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力》:人類的自由意志與宇宙的四大王國

《業力》:人類的自由意志與宇宙的四大王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之所以成為現在的模樣和狀態,是因為自己想要成為這樣。實際上,是我們自己贏得了目前的現狀;每一次的轉世都給了我們新的機會,可為未來的靈性發展創造出一個更有利的情境。

文:斯瓦米・拉瑪(Swami Rama)

業力法則

我們無法在不生想法和不執行行動的狀態下生活,然而在因果織成的網中,這些想法和行動卻會不斷地糾纏著我們。幸而,即便我們無法避免產生行動,仍然可能擺脫業力,擺脫因果的束縛。想要越過宇宙幻相(maya,或音譯為馬雅)與無明之海,到達智慧的遙遠彼岸,我們必須學會善巧無私地執行行動。為了幫助我們到達這個自由之境,研讀業力法則以及它如何影響我們的人生,可以給我們極大的協助。

業力是我們內在完美正義法則的展現,它是宇宙法則在人類小宇宙中的投射,並不包含武斷或懲罰的意味;這是宇宙通用的保證,保證每一個行為的結果最終都會回到其來源。業果可以立即發生,或延後實現,但它們始終無法避免。這即是《聖經》和《薄伽梵歌》的詩頌:「你怎麼栽,就怎麼收穫。」背後隱藏的真理。

認為我們的生命只有一回的想法,是錯誤的。我們誤把自己當成只是有利或不利情境下的產物,這些情境似乎被安排圍繞在我們的周圍。事實上,本我會輪迴轉世到許多的生命體,是為了配合業力的需要。轉世對許多西方人而言是一個奇怪的想法,因為在西方文化和傳統上,這是一個外來陌生的概念。《聖經》裡並沒有提及轉世,而在東方偉大的經典中卻普遍可見。

然而,即便在聖經時代,當時橫跨東方與中東,轉世都被視為理所當然。耶穌基督沒有公開對其尚未準備好的信徒傳授輪迴轉世的概念,是為了避免他們養成宿命論的態度。從古希臘時代開始,有些西方人就已經知道並談論了轉世這個議題。許多的哲學家,例如柏拉圖、黑格爾及叔本華,都接受這個概念。對於柏拉圖而言,轉世是一個重要的形而上學原理,因為根據他的教導,此生所建立起的知識是根基於前世獲得的學習與經驗。

業力的概念導出一個結論,那就是沒有任何一件事情的發生是偶然的。這並不是一種宿命的概念,因為無論發生何事,都是我們先前選擇和行動的結果,也是為了完成個人經驗的必然。我們身上已然發生的事情,是過去行動的實現;未來的一切也同樣會是目前行動的結果。先前行動所創造的業無法被改變,但是,我們有能力決定未來的業。

重生為人,就有改變「業」的機會

轉世為人身,有特別的優越之處。在生為人時,我們被賦予了一定程度的自由意志,能夠將之用於靈性的成長,以克服過去業力的束縛。為了檢視人類的自由意志如何在自然法則中運作,我們必須了解宇宙的四大王國:人類王國、動物王國、植物王國和礦物王國。

人的生命提供了進化到某種命運的機會,命運只由我們自己決定。當我們對行動的成果產生依賴時,我們的命運就轉化成需要更多額外轉世的形式。但是透過無私的行動,我們有機會在此生獲得解脫。動物與人類相反,牠們根據本能去從事行動,因此牠們的生命絕大部分都被自然法則所統御,對自己的生命沒有太多主導權。植物就更被動了,它們擁有更少的本能,但它們確實是活著的生命。(儘管如此,植物卻是相當敏感的,它們甚至可以彼此溝通並經歷情緒。)植物王國受到大自然法則更明顯的牽制,因此植物掌握自己命運的程度又比動物更低。

沒有自主權的極端例子就是礦物王國,這些無生命的泥塊與石頭,完全受制於自然法則,絲毫沒有自我決定的任何機會。相對於其他王國,人類平均能掌握自己生命的五成,開悟的人們則已經能夠完全掌握自己的生命。我們之所以成為現在的模樣和狀態,是因為自己想要成為這樣。實際上,是我們自己贏得了目前的現狀;每一次的轉世都給了我們新的機會,可為未來的靈性發展創造出一個更有利的情境。

