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商看《逃犯條例》修訂:在中國經商陷阱處處,沒有人是清白人

台商看《逃犯條例》修訂:在中國經商陷阱處處,沒有人是清白人
Photo CreditL Chiang Ying-ying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東莞當了十來年的台幹的堂叔說,《逃犯條例》修訂後,沒有人是清白人,因為在中國經商處處都是陷阱,每個台幹或多或少都有「被犯罪」的情況,之後會不會被中共翻出來還很難說。

本來想要寫篇長文講「送中條例」有什麼危害,寫來寫去,都不如香港蘋果日報發佈的這部短片《砧板上》有說服力,所以謹在這裡與大家分享。(以下為短版,完整無剪輯版見文末。)

香港和許多先進法治國家,包括澳洲、加拿大、新加坡、英國、德國等,都簽訂有司法互助與引渡條例。有人會問,為何唯獨跟中國內地的引渡條例如此敏感?

道理很簡單,因為大家都信不過中國內地的司法品質。

堂叔的故事

筆者家裡是南部的中小企業,家裡很多叔伯長輩,都有十年以上的台商資歷。「送中條例」一開,我的長輩,都嗅到了不祥的味道。

筆者拿這件事去請教在東莞當了十來年的台籍幹部、好幾年前退休回台的堂叔。他說,此例一出,「沒有人是清白人」,因為在中國經商的過程中,處處都是陷阱,每個台幹或多或少都有「被犯罪」的情況。

他講了個親身體驗的例子。他負責的工廠,必須要從日本進口一些關鍵的機械零件,結果東西到了深圳口岸,無緣無故被海關扣了下來,說是「申報與實際內容物不符」。堂叔急如熱鍋上的螞蟻,double check了幾百遍,也找不出報關資料不妥的地方。

後來工廠有個「老司機」就說了,他有門路,那個海關的某某人是他的小同鄉。透過他,疏通一下可保平安無事。

火到豬頭爛,錢到公事辦;人民幣進去,照著那個老司機的指點,把報關文件改一改,東西果然就放出來了。但是日後這位老司機就跋扈了,凡事都儼然以「公司救星」自居。

我那堂叔後來才恍然大悟,自己是被那老司機跟他在海關的小同鄉給敲詐了。但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事後還得託關係,拜託一位當地的村官,再花筆錢消災,好說歹說,把那位老司機請走。

AP_19160242001971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這是差不多二十年以前了卻的一樁公案,但是現在「送中條例」一開,堂叔就緊張了。因為從這件事裡面,又衍生出兩樁犯罪:行賄公務員,還有偽造文書。雖然是猴年馬月的破事,但你怎麼知道,哪天言語不慎,中國政府不會從箱底把你的案底翻出來?

這種恐懼是真實存在的。我堂叔說,以後出國玩,哪怕機票貴一倍,也要盡量避免從香港轉機。因為這種「禍從天降」的事情,他以前在中國見識過、聽聞過太多。在極權人治的社會裡面,沒有什麼狗屁倒灶的事情是不可能的。

沒有人是清白人

又例如說,二、三十年前,中國與台灣之間的匯兌完全不通。台幹辛辛苦苦離鄉背井,在台灣的妻子兒女也是要養的啊!所以只好透過香港,人民幣一轉兩轉三四五轉,換成台幣。說穿了就是地下匯兌。如果中國政府真要追究起來,有二十年以上資歷的台幹,百分之九十九都要被扣上「金融犯罪」的大帽子,死成一片。

前些天資深藝人陳莎莉,不就是因為地下匯兌,被黑吃黑吞了一億多養老錢嗎?失財還是事小,怕是怕莎莉姐哪天被控「金融犯罪」抓起來,那就真的只能在牢房裡擺壽酒了。

又例如繳稅。中國稅制龐大繁雜、漏洞百出、朝令夕改。你的報表再怎麼做,稅金再怎麼繳,官字兩個口,人家說你逃漏稅,你是沒地方申冤的。這也是中國政府對付利益衝突人士,最常用的利器。

台灣人、香港人去中國經商,是歷史共業;出外討生活,是大市場大時代下不得不然的選擇。但是,現在中國政府正要溯及既往,向每一個人討這一筆「歷史共業」的債。

也無怪乎那些香港立法會裡面的建制派議員們,當慣了西環的橡皮圖章,見到「送中條例」還是滿臉為難。因為,這些建制派十有八九,跟中國內地都有密切的生意往來,太多把柄抓在共產黨的手上。共產黨真要整你,哪怕游泳游到南丫島,也難躲過這一劫啊!

三十多年改革開放,「法治」是中國最不健全、進步最慢的一個環節。在中國經商、就業、生活、旅遊,在你不注意的細節中,很可能犯罪就由此而生。就算沒有犯罪,罪名也很可能從天而降,攻你個出其不意。

不要再說什麼平生不做虧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門了!「送中條例」惡法之下,沒有人是清白人。

日防夜防,家賊難防

不要以為上面講的都是別人的故事,不要以為台灣跟香港隔一個海,就可以置身事外。如果明年親中派政府上台執政,不需要走到兩岸統一、一國兩制,只要把現在的《兩岸司法互助協議》再翻一翻新、擴大解釋,也可以達到跟香港「送中條例」一樣的效果。

台灣的朋友們,共產黨要整你,你可以留在台灣避秦。但是如果台灣自己的親中派政府,要把你送給共產黨整治,你大概只剩下太平洋可以去了。

要改變這樣的命運滑坡,請從2020,拒絕親中派政府開始!

  • 香港蘋果日報的「砧板上」短片(完整無剪輯版)︰

延伸閱讀

本文經蕪菁雜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