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不分系|高教的兩難:專業要有,但也不用鑽牛角尖

大學不分系|高教的兩難:專業要有,但也不用鑽牛角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成大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學校,有的老師就是堅持『專業』,沒有專業就沒有一切。」最常遇到的教授回應是,「我們成大是企業最愛用,培養專業人才才是重點⋯⋯」

文:羊正鈺|圖表:林梵謹|封面設計:高嘉宏

蘇修德(化名),成功大學大二,因為考上成大的分數只能填文學院,又自認英文、歷史不太好,只好先進台文系,但大一的他不知道自己興趣到底是什麼,為了要到處探索,修了很多「怪課」,例如跑去都市計畫系,又到經濟系、統計系去上課。

大一快結束時,他想到自己修那麼多「有的沒有的」課,如果留在台文系,就都變得沒有用了(學分不承認),再加上他還有好多系外想修的課沒上到,留在原系又有撞課、衝堂等限制。於是,他在大二申請轉進「全校不分系學士學位學程」(文後簡稱「不分系」)。

現在的蘇修德,不但可以繼續多方嘗試,也針對商管領域延續他大一的探索,開始選修一些比較進階的課程,像是個體、總體經濟學等,因為不隸屬於任何系,他沒有任何必選修的限制,可以只上自己有興趣、想學習的課。

「不分系」的出現,跟這幾年常聽到的「無動力世代」不無關聯,說的是年輕人在大學迷茫四年,即便發現「科系跟原本的想像不一樣」而沒興趣又念不好,想轉系卻又轉不出去,最後只求能混畢業。

根據教育部最新統計數據,106學年大專校院裡,幾乎每4個大學生就有1人休退學。若只看該學年新申請的,退學理由第一名就是「志趣不合」(占27.8%);休學理由的第二名又是「學業志趣不符」(占14.4%)。其中沒休退學但念的不開心、沒興趣或學非所用的不知道還有多少。
螢幕快照_2019-07-08_13_55_05

一直以來「把一個科系唸到畢業」的大學教育,似乎不見得適合每個學生,成大的「不分系」就是試圖提供一個不同的選擇,也期待能培養出更「跨域」的學生。不過,真的有這麼完美嗎?

即便進了「不分系」,即將升上大三的蘇修德卻遇到另一困擾,就是成大「不分系」畢業前一定要拿到某個學院50學分、還要達到某系的輔系門檻,「像管理學院就要修到50學分(16門課左右),但值得去上的課又太少,統計系要拿輔系也有點太硬⋯⋯」的確,很多系都少不了「有點鳥」但又不得不修的「必修課」。

跨域不重要,專業才重要?

成大教務長王育民接受訪問時表示,原本的不分系只有大一,大二之後就要分科系,2017年改制成「大一到大四」都不分系,一開始就希望完全讓學生「自組」課表,4年128個學分都可以自己決定,成大9個學院,想在哪個學院修幾學分都行,畢業時以修課學分最高的學院為主,授與該學院學士學位。

但這個「理想」送到教務處,卻被自家的校內行政擋下來,「他們認為這樣不等值,例如跟高分群學系比,一個修了80學分必修,一個只修了40幾學分,為什麼能拿一樣的畢業證書?憑什麼都拿『工學院學士』?」

去跟各院溝通的時候,也再次被某些學院打槍,「他們會質疑,憑什麼不分系的學生可以拿該學院的學士,『你知道我們學生考進來是成大高分群嗎⋯⋯』,基本上,他們就是認為,沒有修到該科系的必修學分,就不夠格拿他們的學士學位。」

甚至還有相關行政主管也對王育民說,不要看不分系的學生現在可能過的很開心,但有可能畢業之後又回來怪學校,覺得自己能力不夠,就是當年東拉西扯地修了一推課卻沒有專業。

就這樣,在多方折衝之後,成大的「不分系」就多了兩個門檻,畢業之前得在一個學院修習至少50學分以上,同時,還要拿到一個系所的輔系門檻。

「成大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學校,有的老師就是堅持『專業』,沒有專業就沒有一切。我想法是,專業要有,但也不需要鑽牛角尖。就像某些學院,我就說你們學生學了那麼多『專業的東西』出去,又能用到多少,現在職場上更重視的是跨域的能力⋯⋯」

但最常遇到的教授回應是,「我們成大是企業最愛用,培養專業人才才是重點,跨域沒那麼重要⋯⋯」

「企業界最愛第一名,就是當別人員工啊,我們成大的學生難道只能被人家hire嗎?為什麼不能培養出大家最愛的企業主?」有些話,王育民只能在心裡想、無法說出口,而原以為一兩年可以做到的事,可能要花5到10年才可能達成。
292A1339
Photo credit: 成功大學提供
成大教務長王育民(左)與成大不分系第一屆畢業生侯智薰

也不只是成大,交大的「不分系」(百川學程)主任蘇育德受訪也指出,大學就是一個很保守的單位,當初交大想變革一樣有教授跳出來反對,說過去三四十年都是那樣做、學生都是那樣訓練出來的,為什麼要改?為什麼要跟人家不一樣?這樣訓練出來的學生品質能放心嗎?