重生為人,是獲取經驗的必須條件。獲得經驗後,則可以逐漸擴展到本我意識的全面覺醒,也就是與神合一。透過業力的宇宙法則運作,本我重生於特殊的情境條件,以獲取必要的經驗,並完成前世遺留下來的未完成功課。

看清業力的根本原因

為了了解業力法則以及它如何影響個人,我們可以借用一個舉弓射箭的人為例。那些已經射出的箭,就像是過去的業,我們對它們已經沒有控制能力,它們就是個人目前的命運。我們曾經有能力控制它們,但它們已經決定了我們過去的命運。現前的業已經不在我們的掌握之中,我們能夠控制的,是當下才裝上弓準備要射出的箭。如果我們能夠善巧且無私地射箭,箭就可以射中目標。我們對自己的童年已經沒有控制力,但童年時期的後果卻依然影響著我們。同樣的道理,掌控現今的生活,也具備某些力量去決定我們的未來。透過無私及帶著愛地執行當前的行動,可以在知識之火中燒掉執著,從而創造出理想的未來。從業力法則的觀點上看,我們就不難理解大自然的平等法則與報應法則。

如果我們無法完全脫離行動的業果,至少可以把成果運用在人道上。善巧的園丁把勞力成果奉獻給主人,就克服了他的業力;諂媚逢迎的園丁表面上讚美著主人,卻不願意把成果上繳,這樣的他就會受到束縛。我們處事的方法應該是:我們必須放下行動的成果,停止牽掛著它們,如果我們把時間都放在牽掛和擔憂上,就必須重新再輪迴,把同樣的整個過程再走一遍。

如果我們只看業力的成效,「業」對我們而言就依然是個謎團。我們必須看清業力的根本原因,然後盡力去了解自由意志的本質。這需要我們學習去確實了解,我們在使用「願望」、「想望」、「意願」(will)、「欲望」和「印象」(impression)這些用語時的真正用意。願望總是帶著懷疑的元素;我們不確定自己可以得到願望中的東西。想望包含了一種衝動,背後有著一股強迫感在驅動著。想望是渴望的產物,而渴望的根源藏於名為「印記」的微細印象裡。這些印記是我們從過去帶過來的,是我們過去行動的成果,我們試著占有這些成果而不肯放棄,於是它們成為一種欲望執著,連同我們行動的成果,增強了業力繩索的強度。

學會活在內在世界

據說,真實之貌隱藏於一片金盤內,此金色圓盤乃是一個象徵,象徵生命一切的誘惑,也象徵業繩的微細繩線,也就是心思繩線的交纏層錯。這心思繩線要比第一層的行動繩線更微細,卻更強韌,因為它涉及更多的內在世界,尤其是情緒和情感。

情緒上,我們好像在波濤洶湧的湖中之魚,大部分的回應都是對周遭環境的反應。當我們的身體被愉悅地刺激時,我們很高興,就稱之為愛。當我們受傷了,就稱之為痛或恨。我們不斷被這些外在影響所左右,然後像一條被困在波瀾中的魚一樣激烈地翻滾。

我們必須學會活在內在世界,建立起不受外在力量影響的祥和與寧靜。太過仰賴其他外在世界的生活,會讓這些祥和寧靜難以存續。我們的教育和文化,讓我們沒有時間去沉浸於自己的內在世界,遠離外在的干擾。

食物、睡眠、恐懼和性,是人類情緒的基本決定性因素。所有這些原始衝動,都以不同的方式控制並影響著我們。例如,一個和性有關的夢,可能讓我們感到滿足,但一個與食物有關的夢卻無法滿足我們。這是因為性在心理上有著巨大的影響,而一場夢中的饗宴卻無法真正滋養我們的身體。無論哪一種方式,所有這些外在的影響都會干擾我們的心。

我們對於外在世界的反應覺知,相較於內在世界要敏銳的多,外在世界可以控制我們的生命並阻礙我們的成長,這是如何發生的呢?我們害怕暴露自己,害怕別人知道我們的缺點,因此,我們少有機會去糾正個人的缺陷。我們人格的三分之二是超越自己的覺知與控制之外的;我們雖然與他人共處,卻無法真正彼此認識與友愛,因為我們連認識自己的能力都沒有。相反的,我們藉由愛別人來滿足自己,我們期待別人像一粒核子般,繞著我們周圍舞動,我們看向整個外在世界去尋找滿足,因為我們從未學習去探索個人的真實身分以及真正的需要。

