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不分系|高教的兩難:專業要有,但也不用鑽牛角尖

大學不分系|高教的兩難:專業要有,但也不用鑽牛角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成大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學校,有的老師就是堅持『專業』,沒有專業就沒有一切。」最常遇到的教授回應是,「我們成大是企業最愛用,培養專業人才才是重點⋯⋯」

文:羊正鈺|圖表:林梵謹|封面設計:高嘉宏

蘇修德(化名),成功大學大二,因為考上成大的分數只能填文學院,又自認英文、歷史不太好,只好先進台文系,但大一的他不知道自己興趣到底是什麼,為了要到處探索,修了很多「怪課」,例如跑去都市計畫系,又到經濟系、統計系去上課。

大一快結束時,他想到自己修那麼多「有的沒有的」課,如果留在台文系,就都變得沒有用了(學分不承認),再加上他還有好多系外想修的課沒上到,留在原系又有撞課、衝堂等限制。於是,他在大二申請轉進「全校不分系學士學位學程」(文後簡稱「不分系」)。

現在的蘇修德,不但可以繼續多方嘗試,也針對商管領域延續他大一的探索,開始選修一些比較進階的課程,像是個體、總體經濟學等,因為不隸屬於任何系,他沒有任何必選修的限制,可以只上自己有興趣、想學習的課。

「不分系」的出現,跟這幾年常聽到的「無動力世代」不無關聯,說的是年輕人在大學迷茫四年,即便發現「科系跟原本的想像不一樣」而沒興趣又念不好,想轉系卻又轉不出去,最後只求能混畢業。

根據教育部最新統計數據,106學年大專校院裡,幾乎每4個大學生就有1人休退學。若只看該學年新申請的,退學理由第一名就是「志趣不合」(占27.8%);休學理由的第二名又是「學業志趣不符」(占14.4%)。其中沒休退學但念的不開心、沒興趣或學非所用的不知道還有多少。
螢幕快照_2019-07-08_13_55_05

一直以來「把一個科系唸到畢業」的大學教育,似乎不見得適合每個學生,成大的「不分系」就是試圖提供一個不同的選擇,也期待能培養出更「跨域」的學生。不過,真的有這麼完美嗎?

即便進了「不分系」,即將升上大三的蘇修德卻遇到另一困擾,就是成大「不分系」畢業前一定要拿到某個學院50學分、還要達到某系的輔系門檻,「像管理學院就要修到50學分(16門課左右),但值得去上的課又太少,統計系要拿輔系也有點太硬⋯⋯」的確,很多系都少不了「有點鳥」但又不得不修的「必修課」。

跨域不重要,專業才重要?

成大教務長王育民接受訪問時表示,原本的不分系只有大一,大二之後就要分科系,2017年改制成「大一到大四」都不分系,一開始就希望完全讓學生「自組」課表,4年128個學分都可以自己決定,成大9個學院,想在哪個學院修幾學分都行,畢業時以修課學分最高的學院為主,授與該學院學士學位。

但這個「理想」送到教務處,卻被自家的校內行政擋下來,「他們認為這樣不等值,例如跟高分群學系比,一個修了80學分必修,一個只修了40幾學分,為什麼能拿一樣的畢業證書?憑什麼都拿『工學院學士』?」

去跟各院溝通的時候,也再次被某些學院打槍,「他們會質疑,憑什麼不分系的學生可以拿該學院的學士,『你知道我們學生考進來是成大高分群嗎⋯⋯』,基本上,他們就是認為,沒有修到該科系的必修學分,就不夠格拿他們的學士學位。」

甚至還有相關行政主管也對王育民說,不要看不分系的學生現在可能過的很開心,但有可能畢業之後又回來怪學校,覺得自己能力不夠,就是當年東拉西扯地修了一推課卻沒有專業。

就這樣,在多方折衝之後,成大的「不分系」就多了兩個門檻,畢業之前得在一個學院修習至少50學分以上,同時,還要拿到一個系所的輔系門檻。

「成大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學校,有的老師就是堅持『專業』,沒有專業就沒有一切。我想法是,專業要有,但也不需要鑽牛角尖。就像某些學院,我就說你們學生學了那麼多『專業的東西』出去,又能用到多少,現在職場上更重視的是跨域的能力⋯⋯」

