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美國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等於宣告中共一國兩制名存實亡

若美國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等於宣告中共一國兩制名存實亡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眼看川普就要將所有中國進口商品課徵25%關稅,香港因為擁有美方承認的獨立關稅區身份,所以暫免其害。不過照目前態勢,這樣的特殊資格很可能即將因北京持續地侵蝕香港自主權而遭到剝奪。

文:US Taiwan Watch: 美國國會台灣觀測站

民進黨初選結果已塵埃落定,讓我們繼續關注香港後續,這個才是真正影響整個亞太局勢的大事。

繼美國國務院之後,6月12日,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民主黨)和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Mitch McConnell,共和黨)紛紛發表公開聲明,譴責這項由中國控制之下之立法會所提出的逃犯條例修法。

在聲明中,裴洛西和麥康諾表示將與「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的兩位主席:眾議員麥高文(Jim McGovern)和參議員盧比歐(Marco Rubio),以及CECC的前任共同主席參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在這週提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法案都還沒有正式送出,參眾兩院的領袖就都跳出來表示全力支持,難得一見的跨黨派高度共識,這個法案要不過都很難。

香港現在的《逃犯條例》其實是1992年時英國幫忙制定的,當時英國堅持「只與司法制度、刑罰制度、人權狀況達標的政府建立引渡關係」,所以台灣(剛解嚴人權狀況還很差)、澳門和中國並沒有被加在香港引渡協議中。這樣故意不把某些地區加入香港的引渡對象,並非現在香港政府所稱的「漏洞」,反而是當初立法的「原意」,為的就是不要讓這樣的引渡權被非民主政權濫用。

裴洛西在聲明中說道,這次逃犯條例的修法是北京肆無忌憚踐踏法律,以壓制異議並扼殺香港人的自由,以及生活在香港8萬5000名美國人的安全。如果通過的話,她表示國會將別無選擇,重新評估香港在所謂的一國兩制的框架下,是否還能充分自治。

裴洛西說要「重新評估香港是否還能充分維持自治」聽在我們耳裡其實蠻大條的,因為維繫美國和香港關係之間獨特關係的一個重點,就在於香港是否能夠維持自治。觀測站的粉絲應該都已經很熟悉《台灣關係法》了,但大家知道美國和香港之間也有一個《香港關係法》嗎?

在1992年,美國國會提出並通過了《香港關係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要在1997年香港主權正式移交回中國前作出相關準備。該法的主要重點就是承認「香港獨立關稅區」,讓美資在香港的國際金融貿易能夠和中國做出區隔,藉此間接保障香港人權、民主和自治。而在《香港關係法》中,其中有一條規定,當美國總統認為香港沒有足夠的自主權去證明為何值得美方以不同於北京的規定對待,那麼總統就可以頒布行政命令暫停香港作為「獨立區」的特權。

CECC的主席麥高文已經在推特中說了,只要這次逃犯條例的修法通過,美國國會就必須重新審視1992年的《香港關係法》,針對香港遭侵蝕的自治權,做出相對應的修改。而作為當年提出《香港關係法》的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則直言此次的引渡修法有違《香港關係法》的精神,一旦通過,香港就將只是另一個可受北京擺佈的中國城市。去(2018)年「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出爐的報告就建議,因為中共對香港自主性的干預與日俱增,針對一些敏感高科技的輸出,應該要重新考慮目前香港有別於中國的特殊貿易資格。在今(2019)年5月,USCC還針對這次的逃犯條例提出了一份報告,認為若修法通過,將嚴重衝擊多項當初美國通過《香港關係法》的基礎,並且對美國造成經濟、國安和公民人身安全上的危害。

美中貿易戰持續延燒,眼看川普就要將所有中國進口商品課徵25%關稅,而香港因為擁有美方承認的獨立關稅區身份,所以暫免其害。不過照目前態勢,這樣的特殊資格很可能即將因北京持續地侵蝕香港自主權而遭到剝奪。事實上,不只是美國而已,若美國開下第一刀,有可能造成骨牌效應(就像美國對華為的制裁),影響其他國家對待香港的方式。而若中國持續加深其對港的干預,香港甚至可能接著也失去在WTO獨立關稅區的資格,因為WTO規定,成員需要在對外貿易和參與世貿事務上享有「完全的自主權」,不得受所屬國家干涉才得以保持成員身份。

一旦香港的獨立關稅區被取消,也相當於宣告中共的一國兩制名存實亡。

AP_19160242001971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原本我們都以為在美中衝突之下,台灣會做為兩強對峙之下的突破口,成為那「關鍵一役」發生之所在。卻怎麼也沒想到,在1997政權移交之後,看似已經對政治冷感的香港人,居然在上個週末號召了近乎於總人口七分之一的103萬人走上街頭,強烈地喊出人民的心聲,因為香港一直以來引以為傲的自由、民主、法治已經要死亡了。

而同一個週末,台灣人也走上花蓮的街頭,但我們吶喊的是要發大財。

我們都知道這次的修法和港府所說的「建立香港打擊犯罪的聲譽」無關,因為一直以來香港都是亞洲犯罪率數一數二低的地區,近年來犯罪紀錄更是破新低(根據香港警務署,2001年共7萬3008起犯罪,而2018年則來到近年來歷史新低5萬4225起),為什麼要甘冒「葬送法治」的風險,也要蠻橫修法「打擊犯罪」呢?更別提他們口中的「漏洞」早已存在超過了20年,為什麼現在才想要補破網?

事實上是,中國這幾年來越來越無法壓制住國內的反動力量了,中國已經不得不窮盡辦法加強控管其人民。自從2010年開始,中國年度的維穩經費都超越軍費,而且以每年5%-10%的幅度增長,預計今年將突破1.4兆元的歷史新高,中國對付自己人花的功夫遠比對付外人多。香港作為中國獨裁體制下的化外之地,一直以來都是中國異議或是民運人士躲避中共追捕迫害的庇護區,中國當然無法坐視這個國家安全的破口不管,即便招來國際罵名也要強硬通過修法。

香港人明明已經無力回天(目前港府毫無退回修法的打算,而且打算加速審議),但卻仍不肯放棄一絲希望,死也要堅持到最後一刻;而手中還握有2020選舉投票權的台灣人民,此刻掛念在心的是「莫忘世上苦人多」,嘴裡喊的是「發大財」,認為台灣的國際戰略是要親美「友中」(美國兩黨都快要從防中變成抗中了),覺得台灣的「經濟鑰匙在北京」。

這些發生在香港的例子都再再地告訴我們,民主和威權是無法共存的,一國兩制從來都是謊言。看到香港人替我們流的血,台灣人也應該要醒了。

本文經US Taiwan Watch: 美國國會台灣觀測站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