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習得性無助與絕望:為何這是個敵視人民的政權

逃犯條例、習得性無助與絕望:為何這是個敵視人民的政權
Photo Credit: Kin Cheung/AP IMAGE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林鄭上任以來,不論社會呼聲大小,對各項議題她總是一意孤行、寸步不讓,這些行動,無非是想營造你們再努力也不能逆轉厄運的錯覺。

心理學界有一個叫「習得性無助」(learnt helplessness)的現象,源自Martin E. P. Seligman的實驗。實驗使用了三隻狗A、B、C。A和B被戴上了電擊裝置,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被電擊一次。B面前有一顆按鈕,只要按下就可以避免電擊;無論A做什麼也無法避免被電擊,開頭 A 會嘗試反抗、逃走,但過了一段時間發現自己無法避過電擊的厄運,就趴在地上被電擊也不掙扎了,心理學家稱這為絕望(despair)的狀態。

之後這三隻狗又被放進一個盒子,盒子的地面通了電,同樣會不時電擊狗隻。但這個盒子其實圍欄不高,只要稍加努力就能逃脫。當B(被電擊,但能阻止)及C(沒有被電擊過)被放進這個盒子,二話不說就逃脫掉了。只有A(被電擊,不能阻止)默默趴在地上,不斷承受原本可逃脫的電擊。

這種因為過往學習的無力感,導致在明明有可能改變現狀的情況下都完全不嘗試,就是習得性無助。

不知道大家是否察覺,其實政府想將香港人變做A?至2014年雨傘運動以來,政治氣氛一直低迷,社會運動偶有星火,可是燎原未境,便被撲滅。談起香港的未來,一直瀰漫着一種無力感、絕望感。社會基層無處可去,只能埋怨;社會精英不為香港著力,一心只在盤算如何逃之夭夭。

背後的原因,是因爲我們都在想,是2014年那次眾志成城,都終歸一無所獲,現在又可以做什麼呢?

過去數年,中共屢次打壓香港,就好比這些電擊。每一次的徒勞無功,都彷彿顯示中共魔爪無從躲避,香港人便漸漸習得無助。這個情況繼續下去,繼續留下的人便會好像A一樣,對任何事都逆來順受,進入一種「屎你都食得嘅?」的狀態。這個情況,港共政府當然樂見。自從林鄭上任以來,不論社會呼聲大小,對各項議題她總是一意孤行、寸步不讓,還要擺出一副不屑聽取民意的模樣。這些行動,無非是想營造你們再努力也不能逆轉厄運的錯覺。

在這個情況下,香港人需要的是一次成功。這次抗議修訂逃犯條例,看來是最後一絲曙光:民主社會前所未有地團結、中國在經濟政治上四面受敵、全球國家都在關心修例一事。任何關心香港前途的人,理應把握此次機會,證明這些「政治電擊」並非不可違抗──這些枷鎖,我們可以用血汗打破。

此事最終發展如何,恐怕我無法預計。與國家機器唱反調,從來沒有樂觀的餘地。高牆不易攀過,但每一次攀不過,牆又再高多一吋。直到你不顧一切地沖向這道牆,可能會發現它沒有預想般堅固。

讓我們迎接當代的誡命。

本文獲澍洞 - TreeholeHK授權轉載,內容稍作修改,原文請看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