但最常遇到的教授回應是,「我們成大是企業最愛用,培養專業人才才是重點,跨域沒那麼重要⋯⋯」

「企業界最愛第一名,就是當別人員工啊,我們成大的學生難道只能被人家hire嗎?為什麼不能培養出大家最愛的企業主?」有些話,王育民只能在心裡想、無法說出口,而原以為一兩年可以做到的事,可能要花5到10年才可能達成。
292A1339
Photo credit: 成功大學提供
成大教務長王育民(左)與成大不分系第一屆畢業生侯智薰

也不只是成大,交大的「不分系」(百川學程)主任蘇育德受訪也指出,大學就是一個很保守的單位,當初交大想變革一樣有教授跳出來反對,說過去三四十年都是那樣做、學生都是那樣訓練出來的,為什麼要改?為什麼要跟人家不一樣?這樣訓練出來的學生品質能放心嗎?

大學教授教不出的「執行力」?

除了更彈性的修課,各校的「不分系」還有一個共通點,就是畢業前都得「做專題」,成大要求至少有3個學期要各完成一個「專案」,每個6學分、共18學分;交大則從大一、大二開始每學期都要各做一個1-4學分小專題,到了大三大四還要完成6-9學分的畢業專題;清大的「不分系」(實驗教育方案)也規定要做畢業專題。

不過,與其說是對專題的重視,不如說是對「執行力」的重視,成大不分系的導師、資工系教授蘇文鈺受訪時提到,曾經有一個同學,提案說想去偏遠的高山國家半年、做影像跟文字的紀錄,聽起來覺得很不錯,但學生最後卻沒有去,後來也不知道為什麼,下學期又換了一個專題,因為執行不力而告失敗。

「我們通常很在意一件事情,你提了這個案子,跟當初說好的為何不一樣?又或是為什麼放棄?為什麼選新的案子?選新的理由又是什麼?但通常問到這裡學生就已經快不行了,不能都只會唸書啊⋯⋯」去年在專題報告時,多次把學生問到哭的蘇文鈺無奈地說道。

「也就是說,我們要看的是執行力,沒有一定要多厲害的idea,但期末就是要看結果,你提了什麼idea,你就要把它做完。idea是自己想的,目標也是你自己訂的。」他認為,不分系的價值就是讓學生找到自己人生的方向,透過3個專題實作的方式去確認,所以把它執行完是很重要的;而老師該做的是引導,而非教導。

「其實,執行力是無法教的,要靠實踐才可以學到,也就是動手的能力。部分教授的學術研究是在一個非常小的範圍裡面進行最佳化,這樣的研究最容易發表,但永遠就只能在小小的象牙塔裡,那個假設條件、邊界條件都是不實際的,最後,那個東西根本不可能做出來,也就是根本不能被執行,學生看在眼裡往往就有樣學樣了。」蘇文鈺進一步提到。

話雖如此,現階段各校的作法是,成大提供學生行政、學業導師各一位;交大會有一位選課、生活方面的導師,再搭配核心領域導師;清大則是含一位主責老師和學習領域相關的校內外老師,校外業師通常要學生積極爭取才有機會,並非常態,但所謂的「兩位導師」幾乎都不是「不分系」的「專任導師」。

這些選課無比自由的學生,開學拿到的課表,上面可能只有兩堂體育課,其他都是空白,得靠自己去探索。對於過去「被填鴨」長大的人,突然擁有這麼大的學習空間,會懂得如何利用這一份自由嗎?而這些看似輔導老師的工作,還是需要靠一群體制內的「熱心教授」來輔導。

然後當學生又被要求有執行力、要實作,但負責帶的往往是同一群「熱心教授」,但教授自己身上可能就已經身兼數職,要在系所開課、帶研究生、發paper、產學合作、行政職等,這些已經耗掉許多時間和心力,還要再擠出休息時間與這些學生討論,其實非常吃力。【註】

「不分系」畢業找得到工作嗎?