大學教授教不出的「執行力」?

除了更彈性的修課,各校的「不分系」還有一個共通點,就是畢業前都得「做專題」,成大要求至少有3個學期要各完成一個「專案」,每個6學分、共18學分;交大則從大一、大二開始每學期都要各做一個1-4學分小專題,到了大三大四還要完成6-9學分的畢業專題;清大的「不分系」(實驗教育方案)也規定要做畢業專題。

不過,與其說是對專題的重視,不如說是對「執行力」的重視,成大不分系的導師、資工系教授蘇文鈺受訪時提到,曾經有一個同學,提案說想去偏遠的高山國家半年、做影像跟文字的紀錄,聽起來覺得很不錯,但學生最後卻沒有去,後來也不知道為什麼,下學期又換了一個專題,因為執行不力而告失敗。

「我們通常很在意一件事情,你提了這個案子,跟當初說好的為何不一樣?又或是為什麼放棄?為什麼選新的案子?選新的理由又是什麼?但通常問到這裡學生就已經快不行了,不能都只會唸書啊⋯⋯」去年在專題報告時,多次把學生問到哭的蘇文鈺無奈地說道。

「也就是說,我們要看的是執行力,沒有一定要多厲害的idea,但期末就是要看結果,你提了什麼idea,你就要把它做完。idea是自己想的,目標也是你自己訂的。」他認為,不分系的價值就是讓學生找到自己人生的方向,透過3個專題實作的方式去確認,所以把它執行完是很重要的;而老師該做的是引導,而非教導。

「其實,執行力是無法教的,要靠實踐才可以學到,也就是動手的能力。部分教授的學術研究是在一個非常小的範圍裡面進行最佳化,這樣的研究最容易發表,但永遠就只能在小小的象牙塔裡,那個假設條件、邊界條件都是不實際的,最後,那個東西根本不可能做出來,也就是根本不能被執行,學生看在眼裡往往就有樣學樣了。」蘇文鈺進一步提到。

話雖如此,現階段各校的作法是,成大提供學生行政、學業導師各一位;交大會有一位選課、生活方面的導師,再搭配核心領域導師;清大則是含一位主責老師和學習領域相關的校內外老師,校外業師通常要學生積極爭取才有機會,並非常態,但所謂的「兩位導師」幾乎都不是「不分系」的「專任導師」。


猜你喜歡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糖尿病人口超過250萬人,每年健保支出近310億元,衍生的慢性腎臟病、心臟病等共病,每年健保負擔費用也名列前茅。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呼籲,若能早期介入使用適當藥物控制血糖並保護器官,不但可降低糖友發生心腎病變的風險,長期還可大幅減輕健保負擔。

根據中華民國糖尿病學會統計,2000至2014年全台第2型糖尿病人口由84萬人逐步上升至220萬人,且以每年約15萬人的速度持續增加。若以此成長趨勢來看,保守估計台灣目前糖尿病人口約有250-300萬人左右,數量相當驚人。

而台灣糖尿病人口逐年攀升的結果,也反映於國內健保給付支出上。根據健保署統計,2019年用於糖尿病的醫療費用,包括藥物、總診療費、住院費、其他醫材等治療費用,總支出近310億元,名列健保十大支出第二名。

【糖尿病關懷基金會】腸泌素_一分鐘講堂_3

血糖失控影響全身器官!糖尿病心腎共病增健保財務負擔

除了糖尿病本身健保支出醫療費用極高外,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執行長,台大醫院內科部臨床教授李弘元醫師表示,「糖尿病同時也是很多疾病的根源,若血糖控制不佳,將進一步影響全身血管與器官。」

尤其糖尿病引起的腎病變,可謂造成國人洗腎最大元兇之一,而腎臟病更是健保「最燒錢」的疾病,根據健保署2019的統計,慢性腎病治療費用高居「10大燒錢國病」之冠,全年度支出高達533億元。

根據統計,台灣有超過三成的糖尿病患者同時併有心血管疾病,健保署同年統計也發現,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治療費用全年度達122.66億元。綜合上述可知,光是將糖尿病與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慢性腎病的健保支出加總,費用就相當可觀,足見糖尿病防治刻不容緩!

