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粉造勢幾萬人不是重點,這兩人才是王金平決定不玩的關鍵角色

韓粉造勢幾萬人不是重點,這兩人才是王金平決定不玩的關鍵角色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很多人都認為韓國瑜的凱道造勢讓王金平嚇到,但他在這場造勢只看到兩個人,使他發現一輩子都「喬」別人的自己,這次被「喬」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自從去年九合一大選之後,台灣政局變化的速度和程度真的很大,顛覆以往對政治觀察的判斷習慣,像是王金平宣布不參加國民黨內總統初選。

我觀察身邊的反應,大致有兩種。第一種是大快人心,這種人早就看王金平不順眼,認為他初選本來就不會贏,硬要參選只是來攪局,晚節不保;第二種是根本不在乎,反正支持度低,參不參選一點也不重要。

但我認為,這是兩黨初選至今最重大的選情變化,比郭台銘參選和蔡英文被挑戰,都還重要。

王金平嚇到的並非凱道造勢人數,而是裡頭站了兩個人

首先來說說,王金平6月6日的不參選聲明。雖然看似有很多不滿情緒,但我認為主要還是講給支持者聽,否則這幾個月動員、跑選戰的辛勞算什麼?總是要抱怨一下黨中央的初選規則,至少給支持者一點交代,而且也是必要之舉。

而這份聲明,最重要的是最後一段:「我整合的相關資源,都將成為國民黨重要的力量。我絕對不讓期待2020政權輪替的人民失望。」整合資源為了黨,也不會讓政權輪替成為一場空,這都可以斷言王金平不會脫黨參選,也沒有找柯文哲合作的空間。

再來看看王金平不選的理由,很多人都認為是韓國瑜6月1日的凱道造勢讓王金平嚇到了。但我認為,無論凱道造勢群眾是8萬、10萬還是15萬,王金平都沒看在眼裡,他在這場造勢只看到了兩個人。

一個是蕭景田,一個是張麗善。他們正是王金平決定不玩的關鍵角色。

老早就宣布支持韓國瑜的蕭景田,到底何許人也?我想大多數的人都沒聽過,但他有個響亮且具影響力的職銜:中華民國農會理事長,全國農會系統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業務涵蓋農業推廣、貸款、農保等,是綿密的農業組織。

作為全國農會的龍頭,蕭景田的表態當然非常重要。然而,更關鍵的是在凱道造勢時站在韓國瑜旁邊的女人,一個太太李佳芬,另一個是雲林縣長張麗善。

韓國瑜:2020年願意承擔任何重要職務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張麗善又是誰?她不僅是雲林縣長,更有一位鼎鼎大名的哥哥,叫做張榮味。張榮味是雲林地方派系張派的掌門人,長期以來掌握全國農會與水利會組織,例如韓國瑜任總經理的北農,就是由張榮味家族把持,且張派跟國民黨的關係相當密切,而蕭景田正是張榮味的親密戰友。

張榮味家族過往跟王金平關係良好,王金平之前曾信誓旦旦說:「全國農會要靠我來整合。」之所以如此有信心,便是有張派這樣強大的地方派系作為王金平的支持者。之前國民黨參選人到雲林縣,張麗善都有陪同盡地主之誼,並不能視為真正的支持;但張麗善、蕭景田親自北上站台,那可跟候選人到雲林時當地陪的意義完全不同,王金平看到韓國瑜凱道的那一幕,恐怕也知道大勢已去,與其撐著選得難堪,不如趁機不選,至少幫自己找個好看的台階下。

不過,張派為首的農會系統,為什麼會背離有數十年好交情的王金平,轉而支持韓國瑜?這也需要好好解釋一番。

最想讓國民黨重新執政的,就是農會體系

台灣的地方派系有很多種生存形式,其中兩大系統就是農業與宮廟。農業可細分成農會與水利會,分別以不同的方式牢牢抓住農業鄉鎮的資源,尤其在中南部更是如此。

以往農會、水利會都是國民黨的天下,民進黨數度想打都打不進去,每次在各地的會長改選都慘敗收場。民進黨內唯一曾深入跟地方農會有互動的人,就是在國民黨待過、官拜嘉義縣議會議長的陳明文。陳明文為了縣長之爭於2001年加入民進黨後,就讓嘉義縣農會一夕之間由藍轉綠。