此外,「不分系」的學生最常被質疑的,就是畢業後找不找得到工作。如果沒有所謂的「成功案例」,又很難說服更多學校或老師、甚至是教育部給予更多的資源和經費。

工業化時代強調專業分工,傳統的畢業證上寫的是XX大學XX系,去人力銀行第一個要填得也是學校、科系,但這些學生卻可能「跨(域)到最後只剩下校名」,這樣的「履歷」進入職場後,有企業買單嗎?

侯智薰,現在是大六,也是成大不分系的第一屆畢業生,他原本念化工系,因為家庭因素很早就開始工作接案,到了大三時狂接網路案子、走遍全台當講師,他教簡報技巧、也自己生產內容靠知識付費,但因為工學院(必選修太多)自由的時間太少,差點想休學的他,大四先降轉去工資管系的大三,隔年又轉進「不分系」念大五、大六。

沒想到進了「不分系」反倒如魚得水,三學期各一個專題根本難不倒他,6年下來超修到184學分,他參加過商業競賽、去印度自助,多次創辦跨校組織、在網路上寫專欄,還沒畢業就在新創公司「上班」,他全職工作、兼職學生,平均月收入甚至達到10萬。對侯智薰來說,只有一種專長,根本不足以未來面對變化極快的世界。

IMG_5911
Photo credit: 侯智薰提供
侯智薰於今年六月畢業,這應該也是全台灣第一張「不分系」學生的畢業證書

問他會不會擔心自己畢業證書上寫什麼?

侯智薰灑脫地笑著回答,「完全不會,學歷不能代表你的能力,充其量只是一張收據」,還說「這個學歷只想給媽媽看而已。」

就連現在才大二的蘇修德也覺得,就算畢業證書上只寫個「管學院學士」,也不用擔心,他覺得商管學系本來就沒太多專業,就跟「不分系」差不多,「但如果是拿『工學院學士』,或拿機械系、化工系等的畢業證書,可能感覺就會有差了。」

但也有大一不分系的同學會煩惱,「如果留在不分系,畢業之後找工作,會比較困難一點,有些工作通常都會找『本科系』的人⋯⋯。」

104人力銀行的人資長鍾文雄受訪提到,的確有些產業像是生技醫療、資訊或營建工程,專業度要求比較高,在雇主不習慣的狀況下,求職相對劣勢。但反過來說,服務業或知識性服務業更希望是跨域、多工的人才。

「在人力資源的領域,全世界、或亞太區都在討論如何因應AI時代的來臨,未來的人才該長什麼樣子?企業該如何培育人才?最終的答案,通常都是『跨域』人才,不能只會學校裡的專業,還要懂得資訊、科技的應用,個人也要有多元學習的習慣、適應力,這樣才能不被AI機器所取代。」也身兼中華人力資源管理協會理事長的鍾文雄說道。

就連104的企業內部自去年起也多了9個月的培訓計畫,把資訊、資安的人送去學行銷企劃,原本做行銷企劃的人也要會懂設計,讓旗下員工至少要會5種(行銷企劃、設計、UI/UX、資安、程式設計)技能,都是為了培養整合性人才,更因為「跨領」已經成為這個時代的顯學。

【註】在採訪過程中,成大教務長(身兼不分系主任)和交大百川計畫主任都提到,目前正在對外增聘專任教授,也有的正在面試流程中,預計下學期能各自補進兩位「導師」。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圖解智慧國家四大關鍵科技,從不同角度帶你了解台灣的科技應用實力

圖解智慧國家四大關鍵科技,從不同角度帶你了解台灣的科技應用實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家都知道台灣有座半導體護國神山,也聽過許多媒體對台灣科技實力的盛讚,但台灣的科技實力到底強不強?我們從四個面向帶你看台灣作為「智慧國家」到底有什麼實力!

