣也算對葉國強有所交代了。

「可是我已經早就辦好明天的請假程序。」范綱峰打算硬挺下去。

「要求已經請假的員工回來上班,除非是生老病死緊急狀況,局長有這個權力吧?」陳玫儒的耐心快要被磨光,聲音已經提高了至少八度以上。

雖然嘴巴不再回話,范綱峰卻露出高傲不服從甚至不屑的表情,最無法忍受別人在面前鄙視自己的陳玫儒,整個人失控地把手上的咖啡杯朝他身上扔過去,不打算閃躲的范綱峰任由咖啡灑滿一身,轉身就走。

「明天若不進來辦公室上班,就當成無故曠職,滾!」陳玫儒對著走到門口的范綱峰大聲尖叫。

被咖啡潑滿全身的范綱峰,索性把髒衣服穿在身上,讓大家見證局長蠻橫的證據,辦公室內私私竊語,大家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但各種八卦傳言卻不脛而走。

「局長月經又來了吧!」

「一定是強迫小范配合她背後金主的幾個案子!」

「搞不好局長和小范有一腿!」

聽著越來越難聽的流言,小范不怎麼在意,反倒是坐在最角落的一個女生著急起來,她起身走到小范旁邊。

「小范,別跟局長搞彆扭,來,脫掉你的西裝,我拿去幫你洗乾淨啦!」

天不怕地不怕的小范,只要面對這位女生,反而是言聽計從,小范立刻脫掉西裝強迫自己露出笑容:「小慧,又要麻煩妳了!」

「走啦!先別待在辦公室,不要把氣氛弄僵了!」

倆人一起走出市府大樓到旁邊巷子的便利商店,點了杯咖啡坐了下來。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小慧焦急地問著。

耐著性子聽完范綱峰把事情的前因後果說了一遍後,小慧笑著說:「這件事情並不難辦啊!何必把自己也搞得這麼難看呢?」一臉狐疑的范綱峰看著小慧到底有什麼妙計。

「你不會寫張書面聲明,找個信得過的人幫你代理出席投票,這麼簡單的事情都不會。」小慧裝出一臉調皮模樣。

范綱峰看著眼前的小慧不免犯傻起來,犯傻的原因並非這個折衷的好辦法,而是小慧那張聰明的臉孔。范綱峰知道自己個性過於耿直不懂變通,從小到大就是喜歡那種聰明或至少看起來聰明的女生,也許是基於性格互補吧,此刻的小慧在他的心中的分量已經巨大無比,只盼一整天都能待在這裡不回辦公室。

具有女人天生直覺的小慧並非笨蛋,但此刻不是兩人搞曖昧的好時機,她笑著說:「你可以委託我去參加遴選會議啊!我也是星友的研究生,代替你去開會投票應該具有合法性吧!」小慧雖然嘴巴這樣說,但她心中另有打算。

「萬一局長不讓妳明天請假,怎麼辦?」

「我只是派遣人員又不是正職,一個月固定有兩天特休,況且局長管不到派遣人員的出缺席吧!」小慧說完後立刻把冰咖啡喝光,催促范綱峰趕緊回去上班。

小慧就是謝盈慧,和小曹與小范都是華江科大的同學,學校畢業後,謝盈慧找了好久的工作,最後只找到一間派遣公司的工作,先後被派遣去擔任國會助理、律師事務所的助理……等工時超長且薪水偏低的職位,兩年前,總算接到市政府的派遣工作,雖然薪水並沒有增加,但至少朝九晚五的工作時間固定,晚上還可以到男朋友,也就是小曹上班的大汽車公司打工,替那些賣車的超級業務員處理客人的訂單與保險等行政瑣碎作業。

一年前,謝盈慧忍痛花大錢到星友科大去念EMBA,心想無論如何總得把學歷洗漂亮一些,畢竟私立科大這種不起眼的鳥學歷,除了派遣人員外,根本找不到什麼稱頭的工作,剛好大學同學范綱峰也來唸EMBA,透過范綱峰的運作,從忙得跟狗一樣的民政局轉到都發局的行政助理閒缺。

其實,早在學生時期,范綱峰就曾對她表明心意,但當時比較貪玩的她並沒有接受小范的追求,而是投入生性活潑、比較會逗女孩子開心的小曹懷裡,從交往到現在同居,謝盈慧和小曹也在一起快六年。

