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反送中的兩代港人:出走台灣的林榮基、留下抵抗的港獨青年

【專訪】反送中的兩代港人:出走台灣的林榮基、留下抵抗的港獨青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這幾年來並不平靜,旅遊與投資者的天堂,如何變成需要尋求庇護的地區?身在其中的人們,又是如何自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你考慮移民嗎?」這句話是今年6月「反送中」運動以來,我最常問身邊香港朋友的一句話。同樣一句話,可能已經在許多港人心中轉了好幾圈,最近才因為跟著香港立法會修訂《逃犯條例》的爭議,給鋪天蓋地的彰顯出來。

香港這幾年來並不平靜:社運領袖被捕、民選議員被「DQ」,更有人出逃海外,曾幾何時,旅遊與投資者的天堂,變成需要尋求庇護的地區?《關鍵評論網》專訪香港銅鑼灣書店前店長林榮基,與來台籌措「庇護援助」的香港學生,聽聽橫跨了兩個世代的香港人,港人究竟為何急於出走?想遠離香港的原因,又有什麼不同?

63歲,他還需要一個留在台灣的理由

「我看台灣現在是跟香港50年前一樣,可以生活啦,沒有什麼對生活上有很大影響的事,我看大家賣東西啊、上班啊,正常生活,這個環境其實不錯。」

與林榮基約在西門町鬧區的咖啡店,他抱著隨身包包坐在店裡最角落的位子,戴著招牌鴨舌帽,帽沿壓到遮住半張臉,位子是朝外的,對談之間他的眼睛仍沒閒著,不時警惕的朝外看。

4月25日,林榮基從香港入境台灣,就沒打算再回香港。林榮基在2015年10月被捕,以「違法經營書籍銷售」的罪名遭關押8個月,2016年6月在交換條件下獲准回港,但他未按約定將客戶資料攜回中國,目前仍被中國視為通緝犯。擔心修法後未來會被送到中國受審,63歲的他成了第一波出走來台的香港「政治難民」,只是台灣目前還沒有《難民法》,林榮基申請來台的理由,是來找工作。

「講得很清楚,我過來是來找工作的。找工作有些條件,工作要有專業的,起碼一個月要4萬7,公司請你必須要有500萬資產額。你看我哪有這個條件,我又不是專業的人,隨便能找到4萬7的工作。不然,我去給蔡總統倒咖啡,看她要不要請我,我沒所謂。」【註1】

林榮基說, 「我只會開書店,只能開書店,這段時間忙完後,自己去找其他朋友搞眾籌(群眾募資)。」他說如果募到足夠的錢,想在西門町開店,但因為不是在地人、無法取得生意登記,必須找人掛名。也因為沒有居留權,連銀行都無法替他開帳戶,必須靠朋友幫忙開戶,再給他提款卡和密碼,讓他把錢一些生活費放進去。

不過林榮基看得很開,他說人生沒有多少時間,還爭什麼?「我要趕快過每一秒鐘的快樂生活,台灣自由自在,我不管你,你也不要管我。沒地方睡,我還可以去龍山寺睡啊。」沒有居留權、拿不到電信合約,手機老是連不上網,他說有的時候不通也好,安安靜靜。

林榮基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Abby Huang攝
晚了15年才出走,林榮基稱自己算是「後知後覺」

根據分析,香港過去共有3波移民潮:第一波是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1997年香港主權回歸以前,港人對「一國兩制」有疑慮,紛紛移民至英國、加拿大、美國等地。第二波是1997年香港主權回歸前2年,而第3波移民潮,則晚至2010年,因大批中國人湧入香港、香港房價居高不下等社會問題激化中港矛盾,才又出現移民潮。

「97回歸時候,走了很多人。當時走的人比較有錢,去加拿大、英國比較多。來一個共產黨,還不走嗎?現在證明他們當時離開是對的。」林榮基說,那時還很多人相信「一國兩制」,起碼他自己當時是相信的,認為「搞垮香港,對他們(中國)有好處嗎?」

林榮基回憶,1997到2012年,香港政局算是比較平穩,直到2012年習近平上台才有了轉變。2013年,習近平提出「七不講」,強勢表態管制手段,不要普世價值、不要公民權利、不要司法獨立,不過那時候的林榮基,還沒打算出走。

「那時我覺得我又沒違法,我為什麼要走?」他說早在香港銅鑼灣書店失蹤案發生以前,中國深圳已零星出現出版商被捕的事件,先是2013年,香港出版商「晨鐘書局」創辦人姚文田被捕,2014年又有香港雜誌《新維月刊》的老闆和編輯,從家裡被中國當局帶走,後也分別遭到判刑。