大家都知道台灣有座半導體護國神山,也聽過許多媒體對台灣科技實力的盛讚,但台灣的科技實力到底強不強?自己說不如讓國際單位做的調查更客觀顯示。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每年9月公布的世界數位競爭力(World Digital Competitiveness Ranking)評比,最近一次報告2021年台灣在全球64個主要國家及經濟體當中排名第8,獲得歷年來最佳名次

而且值得關注的是,支持數位競爭力的核心要素之一,也就是「科技」競爭力。IMD評比報告揭露台灣拿下全球第2的佳績,從2018年的第11名年排名持續上升,顯見台灣無愧於科技強國之名。

科技小百科:
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是一個長期研究國家與企業競爭力,在國際上具盛名及公信力的評比機構,並自1989年起發布「世界競爭力年報」World Competitiveness Yearbook,其評比報告與調查結果更是各國政府擬定相關政策之參考。IMD每年會定期公布兩份競爭力評比報告,其一是「世界競爭力年報」,每年在6月公布,2022年台灣在63個受評比國家中排名全球第7名。另一份報告為「世界數位競爭力評比」World Digital Competitiveness Ranking,每年在9月底公布,本篇文章引用的資料為這兩份研究。


也因為科技與國家發展息息相關,有哪些技術是台灣不為人知的優勢?或是未來產業可大力投資布局的領域?我們找出其中四大項與智慧國家最有關的科技,展現台灣具備強勁的科技能量,或許你已經受惠,也或許你能從其中找到發展的機會。

關鍵科技一、融合海陸空領域的多維通訊

圖解_2_1

隨著國家管理範圍逐漸擴大,通訊範圍多元且彼此關聯,相關科技如低軌衛星、5G通訊、海底電纜等,形成環環相扣的多維通訊聯網。

仔細洞察2021年的IMD報告,台灣在「行動寬頻的用戶比例」這項指標,拿下全球第1的傲人成績。顯見台灣在通訊基礎建設的投資及普及率,是走在全球領先位置。

尤其5G/6G關聯科技更是未來多維通訊的具舉足輕重的地位,原因是5G衍生的價值鏈相當廣泛,舉凡從晶片、模組、終端、邊緣、系統、到應用服務,可形成完整生態圈。為了強健台灣5G專網的自主技術與供應鏈,從2018年先後成立5G產業發展聯盟、5G垂直應用聯盟、以及5G Open Networking平台,逐漸形成5G國家隊。

除了把5G領先國視為戰略目標,當創新技術落地,更能帶來龐大商機。根據工研院的預估,將5G的小基站、邊緣運算、網路虛擬化等關鍵產品、模組、元件加總起來,2025年的市場規模上看2,510億美元(約新台幣7.5兆元),其他國家還在積極推動5G聯網建設,顯見相關商機仍有相當大發展空間。

關鍵科技二、新型態數位經濟與網路服務

圖解_2_2

邁向Web 3.0的交叉點,元宇宙被視為下一代網際網路的新機會,市調機構Gartner預測,2026年全世界將有25%的人口,每天至少有一小時投入元宇宙虛擬世界,進行工作、社交、教育、購物、娛樂等活動,並藉由虛擬貨幣、NFT進行數位資產的交易,虛擬經濟逐漸成形。

所謂元宇宙,需要以5G/6G高速網路為基礎,透過VR頭盔/眼鏡作為進入3D虛擬世界的載體,在元宇宙的各種互動體驗則需仰賴AI運算、雲端/邊緣儲存、區塊鏈等核心技術支援。人們在元宇宙內可以滿足從現實世界做不到的事情,形成穿梭虛擬、現實之間的生活體驗與商業模式。

近七成投入元宇宙相關應用的企業,認為元宇宙在未來5年一定會蓬勃發展,虛擬音樂會、虛擬時裝秀、媒體及產品聯名展示活動,將是元宇宙優先發生的商業體驗。

那麼台灣要投入元宇宙有何利基?解析元宇宙供應鏈版圖,主要可分為晶片、光電、通訊、AR/VR裝置、內容以及AI技術,台灣科技可從硬體方面,包含晶片、感測IC、光學零組件、伺服器等擅長領域切入。像是大家熟知的半導體大廠台積電,對於相關晶片的供應就至關重要,另外光電產業也有揚明光、玉晶光、中光電等企業,讓投影技術更精緻,再來連接元宇宙的通訊技術,也有聯亞來支援,而裝置軟硬體、AI技術則是有創意、世芯、智原等企業投入,最後想到AR/VR集大成者,就不能遺漏宏達電在這一塊的耕耘,同樣威盛電、佐臻、未來市(XRSPACE)等品牌也積極佈局,可見台灣已有完整的供應鏈,接下來有志於加入元宇宙的廠家,不妨從自身的專長去思考,相信不論是哪個領域的企業,都能有更多的創新、應用內容投入,完善整個元宇宙生態。

