柄谷行人《移動的批判》:馬克思主義者的國家、資本與國族

柄谷行人《移動的批判》:馬克思主義者的國家、資本與國族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資本論》的預言性,並不是因為馬克思試圖預見未來,而是因為他回溯到產業資本主義確立以前的「形式」思考。

文:柄谷行人(Karatani Kojin)

國家、資本與國族(nation)

我在先前的論述中反覆強調,馬克思為了思考產業資本主義,而回頭探討商人資本(M-C-M’)。然而,這並不表示我們無視於十九世紀以後的資本主義發展。剛好相反:我之所以強調這件事,正因為產業資本主義,以及與之對應的意識形態——古典馬克思主義就是以它為基礎——阻礙我們觀察資本主義的現代發展。許多人批判《資本論》,認為它無法說明後來的時代;另一方面,馬克思主義者則持續努力,試圖以「創造性」的方式發展《資本論》的觀點。但那不是我在本書裡想做的事。馬克思沒有探討帝國主義、股份公司(資本與經營的分離)、金融資本、凱因斯主義等等事件,是理所當然的。但是,這些真的是馬克思連想都想不到的新鮮事嗎?

事實上,這些事件的「形式」在產業資本主義確立之前,早已存在。舉例來說,列寧認為帝國主義是從十九世紀末,金融資本的時代(以資本的輸出為特徵)開始的。但是,所謂金融資本,其實就是借貸資本與獨占產業資本黏合之後的型態,它的形式在重商主義階段即已存在。此外,帝國主義也是從「重商主義=君主專制」時代開始就有的東西。帝國主義和古代、中世的「帝國」不同,已經是以商品經濟的原則為根據。英國的自由主義帝國,建立在之前重商主義時代、帝國主義掠奪的成果之上。從這個角度看,帝國主義階段並非自由主義階段的變質,而應該視為「被(自由主義)壓抑者的回歸」。

對十九世紀末的馬克思主義者來說,金融資本的支配——或者說帝國主義——是新奇的事態。那是因為,儘管他們強調馬克思是「產業資本=古典經濟學」的批判者,卻沒有發現自己深深受到古典經濟學的意識形態所感染。產業資本主義的確立與古典經濟學的思想,將先於它們存在的形式,深埋在地底。產業資本的意識形態——韋伯稱之為「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並予以肯定——仍然活在今天。因此,只要出現任何違反它的事態,就會引起騷動,好像發生了什麼決定性的變化似的。

以近年的例子來說,所謂的「賭場資本主義」(casino capitalism)就是這樣的事態。「賭場資本主義」指的是人們不再相信勤勉的生產與公平的交易,一窩蜂地從事「商人資本式的」投機。但是,這完全不是什麼資本主義的變質。馬克思早就說過,「資本制生產模式下的所有國民,週期性地被這樣的妄想附身——想要不經過生產過程的媒介就能賺錢。」(《資本論》)

《資本論》本身,反而比那些配合後來的事態「發展」其觀點的理論,更能切合今日的事態。然而,《資本論》的預言性,並不是因為馬克思試圖預見未來,而是因為他回溯到產業資本主義確立以前的「形式」思考。如前所述,為了考察產業資本,我們必須回到商人資本的公式。商人資本從價值體系的差異獲取剩餘價值。不過,產業資本也是一樣。只是,前者從既有的空間上的差異獲取剩餘價值,後者則透過時間上的差異,或是製造新的空間差異,以獲取剩餘價值。但是這並不妨礙產業資本從事商人資本式的活動。對資本來說,從哪裡得到剩餘價值都無所謂。

一般人把資本制經濟區分為重商主義、自由主義、帝國主義、後期資本主義等等歷史階段。但如果我們以為這些階段之間有什麼根本的變化,那就錯了。舉例來說,一般認為「後期資本主義」的特徵,是勞動者大量轉移到服務部門與販賣部門,同時知性勞動變得重要。但是,馬克思在談到「產業資本」的時候,就曾經這樣說:「這裡所說的『產業』的意思,只要是以資本主義的方式經營,不論哪一種生產部門都包括在內。」(出處同前)。「有一些特別的產業部門,其生產過程所生產的不是新的物質產品,不是商品。這樣的產業部門中,唯一在經濟上重要的是交通業。它包含了運送商品與人的運輸業,以及單純的資訊傳送——書信、電報等等。(中略)其效益與運送過程——也就是交通業特有的生產過程——聯結在一起,不可分離。」(出處同前)。

在這個意義下,對資本來說,剩餘價值是從「物品」得來,或是從「資訊」得來,沒有任何不同。就算產業資本的主要領域轉移到「資訊產業」,資本的性質也沒有任何變化。正如模控學的創始者維納所說,所謂資訊,既不是物質,也不是觀念,就只是差異

