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這麼的一群人,毋懼「暴動罪」和殺紅了眼的警察

有這麼的一群人,毋懼「暴動罪」和殺紅了眼的警察
Photo Credit: Geovien So / News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這麼的一群人,毋懼「暴動罪」,毋懼眼前殺紅了眼的殺人機器,終於令立法會在這星期內連第一次會都開不了。請各位不要輕易言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截至現在,有數名很年輕的朋友因「暴動」罪而被捕。

這個晚上,不知怎地去不停翻看初一警民衝突案的判辭。

本席異於辯方的理解相信在於本席認為案中有人向警員投擲玻璃樽、竹枝等雜物(雖然沒有證據顯示有任何警務人員因此而受傷)的行為已足以構成破壞社會安寧(Committed a breach of the peace), 而不用等待有人受傷才構成暴動。簡單而言,本席認為有暴力行為付諸實行,不論這些行為是否導致人命傷亡或財物損毁,已構成破壞社會安寧。(香港特別行政區 訴 許嘉琪及另二人 [2017] HKDC 377; DCCC 710/2016

然後,這些朋友都被判罪成,判監三年。是初一案的首宗判決。

D4與其他群眾一起走向警方防線及向正在退出山東街的警員掟出一塊磚頭,磚頭沒有擊中警員。…本席判處D4監禁45個月。(香港特別行政區 訴 莫嘉濤及另八人 [2018] HKDC 577; DCCC 901/2016

僅僅是掟出了一塊沒有擊中警員的磚頭,就被奪去了三年九個月的時光。

未來黑警一定會進行大規模抓捕,一定會有更多年輕、不年輕、來自不同階層的香港公民被控以「暴動罪」,然後被關上三至七年。

在這數年間,我們間不時就會讀到暴動罪的新聞。在這數年間,跟朱凱廸一起也探望過不少因此案而被監禁的朋友們。

認識的,不認識的。每次都會好難過。為何值得受如此對待。

但還是有很多朋友,不是不清楚代價,不是不清楚高高在上的法官是如何編坦黑警的所謂「證供」,但還是為了相信的事情而去拼命,甚至在此後會被奪去自己三、五、七年,怎可能不難過,也又怎可能不得不咬緊牙關。

這數年間,也總會有感到吃力的時候。其實是經常都會感到很吃力。

但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朋友要面對這樣的遭遇。

  • 第一被告許嘉琪,罪名成立,判監36個月。
  • 第一被告梁天琦,罪名成立,判監72個月。
  • 第三被告盧建民罪名成立,判監84個月。

然後就覺得,不得不咬緊牙關。儘管吃力非常。

還有黃台仰和李東昇,因為政權的抓暴,而被逼流亡。

因為很想捍衛這個地方,為這個地方做點甚麼,就被逼不得不別離這個地方。也許餘生都不再歸來。

RTX6YZ3L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香港人真的很厲害,不足五年就能重整旗鼓,在這數月間,很多朋友都在為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而在儘力著,在自己力能所及的範圍內努力想做些甚麼。

到昨天(6月12日),有這麼的一群人,毋懼「暴動罪」,毋懼眼前殺紅了眼的殺人機器,終於令他們在這星期內連第一次會都開不了。

這其實不是很有力量的嗎?

「第一被告,於2019年6月12日在添美道向警察防線推撞鐵馬。本席判處第一被告罪名成立,即時監禁四年九個月。」

不難想到,這樣的說話在未來的某一日,會由一位高高在上的法官,向我們那些昨天在捍衛著這個地方的朋友呼喊著。

立法會現在已經連續三天沒有開會審議送中條例。這是百萬港人歷經千辛萬苦,才能逼出的局面。

各位,這才更應該努力地、用盡可以用到的氣力去做點甚麼。

不論是甚麼事情,都總是重要的。

政權已經逼出鮮血了,請各位不要輕易言棄,更要好好珍重。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