關鍵科技三、疫後時代興起的智慧型代理人

圖解_2_3

近年因疫情持續延燒,越來越多領域開始導入「智慧型代理人」,像是零售業者引進半自動化機器,協助人力處理訂單、點餐;又或是醫院使用機器人,藉由AI辨識功能分擔部分醫護工作。

所謂智慧型代理人,以它所知的知識範圍內,自主完成人類所給予的指令任務。智慧型代理人發展至今,能協助人類的廣度、深度越來越多,主要是受惠機器學習的技術更為先進,加上其他的自動規劃、互相協調等演算法的成熟,讓智慧型代理人成為下一波產業發展重點。

世界先進國家紛紛把AI納為國家產業重要發展策略,台灣從2018年就推出「台灣AI行動計畫」,全面啟動產業AI化。發展至今,AI應用已從測試階段逐步應用於各式產業,資策會統計發現,掌握AI技術的新創企業在台灣有300家,逐漸摸索出不同的商業策略與獲利模式。

尤其資通訊、醫療照護是台灣兩大擁有頂尖人才的雙軸產業,在疫情之下,就可以看到醫療+科技所衍生的智慧型代理人應用。像是過去為了解決醫療量能不足,開發「5G智慧防疫機器人」,用來隔離病房消毒、運送餐盒及藥品物資,比傳統人力消毒方式有效節省50%時間,還能降低醫護人員感染風險,讓醫事工作更有效率。

關鍵科技四、資訊安全網保護每個人數位資產

圖解_2_4

我國面臨網路犯罪、駭客入侵政府、機關,甚至竊取個人資料事件持續增加,如何保護國民安心使用數位科技、保障財產安全將是未來重要方向。隨著AI普及所衍生的龐大資料量之隱私及資安問題,成為棘手的挑戰。從國際AI資安發展現況來看,歐盟在2021年提出人工智慧規則草案(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ct),鼓勵值得信賴且道德的AI進行研發與應用。微軟更在今(2022)年禁止提供AI推測情緒技術,並制定「負責任AI標準第二版」、Google則停止AI機器人具有自我意識、能與人類溝通等爭議事件,這些做法也都反映美歐在立法之際,業者也在努力自行節制敏感AI技術。

AI資安,是挑戰也是機會。未來,台灣政府與企業也須密切關注美歐相關草案的立法動態,找出AI規範的共同點,以此界定使用AI產品與服務之要求;因此,AI資安不僅需透過科技來防禦,更需要治理與法規,降低AI所帶來的衝擊。

另外,針對5G資安議題,台灣有展開大型科技防禦策略,包含5G資安防護系統、跨機關資安聯防。5G資安防護系統致力確保業者使用的5G系統具備安全、可靠、信賴,與國內5G專網業者進行服務驗證,以強化國產5G系統的整體資安防護能力。跨機關資安聯防的目標放在建立政府與民間的資安聯防體系,藉由橫向整合跨部會,全面提供威脅情資,減少機關隱匿資安事件,降低事件誤報與漏報。

持續提升台灣的科技能量 打造全方位的智慧國家

圖片_1
圖片資料來源:IMD 2022 世界競爭力年報

台灣的科技能量持續提升,從2022年的IMD世界競爭力年報可發現,而且該報告還指出我國擁有高素質勞動力、經濟活力、企業治理能耐、高教育水準等優勢。上述四項與智慧國家高度關聯的新興科技,涵蓋「數位基盤、數位創新、數位包容」等元素,如何借助科技打造創新、包容的社會,在台灣強勁的科技應用產業鏈上,補強創新的能量,並延續發展優勢項目,將是台灣要持續努力的方向。

了解更多智慧國家方案
看更多智慧國家相關報導

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 廣告


猜你喜歡