畢業後,小曹順利找到大汽車廠的工作,雖然從事的是偏藍領的汽車修理工作,但在謝盈慧的標準中,已經上市的大汽車公司至少代表著穩定。薪水獎金和加班費以及私下幫忙介紹買車所賺到的佣金,小曹年收入逼近百萬,幾年下來,小曹也存了兩百多萬的積蓄,謝盈慧原本打算唸完研究所後,兩人就結婚並且買間房子安定下來,畢竟大家都已經是二十七、八歲了,但沒想到失心瘋的小曹竟然背著自己,花了好不容易攢下來的兩百萬積蓄去頂下一間破修車廠。

「大公司穩定收入不幹,學人家當什麼老闆,萬一失敗,你要我們喝西北風嗎?」

「妳難道就有多省嗎?沒事花幾十萬去讀根本無三小路用的EMBA!」

「為什麼不把兩百萬當成買房的頭期款,難道你要我天天陪你睡在工廠不成嗎?」

為了買不買房的話題,小曹謝盈慧兩人足足吵了一整年,兩個人從熱戀到感情失溫,到現在謝盈慧索性搬回家住不再和小曹同居,分手二字雖然還沒有說正式說出口,謝盈慧只是在等待「下一個有房的真命天子」的出現罷了。

只要有房,下一個男人一定會更好。

范綱峰年紀輕輕就幹到都發局的副工程司,而且還是高考及格的正職公務員,既有前途又有穩定可靠的收入,且范綱峰自己擁有房子,雖然房子只是老舊國宅,雖然房子是老爸遺留下來的,站在謝盈慧的角度,這代表著有個遮風避雨的窩,代表著有個可以一起築巢的安穩的應許之地,代表著多數女人心中最卑微的夢想。

自己的男朋友是藍領階級這種事情,已經讓她在父母親戚與姊妹淘面前完全抬不起頭來,她瞧不起男朋友小曹那種不切實際的創業白日夢,大家又不是什麼台清交長春藤畢業生,更不是什麼富二代政二代,既然已經無法躍居人生勝利組,為什麼不好好地當個「人生穩定組」就好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鬼魅豪宅》,鏡文學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黃國華

三十年後的台灣,大衰敗時代來臨,人口砍半、民生凋蔽,幾近第三世界。曾在政經圈掀起無數風浪的葉國強,避居日本三十年,臨終前向女兒小葉講述當時的星友住宅弊案。在小葉眼中,父親雖然曾居高位,但絕非善類。她決定來台灣,回到已成為貧民窟的星友社區,從父親資助一生的女人姚莉莉口中問出真相:

那一年,緊咬「合宜住宅」弊案而當選的市長為了四年後的連任,推出了換湯不換藥的「和諧住宅」,只是將徵收改為與企業、學校洽談捐地,以免落入「不正義」的口實。葉國強和醫師兼建商陳星佑投資了瀕臨廢校的華江科大,預計將閒置校產捐出興建社會住宅,承包的星友建設則從中獲利。

在政商私相授受的過程中,財色利誘、鑽營漏洞的黑暗面畢現,表面上雖然政客得利、住戶成家,建商口袋滿滿,但在大選之後,原本堅固的利益共享圈開始崩解,更有毀滅性的風暴醞釀成形……

繼炒股、內線、官股併購等金融黑暗世界後,黃國華將筆鋒轉往少子化下連學校都難以經營,房地產泡沫卻越吹越大的現象。看台灣政商營造如何利用人人想買房的心理出發,赤裸的寫出有心人如何透過一條條不完備的法規,將每個人小小的成家夢想玩弄於股掌之間。

在這近未來的故事當中,一切即將邁向災難的三十年前,就是我們所面臨的現在!

本書特色

  • 台灣首部房地產長篇小說,以政商土地開發案為題材,描寫台灣人為了擁有一棟房子所付出的努力或貪婪。
  • 結合近兩年各種時事,讀來既有即視感、也有深切的悲哀。
  • 《台北金融物語》三部曲、《邊境台商》系列主角葉國強人生故事最終章。
getImage-4
Photo Credit: 鏡文學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