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lu原創影集《使女的故事》:當代小螢幕全新典範,近未來的驚悚寓言

Hulu原創影集《使女的故事》:當代小螢幕全新典範,近未來的驚悚寓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線上影音平台Hulu的原創影集《使女的故事:第一季》,影集約莫在2016年前開始製作,這部改編自作家Margaret Atwood於1985年發行的同名小說,原著在上個世紀完成,故事背景設定在近未來,但《使女的故事》怎麼看都覺得上演著現實世界的問題。

不久的未來,人類文明慘遭浩劫,昔日第一霸權美國由新政府接手,實施高壓統治,逃離失敗的瓊,與丈夫、女兒失散各處,被迫成為高層家中的「使女」,持著想與家人重聚的決心,瓊咬著牙生存下去。

線上影音平台Hulu的原創影集《使女的故事:第一季》,影集約莫在2016年前開始製作,這部改編自作家Margaret Atwood於1985年發行的同名小說,原著小說在上個世紀完成,故事背景設定在近未來,但《使女的故事:第一季》怎麼看都覺得上演著現實世界的問題,發行的時間巧妙得令人匪夷所思,成為2017年至今小螢幕上最重要、令人無法忽視的傑作(目前第三季上架中)。

在《使女的故事:第一季》中,社會衝突日益增長、氣候嚴重變遷,更慘的是人類生育率奇低無比,大部分的女人喪失了生育能力,世界各地政府皆無能為力之際,地下組織篡奪政權,建立新的社會秩序。

還保有生育能力的女人被集中編列為「使女」,分發至統治階層的家中服侍,每個月還須進行受精的儀式,如牧場培育的母牛般,以增加人口新生,這群使女們地位重要,對於新政府來說她們缺一不可,因此她們能享有比平凡百姓更高的待遇,但卻同時被極為侵犯、猥褻的方式對待,更不要說時時刻刻都被眼線暗中監視。

女人成為這個世界的資產,《使女的故事:第一季》主軸集中在女權運動、女性主義的核心訊息,社會結構失靈,迫使極端派政治盛行,女人被迫進行生產活動,喪失身體自主權,《使女的故事:第一季》怎麼看都與今日川普統治的美國社會遙相呼應。

要如何剝奪女性主權呢,只要讓女人失去工作與私有資產,抹除她們擁有的權力,她們就能被輕易擁有,影集中一場瓊與友人參與女性要求公平正義的遊行集會,簡直就是2017年初在美國各地百花盛開的女權運動「Women’s March」再現(實質上這運動是場反川普的政治偷渡)。

《使女的故事:第一季》帶領觀眾們看見偏執如何改變人類行為、宗教名義如何竄改道德價值觀、恐懼如何操作行為舉止,影集不斷質疑著觀眾以及現實世界,我們離這種高壓恐懼還有多遠?我們該如何避免這種意識形態盛行?若我們皆無法避免,該如何應對這驟變?人性的本質,似乎天生默許這種恐怖統治不斷破壞我們的基本人權,讓社會金字塔頂端的階級能為所欲為(特別是白人男性)。

MV5BMjE2OTUwMDc1OV5BMl5BanBnXkFtZTgwNjU3
Photo Credit:IMDb

《使女的故事:第一季》足以成為當代小螢幕的全新典範,影集示範了如何透過一些微不足道的細節,維持、累積、釋放力道,持續衝擊觀眾的情緒。多數場景發生在這個破碎的未來世界,但也時不時穿插些人物的回憶片段,亦步亦趨讓我們目睹一切慘狀是如何演變至今。

影集統籌Bruce Miller與前三集導演Reed Morano,讓影集保持著活力與力量,成功塑造出令人感同身受的恐懼,流動在畫面之中。視覺的打造,從攝影取景、打光構圖、鏡位調度、美術設計皆為上乘之作,除了塑造出這世界的全景,畫面更多的時候聚焦於人物的面部細節,透過五官變化呼應環境,讓《使女的故事:第一季》以極其特別的方式,細膩地呈現出這個世界的樣貌與情緒。

在影集《廣告狂人》、《謎湖之巔》皆有出色表現的女星Elisabeth Moss(《謎湖之巔:第二季》絕對是2017年最讓人期待的作品之一),這回交出她生涯最驚人的演出,同時也是今年至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螢幕表演,透過她的視野,觀眾認識這個近未來世界,同時了解新政府的高壓制度,她多數時候帶著一頂偌大遮陽帽,隱藏著她內心中渴望突破的叛逆,她總是沉默不語,卻藉由沉默、無以應對的演出,揭露她心中的思緒與情感,因為有她的層次演出,這個冰冷、毫無人性的世界,才有著讓人有所依戀的價值,功不可沒。

MV5BN2U5ZDZmOTQtMjVmMy00ODAyLWJjNTItYTM5
Photo Credit:IMDb

影集中多數的描繪令人不寒而慄,《使女的故事:第一季》宛如恐怖故事,但又不是典型那種建立在奇幻之上的恐怖故事,而是寫實、逼真到讓人恐懼,猶如壟罩著一層烏雲在觀眾心頭,人性在這裡備受傷害,但人性在這裡也同時是可怕邪惡的怪物。

時值今日,女性的地位似乎比過去提升了不少,但社會新聞還是不時傳來女人遭性侵攻擊的慘案,或是與男性形成不平等的玻璃天花板,以此來看,《使女的故事:第一季》成為一部精采的社會寓言,野心十足、內容豐富、結構繁複、美艷耀眼,或許我們心中不該疑惑影集的世界「是否會真實發生」,這世界早就存在,我們該疑惑的是,為何這社會總是要區分不同階層?為何我們總是能允許恐懼限制我們的自由?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賈小米.COM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