不過這也讓各種關於農會、水利會的改革窒礙難行。龐大的選票動員力讓受惠者國民黨不願改變,民進黨則是因本來就難打入,更不可能主動推改革自毀名聲。

既然收服不了,那就想辦法消滅。

民進黨在2018年修法,讓坐擁3000億資產的水利會,會長從2020年開始改為官派,由政府接收。

面對水利會被民進黨直接殺到家門口的震撼,各地派系都燃起危機意識,尤其是還沒被開刀的農會系統,更是群起反彈。而這也是去年大選國民黨在中南部的派系整合會如此順利的原因之一,台中、彰化、雲林與高雄等地,因為農會很清楚知道,再不團結幫助國民黨勝選,真的會落得跟水利會一樣的下場。

所以這些地方派系轉而支持韓國瑜,不是因為王金平對不起他們,而是要擋住民進黨繼續執政,但王金平民調又真的沒辦法贏,韓國瑜是目前最有機會替他們實現願望的候選人,尤其凱道造勢的氣勢,更加證實這一點。

韓粉力挺韓國瑜選總統 凱道熱情搖旗吶喊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地方派系的影響力,比你想像的大很多

或許會有人好奇,地方派系真的有這麼大影響力嗎?我必須說,這個很難以選票估計,但在選情緊繃時,地方派系能成為造王者的關鍵少數,也因為有組織力、動員力,能在地方上形成一種某候選人很強的氣氛,這種氛圍對選情至關重要,也是民調測不出來的。

舉個張榮味本人的例子,1999年雲林縣長補選,張榮味以無黨籍身分參選,選前民調都顯示他墊底,落後給國、民兩黨候選人,但當時有媒體人去了一趟雲林後,留下最強烈的印象就是「雲林的空氣只有一股味道,叫做張榮味。」果然開票結果,張榮味高票當選。

既然派系這麼厲害,那前幾年都跑哪裡去了?國民黨怎麼沒有明顯受惠?過去馬英九時期,國民黨在中南部之所以每況愈下,就是馬英九本人很痛恨地方派系,導致國民黨過往在中南部最重要的組織戰難以發揮,但派系力量仍體現在縣市議員席次,國民黨始終沒有崩盤,唯一垮的就是嘉義縣,因為整碗被陳明文端走了。

韓國瑜在之前的專訪中曾替地方派系打抱不平,我相信這點也是他在選戰中親眼見證到的事實,因此他很清楚派系在選舉中的重要性。

講個可能很少人知道的事情,韓國瑜找來的農業局長是前嘉義縣副縣長吳芳銘,我當時百思不得其解為何是他,後來無意間發現了吳芳銘過去的碩士論文,題目是〈地方派系的分化與結盟變遷之研究——以嘉義縣和高雄縣為例〉,看到這個我恍然大悟,原來是找了個研究高雄縣區派系的人當農業局長,真是高招。

王金平的下一步並非「韓王配」,而是當關鍵少數

最後來說一下,王金平退選之後對國民黨初選的影響。

由於王金平表態不會跟任何人合作,還會繼續走基層,包括後面的王金平之友會還是會成立,這麼做我認為不是替選舉留伏筆,而是他必須要繼續跟基層互動,至少要「賣面子」給王金平,不能讓派系六神無主,替國民黨繼續累積選票基礎;再者也是增加他手中籌碼的「價值」,才有機會再讓自己延續政治生命。

王金平之友會宜蘭縣各分會成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所以王金平不參加初選,其實是以退為進,即使支持度不足以贏得初選,也成為「喊水會結凍」的關鍵少數,決定誰能獲得國民黨提名。

不過這些選票的流向,目前看來還是轉向韓國瑜的機會比郭台銘大,別忘了他長期住在雲林,又在張榮味系統的北農當過總經理。畢竟韓國瑜是目前新一代的南霸天,派系也需要靠他取得勝利來生存。

至於有沒有可能「韓王配」,我認為機率是零。韓國瑜支持者有很大一塊是深藍、黃復興的選票,這群人對王金平至今依然不諒解,認為國民黨會敗就是王金平放縱太陽花學運的結果,所以韓、王兩人的支持群眾是矛盾且衝突的。王金平想幫韓國瑜可以,但要他們結盟競選,恐怕韓國瑜會先被自己的支持者唾棄,得不償失。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李碼齊』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