「當時我們還以為自己沒事,我們在香港,還不是在大陸出版,覺得有這個自由。可以說是後知後覺吧,沒想到這個事情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直到2015年10月,香港銅鑼灣書店出事,包括林榮基在內,書店股東到店員等5人,2個月內相繼在中國、泰國、香港境內失蹤。

銅鑼灣書店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Abby Huang攝

銅鑼灣書店出事後,林榮基說有些從中國來香港做出版的人,可能因為熟悉中國政府的做法,先出走了一波,後來香港也有一些人離開,「搞出版的不知道哪本書對他有影響,不知道底線在哪裡,不知道什麼題材是不能出的,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被綁架。」他說「發生在李波身上的事,也可能發生在你身上。」

不知未來會有什麼新罪名,香港商界人士也準備出逃

不只出版界人心惶惶,香港商界同樣也不安。2017年中國企業家「明天控股集團」創辦人肖建華,在香港四季酒店直接被人帶走,林榮基回憶說當天晚上離開香港的機票立刻起漲,他說肖建華原本替中國高層管理資產,「跟他背景一樣的人,難道還不跑嗎?」

林榮基表示,在中國經商曾和人起過衝突的生意人,特別擔心《逃犯條例》如果通過,會因此被抓走。他說有個原本不認識的人透過臉書找到他,看他過來台灣,一個多月後也申請來台,不過要用什麼方式留在台灣,目前還沒有打算。

「他本來在大陸搞一些衣服生意,今年5月,有些人可能看中他們的資產,說他違反合約要他賠償。他是要賠償的,但處理的過程對方還提出控告,說當初的合約有假冒的文件,透過深圳的公安給他發了一個公告,通知他過去『解釋』」。

「你看得出這個問題在哪裡?這是一個藉口,提出這個詐騙罪行,他就死定了。中國現在的做法,就是給你個短訊,說你違反什麼罪、編號是多少、什麼時候要去公安那邊講話,這個很危險,你不知道後來罪名可以改成什麼。」

對於年輕一輩的香港人,林榮基說「我不清楚他們怎麼打算,我的意見是,將來應該最好還是離開。」

「願意在香港生小孩的人很偉大,我不一樣。我的看法是,每個人都重要,他的一生是最重要的,要先看自己,不是看一個地方還是一個國家。我打個比方,將來台灣沒有選舉權了,中國握著你的人權,不讓你有思想自由,你還愛這個地方嗎?你不愛啊,你離開是正常的。」他說香港這個地方越來越不正常,「明知這個地方不可以改變,那為什麼不離開呢?」

不過,90後的年輕人,並不這麼想。

局勢動盪還不出走,香港90後:我們還沒有反抗

18歲的鍾翰林,還在香港念高中,2016年他跟一樣主張香港獨立的中學生,創立了「學生動源」組織。這次來台,除了參與6月16日立法院外的聲援活動,也希望能夠爭取資源,保護未來可能尋求庇護的港人。

什麼樣的人,會受《逃犯條例》影響?鍾翰林指出,從2014年的雨傘運動、2016年「旺角騷亂」(港稱「魚蛋運動」)到最近的「反送中」運動,香港有超過100位政治參與者,被香港政府以暴動罪、非法集會、襲警等罪名,受到政治監控。

「林榮基為什麼離開香港,就是覺得香港很危險,每天走出去都有人跟著他,不知道是香港警察,還是中國公安。我之前覺得他好像小題大作,但最近『反送中』活動期間,我和我們組織的人都被跟蹤,不管是出去開會,還是到街上晃晃,都有人跟著,甚至很晚很晚的時候,街上沒什麼人的時候,還有人跟著我。」他說好像能體會,曾經被抓去中國的前輩,內心存在著的恐懼。

鍾翰林4月來台時,曾見過林榮基一面,「他第一句話就跟我說,『你們快離開香港吧,來台灣吧』」,鍾翰林說,當時「反送中」運動還在籌備中,他說「我們還沒有反對,還沒有反抗,你就叫我離開,我是完全無法接受的。」

IMG_9357
主張香港獨立的學生組織「學生獨立聯盟」發言人呂俊賢(左)與「學生動源」發起人鍾翰林(右)接受《關鍵評論網》專訪。|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Abby Huang攝
靠中國發大財?他們說香港「什麼也沒有」

這幾年,中國節目像是《中國好聲音》在香港強力播送,影音app「抖音」也很紅,加上近年來校園加強用普通話教學生中文,香港特別好的學校更是如此實施,現在香港學生的普通話幾乎跟中國人一樣好,這樣的氛圍中,香港人的認同又是如何?