馬克思將一般生產與價值生產區分開來。勞動是否具有價值生產性,和它生產的是什麼東西沒有關係,而是看它是否能夠生產「差異」。所以,勞動型態的轉變,並不能改變資本制生產的形式。舉例來說,美國馬克思主義批判家坡斯特(Mark Poster,1941-2012) 提倡「 資訊模式」(the mode of information) 的概念,以取代馬克思所說的「生產模式」。(《資訊模式論》)。但是,他的主張雖然修正了從生產的觀點觀看歷史的「歷史唯物論」,卻無法構成對《資本論》的批判。因為,《資本論》處理的問題沒有別的,就是探究「資訊(差異)生產=資本制生產」組織全體社會的「力量」。

還有一部分的馬克思主義者,把注意力放在消費社會中商品的多樣化,以及其迷惑人心的效果,彷彿這樣做可以為《資本論》帶來決定性的修正似的。他們經常引用班雅明的句子:「這一份嶄新,是獨立在商品使用價值之外的特質。」(〈巴黎,十九世紀的首都〉)。但是所謂的「嶄新」不是別的,就是「差異=資訊」。簡單來說,從「剩餘價值得自差異的生產」這個想法來看,上述的主張其實了無新意。我們必須始終從商人資本的公式M-C-M’來思考「資本」。這個公式能讓我們明白,產業資本主義階段性變化的形式,其實就是過去資本型態的「被壓抑者的回歸」。


猜你喜歡


新創盛會線上回歸,技術、經驗、創投全都包!7月15日AWS Startup Day現正報名中

新創盛會線上回歸,技術、經驗、創投全都包!7月15日AWS Startup Day現正報名中
Photo Credit:A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AWS Startup Day 即將於 7 月 15 日重磅回歸,此次不只聚焦新創趨勢與數位應用,更聯合 AWS 創投新創媒合會,提供參與者豐富的資源,所有與新創生態系相關的夥伴都不容錯過。

隨著Web3.0去中心化的趨勢開展與現在進行式的產業數位轉型浪潮,雲端技術早已成為許多早期新創發展產品或服務的關鍵金鑰,甚至為其奠定高速發展的穩健根基。而台灣雲端服務供應龍頭 AWS(亞馬遜網路服務公司)更自Web2.0時代開始就從未缺席,始終在技術新知、應用實務等方方面面致力支持新創,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免費論壇活動──AWS Startup Day也將於今年7月15日重磅回歸,在線上和參與者相會!

今年度AWS Startup Day持續聚焦新創趨勢與數位應用,精心規劃八場新創專題演說,非常適合長期關注新創生態系統的相關人士,或是正要起步、成長的新創夥伴報名參加。

立即報名2022 AWS Startup Day!

五大特色議程安排,給你滿滿新創觀點與技術乾貨

AWS_Startup_Day活動特色02
Photo Credit:AWS

「新創如何運用雲端科技打出一手好牌,投注資源延續未來業務?」這是今年AWS Startup Day欲探討的核心議題之一。為解答雲端科技之於新創企業的珍貴價值,AWS以「國際市場」、「創投趨勢」、「多元創業」、「雲端技術」、「焦點產業」等五大特色精心規劃講座內容,完整收錄新創趨勢脈動、雲端技術實務、佈局策略觀點與創投媒合等新創事業歷程的重要節點。為此,AWS不只力邀Web3.0、電商、串流、B2B解決方案等不同領域的新創合作夥伴,分享選擇AWS開展新創事業的策略考量,更毫不藏私地解析雲端技術如何快速又穩定的開拓事業。

議程02
Photo Credit:AWS

無論新創還是育成,想要洞見機會就不能錯過AWS Startup Day

活動對象
Photo Credit:AWS

任何產業或技術的發展,不單要前人的引領,也需要後繼者無窮盡的創新思維與打破框架的勇氣,缺乏其中一個環節,生態系都無法平衡永續。所以無論是天使創投、孵化器,還是剛起步或處於早期新創的企業,只要你身為新創生態系統中的一份子,渴望尋求創意突破或開展新興業務,AWS Startup Day都是你絕對不能錯過的最佳活動。

填單取得2022 AWS Startup Day 免費入場券!

尋找下一個新創獨角獸──同場加映AWS年度創投新創媒合會

本次AWS Startup Day除新創及創投相關講座外,AWS更直接邀請多家國際及台灣知名創投公司,與AWS Startup Day同場舉辦今年度唯一的線上「新創創投媒合會」,欲透過串聯本地深具潛力的新創與創投,幫助台灣新創企業獲得更豐富的資源,孕育下一個獨角獸。

根據AWS釋出的消息,媒合會將以早期天使輪或Pre-A輪融資為主,重點關注AI/ML工具和平台、智能零售、MarTech、Web3.0、媒體和娛樂等產業,並以快速輪流的形式替新創獲得最大的曝光。

立即報名2022 AWS Startup Day,共構台灣新創生態系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