想減少健保負擔?糖友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預防共病

有鑑於此,想要減少健保負擔,及早介入糖尿病患用藥與治療,避免血糖失控引起後續共病的發生非常重要。李弘元醫師指出,「近年來國際上對於糖尿病治療觀念有大幅度的轉變,不再是單純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

美國糖尿病學會(ADA)最新公布的治療指引,便建議醫師應從糖尿病患者治療初期就評估心血管疾病與腎臟病等共病風險,而腸泌素(GLP-1 RA)與排糖藥(SGLT2抑制劑)即為指引建議優先考慮使用的藥物。

腸泌素不只穩定血糖、體重,研究:更能減少心腎共病風險

其中,腸泌素在穩定血糖、減重、減緩共病上都有優異表現。但到底什麼是腸泌素呢?李弘元醫師解釋,腸泌素是人體腸道原本就會分泌的一種蛋白質激素,能促進胰島細胞分泌胰島素,並抑制升糖素分泌,達到調控血糖的作用。

腸泌素同時還能進一步作用在人體胃部,抑制胃的排空(胃的排空速度變快便容易產生飢餓感);並促進大腦中樞神經產生飽足感,對於體型較胖(糖胖症)的糖友也有輔助控制體重的益處。

且國外大型研究數據顯示,在血糖控制相同的狀況下,相較其他控糖藥物者,選用腸泌素治療可減少14%的心血管疾病風險、21%的腎病變發生及12%死亡率。因此,腸泌素自然也成為近年來全世界的各大糖尿病學會指引建議的優先治療選擇。

台灣腸泌素藥物健保給付有多嚴格?為何糖友看得到用不到?

雖然腸泌素在臨床益處顯而易見,可受到健保財務吃緊,2019年起健保給付限縮影響,目前國內腸泌素健保給付僅限於糖化血色素達到8.5%,且時間持續長達6個月;或已發生如心肌梗塞、缺血性腦中風等重大心血管疾病者。

但因為多數醫師不會眼睜睜看著病人血糖持續居高不下,大部分在糖化血色素超標但未達8.5%之前就會調整藥物,導致健保給付門檻和臨床狀況有極大落差,使糖友們看得到卻用不到。

糖化血色素換算平均血糖值

  • 正常血糖控制目標:空腹血糖130 mg/dL、餐後血糖160-180 mg/dL、糖化血色素7%以下(根據不同年紀與臨床狀況,控制目標會有些微差異)。
  • 糖化血色素8.5%時:平均血糖在200 mg/dL以上,相當於空腹血糖接近200 mg/dL、餐後血糖250-260mg/dL,而這樣的數值離建議目標有一段距離。

李弘元醫師指出,如不符合上述健保給付標準者須自費使用腸泌素,每個月平均要花上3000至4000元的藥物支出,還不含門診掛號、診療、照護等相關費用,長期累積下來金額相當可觀。

因此在現行健保給付條件下,造成很多糖友即使血糖控制不佳,卻因經濟不允許,無法及早使用腸泌素治療,進一步增加衍生心腎共病的風險。此一結果不僅對糖友病情控制是一大打擊,長期也反而更無助於降低整體健保財務支出。

3年就回本!糖尿病關懷基金會:盼下修腸泌素健保給付條件打造雙贏局面

而對於此一現況,李弘元醫師強調,雖然他認同為維持台灣醫療體系長久運作,健保財務考量有其必要性。但就長遠目標來看,腸泌素現有的健保給付標準不僅在臨床實務上有違常理,更不符合國際現況。

李弘元醫師進一步分享,綜觀亞洲地區鄰近國家的藥物給付標準,在日本、韓國、中國大陸都沒有針對腸泌素訂定類似的使用限制;全世界目前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台灣一樣,必須糖化血色素超過8.5%以上,且持續長達半年才能開立。

同時,李弘元醫師表示,根據糖尿病學會與醫療經濟學專家的計算數據顯示,若能將腸泌素給付標準從糖化血色素8.5%下修到7.5%,雖然短期內藥費支出會增加,但在第三年起即可因減少重大心腎併發症支出,減輕約2300萬點健保支出,相當於前兩年增加藥費支出的總和;且於第四年與第五年分別可節省約6800萬與1億2400萬點,長期下來,有望減少的健保支出花費將相當可觀。

總結來說,如未來相關單位有機會放寬給付標準,幫助糖友盡早使用腸泌素介入治療,不僅有助節省健保開銷,對糖友來說也有器官保護、降低死亡率的益處,是患者與社會皆能受惠的雙贏局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