呂俊賢坦言,他的父母有「大中華」情結,對中國還有希望,希望中國進步後香港也能一起進步,但他們不同,對中國沒有這個情結,一出生就當自己是香港人。他說2014年「雨傘運動」給香港人一個警示,「中國不會給香港任何主權」,他說自己當時看不到希望,覺得中國不可能有民主的一天,直到2016年主張香港獨立的本土派候選人梁天琦出來,給了他和身邊不少年輕人一個希望。

鍾翰林也說,自己當初覺得一定要參與運動,也是在2016年,當時很多參與「魚蛋革命」的年輕人被告,有幾個和他差不多年紀,只有14歲就被控告「暴動罪」。他說香港一天沒有獨立,都會出現不知名的法律,控制香港。

「反送中這個問題,很多人在說林鄭下台,但每個特首下台後,下一個更糟糕,不是人的問題,是中國統治的問題,就算這次《逃犯條例》被擋下了,幾年後又要重推,又要破壞香港的制度。從2003年《基本法》23條,2010年建高鐵,2012年國民教育,雖然有些因為反對沒有推動,但過了幾年又推動其他東西。」【註2】

鍾翰林說,比起民主,香港人更想要的是安居樂業,「他們要好的生活,有沒有民主香港人真的沒所謂,我的爸爸媽媽就是這個樣子,我們要跟他們說,為什麼香港現在不能安居樂業,為什麼有這麼多問題,就是因為香港沒有獨立,還不是一個國家,我們給人管制才會發生這種事情。」

鍾翰林說這次來台,是希望台灣人能從香港看到一國兩制的真面目,是怎麼一回事。「很多台灣人說台灣發大財,中國這麼好,怕什麼?有民主沒有好生活,不如給中國管制,但你從香港來看,我們香港沒有民主,沒有好生活,什麼都沒有。」(延伸閱讀:「民主不能當飯吃」?郭董,你錯了!

【採訪後記】

離開香港,林榮基暫時住在新店的友人家。他說自己還是會看香港的新聞,偶爾寫點東西,有時也寫些小說。他說比起評論,他更喜歡小說,來台一個多月,林榮基的心情比較輕鬆,當場還給我說了一個他寫的故事,一個關於書店老闆和老鼠的故事。

有一天晚上,書店老闆在店裡弄好飯,準備吃的時候,看到書櫃旁有些很黑的地方,有個東西眼睛發亮,發現是隻很大的老鼠。

老鼠發現以前見過這個老闆,把以前發生的事解釋了一下。原來這間書店以前是違章建築,政府派人要把它拆掉,老闆動手要把倉庫裡的書搬出來,看見裡面有一窩小老鼠。

老鼠們急著逃命,逃命的時候就亂跑,其中有個老鼠撞到老闆的腳,和他打了個照面。老鼠很小,鼻子有點白白的,老鼠轉了個圈,從洞跑到書店外面去了。

過了一陣子,原本違章的建築都給整修好,老鼠沒地方去,一個冬天的晚上,回來書店找地方住。這個地方是老鼠出生的地方,老鼠好像人一樣,在外面長大後要回來看一看,以前出生的地方。

我問,這故事是不是在說,香港以後被「整修」好、變民主了,你會想回去看一看?他說這個故事很單純,只是人跟老鼠的故事,希望去表達人跟大自然的,很平常的溝通,故事不是很複雜的。

但那一瞬間,好像看到一個燈光昏暗的小房間裡,一個老闆戴著眼鏡,安靜的坐在裡面看書,香港反送中遊行長長的人龍,香港政府的暫緩聲明,看似都與他有關,但也與他無關。

反送中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註1】港澳人士移居台灣,過去主要是以投資移民(須具備600萬元台幣),或是來台工作,後者最多能申請3個月的簽證,可以延長一次(總共6個月)。不過要靠工作留在台灣,一個月至少要有4萬7000元的薪資,台灣公司如要聘僱香港人,也要申請額外手續解釋為什麼要用香港人。「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邱伊翎就透露,仍然有因為政治因素想要來台,但難以跨越經濟或工作門檻,而無法取得在台居留權的人士。

【註2】2002年,香港政府擬針對《香港基本法》第23條進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也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進行政治活動,或與當地團體建立聯繫,受到外界強力反對,2003年7月1日,更吸引50萬港人上街反對。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