我們認為這整個世界都屬於我們,卻從不承認我們也屬於別人。我們可能和某人分享床鋪,卻是同床異夢。我們很少允許他人進入我們的私人世界,我們雖然渴望有更多的時間留在私人世界中,卻又害怕進入這個世界,經常臨陣脫逃回到他人的陪伴。我們必須學習探索自己的內在世界,並且與他人分享。

假使你深愛某個人,那個人就不可能傷害你;然而,我們似乎無法與摯愛的人們分享內在經驗。我們在自己周圍建起了柵欄,不讓摯愛的人走進來,這些柵欄甚至比我們為了防範陌生人所建立的藩籬,更為牢固。當人們住在一起,他們需要花更長的時間去適應彼此,因為他們暴露了更多的內在生命。一般而言,因為難以確定需要多長的時間來適應,人們往往選擇放棄這段關係,然後嘗試去找尋他們以為更匹配的人。比起尋找未知,一切從頭適應,去嘗試修正那些已經部分了解的,其實更容易、更適切。一個你不認識的惡魔,比一個你熟悉的惡魔,更恐怖。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業力:掙脫心的束縛》,橡實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斯瓦米・拉瑪(Swami Rama)
譯者:sujata

透過靜坐,學習控制心的所有面向,
同時在世間實踐無執之道,
就能獲得解脫。

  • 何謂「業」

「業」(Karma,或音譯卡瑪),也就是「實行(doing)與存在(being)的行動」,經常被比喻為由眾多繩線串成的繩索,用以形容自身被困在業繩的綑綁中,被生命的痛苦以及經歷輪迴轉世的必然性所折磨。

業力是我們內在完美正義法則的展現,它是宇宙法則在人類小宇宙中的投射,並不包含武斷或懲罰的意味;這是宇宙通用的保證,保證每一個行為的結果最終都會回到其來源。因此,沒有任何一件事情的發生是偶然的。這並不是一種宿命的概念,因為無論發生何事,都是我們先前選擇和行動的結果,也是為了完成個人經驗的必然。

業繩的繩線,就是行動、想法、欲望,以及深藏於潛意識心中的隱伏人格傾向。在這些構成「業」的各種面向作用下,心一直處於持續被煽動、不斷向外尋求撫慰的狀態,結果讓許多物質、想法、幻想和享樂爭相奪取了人心的注意,於是人們變成了這些東西的奴隸。只要心依然處於這種分心與渙散的狀態,我們就喪失從業力中解脫的希望。

我們身上已然發生的事情,是過去行動的實現;未來的一切也同樣會是目前行動的結果。先前行動所創造的業無法被改變,但是我們有能力決定未來的業。

  • 獲得智慧,從痛苦的束縛中解脫的三個原則
  1. 放棄行動的成果。
  2. 善巧地履行責任,讓完成責任成為行動的唯一理由。
  3. 放下自我享受的欲望。唯有放棄對享受標的物的自私欲求,我們才可能獲得自由。我們必須學習放棄對自私享受的渴求,並開始無私地為了他人執行行動。

為了展示每個人都必須透過研讀自我,來為自己解開束縛,斯瓦米・拉瑪在書中分析了業的架構和心的作用,並說明自我解脫的三個重要的階段。

首先,斯瓦米・拉瑪明確地告訴我們,祈求得到我們各種行動的「結果」或「成果」的那個欲望,就是我們被俘虜為奴的根源。因此,我們必須培育自己練習無執,並為他人福祉供奉出我們行動的成果。無論行動的善惡,都會讓我們形同奴隸般受困;我們必須學習無私地在人間生活。

第二個被揭示的自我開悟必經階段,就是意識心和潛意識心的淨化,淨化那些欲望、念頭以及習性,這些東西有如黑幕遮蔽了我們,使我們無法觸及真理。心被幻象所蒙蔽,只要我們依然把非真誤以為真、把非永恆視為永恆,我們就不可能得到真正的自由。為了幫助求道者可以開始實踐自我淨化和明辨真偽的人生任務,斯瓦米・拉瑪也為我們介紹了瑜伽的技巧。

最後,斯瓦米・拉瑪告訴我們,只有當一個人可以超越心的限制,到達至高的超意識境界,也就是所謂的三摩地,那寧靜之境,一個人才能夠真正證得業力解脫。唯有透過靜坐的練習到達此境後,真理的尋求者才能獲得至上本我的直覺覺知,並且通往自由。那是得以完全無私執行行動的自由,那是真愛的自由。

getImage
Photo Credit: 橡實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